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关于列宁晚期的一组资料——主要来自《苏联历史档案选编》

关于列宁晚期的一组资料——主要来自《苏联历史档案选编》

列宁就自己病中的政治活动问题致斯大林的信
(1922年7月7日)
斯大林同志:
医生们看来是在臆断,不驳斥不行。他们被星期五的剧烈发作弄得张皇失措,干出了很荒唐的事情:他们试图禁止“政治性的”探视(他们一点也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非常生气,把他们撵走了。星期四加米涅夫到我这里来过。进行了一次热烈的政治性交谈。我睡得很香,自我感觉非常好。星期五出现了瘫痪症状。我要您赶快来一趟,想及时跟您谈一谈,以防病情恶化。我只需15分钟就可以全部说完。这样,星期天我又可以睡个好觉。只有傻瓜才会把事情归咎于政治性的交谈。如果说我有时候烦躁不安的话,那是因为缺乏及时的熟悉情况的交谈。希望您能理解这一点并且把德国教授这个傻瓜及其同伙撵走。关于中央全会的情况务请前来告诉我,要不派一位参加会议的人来也行。
致共产主义的敬礼!
列宁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卷第229页。

列宁就任命托洛茨基和加米涅夫为人民委员会副主席致斯大林的信
(1922年9月11日)
鉴于李可夫同志已获准自瞿鲁巴抵达之日(预定在9月20日到达)起休假;医生又答应我(当然只能是在病情不再恶化的情况下)在10月1日以前回去工作(起初只能是很有节制地工作),我认为,不能把全部日常工作都推到瞿鲁巴同志一人身上,我建议再任命两位副主席(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和劳动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即托洛茨基同志和加米涅夫同志。他们之间的分工可以在我的参与下,当然还要在作为最高机关的政治局的参与下决定。
弗•乌里扬诺夫(列宁)
1922年9月11日
编者注:文件上记有就此问题进行表决(通过电话)的结果:
“(1)赞成(斯大林) (2)坚决反对(托洛茨基) (3)赞成(李可夫) (4)弃权(托姆斯基) (5)不反对(加里宁) (5)弃权(加米涅夫)”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卷第230页。

斯大林和加米涅夫就民族问题在政治局会议上交换的便条
(1922年9月28日)
加米涅夫:伊里奇准备为捍卫独立而战。他建议我会见格鲁吉亚人。他甚至不接受昨天的修正案。玛丽亚•伊里奇娜打过电话了。
斯大林:我看,必须坚决反对伊里奇。如果两个格鲁吉亚孟什维克就能影响格鲁吉亚共产党员,而后者又影响伊里奇,那么请问,还有什么独立可言?
加米涅夫:我认为,既然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坚持,反抗将会更糟。
斯大林:不知道。随他去吧。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卷第231页。

俄共(布)中央全会关于列宁病中政治活动的决定
(1922年12月18日)
如果列宁同志询问全会就对外贸易问题所作的决定,就按斯大林同医生达成的协议向他通报决议的全部条文,并告诉他,决议以及委员会的组成都已被一致通过。
雅罗斯拉夫斯基同志的汇报决不可现在转交,要保存好,待医生按照同斯大林同志达成的协议同意转交时再转交。
责成斯大林同志个人负责断绝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同工作人员之间的个人联系以及信件往来。
编者注:12月16日,克鲁普斯卡娅受列宁之托给福季耶娃打电话,请她秘密打电话给雅罗斯拉夫斯基,要他记下布哈林和皮达可夫,而可能的话还有其他人在全会上关于对外贸易问题的发言。文中所说的“汇报”就是指这些记录。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卷第232页。

加米涅夫就列宁关于对外贸易垄断问题的意见致斯大林的信
(不晚于1922年12月22日)
约瑟夫:
昨天夜里托洛茨基给我来过电话。他说收到老头的一封短信,老头对全会通过的关于对外贸易的决议表示满意,可又要托洛茨基就这个问题向代表大会党团作报告,为在党代表大会上提出这个问题打下基础。看来他的意思是要巩固拿下来的阵地。托洛茨基没有表示自己的意见,而要求把这个问题提交给中央委员会下设的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我答应转告你,所以才给你写信。
你的电话打不通。
我想在报告中马上宣布中央全会的决定。
握手。
列•加米涅夫
我打算明天来,因为报告可以利用的材料太多,我都快给埋起来了,真感到无能为力。
列•加•
编者注:指列宁于1922年12月21日就对外贸易垄断问题向克鲁普斯卡娅口授的给托洛茨基的信(见《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52卷第553页)。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卷第233—234页。

斯大林就列宁给托洛茨基写信一事致加米涅夫
(1922年12月22日)
加米涅夫同志:
来函已收到。我认为,你在报告中应当只作一下说明,而不是把老头如何不顾费尔斯特的绝对禁令而给托洛茨基写信的事在党团的会议上分开。
约•斯大林
编者注:奥•费尔斯特,德国神经科医生。1922年3月起为列宁的保健医生当顾问。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卷第235页。

娜•康•克鲁普斯卡娅致托洛茨基
1924年1月29日
亲爱的列夫•达维多维奇:
我给您写信,是想告诉您,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在去世前的一个月翻阅了您的那本书,停在您评价马克思和列宁的那个地方,他请我再给他读了这一段,听得非常仔细,然后又亲自再看了一遍。我还想告诉您,弗•伊•在您从西伯利亚到伦敦来找我们时形成的对您的态度,直到他去世为止始终没有变。
列夫•达维多维奇,我祝您精力充沛,身体健康!紧紧拥抱您!
娜•克鲁普斯卡娅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6卷第30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越飞遗书选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所指出的道路的正确性,并且你知道,自从“不断革命论”出现以来,二十多年里,我始终是和你站在一起的。但是我经常觉得,你缺乏列宁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那种不妥协性,那种如果必要的话,他就留在他所指出的道路上独自工作的坚决的态度,确信将来可以取得多数,所有的人都会承认他的道路的正确。从一九〇五年开始,你在政治上经常是正确的,我常常告诉你,我亲自听到列宁承认,一九〇五年正确的不是他,而是你。面临死亡的人是不会说谎的,我现在向你重提这一点。
——《越飞遗书》(自杀前写给托洛茨基的信),见《俄国局势真相》附录,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资料室编印,1963年12月,第185页。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