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2018年尘肺工人维权全过程

2018年尘肺工人维权全过程

转载来源:https://hackmd.io/s/Sy3cv0G6X#

【命悬一线,抗争到底】2018年尘肺工人维权全过程

2018年11月7日晚8点半,正在深圳市进行维权的尘肺病工友,突然遭到带有强刺激性气味的气液体袭击。这阵从深圳警察手中发射出的不明毒气,直接朝着工友脸部喷射,不少站在工友队伍前排的妇女家属眼睛受到强烈的刺激性伤害,而即使站得后一点的工友,也不得不捂着鼻子,纷纷倒地!

这些来自湖南耒阳、桑植、汨罗三地的尘肺病工人,已经是今年第九次来到深圳进行维权了。但如果从2009年算起,今年已经是他们进行维权的第九个年头了!

在这漫长的九年里,湖南尘肺病工人从最初的媒体热点人群,渐渐变成了媒体舆论里不容出现的“敏感词”。甚至连一些早期积极关注尘肺病问题的知名公益机构,也越来越多地对这批湖南工友的事情表示无能为力。

2018年,尘肺工友们为什么要拖着带病的身体,一年九次来到深圳,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阻碍他们维权、无视他们权益的到底是些什么人?为何一个显而易见的职业病赔付问题,居然成为了一次悲壮的维权马拉松?在这一年里,又有哪些官员在台前幕后,用种种手段忽悠、分化、甚至使用暴力手段打击尘肺工人?尘肺病工人今年九次维权的全纪录将为大家揭露真相!

2009年尘肺门后,又有数百工人被确诊为尘肺病

2017年6月1日,工人王兆国被确诊为尘肺病;8-12月,张家界桑植县有300多工人确诊或疑似尘肺,耒阳有近200人,汨罗有30多人。
2017年11月,耒阳尘肺工人廖高猛去世;11月26日,汨罗尘肺工人工人佘立明去世;12月30日,耒阳工人曹泽喜去世。

2018年1月7日-22日 桑植工友打头阵,耒阳、汨罗工友联合行动!

工友们第一次来到深圳,当时工友把精力集中在市信访局。当时深圳市成立专门工作组,由副市长李华楠牵头。但这个工作组,首先展现出来的似乎是对工友进行维稳,当工友在新浪微博发声时,警察很快就精准地找到发声工友,威胁工人删除微博。

在这段时间后期,工友们甚至连住在一起都不被允许。各区委书记分别带着几十人的防爆警察,把工友分别带到宝安、南山、福田、罗湖、福田等地安置。逐渐有工友开始不堪压力回家。

最后在22日那天,当留到最后的60多个桑植工友来到信访局时,却发现数倍于他们的警力早已等候他们多时。他们一到,警察就把工人代表包围带走。警察一直对工人代表实施恐吓威胁,但同时又说不出他们到底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警察在包围工人的时候,包围圈外早已备好几辆救护车,失去工人代表的其他尘肺病工友看见后,马上感受到这是一个既无耻又冷血的危险信号,很快就被警察分割开来。

最后,市信访局的领导承诺,会在春节后的三月份,深圳会派工作组到县里为他们处理问题。工友们才既愤怒又无奈地表示,工人代表不出来,他们就不会回去。直到当天6点多,工人代表才全部出来,工友分别坐上市政府早已备好的大巴,愤懑回家。


图注:其中一部分工友就是做上这辆大巴回老家的。讽刺的是,当
时被强制分开安置的一部分工人的地点是宝安区的劳动保障大楼,
这样的“劳动保障”大楼在工友工作时没有起到保障工友身体健康的
工作,而在工友维权时,却是对分化工友起了关键作用。

此后,深圳工作组仅仅在3月底时到长沙开了个会,县城都没进,直接就回深圳了。到了4月份,深圳工作组终于到了县城,但没有给工人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是让工人搜集证据走法律途径云云。

2月26日,张家界尘肺工人谷真国去世。

4月18日到27日 年后再到深圳,信访局官员登台演戏!

工友们第二次来到深圳,依然主要是到深圳市信访局进行维权。这次信访局领导们首先摆出一副强硬姿态,拒绝给出整体承诺,只说要分类处理,让工友按法律程序走,先确定劳动关系,然后才能做职业病诊断和工伤认定,完全把法律程序当做打发工友离开的工具!

4月19日,信访局安排了防暴队在信访大厅里,先是向工人宣布给每个工友分配律师,要求工人走程序之后,就要再次把工人分别带到各区安置。期间有工友表示反对,信访局领导马上就原形毕露,命令两名防爆警察把表示反对的工友架走!



工友在4月份的发出的公开信

在此期间,老家是湖南的市信访局的维稳大队长,私下给几个老乡打包票,说一定给他们确定劳动关系。一个领导做白脸,一个领导又做红脸,简直就跟台上唱戏一样。工友们虽然知道按程序走肯定很不利,他们连最基本的证据像买过的社保证明等,都难以在社保局查询出来,但迫于经济压力,工友们还是决定先回家,准备五一长假后再来。

4月14日,张家界工人王祥勇去世。

王祥勇接受治疗时的照片

5月7日至13日 耒阳工友越斗越勇!市信访局慌忙开出空头支票

耒阳的工友先到了深圳,继续到市信访局进行维权。这次,深圳市信访局里的维稳力量对工友们出打手了!

5月8日下午三点,信访局领导领着防暴队召集大家开会。工友们原以为是维权有进展了,但没想到居然是信访局领导宣告耒阳工友代表在网上煽动大家闹事。宣告完毕后,警察就开始抓人!抓人过程非常混乱,不少工友包括代表被打,最终5男1女共6位工友被抓!事件之后,耒阳工友被激怒,当天没有一人离开信访局,没人去吃饭。当信访局下班时,居然还有一身壮力健的男子想用锁把工友锁在大厅里头,工友们立马阻止气愤地说:“你要锁门,我们就撞死在这里。”男子大声说:“你想撞死在这里,你就撞啊!”结果把工友被彻底激怒。该男子看见愤怒的工友,立马溜走。当晚,面对工人放人的要求,信访局和警察同样一拖再拖,最后一个工友实在压抑不住心中怒火,用头大力撞门,用自残的方式表示强烈的抗议!被抓工人才终于放出,信访局领导不得不对工人进行道歉。


工友被深圳市信访被打照片!其中一位尘肺三期的工友甚
至是被整个身子横着架走!


冲突过后,有尘肺工友需要急救!


当晚无人离开市信访办!

经过他们的争取,5月11日,信访办给出盖公章的告知书,明确告知工友:5月26日前会给每个人建档并公布,6月30日会联合调查工作组完成工人劳动关系的据实认定,对于已确定劳动关系的工人于6月1日前明确赔付原则和方案,其他人于仲裁确定劳动关系后一个月内完成赔付原则和方案。政府当时还承诺给耒阳工人代表提供食宿,和工作组一起进行建档工作。但自工友大部队回家后,代表们就发现工作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诚意,来来去去还是用法律程序、证据这些东西来充当挡箭牌,维权无法取得进展。

5月的暴力事件,不但没有把耒阳工人吓到,而且还使得深圳市自己显得被动,不敢再对工友采取强力手段。但与其同时,深圳市发现“硬”的手段行不通,便来“软”的。工友得到了今年维权以来最多的市信访办承诺。但之后的事实证明,这些盖着公章的告知书,并没有什么卵用。

5月14日至6月6日 承诺破产!工友酝酿进一步行动!

在耒阳工友大部队离开深圳后,桑植工友接力到深维权,得到和耒阳工友一样的承诺。但到目前为止,政府承诺给工人代表的食宿费用一直未给。到了6月1日,政府原本给三地承诺的赔付方案迟迟不给,最后只拿了一个先行垫付方案,简直就是滥竽充数,根本不提赔付二字。工友愤怒了!


在这次维权中,尘肺工亡工友家属在尘肺工友们建起来的深
圳标志建筑下拍照,被网友称为“红色娘子军”!

6月4日至6日 关键时刻!领导官员用虚假诚意骗取工人信任

6月4日,愤怒的工人再次走到一起,回到老家的耒阳工友也重新来深,准备一起去市政府抗议。

6月4日,工友们终于对市信访局丧失信任,抛弃对它的幻想。工友们计划如果政府再没有方案的话,6月6日到市政府门口静坐。

6月5日,由于迟迟看不到深圳市政府提出的方案,工友们自己商量出一个三地工友都认同的赔付方案。但就在5日当天,政府领导再次用花言巧语忽悠工人。这次深圳市信访局领导对工友说自己很有诚意了,说10号左右就要去湖南给大家做据实论证,但耒阳的不少工友填写的资料很不完善,需要大家回家去完善信息。耒阳代表们觉得领导说得有道理,再次相信了领导的说法,所以同意了让大家回家。但大多数工友对此意见很大,甚至一部分工友当时还在过来的路上。

这次维权,是桑植工友接力耒阳工友,并在深圳坚守了近一个月的长期维权。其中工友有过士气高昂,满怀希望一起商讨,主动提出赔付方案的时候。但最终,深圳市信访局的故作姿态、分化手段,使善良的工友再一次对他们产生了幻想,在关键时候进行了妥协。深圳市信访局这些处理群体事件的“老手”们,一直贯彻着要把不同地方工友进行分化的策略手段,然后又在同一地方的工友内进行普通工人和代表的分化,最终实现让工友回家的目的。这次维权的结果,给三个地方工友的维权士气和相互信任都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7月3日至6日 工友内部分化!深圳领导喜闻乐见

在老家苦等一月无果的桑植工友再次来到深圳市信访办。这次他们直接在信访办住了一周。由于不少人尚未做过职业病诊断(当地已经关闭诊断的渠道),在这之后,经过几番变化,没检查身体的工友确实在湖南检查身体了,但这个检查7月6日,领导便承诺给没有检查身体的工友做诊断,要让他们回家去做,部分工人因此被分化,内部意见不统一,最终也在警察的清场压力下回家。结果并不能得到深圳的认可,只是让工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这个检查最后也只起到了拖住了整个维权进程的作用。

这次维权当中,工友内部出现了不少意见无法统一的情况,从具体行动到对维权策略的想象,都出现分歧。警察清场的压力,不仅加剧了维权的困难,而且也使工友的团结变得更加不容易。

7月16日至18日 主动出击!耒阳工友新策略新气象!




耒阳尘肺病工友到深。这次,他们没有再把时间浪费在市信访办里头,而是穿着统一的衣服,列成队伍走到街上向市民进行尘肺病知识义务宣传。在这次维权期间,深圳市甚至要求全市旅店不许给耒阳人住店,迫使工友不能待在深圳,另外还有包子、何兵等一直关注工友维权的热心人士遭到警察绑架,但工友却觉得这一次维权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开心,是一次很不错的行动。

经过工友的行动后,深圳政府先是承诺给每个人200路费回家,然后湖南省长让现场领导转话,让工友先回家,之后有消息称湖南省委和广东省委直接对接此事。这次耒阳工友再次回家,还是几个代表留下来继续谈判。但结果还是没有谈出任何进展,而曾经让大家以为会有重大突破的湖南省委和广东省委直接对接的情况,并没有对维权进展产生明显的推动作用。如今看来,这次所谓的对接,不是两省领导认真研究如何处理尘肺病工人的问题,而是双方相互甩锅,最终却没有达成协议。

“喂,事情闹大了,你究竟处不处理?”
“人是你那边的人,为什么要我处理?”
“人是在你那边干活的,建出来的东西都是你那边的好处,凭什么要我这边出钱处理?”
“那就这样呗,反正我是不会负责的。”
“反正你也别想我会负责。”

9月中上旬 再次团结,灵活斗争!深圳高官要坐不住了!

耒阳工友和桑植的部分无劳动关系证据的人员在深圳人才园住了10天左右。这期间,工友们再次采取更加灵活的维权策略,不是单纯地到政府部门等官员,消耗自己的时间精力来等答复,求谈判,而是主动地到大街上喊口号,要求政府给饭吃等,而且还利用人数优势,把人才园所有的办事窗口搞瘫痪了。


工友们走到公众场合,勇敢地喊出口号!

这种策略无疑是奏效的。上次耒阳工友的主动行动,使得深圳市主动把工友带到信访局进行谈判。而这次,工友们的行动终于使得更高级别的官员不得不出面直接回应工友。9月13日,深圳市长秘书长和工友们在人社局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谈判,谈判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3店。

最后,深圳市长秘书长承诺9月30日给工友赔付方案,11月完成赔付。从谈判中得到这个结果的工友们,感到高兴,因为谈判的对象不再是市信访局的官员,不再是维稳队长的个人承诺,而是由一个足以代表深圳市政府的人物给出的承诺。

但在9月28日,当深圳工作组到工友县里谈判时,给出的方案却让工人哭笑不得,赔付算法的基数竟然是按照交社保的时间来确定的,不少人按照09年之前的工资水平来赔付,一个尘肺一期的工友一次性赔偿只能拿到2.8万,工友开玩笑说“只够买个棺材”,三期的最少的也只有21万。

代表深圳市政府的市长秘书长给出的赔付方案承诺,就这么以闹剧收场。而且这个承诺里其他包括工友生活费等部分,至今无一落实。

9月26日,张家界工人秦远江去世。
10月15日,汨罗工人黄石卫去世。

11月5日至今 彻底失望的工友再次联合来深!深圳市政府用暴力亲自扯下自己虚伪的道德面纱

三地工人再次团结起来,来到深圳。7号,工友集体散步到市政府门口要求直接与深圳市长进行对话,并表示拒绝被忽悠,不达目的不罢休。当天晚上8点半左右,由于一些工友家属不愿被警察的执法仪进行拍摄,触碰到执法仪,警察立马把妇女家属踢倒在地!此前一直静坐在市政府门口,连口号都没怎么喊的工友忍无可忍,立即高喊“我要治病、我要吃饭、深圳不作为”的口号,开始要进入市政府,要求市长对话。在此过程中,在深圳市政府门口组成人墙的警察突然向工友面部喷射带有强刺激性气味的不明气液体!工友们受到了这么久以来最大的伤害!遭到伤害之后,上百工友集体表示要进行自杀,并往高处走去。工友们的这一行动使得深圳市人社局、市政府等大领导再次出面和工友谈判。谈判持续了一晚,8号继续谈判,至今仍未有结果。


JC向尘肺病工人喷射不明液态毒气瞬间!

以上,就是湖南尘肺病工友来深圳维权心酸过程。

在这个过程里,尘肺病工友从来不是不讲道理地不顾深圳市政府的要求,单方面要求满足自己的诉求。当市信访局的领导说要登记资料,搜集证据时,即使是绝大部分的耒阳工友,工友代表们也是认认真真地做完了信息登记的工作,一次又一次地把工友们的资料信息递交上去。结果呢?无论是每次深圳工作组到工友老家时,还是工友们到深圳,都对工友说要统计信息,搜集证据。敢问之前工友们递交的材料,就被当废纸一般被处理掉了吗?

当市信访局给工友分配律师,要求工友走司法程序时,即使对这些律师之前全无任何信任基础,但又有哪个工友是没有走过这个司法程序呢?结果呢?即使是证据完全充分的工友,打官司的时候,不还是发现,这个官司现在法官压根决定不了,还是要听领导意见。即使是深圳市帮忙找的律师,有的也私下跟工友说,“你们这个事,还是要去找深圳”。

除了这些压根走不通的程序之外,深圳市政府也对工友给出了许多的承诺,但无一落实。可以说,尘肺病工友已经付出了他们对深圳市政府的所有耐心和信任,甚至还有他们所剩不多的生命时光。尘肺病工人的身体机能已经比一般人要差很多,但他们却不得不频繁地在湖南深圳两地奔波,他们的维权从冬天到夏天,又从夏天到冬天,深圳市政府迟迟不给工人切实可行的处理方案。命悬一线的尘肺工人用所剩不多生命维权,是绝对不会妥协的,深圳市政府必须拿出让尘肺工人满意的赔付方案和后期救助方案,社会上所有的正义人士将继续支持尘肺工人维权,直到正义得到声张,工人权益得到保障!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9 21:27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