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时事新闻] 【洪都拉斯移民问题与美国因素】

【洪都拉斯移民问题与美国因素】

网摘

洪都拉斯地图(来源
#2 美国在洪都拉斯的政策如何为今天的大规模移民铺平了道路 Joseph Nevins,瓦瑟学院地理学副教授 2016-10-31
#3 美国移民问题的症结在中美洲北三角 节选自腾讯一篇报道 2018-6-26
#4 特朗普移民政策新节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2018-08-17
#5 中美洲“大篷车移民”大军向美国进发 2018-10-23 创移投
#6 中选迫近 特欲拿7000洪移民祭刀 2018-10-27 hk大公报
#7 洪都拉斯概况:历史、经济、治安、移民 维基百科
#8 洪都拉斯概况2:经济、贸易、人民生活、国际关系 百度百科
#9 宏都拉斯國情摘要 来源:(台湾)“中国输出入银行”贸易俱乐部网站 2013-5-9
#10 洪都拉斯的外资情况与劳工情况 来源:(台湾)中华民国经济部投资业务处《宏都拉斯投資環境簡介》(节选)2013年9月
#11 2009年洪都拉斯政变背后的美国因素 2009-7-22 中国社科网
#12 洪都拉斯成美国五角大楼在中美洲的战略轴心 2012-3-27 人民网
#13 评论:洪都拉斯政治僵局潜藏美国因素 2009-8-6 新华社
#14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0-28 04:18 编辑 ]

TOP

来源:https://zh-cn.innerself.com/content/social/hostilities/13914-how-us-policy-in-honduras-set-the-stage-for-today-s-mass-migration.html
(中译文有点乱入,转载时大部分重新用“有道”在线翻译。另附:英文原版

美国在洪都拉斯的政策如何为今天的大规模移民铺平了道路
作者:Joseph Nevins,瓦瑟学院地理学副教授(这是2016年10月3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的更新版本)

中美洲移民,特别是大量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再次穿越美墨边界。

在2014,超过68,000无陪同的中美洲孩子在美墨边界被捕。 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接近60,000。

主流的叙述往往会减少移民原因向移民国家发展的因素。 实际上,移民往往是移民派遣国和目的地国之间深刻的不平等和剥削性关系的体现。 了解这一点对于使移民政策更有效和道德至关重要。

通过我的移民和边境治安动态研究,我从中学到了很多。 洪都拉斯和美国的关系就是一个例子。


洪都拉斯移民的美国根源

1987年我第一次到洪都拉斯进行研究。 当我走过科马亚瓜市的时候,许多人都以为我是一个20多岁的短发的美国白人士兵。 这是因为数百名美军士兵当时驻守在附近的帕尔梅罗拉空军基地。 在我到达前不久,他们中的许多人经常光顾科马亚瓜,尤其是女性性工作者的“红灯区”。

美国在洪都拉斯的军事存在和洪都拉斯移民美国的根源紧密相连。 它开始于19世纪90年代晚些时候,当时美国的香蕉公司首先在那里活跃起来。 作为历史学家沃尔特·拉费伯(Walter LaFeber)在《不可避免的革命:美国在中美洲》中写道:美国公司“建立了铁路,建立了自己的银行系统,并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贿赂政府官员。结果,加勒比海沿岸地区成为外国控制的飞地,有系统地把整个洪都拉斯变成一个经济体,其财富被带到新奥尔良,纽约和后来的波士顿。”

到1914年,美国香蕉公司拥有了洪都拉斯100万亩最好的土地。 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这些资产已增长到如此程度,正如拉费伯(LaFeber)所说:洪都拉斯农民“没有希望进入他们国家的良好土壤”。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资本也开始主导该国的银行和矿业部门,这一过程是由洪都拉斯的国内商业部门推动的。与此同时,美国在1907年和1911年进行了直接的政治和军事干预,以保护美国的利益。

这些发展使得洪都拉斯的统治阶级依赖华盛顿的支持。这个统治阶级的核心组成部分曾经是、现在仍然是洪都拉斯军方。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用LaFeber的话来说,华盛顿在塑造这个国家“最发达的政治机构”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此处翻译好像不准。原话是:By the mid-1960s it had become, in LaFeber’s words, the country’s “most developed political institution,” – one that Washington played a key role in shaping.)


里根时代

上世纪80年代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担任总统期间尤其如此。当时,美国的政治和军事政策如此有影响力,以致于许多人把这个中美洲国家称为“USS洪都拉斯”和五角大楼共和国。

为了推翻邻国尼加拉瓜的桑地诺解放阵线政府并“击退”该地区的左翼运动,里根政府“暂时”在洪都拉斯派驻了数百名美国士兵。此外,它还在洪都拉斯境内训练和支持尼加拉瓜的“反叛军”,同时大大增加对该国的军事援助和武器销售。

在里根执政时期,洪都拉斯和美国还建立了许多合资企业。军事基地和设施。这些行动大大加强了洪都拉斯社会的军事化。反过来,政治镇压也随之加剧。政治暗杀、“失踪”和非法拘留的数量急剧增加。

里根政府在重建洪都拉斯经济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它通过大力推动国内经济改革来实现这一目标,重点是出口制成品。它还帮助解除了对全球咖啡贸易的管制,破坏了洪都拉斯高度依赖的全球咖啡贸易的稳定。这些变化使洪都拉斯更符合全球资本的利益。它们破坏了传统的农业形式,破坏了本已薄弱的社会保障体系。

美国在洪都拉斯的几十年的介入为洪都拉斯移民到美国奠定了基础,美国移民在1990年代开始显著增加。

在后里根时代,洪都拉斯仍然是一个饱受重兵镇压、严重侵犯人权和普遍贫困之苦的国家。然而,历届政府的自由化倾向和基层压力为民主力量提供了机会。

例如,他们为2006年的塞拉亚(Manuel Zelaya)当选总统做出了贡献,Manuel Zelaya是一位自由派改革派。他带头采取了提高最低工资等渐进措施。他还试图组织一次公民投票,允许制宪会议取代在军政府时期制定的宪法。然而,这些努力招致了该国寡头政治的愤怒,导致他在2009年6月被军方推翻。


洪都拉斯政变后

2009年的政变比其他任何事件都要多,这解释了过去几年洪都拉斯跨越美国南部边境移民的增加。奥巴马政府在这些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尽管官方谴责了塞拉亚的下台,但在是否构成政变的问题上含糊其辞,因为这需要美国停止向该国提供大部分援助。

特别是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发出了相互矛盾的信息,并努力确保塞拉亚不会重新掌权。这与美洲国家组织的愿望相反,美洲国家组织是由包括加勒比在内的美洲35个成员国组成的西半球主要政治论坛。政变发生几个月后,克林顿支持了一场极具争议的选举,目的是让政变后的政府合法化。

美国和洪都拉斯之间牢固的军事关系依然存在:数百名美国军人以打击毒品战争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名义驻扎在前帕梅拉拉的索托卡诺空军基地。

历史学家达纳·弗兰克写道,自政变以来,“一系列腐败的政府对洪都拉斯进行了公开的刑事控制,从政府的最高层到底层。特朗普政府于2017年12月承认总统胡安•奥兰多•埃尔南德斯(Juan Orlando Hernandez)连任,此前的选举过程存在严重违规、欺诈和暴力行为。只要洪都拉斯的统治精英们为美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服务,美国政府就会一直愿意忽视洪都拉斯的官员腐败问题。

有组织犯罪、毒品贩子和该国警察在很大程度上重叠。频繁的出于政治动机的杀戮很少受到惩罚。2017年,国际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发现,洪都拉斯是世界上环保主义者最致命的国家。

虽然曾经极高的谋杀率在过去几年有所下降,但许多年轻人的不断出走表明暴力团伙仍然困扰着城市社区。

与此同时,政变后的政府加剧了一种越来越不受监管的、自由市场的资本主义形式。这种资本主义破坏了该国有限的社会保障网络,极大地加剧了社会经济的不平等,使许多人的生活变得不可行。例如,政府在医疗和教育方面的支出在洪都拉斯已经下降。与此同时,该国的贫困率显著上升。这些因素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迫使许多人迁移。

现在向北移动的成千上万的人将会发生什么?如果最近的过去有任何迹象表明,许多人可能会留在墨西哥。

特朗普政府最终将如何处置那些抵达美国南部边境的人尚不清楚。无论如何,美国在形成这种移民原因方面所起的作用提出了道德问题,即它对那些正在逃离其政策所造成的破坏的人负有责任。

这是2016年10月3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的更新版本。

TOP

节选自《移民问题每天上头条,症结却在中美洲北三角》20180626
https://new.qq.com/omn/20180626/20180626A1FXIG.html

  逃离“北三角”

  如果说恐怖主义和地区战争造成了欧洲的难民问题,那么美国的非法移民源头则主要来自中美洲的“北三角”,即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三国内部。这个问题本身要比特朗普上台来得更早:2014年,美国第一次迎来这三国儿童和青少年数以万计的蜂拥式涌入,引发美国政府和民众的首次重点关注。

  北三角民众在逃离什么?最简单来说,是逃离死亡的威胁。一直以来,洪都拉斯都是全球谋杀率最高的国家,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的报告显示,洪都拉斯在2011年的巅峰时期甚至达到了平均每10万人中有91人被谋杀(美国的谋杀率为平均每10万人有4.7人被杀)。这个数据在随后几年稍有下降,但在全球范围内依然“名列前茅”,去年达到了平均每10万人有42.8人被谋杀。

  高暴力发生率进一步助推了北三角地区的民众“北上”逃亡。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统计称,在2015年,约有340万来自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的移民生活在美国境内。

  但进入美国没有那么容易。据美国海关和边境巡逻保护局统计,自去年10月以来,美国边境巡警在同墨西哥接壤地区已经逮捕了25万2187名非法移民,比2017年前8个月的总数22万4817人又多出了2万7千人。


  暴力深处,北三角的政府困境

  继续追根溯源,“北三角”地区之所以暴力事件频发,是因为这片地区已经成为跨国帮派的定居“温床”,如发端于洛杉矶的两大臭名昭著的帮派:MS-13黑帮和第十八街帮;同时,该地区也是那些在本国内战中兴起的贩毒集团和犯罪团伙的老窝。

  而北三角国家自身似乎无力应对这些问题。腐败问题和几乎失效的各职能机构运转,以及常年的政坛动荡,令中美洲国家完全没有多余的警力或军力去打击当地帮派活动和犯罪暴力事件。今年初,伴随洪都拉斯总统胡安·埃尔南德斯在选举中获胜赢得连任,反对者发起的抗议活动在警方和军方介入镇压后,导致了32人死亡,但没有任何警方或军方人员受到指控,可见洪都拉斯在国家安保体系上的人手短缺。

  2014年,为了应对蜂拥而来的中美洲家庭和儿童,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和美国国会决定采取措施,希望不仅能解决边境发生的问题,也能直击北三角地区腐败、暴力事件根源。奥巴马下令对北三角地区增加10亿美元的投资,但实际执行下来,既没有那么高的预算真正获得通过,也没有很快见到成效。时任奥巴马政府白宫国内政策委员会主席的西西莉亚·穆尼奥兹(Cecilia Mu oz)表示,当时,总共花了18个月的时间才说服国会通过7.5亿美元的预算,而在2014年当年通过的只有3.17亿美元。

  此外,奥巴马政府还希望制定措施,希望能让这些地区的成年人乃至孩子在自己国内就能申请避难求助,并呼吁邻国地区共同接纳他们的申请。“但所有这些政策都被这一届政府亲手摧毁了,”穆尼奥兹愤愤不平地感叹道。

TOP

http://www.ciis.org.cn/chinese/2018-08/17/content_40465201.htm

特朗普移民政策新节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时间:2018-08-17 作者: 袁莎 责编: 龚婷

      就像一颗颗定时炸弹,有关美国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的话题不时引爆舆论。

  7月30日,在同到访白宫的意大利总理孔特会晤时,特朗普对备受指责的意大利移民政策大加赞赏。此前一天,特朗普还曾警告国会,如果国会拒绝给他主张的移民政策开“绿灯”,将不惜让美国政府再次“关门”。

  在针对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引发的争议声浪尚未平息之际,特朗普政府又接连放出一系列信号。有举措表明,火已烧到了“合法移民”身上。

  在美国中期选举的背景下,有关移民问题的争论更显激烈。复杂局势下,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究竟将走向何处?又将碰到哪些问题?


“胜利”之下争吵不休

  特朗普2017年1月27日颁布行政令,暂禁全球难民和西亚非洲7国公民入境。这一行政令当即遭到全美多地抗议和世界多国批评。特朗普政府随后两次调整限制令内容,修补多处法律和操作层面漏洞,但仍受到联邦地区法院和巡回上诉法院冻结。特朗普政府随后向联邦最高法院申请推翻相关裁定并重新启动限制令。

  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总统特朗普去年颁布的移民限制令符合总统职权范围。特朗普随后在白宫发表的声明中称这是“一个巨大胜利”。随后公布的路透社/益普索集团的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移民问题的看法呈现出按党派对立的局面,81%的共和党人赞成特朗普的做法。

  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围绕移民限制令的司法争斗告一段落,但这一限制令对美国社会造成的分裂却难以消除。近年来,美国政府种种举措没有对社会分裂和意见分歧起到缓和作用,反而加剧了这一态势。从白人至上主义运动引发的夏洛茨维尔事件,到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减税、医改、边境隔离墙等政策上的分歧,美国社会和华盛顿的“争吵声”更大了。

  眼下,特朗普已开始将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同其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打击非法移民的政策联系起来,将“反非法移民”与“国家安全”挂钩,由此,美国移民政策更趋复杂。

  奥巴马政府后期,美国有约10%的非法移民在“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计划”(DACA)和“临时保护身份”(TPS)项目支持下,获得免受遣返的临时保护。特朗普上任后,即刻对这两大临时保护非法移民的联邦项目“开炮”。

  TPS根据美国《1990年移民法》设立,要求18个月审查一次,如果某国国内环境改善,相应国家的公民可以安全回家并得到妥善安置,该项目即可停止。2017年,特朗普政府宣布取消TPS项目,来自萨尔瓦多、海地、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的超过30万在美中美洲人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境况。

  而向DACA项目“开炮”,则导致众多家庭“骨肉分离”。美国联邦政府4月初开始对非法移民采取“零容忍”政策,超过2300名未成年非法入境者在与墨西哥接壤的美国西南边境由执法人员带离父母等家人。面对边境上的强硬执法,美国举国哗然,抗议频发,酿成危机。

  6月20日,特朗普迫于压力,签署行政令暂停“骨肉分离”政策,但因缺乏明确要求,造成执行环节混乱不堪。7月26日是美国联邦法官确定的因“零容忍”政策而被迫分离的父母与孩子实现团聚的最后日期。而截至7月27日,仍有700多名儿童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实现家庭团聚。

  按照美国司法部官员的说法,目前“零容忍”政策并未改变。如果特朗普政府取消TPS项目生效,国土安全部将于2019年至2020年陆续开始遣返曾受TPS庇护的人回国,届时,27万多儿童何去何从又将引发一场大的争议,这些儿童大多在美国出生,在美国成长,这可能促使许多父母选择以无证移民的身份非法滞留美国,被迫流离失所。


党派意见对立

  目前,移民政策已成为美国两个主要政党证明自己“党性”的标杆,妥协难寻,困境加剧。

  特朗普近日放言,如果民主党不同意出钱修建隔离墙、不支持移民法案,他就只能让联邦政府关门。有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此番威胁是向民主党施压,让他们在移民改革等问题上妥协。此外也反映出,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移民问题上分歧巨大且难以弥合,随着中期选举临近,双方围绕这一话题的斗争将愈发激烈。

  加强边境安全是特朗普竞选时的主要承诺之一,也是他上台以来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话题。不过,他要求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废除多个移民项目等主张迟迟未能实现。因为两党之间乃至共和党内部都存在严重分歧,国会推进移民改革立法的努力屡遭挫折。

  共和党国会议员上月先后拿出两份移民改革立法草案,一份得到保守派支持,立场强硬,另一份内容相对中立,不过均折戟众议院。而特朗普政府“骨肉分离”政策更是饱受批评,共和党的强硬移民政策推进缓慢。不少共和党人担心,鉴于国会已经几十年未能通过任何综合性移民改革立法,目前也很难拿出一份能在参众两院都得到通过的立法草案。


民众普遍同情

  相对“党争”层面上的两极分化,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民众普遍对移民抱有同情的态度。据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6月下旬公布的一项民调,超过75%的美国人认为移民对美国有好处,其他一些民调则显示,大部分美国人不赞成特朗普政府对移民事务的处理。

  从经济角度而言,美国需要移民在劳动力、创造力、消费力等各方面的投入。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调查显示,2014年移民约占美国劳动力的17.1%,其中12.1%是合法移民,另有5%是非法移民,主要集中在家政服务、纺织服装、农业等行业。另有研究显示,80%的TPS接受者都有工作并交税,每年为社保基金贡献约69亿美元,遣返行动会花费30亿美元,并给美国经济造成每年约45亿美元的损失。

  而从道德方面而言,过于苛刻的移民政策与美国宣扬并引以为豪的所谓核心价值相违背。正如一些美国媒体指出的,“零容忍”政策未能震慑非法移民,反而沦为打着美国人民旗号的“人道主义暴行”,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分裂。

  近日,在抗议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的游行中,一名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的移民表示,叫停“骨肉分离”政策是改革美国移民政策的一个机会。“今天的游行反映出全民对于‘骨肉分离’政策的深恶痛绝,但这只是冰山一角,美国移民部门的很多问题已经积重难返,有必要进行移民政策改革,充分考虑公众意见。”


亟待改革

  在特朗普6月20日签署暂停“骨肉分离”的行政令后,“混乱”“迷惑”等字眼一度占据美国主流媒体头条位置。关键执行部门对命令内容的解读相互矛盾,与此同时,其他与移民相关的新闻在美国井喷式爆发。

  此番乱局与特朗普行政令内容本身的不够明晰相关,也与相关机构的沟通协调不力有关,甚至有些机构本身的职能设置就存在问题。在日益受到关注的限制“合法移民”议题上,也反映出类似问题。

  据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备忘录,今年9月11日起,在办理签证、工作许可、绿卡等申请时,审查官将会直接拒绝信息有缺失的申请要求。有移民政策专家认为,这表明特朗普政府不仅要严打非法移民,也要限制合法移民,已入籍的移民将面临也有可能被遣返的风险。

  “将福利机构和执法机构分开设置是有原因的,但就这件事来看,USCIS这一福利机构涉及了过多执法机构应该做的事。这是有问题的,也非常令人担忧。”移民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师萨拉·皮尔斯说。

  数十年来,移民问题已成为美国政治辩论的一大问题。但因为“党争”等问题,全面的移民改革在国会长期陷入停滞,将重大政策决定推到了白宫和司法部门身上,也因此加剧争议。

  联邦与地方之间的一些矛盾也影响到移民政策的制定和落实。美国各州对待移民的政策千差万别,当前联邦与地方的移民执法合作是备受争议的一个问题。一些州不满联邦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软弱做法”,自行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打击非法移民,例如2010年亚利桑那州首次推行SB1070号移民法,引起一些州纷纷效仿;另一些州则抗议特朗普的强硬边境政策,表示在特朗普停止“骨肉分离”政策之前,拒绝向南部边境派遣国民警卫队。

  (来源:2018年8月8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16期)

TOP

http://www.chuangyit.com/news/46.html

中美洲“大篷车移民”大军向美国进发
admin 2018-10-23 204

“只有上天能阻止我们。”24岁的胡安·埃斯科瓦尔说。

他是一支几千人的非法移民队伍中的一个。这支队伍被称为“移民大篷车”,大多数是洪都拉斯人,穿越危地马拉,准备穿越墨西哥,到达美国。一路上队伍如滚雪球一般,人数越来越多。

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美国将关闭美墨边界,并且向边境派兵。


家里生活太艰难了

队伍中,洪都拉斯65岁的老太太阿瑞丽,带着两个孙子,穿着破帆布鞋,背着一个装着衣服的双肩包。

英国《卫报》报道这个“一步一步:绝望的家庭加入难民大篷车队”的故事。阿瑞丽的女婿被黑帮杀死,她在当地也找不到工作。“我不可能养活我的孙子了。”她说,她只能去美国休斯敦找女儿。她女儿3年前设法逃到了美国,她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报道说,与阿瑞丽一起奔向美国的难民,一开始不到2000人,途中不断有人加入。他们拖着行李,有时搭乘过路车,但大部分时间在走路。去美国,要走数千公里。

20日,在危地马拉一个安置点,洪都拉斯妇女马德丽说,逃出来的人不愿回去,家里生活太艰难了。她曾想返回洪都拉斯,但还是决定,即使去不成美国,也要留在危地马拉,至少这里可以有更好的生活。


大部队突破危墨边境

这次“大篷车”的组织者之一洪都拉斯前议员巴托罗·富恩特斯说:“这些人正在逃亡,这些人不是游客。”

本月12日在洪都拉斯,队伍还只有160人,没几天就汇集了1600多人。

15日,他们步行穿过洪都拉斯与危地马拉边界,在危城镇埃斯基普拉斯过夜,次日继续上路,17日已有一部分人进入墨西哥境内。

18日,墨西哥当局将这四五千人阻挡在危墨边境苏恰特河的一座桥上。不少人自制木筏过河。

“没有人能阻止我们。”洪都拉斯的泥瓦匠奥利文说。他就是乘坐木筏进入墨西哥的,希望在美国从事建筑工作。

39岁的路易斯说:“我们将前往美国边境,我不会停下来。我不在乎我是不是会死。”

虽然墨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但桥上的关卡也被突破了。墨警方一个指挥官说,大约3000人进入了墨西哥境内。21日早上,桥上仍有约1000人。

21日上午,“大篷车”重新集结,继续北上,抵达塔帕丘拉。他们大多支起临时帐篷,拒绝乘坐墨西哥警方提供的客车前往避难所,担心遭驱逐。

英国《每日邮报》21日说,人数已膨胀至7000人,队伍延伸超过1英里(约合1.6公里)。危地马拉总统莫拉莱斯说,超过5000人进入危地马拉,其中大约2000人随后回国。


4月,大篷车曾化整为零

这不是今年第一支“大篷车移民”。

今年3月,来自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的约1500人,组成“大篷车队”向美国进发。4月底,约600人抵达美墨边境。美国CNBC网站5月1日报道说,4月30日,美国允许其中8个妇女儿童进入美国境内。

组织“移民大篷车”的“无国界人民”组织,15年来一直在帮助中美洲国家的移民,通过步行、坐汽车、火车等方式抵达美墨边界。“无国界人民”协调员罗德里戈·阿贝佳说,今年的移民大篷车和往年有所不同:“约80%的人来自洪都拉斯。”

18日,当“大篷车”到达墨危边境的桥上时,在美国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的两个高级顾问——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大吵一架。

近几个月举家越境入美的非法移民人数大增,博尔顿据称倾向于施行强硬的移民政策,指责国土安全部长科斯特珍·尼尔森工作没有做好,惹恼了凯利,两人从“激烈争论”变成“大喊大叫的比赛”。

这支“大篷车队”此后行程会怎样?

美国华盛顿独立智库移民政策研究所的主席安德鲁·塞尔分析说,墨西哥当局可能会像今年4月一样,给予一些符合条件的中美洲人以难民身份,同时遣返“不合条件”的人。借助这种方法,这批中美洲人不会整体“解散”,却会在抵达墨美边境前人数大减。

定于12月1日就职墨西哥总统的洛佩斯21日说:“那批人不是为了找乐子而背井离乡,而是迫不得已。”他承诺向他们提供工作签证,并寻求美国和加拿大政府支持,帮助那些地方摆脱贫困。


特朗普故意将事情闹大?


据报道,3月底,新闻网站Buzzfeed一篇描写“大篷车移民”引发了人们对这一群体的广泛关注。此事另一个引起人们强烈关注的原因,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发推文。

特朗普把“挡住”非法移民作为首要事务之一。他向国会讨要250亿美元拨款修建美墨边境墙,声称要让墨西哥“埋单”。

他4月就多次发推文,要求墨西哥阻止“大篷车”,最近又接连发推文,本月16日警告,如果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政府挡不住非法移民,美国将切断对三国的经济援助。

他21日警告说:“我们正在采取一切措施阻止这批非法移民入侵、穿越南部边界……他们抵达前,我将关闭美墨边界,调遣军队,而不是预备役部队。”

“多批中美洲人这些年成群结队地取道墨西哥前往美墨边境,但就因为特朗普在推特上说了这件事而触发关注。”安德鲁·塞尔说,“讽刺的是,特朗普对这些非法移民的态度令墨西哥政府越来越难以配合美方。涉及移民管控,无论是墨西哥现任政府还是候任政府,都倾向于与美方合作。只是,特朗普把这件事政治化,进而炮轰墨西哥,令事情难办。”

不过墨西哥候任外长埃布拉德说,特朗普对墨方的警告不过是“政治言论”,“一点也不令人惊讶”。“可以预见,离选举很近了。他这番话出于政治算计。”

11月6日,美国国会中期选举,改选众议院全部席位和参议院三分之一席位。

特朗普确实将矛头对准了民主党。21日他又批评民主党阻挠改革移民法:“大篷车队伍是民主党的耻辱。现在就改变移民法!”

TOP

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11/2018/1027/195514.html

中选迫近 特欲拿7000洪移民祭刀
2018-10-27 03:17:21大公报

  【大公报讯】据《纽约时报》、霍士新闻、美联社报道:为了逃离贫穷和动荡,数百洪都拉斯人於13日离开洪国,跋涉赴美求生。队伍不断壮大,突破7000人,并进入墨西哥。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总统特朗普藉此大打移民牌,多次斥民主党人资助移民,并散布恐慌。25日,他表示将派大批军人前往边境阻拦,并计劃推行政令阻挠移民申请庇护,以此赚得部分选民支持。

  特朗普早前虽要求墨西哥对移民进行拦截,但25日移民已经到达墨西哥的皮希希亚潘。特朗普表示要求国防部出兵,部长马蒂斯很快将派遣1000名美军,前往南部与墨西哥的边境阻拦移民。


  特行政令阻移民申庇护

  特朗普表示,移民大队已经让美国陷入“全国性的紧急状态”。特朗普呼籲移民回头,并且就算到达美国边境,也矢言不会让任何人非法入境,让他们或者“像数百万(合法移民)一样,申请成为美国公民”。此外,据悉特朗普政府正在起草行政命令,让来自中美洲的移民难以在美国申请庇护,而其中细节将在下周早时公布。

  本次大规模移民潮肇始於13日,当时洪都拉斯的左派前国会议员,巴托洛.富恩特斯在新闻节目就移民问题发表讨论,表示将与两三百人一起,从洪国前往美国。此后移民队伍不断扩大,并一路挺近危地马拉,於18日到达墨西哥边境,在与墨警对峙后入境。

  包括富恩特斯在内的洪国国内的左派积极分子,本希望通过支持这次移民潮,凸显当前洪国的危机:民众已经无法忍受国内的赤贫以及严峻的治安状况,因此背井离乡,藉此打击去年11月再次当选的总统埃尔南德斯。


  洪左派撑移民成特帮手

  洪左派人士的确取得一定的成功。特朗普要求埃尔南德斯以及墨西哥控制移民潮,并威胁减少对其的经济援助。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本次移民事件会引起国际社会的紧密关注,并变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临近时的一枚棋子。

  由於恐慌与美国的关係恶化,洪都拉斯政府为了撇清责任,其驻美大使马尔龙.莫诺兹向共和党人发布一条录像,其中有人正在向移民发放一美元纸币。莫诺兹质疑是民主党金主索罗斯和贩毒集团在资助移民。然而,录像很快被揭穿造假,《纽约时报》也指,採访中移民都表示出走并非因为拿到好处。此外,洪国还指委内瑞拉正资助移民。美国副总统彭斯放出此一口径,被委总统马杜罗痛批为“疯子”。

  儘管如此,共和党人乐见媒体对移民潮的大规模报道,以及洪国将责任推向民主党人,这不仅能转移对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的关注,更重要的是能藉此在中选获利。

  特朗普从2016年竞选以来就一直打移民牌,他如今再次利用美国人对此问题的焦虑,并指控民主党人操控了本次移民潮。特朗普称今次移民中包含许多罪犯,还有很多来自中东的恐怖分子。分析指,特朗普一再释放的这一说辞,无论真假都足以令一些人感到恐慌,例如居住在市郊的白人女性。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纽特.金里奇表示:“7000至15000中美洲人湧入美国,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讯息。”而特朗普也明白在当前的美国政治形势下,只有採取极端化的手段才能获取胜利,因此一直以来承诺严厉打击非法移民,并控製毒品流入美国。这很可能会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中为共和党赢得上述一些群体的选票。

TOP

洪都拉斯概况:历史、经济、治安、移民

来源: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洪都拉斯

国土面积:112090平方公里(世界第101名)
总人口:903万8741人(世界第96名)
人口密度:62.23/km2
首都(最大城市):特古西加尔巴
官方语言:西班牙语(官方文字:西班牙文)
宗教:国民的51.4%自认信奉天主教,36.2%自认信奉福音派新教,1.3%声称其他宗教,11.1%无宗教信仰或不予回应


历史
4~7世纪,洪都拉斯西部为马雅文明中心之一。1502年哥伦布到达洪都拉斯的海湾群岛,为洪都拉斯与欧洲接触之始,1524年西班牙军队开始征服洪都拉斯,同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1537~1539年莱姆皮拉领导3万印第安人举行起义,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1539年,洪都拉斯划归危地马拉都督府管辖。

洪都拉斯于1821年9月15日宣布独立,但1822年被并入墨西哥第一帝国。1823年加入中美洲联邦,1838年10月退出中美洲联邦,成立共和国。1840年洪都拉斯在危地马拉独裁者拉斐尔·卡雷拉支持下,保守派弗朗西斯科·费雷拉建立独裁政府。1853年以后,洪都拉斯国内的自由派和保守派经常发生政变和内战,政权更迭频繁。金、银矿业遭到破坏、影响经济发展甚钜。从1840年代起,英国侵占洪都拉斯东部地区和巴亚群岛,修建铁路,并取得大片土地的租让权。

19世纪末,美国攫取了圣胡安西托地区的银矿开采权。20世纪初,美国联合果品公司和标准果品公司霸占北部沿海平原大片土地,发展香蕉种植园,并垄断大部分铁路、航运、电力和香蕉出口。到1913年洪都拉斯90%以上的对外贸易为美国所控制。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更加紧对洪都拉斯的政治控制和经济掠夺。多次出兵干涉洪都拉斯内政,扶植傀儡政权。在联合果品公司的控制下,洪都拉斯成为以香蕉种植为主的单一经济国家,香蕉生产发展很快,到1930年香蕉出口占世界第一位。1929年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使洪都拉斯经济受到沉重打击,群众生活下降,人民起义不断发生。洪都拉斯国民党领袖蒂武西奥·卡里亚斯·安迪诺在美国的支持和策动下,于1933年攫取政权,建立独裁统治。1954年该国工人为提高工资、改善劳动条件和争取参加工会的权利举行大罢工,使美国对于垄断资本作出某些让步。

洪都拉斯自1821年独立以来至1978年,共发生139次政变,是拉丁美洲政变最频繁的国家之一。1957年大选中由自由党的拉蒙·比列达·莫拉莱斯胜选担任总统。1963年武装部队司令奥斯瓦尔多·洛佩斯·阿雷利亚诺在美国策动下发动政变,推翻了莫拉莱斯政权,并于1965年当选总统。(1969年,洪都拉斯与邻国萨尔瓦多因1970年世界杯足球赛北美外围赛作为导火线,发生了6天战争,原因则为两国的国营传播媒体均煽动仇视对方的国民与政治,使洪都拉斯政府下令将成千上万的萨尔瓦多劳工驱逐出境。最后导致军事冲突。 )

1971年国民党拉蒙·埃内斯托·克鲁斯竞选获胜,但执政不久,阿雷利亚诺又一次发动政变上台。1975年武装部队司令胡安·阿尔韦托·梅尔加·卡斯特罗发动政变,取代阿雷利亚诺。而1978年武装部队司令波利卡波·帕斯·加西亚发动政变,组成以他为首的军人委员会。


经济
洪都拉斯经济状态在中美洲算中下,2012年估计洪都拉斯的人均GDP为2,323美元,产值最高前五种产业为咖啡栽种业、香蕉栽种业、养虾及吴郭鱼养殖业、棕榈油业及成衣加工业。

当地出产木料,金,银,铜,铅,锌,铁矿,锑,煤,鱼,有丰富的水力与农业资源,农产出口以咖啡、香蕉为大宗,其中美国即占洪都拉斯农产品出口值约6成,系该国重要创汇来源之一。2012年农业产值占GDP比重12.6%,制造业及服务业则分别占26.7%及60.5%。相较之下,洪都拉斯的工业基础较为缺乏,洪都拉斯长期面临高额贸易赤字、财政赤字及外债之问题,致国际货币基金将之列为高负债贫穷国。2010年元月新政府上任,采行一连串经济成长措施,使2010年宏国经济成长较2009年受政变影响略微恢复,达2.6%,但因宏国因原物料及民生用品进口依赖大、基础建设不甚完善、科技发展落后,其整个经济发展之动力来源仍须仰赖外人投资。

2015年,洪都拉斯在侨汇持续成长与咖啡出口成长乐观的情况下,可望走出2014年赋税改革冲击,预估经济成长率约在2.5%到3.5%间。


治安
由于执法资源不足,洪都拉斯内的犯罪活动猖獗,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因此洪都拉斯是世界上谋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洪都拉斯国家暴力观察站(Honduran Observatory on National Violence)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洪都拉斯的杀人率为每10万人中有60人,其中大部分杀人案件未被起诉。

在洪都拉斯,公路袭击和路障或检查站劫车事件经常发生,这些事件常常由身穿警察制服的犯罪分子所为。虽然关于外国人绑架事件的报导并不常见,但绑架受害者的家人经常会支付赎金而不会因为害怕报复而向犯罪行为报案,因此绑架人数可能会少报。

由于政府和企业在2014年采取措施改善旅游安全,罗丹和海湾群岛的犯罪率低于洪都拉斯大陆。

在人口较少的格拉西亚斯-阿迪奥斯地区,贩毒活动猖獗,警察数量较少。毒品贩子和其他犯罪组织对美国公民的威胁导致美国大使馆限制美国官员在该地区的活动。


移民
自1975年以来,随着经济移民和政治难民在其他地方寻求发展机遇,洪都拉斯的移民活动开始加速。大部分的洪都拉斯侨民居住在美国。2012年美国国务院的一项估计显示,当时共有80万至100万洪都拉斯人居住在美国,占洪都拉斯人口的近15%。这一数字非常不确定,因为许多洪都拉斯人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居住在美国。在201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中,有617,392名居民被确定为洪都拉斯人,而2000年为217,569人。

TOP

洪都拉斯概况2:经济、贸易、人民生活、国际关系

来源:百度百科

经济
概况
洪都拉斯是拉美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农业系国民经济主导产业,工业基础较为薄弱。2012年经济增长率3.5%。盛产香蕉、咖啡以及棉花、椰子、烟草、甘蔗等。经济活动和人口主要集中在首都和圣佩德罗苏拉为中心的中西部,东部人口稀少。工矿业多小型企业,有纺织、烟草、制糖、乳品、木材加工、冶金、化学等。矿业以银矿开采为主。输出以香蕉、咖啡为大宗,约占出口总值的一半以上,还有木材、马尼拉麻和矿产品;进口纺织品、食品、机器设备、石油制品等。

农业
对于生产咖啡,洪都拉斯的地理条件并不亚于其邻近的咖啡生产国如危地马拉及尼加拉瓜。但洪都拉斯由于在生豆的解决及运输上没有强而有力的支持,因而在消费市场上的知名度较低。洪都拉斯2010年咖啡的出口量为2亿4642万4000美元

洪都拉斯境内有28万公顷的咖啡园,以小型咖啡商为主,其咖啡园大都小于3.5公顷,这些咖啡商就占了洪国生产的60%。在咖啡园里,人们用手收集咖啡豆,之后小心地解决并加以加工制作来依市场的需求,满足消费者不同的口味。洪都拉斯每年采收300万袋的咖啡,提供世人完美的咖啡与独特的咖啡香,量多质精,现已成为中美洲第二大、世界第十大之咖啡出口国

对外贸易
主要出口咖啡、香蕉、棕榈油、虾、食糖、烟草等农作物及锌、铅、银等矿产品,主要出口国为美国、欧盟和中美洲国家;主要进口机械、电子设备、化工产品、燃料、润滑油、工业制成品和粮食等,主要进口来源国为美国、欧盟、中美洲国家和日本。2012年洪出口44.2亿美元,进口95.04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3.4%和6.2%。

交通
洪都拉斯交通运输以铁路为主。铁路总长1780千米,其中可运行的1004千米,集中在北部沿海地区,其中一部分为香蕉和甘蔗专用运输线。
洪都拉斯南北交通联系主要靠公路,连接首都和主要港口,公路长约2万千米,主要有泛美公路和两洋间公路。洪都拉斯国内出租车车费最低每人0.35美金,在市区内行驶费用基本不会超过4到5美元。巴士既方便又便宜,班次频繁。
洪都拉斯主要港口有科尔特斯、特拉、塞巴和特鲁希略海港。

人民生活
贫困人口占全国人口的32%。2011年人均预期寿命73.1岁,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24‰。全国有94家医院,274个医疗站,1101个卫生所,5789张病床。结核病、疟疾、艾滋病患者人数居中美洲国家之首。


国际关系
洪都拉斯是七十七国集团成员国。1993年9月,被接纳为不结盟运动成员。1994年4月,加入关贸总协定;9月,当选95/96年度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
还是中美洲4国集团、中美洲经济一体化银行等地区组织成员。与日本、西欧有重要贸易关系。1995年2月,同西班牙签署了《西洪经济、金融合作整体规划》;3月,同德国签署了《保护和鼓励投资协议》。

中国和洪都拉斯无外交关系。洪都拉斯与台湾当局保持着所谓的“外交关系”。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2年中洪贸易额13.1亿美元,其中中方出口10.56亿美元,进口2.5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30.74%、150.36%和73.97%。
中国主要向洪方出口塑料制品、化工产品、棉纺织品、铝等,进口咖啡、纺织品等。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0-28 02:25 编辑 ]

TOP

来源:http://www.eximclub.com.tw/countries/info_print02.asp?idno=2183
(本文来源:位于台湾岛的中华民国财政部支持的“中国输出入银行”的贸易俱乐部网站)

宏都拉斯國情摘要
日期:2013/5/9
一、基本國情
地 理 位 置:宏都拉斯位於中美洲,西與瓜地馬拉和薩爾瓦多交界,東南與尼加拉瓜接壤,北臨加勒比海,南有一段濱太平洋海岸。
面 積:112,492平方公里。
首 都:德古西加巴。
人 口:844万8465人。(CIA估計)
語 言:西班牙語
幣 制:Lempira
政 體:共和國體,總統制,採三權分立。
出 口 產 品:咖啡、香蕉及蝦等。
進 口 產 品:機械、運輸設備及工業用原料等。

二、經濟概況
宏都拉斯農業資源豐富,農產出口以咖啡、香蕉為大宗,其中美國即占宏都拉斯農產品出口值約6成,係該國重要創匯來源之一。2012年農業產值占GDP比重12.6%,製造業及服務業則分別占26.7%及60.5%。

(一)總體經濟
EIU認為宏都拉斯受惠於加入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DR-CAFTA),並且在主要貿易夥伴美國經濟有復甦跡象帶動之下,預估未來幾年總體經濟表現仍屬平穩,並預測2014~2017期間將有平均4.1%的穩定成長。宏都拉斯2012年實質GDP成長率為3.3%,Global Insight預估2012年及2013年分別為3.5%及3.8%。

(二)通貨膨脹
如同其他新興市場經濟體一樣,宏都拉斯的物價易受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波動的影響,另食品價格在宏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中占有最大權重,因此宏國不穩定的天候因素,導致食品價格波動,並對宏國CPI年增率影響甚鉅。2012年宏國CPI年增率為5.2%,仍在該國央行所設定的CPI年增率5-7%區間內。Global Insight預測2013年及2014年CPI年增率分別為5.9%及6.4%。

(三)財政情況
宏都拉斯2010年及2011年財政赤字相對GDP之比率分別為4.8%及4.0%,Global Insight指出,宏都拉斯逐漸走出全球金融風暴的衝擊,經濟活動有增溫趨勢,致使稅收隨之大幅增加,該國2011年稅收相對GDP比率從上一年度的14.8%上升至15.4% ,使其財政赤字獲得改善,2012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3.5%,EIU預測宏都拉斯2013年財政赤字相對GDP比率降至3.0%。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宏都拉斯相當大的經常帳赤字,主要是反映該國出口產品多為附加價值較低的農產品,使得宏國雖受惠於國際農產品價格攀升,貿易出口額有所增加但增幅有限,又因能源高度仰賴進口,導致貿易餘額呈現逆差。在服務收支方面,由於宏都拉斯觀光業發展漸有增長,遂使服務收支順差亦隨之增加,而所得收支方面,則因宏都拉斯的外資企業利潤所得匯出,以及外債利息支出增加,致所得收支亦呈現逆差。2012年宏都拉斯貿易逆差為29.2億美元,Global Insight預估2013年及2014年貿易逆差分別擴大為40.3及40.7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之比率分別高達10.1%及10.0%。

(五)匯率
宏都拉斯央行在2011年7月起,取消自2005年實施的固定匯率,改採管制性浮動匯率,漲跌幅限制在7%以內,以避免國際炒匯者之投機行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呼籲宏都拉斯政府應加速該國貨幣貶值,雖遭宏都拉斯政府以貶值可能引發通膨拒絕,然而因財政及經常帳雙赤字惡化,宏國貨幣存在貶值壓力。2012年底宏幣匯率為20.0兌1美元,Global Insight預測2013年底貶至20.9兌1美元,2014年底續貶至21.9兌1美元。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Global Insight估計2012年宏都拉斯外債為49.9億美元,外債占GDP比率為27.1%,占出口比率為43.5%,債負比率為5.9%,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率為5.9%,外匯存底為25億美元,支付進口能力為2.5個月;但Global Insight預測2013年支付進口能力將減少至2.4個月,2014年續減至2.3個月。整體而言,宏國外債負擔比重不高,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有下降趨勢,外債之短期到期償付壓力不高。然而,宏都拉斯因屬小型經濟體,經濟自主性低,易受外部因素衝擊,雖該國償付外債能力之數據尚可,但若依照國際信評機構給予該國B之主權評等等級,其信用違約風險極高,債信極差,須予注意

(七)綜合評估
目前S&P給予宏都拉斯主權債信評等為B+,Moody's給予B2,Fitch則尚無評等;就信評機構對「B」等級定義而言,指受評國家處於信用違約風險機率極高,債信極差。財務承諾是否履行,則須視營運及經濟環境是否穩定、良好而定。另外,宏都拉斯經濟規模小且出口產業及出口地區過度集中於農產品與美國,並極易受到天候及外部環境的衝擊,加上國內社會貧窮及基礎建設缺乏問題,導致經濟水準不易提升。
世界經濟論壇公布最新「2012-2013全球競爭力報告」資料顯示,宏都拉斯的競爭力排名在全球144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90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2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2)」報告,宏都拉斯在176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133名,與伊朗及哈薩克列同一等級

三、對外關係
宏都拉斯政府期望透過與鄰國合作,進行打擊販毒及暴力的問題,然而各國領導人間意見分歧,例如在毒品的問題上,宏都拉斯總統羅博反對瓜地馬拉總統所提議的除罪化措施,致使此跨國聯合打擊罪犯合作進展牛步化。
美國不僅是宏都拉斯最大貿易夥伴,亦是該國加強經濟及國安合作的國家。根據Global Insight統計,2011年宏都拉斯對美國進出口占其總進出口之比重分別為46.1%及33.1%。
宏都拉斯為我(转注:指台湾岛上的中华民国)邦交國,我國與宏國貿易規模不大,2012年對宏都拉斯貿易順差僅10.1百萬美元主要出口品為紡織品,主要進口品為鋼鐵



編輯:邱文祥  
(本文来源:位于台湾岛的中华民国财政部支持的“中国输出入银行”的贸易俱乐部网站)

TOP

洪都拉斯的外资情况与劳工情况
来源:(台湾)中华民国经济部投资业务处编印《宏都拉斯投資環境簡介》(节选)
时间:2013年9月

外商在當地經營現況
(一)美國廠商在宏國投資範圍相當廣泛,投資項目包括農產及加工品諸如香蕉、鳳梨、香瓜、水果罐頭、果汁、美式速食店、食品加工廠、汽車、電腦、成衣廠、銀行、保險公司、石油、航空、海運、化工、紙器、冷凍加工廠等,投資金額居宏國外人投資第一位,約有68家跨國公司在此成立,在宏京及宏北汕埠成立美僑商會,對宏國經濟發展有極大影響力。近來如美國威瑪(Wal-Mart)零售公司也看好宏國零售業發展積極投資宏國。

(二)南韓廠商在宏國之投資主要係成衣廠及其上中游之原物料工廠,目標市場以美國為主,大部分集中在宏北汕埠附近工業區設廠,高峰時期韓商曾達約40家,但由於世界紡品配額制度廢除後,面對來自中國大陸的強烈競爭,目前僅餘約20家,僱用勞工約1萬人。韓商頗為團結,惟個性較剛烈,不受歡迎。近年投資力度減弱,比起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在宏國之投資遜色。

(三)中國大陸及香港以企業集團方式投資。近年來中國大陸陸續派遣經貿投資團訪問宏國,並曾以港資身分在宏國中部科馬牙瓜(Comayagua)設立加工出口區,引進數家成衣廠,後因經營不善退出。該區因資金週轉問題,現由宏國大西洋銀行(Banco  Atlántida)接收。在北部工業區內有1家中國大陸與宏商合資廠。另有香港廠商數家,從事成衣生產製造。

(四)歐洲國家如德國、荷蘭、法國、英國、西班牙、義大利、丹麥等國與宏國關係日益加強,歐盟並派遣農工技術服務團協助宏國經濟發展,對宏國之援助與捐贈逐年增加,宏國正積極與歐盟各國工商總會洽商吸引其會員廠商來宏投資事宜。

(五)綜觀近年外資到宏都拉斯的所投資的行業,大都集中在電訊業、運輸業、及觀光業設施的投資,可見此地基礎建設仍不完善,而觀光資源是最引人入勝的資產

其次外資集中在礦業的開採及製造業,可以看出此地礦藏的豐富及工資便宜。在服務業方面,除了觀光業,外資對宏國的金融服務業體系也有相當投資,對宏國金融業的國際化也頗有助益。例如墨西哥的AZTECA銀行獲得在宏國之營業許可,成為宏國第17家銀行行號,其他外商如美國花旗銀行、美國奇異(General  Electric)公司金融部門等皆有收購動作。哥倫比亞之DAVIVIENDA銀行併購英國匯豐銀行(HSBC),美國花旗銀行(CITI)更成功併購當地銀行,在宏國掛牌,大張旗鼓營運,顯見此地金融業有其發展空間。


台(華)商在當地經營現況
台商投資略具規模:目前我在宏國正式投資案25件,金額約1.5億美元其中紡織成衣業多在北部工業區內設廠,從事紡紗、織布、染整、印花及成衣製造業產品銷往美國。台商工業區建有成衣供應鏈,位於宏北之「福爾摩莎工業區」於2000年成立,該區已有紗廠、織布廠、染整廠、印花廠、針織成衣廠及塑膠袋廠等上中下游一貫作業。我對宏投資除紡織業外,尚包括建材業、水產養殖、漁產加工及餐飲服務業等。

台商營運面臨困難,需要更多之協助。我商在宏北哥德斯港設立之鮪魚加工廠,因受環保人士杯葛等問題已關廠。另多家成衣台商現暫停生產營運,以期出口市場回春。以上亦暴露出宏政府應改善行政效率及治安,以營造更具優勢之投資環境。我政府持續協助宏國台商依據我政府「鼓勵業者赴有邦交國家投資補助辦法」規定申請相關補助,以協助台商提高競爭力。惟近來受限於宏國勞動成本上升及全球經濟不景氣影響,我成衣廠商恐將逐漸退出宏國


勞工素質及結構
(一)勞工數目及結構
勞動人口近400萬人,分配如下:
1、教育程度估計:高中程度10%、初中程度20%、小學40%、文盲30%。
2、勞工生產力:依從事之產業而有不同,牧業、製造業生產力較高,農業、商業、服務業較差。


(二)勞工工作態度
宏國勞工供應充裕,惟因教育水準不高,技術訓練不易於短期完成,又因人民生活費高,無儲蓄概念,工作態度較不積極,需要有策略性的輔導,以利工廠營運。 (转注:人民生活费高,还会有上百万的移民逃离这个国家?!)



(六)工會及協商
宏國自稱其勞工運動者為中美各國最佳者之一,組織嚴密,但勞資關係尚稱和諧,勞資爭議不多。

依法,須全廠三分之二以上勞工通過,並經用盡一切調解方法後,始得罷工。停工則包括全廠員工。當所有調解程序皆已用盡後,欲採取任何行動前一個月,須通知員工此情形。

勞資糾紛由勞工法庭、調節及仲裁法庭、勞工及社會福利上訴法庭審理。

近二、三十年來尚未有嚴重之勞資糾紛,一般均為勞資雙方對合約之條件無法達成協議而僵持或資方無故解僱工人並不按勞工法之規定給付資遣金,乃至發生衝突。類似糾紛,勞工部均可仲裁解決。




第九章 结论(投资环境的优点和缺点,节选)
(一)地理位置適中,距離美國及中南美洲市場近。
(二)天然資源豐富、勞動力充足、工資低廉,停工率低。
(三)交通發達,道路狀況良好,港口設施完備。
(六)與美國海、空運聯繫便捷,成衣等輸出又無配額限制。

(一)勞工水準不高,雖薪資較低,但雇主須有妥善管理工會之能力。
(二)政府行政效率差,辦事步調過於緩慢。
(三)財政赤字高,導致通貨膨脹率高,幣值不穩定。
(四)國家基本設施不佳,電信通訊燃料成本偏高。

TOP

节选自《直击洪都拉斯军事政变:华人店铺冒着危险开业》(2009-07-22,中国社科网)

2009年洪都拉斯政变背后的美国因素

洪都拉斯政变发生后,不少人将矛头对准了美国。在被强制送到哥斯达黎加后,还穿着睡衣的流亡总统塞拉亚在机场就提出了质疑,认为政权颠覆者的背后有可能是美国军队在撑腰,要求美国对发生的军事政变进行澄清。随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更是斩钉截铁地说,一定是美国在背后捣鬼。一时间,针对美国的谴责声音四起。

对于这些指责,华盛顿方面迅速予以否认。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密切关注”洪都拉斯局势,反对用武力解决问题;国务卿希拉里谴责军事政变,并拒绝承认米切莱蒂组建的临时政府;五角大楼发言人惠特曼宣布,美国军方已暂停同洪都拉斯的一切军事往来。这一切都说明,美国急于和洪都拉斯发动政变的势力划清界限。

事实上,洪都拉斯政变的发生,正是源于塞拉亚所代表的左翼势力与美国支持的右翼势力之间的博弈。而洪都拉斯反对派所代表的该国大中型企业主,无一例外与美国保持着密切的贸易往来。正是在反对派的强烈要求下,洪都拉斯才与美国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而类似的贸易协定,在韩国和墨西哥等国都成了“过街老鼠”。

塞拉亚上任后,反对国内少数精英阶层对财富过分垄断,拒绝一味唯美国马首是瞻。2008年8月,他更是力排众议,宣布加入由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主导的“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这一行动无疑触及了该国精英阶层的根本利益和美国政府的最大痛处。

洪都拉斯是美国的传统盟友,目前美国仍然每年为前者提供巨额经济援助。在洪都拉斯的多个美军军事基地中,驻扎着足以改变洪都拉斯局势的兵力。未来,美国的态度对于彻底解决危机将起到重大作用,而洪都拉斯也俨然会成为奥巴马政府在整个拉美地区政策调整的风向标。

TOP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2_03/27/13481821_0.shtml

洪都拉斯成美国五角大楼在中美洲的战略轴心


2012年03月27日 19:25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3月27日讯 西班牙《起义报》今天发表约翰·林德赛的文章指出,洪都拉斯已经成为美国五角大楼在中美洲的战略轴心。2011财政年度五角大楼在洪都拉斯的军费支出增加到5300万美元,同比增加了71%。

奥巴马建议美国国务院在其对外援助中增加对洪都拉斯军人的援助。2011年五角大楼对美国设在洪都拉斯的索托卡诺空军基地投入近2400万美元。去年8月美国马里兰州的一家建筑公司开始在该基地建设新的营房,价值1500万美元。

美国陆军定期培训洪都拉斯的军人,其费用没有包括在对外援助中。同时支持当地参与政变的精英人物。3月12日开始的名为“超过地平线”的培训将历时4个月,包括在纳科组建一个洪都拉斯步兵营。过去的合同包括在大西洋岸和加勒比海岸分别建设卡拉塔斯卡和瓜纳哈军事基地。驻在卡佩吉拉德乌的国民卫队工程兵的一个营将参加这次培训活动,将在7月15日结束。

2011财政年度五角大楼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合同总额增加3150万美元,达到4.17亿美元,即增加了8.7%,燃料的合同除外。去年美国陆军为在古巴的活动签署了价值为1.63亿美元的合同,关塔那摩海军基地作为关押没有审判的恐怖活动嫌疑分子的监狱继续运行。在关塔那磨的支出包括用于修复发射中心的290万美元。

美国海军在巴哈马和关塔那摩的潜艇试验与在加勒比和拉丁美洲有关的政治目标有联系。

五角大楼的合同费用不包括联邦政府在美国雇佣的人员的经费和部署的拉美地区的海军成员的费用,也不包括通过国务院传统的计划出售武器或军事援助的费用。奥巴马提出的2013年对拉丁美洲的军事和经济援助方案中美国对洪都拉斯的军援费用将增加,对哥伦比亚的军援费用将减少。

2010年五角大楼在海地的合同超过5000万美元,包括大地震时救灾的费用,以后降至3600万美元,仍然远远高于10年前的合同金额,那时每年约100万美元。五角大楼在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的合同金额分别为2400万美元和1200万美元。五角大楼在南美洲的合同金额为7700万美元。(管彥忠)

TOP

http://news.cctv.com/world/20090806/102018.shtml

评论:洪都拉斯政治僵局潜藏美国因素
CCTV.com  2009年08月06日 09:39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专稿:拉美弹丸小国洪都拉斯6月28日发生军事政变,将民选左翼总统塞拉亚驱逐出境,并建立了以议会议长米切莱蒂为总统的右翼临时政府。这个国土面积仅11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750万的小国发生的军事政变震动了整个美洲大陆,遭到了全部34个美洲国家以及欧盟国家的谴责

  在美国操纵下,洪都拉斯对立双方通过哥斯达黎加总统阿利亚斯的几次调停谈判,已经宣告失败。临时政府坚持不让塞拉亚回国复职,塞拉亚则坚持必须回国重新掌握政权。塞拉亚试图从尼加拉瓜通过空中和陆路回国的行动也已经失败。目前,洪都拉斯政局处于僵持状态。

  洪都拉斯政变伊始,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等拉美左翼领导人就一直怀疑美国因素在洪都拉斯政变过程中的作用。他们认为,美国政府怂恿和支持洪都拉斯军事政变,政变成功后,又玩弄阴谋诡计,让洪都拉斯政局陷于僵持状态。美国虽然迫于拉美国家的政治压力和从美国全球“巧实力”外交战略部署出发,也对洪都拉斯军事政变予以谴责,并对临时政府采取了一些军事和经济制裁措施。但是,塞拉亚认为,美国没有彻底断绝与洪都拉斯的商业往来,也没有断绝外交关系,如果美国这样做了,那将是对洪都拉斯临时政府的致命打击,因为美国是洪都拉斯最主要的贸易伙伴

  此外,干涉别国内政历来是美国政府的外交支柱之一,也是美国的基本国策,对其他国家如此,对其拉美“后院”更是如此。美国曾经动用武力将巴拿马和海地等拉美国家的领导人赶下台。但对洪都拉斯军事政变,美国却连武力威胁的手段都没有使用。

  分析人士认为,洪都拉斯临时政府和美国政府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通过拖延手段,不让被推翻的塞拉亚总统回国重新执政,一直拖延到今年11月29日举行大选,选举新的总统,最终把塞拉亚总统赶下台。到目前为止,可以看出,美洲国家组织对改变洪都拉斯政局无能为力,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左翼国家也束手无策,塞拉亚及其支持者也无力回天,洪都拉斯临时政府还在继续执政。实际上,真正能够改变洪都拉斯政局的关键因素就是美国,但美国目前不想也不愿意这么做。洪都拉斯局势究竟怎样发展,还要拭目以待,尤其是要看美国如何动作。

  塞拉亚8月4日在访问墨西哥时发表讲话表示,虽然美国已采取诸多措施制约洪都拉斯临时政府,但远远不够,希望采取更多制裁措施。洪都拉斯经济的70%至80%都依赖美国,两国签有多项贸易、军事、移民协定。如果美国能够采取严厉的经济制裁措施,洪都拉斯临时政府就难以为继。美国国务院7月底仅仅吊销洪都拉斯临时政府4名官员赴美外交签证,但不吊销洪都拉斯临时政府赴美商务人员的签证,并没有对临时政府釜底抽薪,而只是做一些表面文章。


  一、拉美第一声政变惊雷

  洪都拉斯总统塞拉亚赢得2005年11月举行的大选后于2006年1月宣誓就职,任期4年,明年1月将任期届满。今年11月29日,洪都拉斯将再次举行大选。

  但是,1982年通过的洪都拉斯宪法规定,总统4年任期届满后,不得连选连任。这就意味着塞拉亚不得参加今年的大选。可是,塞拉亚认为他目前的民意支持率非常高,有可能赢得大选获得连任。因此,他倡导今年6月28日就修改宪法问题进行全民公投。修宪的主要内容是废除总统不得连选连任的条款,允许总统连选。

  塞拉亚举行公投的决定遭到洪都拉斯最大反对党国民党(蓝党)、反对党控制的议会、最高法院以及军队的反对,因为反对党企图通过大选取得政权。洪都拉斯议会认为塞拉亚总统倡导举行全民公投的决定是违法的,军队也持同样态度。

  在这种情况下,塞拉亚6月24日宣布,免除总参谋长巴斯克斯、国防部长埃德蒙多奥雷亚纳和海军、陆军和空军总司令的职务。

  洪都拉斯最高法院6月25日宣布,塞拉亚罢免巴斯克斯违反宪法程序,必须恢复后者职务。塞拉亚不予理睬。当晚,议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对塞拉亚展开调查,以确认他的行为是否威胁法治。

  在6月28日即将举行全民公投的凌晨,洪都拉斯军队发动政变,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军人闯进位于首都特古西加尔巴的总统官邸,将总统塞拉亚强行扣押并用直升机转移到中美洲的另一个国家哥斯达黎加。随后,建立了临时政府,并筹备11月29日的大选。

  洪都拉斯军事政变是拉美地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生的第一次获得成功的军事政变。委内瑞拉等国家虽然也曾发生政变,但都以失败告终。20世纪中叶,拉美国家军事政变层出不穷。当时,巴西、阿根廷、智利、秘鲁和巴拿马等许多国家都是军人掌权。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民主化浪潮的推进,拉美军人政权先后还政于民,33个拉美独立国家全部建立了民选政府。


  二、美国对政变窃窃自喜

  洪都拉斯政变的起因是塞拉亚搞修宪全民公投,企图连选连任总统。但是,政变的深层次原因是洪都拉斯国内亲美右翼势力与以塞拉亚为代表的左翼势力的一次较量。

  塞拉亚所属的自由党又称“红党”,主要代表工商资产阶级的利益,在城市和农村有较大影响力。一般认为,塞拉亚是属于拉美“左翼”势力的范围。塞拉亚就任总统后,扩大教育、医疗等领域资金投入,扶持低收入阶层增收,因此在农村和中下阶层中拥有较多支持。

  洪都拉斯位于中美洲北部,北临加勒比海,南濒太平洋的丰塞卡湾,东、南同尼加拉瓜和萨尔瓦多交界,西与危地马拉接壤。洪都拉斯是拉美地区乃至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足2000美元,军事力量比较薄弱,军队人数不足1万人。

  洪都拉斯与美国历来友好,关系特殊。100多年来,洪都拉斯一直是处于美国、国内政治寡头和大企业家三股力量的控制之下。美国每年都向洪都拉斯提供大量军事和经济援助。目前,美国在洪都拉斯有一个军事使团,一个军事基地和500人驻军。洪都拉斯是美国在拉美地区少有的驻扎军事力量的国家之一。古巴革命领导人卡斯特罗最近在专栏文章中说,数十年来,美国在洪都拉斯建立长期军事基地并利用这一基地压制中美洲左翼力量。

  但是,塞拉亚上台后,开始逐步摆脱美国的控制,努力发展与委内瑞拉、古巴和尼加拉瓜等拉美左翼国家的关系。

  近年来,拉美地区通过大选,左翼政权纷纷上台执政。目前,拉美已经有包括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和古巴等国在内的15个国家的政权在左翼人士手中,其国土总面积和总人口分别约占拉美地区总人口和总面积的80%。

  被称为“反美斗士”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利用本国丰富的石油资源为经济后盾,在拉美地区与美国展开博弈。2001年查韦斯提出“玻利瓦尔美洲国家替代计划”,旨在与美国倡导建立的美洲自由贸易区抗衡。洪都拉斯是该组织9个成员国之一。此外,委内瑞拉还于2005年倡议成立了地区性能源合作组织“加勒比石油计划”。洪都拉斯于2007年12月正式成为“加勒比石油计划”缔约国。根据该计划,委内瑞拉每天向洪都拉斯供应2万桶原油。

  塞拉亚这些偏“左”的内外政策引起美国政府的不满。因此,美国对洪都拉斯通过军事政变推翻塞拉亚政权窃窃自喜。政变伊始,查韦斯就公开指责洪都拉斯政变背后有美国的影子。

  但是,洪都拉斯政变遭到国内塞拉亚支持者的反对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美洲国家组织通过决议,决定中止洪都拉斯成员国的资格,并要求恢复塞拉亚的总统职务。洪都拉斯的三个邻国尼加拉瓜、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宣布封锁与洪都拉斯的边界。委内瑞拉宣布停止提供石油。欧盟成员国外长政变当天发表声明,谴责洪都拉斯军事政变。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从本国战略利益考虑,不得不支持美洲国家组织谴责洪都拉斯政变的决议,并宣布中止与洪都拉斯的军事合作并停止部分经济援助。在塞拉亚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进行所谓“私人”会晤后宣布,由1987年因成功斡旋中美洲危机并签署和平协议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哥斯达黎加总统阿利亚斯为调解人,争取和平解决洪都拉斯危机。不久前,塞拉亚与临时政府总统米切莱蒂在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进行了间接谈判,因双方各执己见,不欢而散。塞拉亚坚持回国复职,而米切莱蒂则反对塞拉亚回国,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美国在处理洪都拉斯政变这个棘手问题上实行两面政策。首先,洪都拉斯政变打乱了奥巴马政府试图改善与拉美国家关系的战略部署。近年来,布什政府采取“忽视”拉美“后院”的政策,与拉美关系疏远,引起拉美国家的普遍不满。奥巴马今年1月上台后,积极调整与拉美国家的关系,其中包括改善与古巴和委内瑞拉等激进左翼政权的关系。洪都拉斯政变遭到全部拉美国家的强烈谴责,美国只能违心地随声附和,否则,美国与拉美的裂缝会进一步拉大。

  第二,美国先被动后主动,与委内瑞拉针锋相对,现在已经抢回了解决洪都拉斯危机的主导权。分析人士认为,洪都拉斯政局的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美国政府的态度。政变伊始,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国十分活跃,试图主导化解危机,美国比较被动。查韦斯甚至扬言军事解决危机,尼加拉瓜还向边界地区调动部队。后来,美国发现事情不妙,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就主动邀请洪都拉斯对立双方到华盛顿进行磋商,最后,决定由哥斯达黎加总统阿利亚斯调停解决危机。查韦斯认为,美国让阿利亚斯进行调停,是一个解决不了问题的掩人耳目的大阴谋。

  第三,美国在解决洪都拉斯危机问题上实行两面政策。一方面,美国实际上是同情和支持政变当局的,讨厌塞拉亚左翼政权,也不希望塞拉亚重新回国掌权。但是,另一方,美国又迫于国际舆论同声谴责洪都拉斯政变破坏民主进程一边倒的压力,又不得不装模作样地谴责军事政变。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如意算盘是临时政府主持今年11月的大选,通过选举将塞拉亚边缘化。但是,这将遭到拉美国家的普遍反对。


  三、临时政府内外交困

  洪都拉斯临时政府正处于内外交困的尴尬境地。首先政治处境困难。政变后建立的临时政权的合法性遭到普遍质疑,国际社会对政变一片谴责声,国内塞拉亚支持者不断举行抗议活动,虽然塞拉亚试图回国的尝试失败,但他们表示将随时准备欢迎塞拉亚回国执政。

  此外,洪都拉斯经济困难。洪都拉斯是一个农业穷国,主要产品是咖啡、甘蔗和香蕉等。国际金融危机更使洪都拉斯经济雪上加霜。洪都拉斯主要经济支柱是侨汇和外援旅居美国的洪都拉斯人每年创造的侨汇量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但是,洪都拉斯政变后,外援纷纷中止。美国已中止一项价值1650万美元的对洪军事援助,并威胁中止其他领域共计1.8亿美元的援助项目。此外,委内瑞拉已停止向洪都拉斯供应石油。多个与洪都拉斯接壤的中美洲国家也开始对洪都拉斯实施贸易封锁。洪都拉斯临时政府财政部长加芙列拉努涅斯说,洪都拉斯经济今年可能要下降2%,较今年初增长2%至3%的预测是急转直下。

  虽然如此,洪都拉斯临时政府仍在负隅顽抗,试图继续控制局势。其主要手法可能一是拖延战术。如果临时政府能够拖延到明年1月,届时,塞拉亚的总统任期将期满,塞拉亚将无望回国执政。二是提前大选。按照法律,洪都拉斯应该于今年11月举行大选。临时政府可以提前大选。但是,这种大选存在两个问题。第一,支持塞拉亚的总统候选人可能当选。第二,这种大选的合法性可能会遭到国际社会的质疑,拉美国家也很难认同选举结果。

  洪都拉斯政变在普遍恢复民主政体的拉美开创了一个恶劣的先例。这不仅是洪都拉斯本国右翼势力与左翼势力的一次较量,同时,也是拉美右翼势力与左翼势力开始进行较量的一次尝试。正如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7月10日在专栏文章中所说:如果洪都拉斯总统塞拉亚无法恢复权力,这种政变形式或许会在拉丁美洲国家引起效仿效应,一股政变浪潮将席卷许多拉丁美洲国家。

  洪都拉斯政局将如何演变,塞拉亚能否回国重新执政以及何时回国执政,人们并不十分关心。人们更加关心的是,拉美右翼势力向左翼势力的反扑能否得逞,如果得逞,这将意味着什么。这就是拉美小国政变之所以能够震动美洲大陆,闹出巨大动静的原因之一。

  目前,洪都拉斯与我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而与台湾地区保持所谓的“外交关系”。洪都拉斯政变前后,洪都拉斯与台湾关系十分微妙,甚至有些紧张。

  据报道,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今年5月访问中美洲的萨尔瓦多,并顺道访问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根据日程,马英九本应该于5月28日和29日访问洪都拉斯,但是,当时的洪都拉斯总统塞拉亚突然宣布取消马英九的访问,原因是与台湾承诺的3亿美元“帕图卡三号(Patuca III)”水电站援助计划变卦有关。据称,台湾建议改以20年长期补贴作为补偿,但总数不足原计划的1/15。

  今年6月底,马英九再次访问中美洲。根据计划,马英九在7月1日出席巴拿马新总统就职仪式之后,先后访问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但是,因为洪都拉斯发生政变,马英九宣布取消对洪都拉斯的访问。洪都拉斯政变后,台湾当局公开发表声明,谴责洪都拉斯政变,认为政变违背了民主原则。(刘瑞常) (2009年8月6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