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2015年12月“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镇压事件述评

「但服务部的有关实践证明,先要发生威胁到老板赚钱的工人行动,然后老板才愿意坐下来谈。
“中国劳工通讯”期望减少罢工,但它通过服务部搞的活动,现阶段而言,客观上让工人更容易“寻衅滋事”。
开始反抗的工人往往变得不计后果、难以控制,冲击厂内的管理秩序,可能让劳资对立复杂化、长期化。」

这三句话,头一句和后一句是对的,中间那句(我加粗那句)太笼统了,会掩盖一个致命的问题,比如NGO虽然会发动工人,但他们也会采取多种手段极力控制工人,甚至会因此与工人发生不小的冲突,这篇文章提到的广州利得鞋厂案例就是一个例子。利得鞋厂维权里NGO一度有对工人失控的倾向,这种失控倾向也会让统治者顾忌。需要进一步的分析。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