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潘毅在佳士事件中的文章集和言论集】

【潘毅在佳士事件中的文章集和言论集】

潘毅:两个月里十二次发声(7.26~9.23)
以下内容亦与【佳士事件时间线(不断更新中。附word)】一致


7月26日晚9点多,微工汇的公众号“大汇”发布潘毅教授的宏文(第一次发声)佳士工友抗争,中国工人政治斗争新篇章》。文章给予佳士斗争极高的评价:「佳士工友的抗争,和近年来多起工人要求组建工会一样,或许已经开启了中国工运的全新篇章。……一个全新的工人阶级也早已形成,他们无疑是中国社会的主体力量,也将是中国社会主义运动的缔造者。这一过程也将会是一场波澜壮阔而又充满波折的社会抗争!」

7月30日潘毅(第二次发声)等15名华人知识分子发起“全球各地学者就深圳坪山佳士科技工友筹建工会遭暴力事件致深圳市政府、深圳市总工会信”。
到8月1日该信扩展为“全球百名学者联署声援佳士工友”,104人联名;2日107人联名;3日150余人联名。截止9月9日凌晨,共有221名国际学者联名。

7月30日,英国BBC报道《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发酵:左翼青年与政治诉求》。文中引用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第三次发声)和非营利机构中国劳工观察创始人李强的观点称,“此次抗议与以往工人维权事件有所不同的地方在于,工人和抗议者的诉求从经济诉求转变为政治诉求”,还称“有观点指,目前佳士事件已经由劳工运动转化为由毛左主导的街头政治活动。但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对BBC中文表示,此次行动由工人自发,随后得到高校学生和国内的一些左派人士的支援,并不是由国内左派人士主导。”

8月17日,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第四次发声:《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两大意义》(此文首发BBC中文网),中心思想是强调这次事件“并非个别激进工人和学生的非理性行为,而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具有非同寻常的历史意义。第一,它开启了工人阶级自觉组建工会的运动;第二,它代表工人和学生等社会中坚力量对中国未来该往何处去的全新探索。”还称:“佳士工友的行动也说明,中国工人已经从单纯的经济主体,转变为具有阶级觉悟的政治主体。从这个角度来看,佳士工人维权事件,已经开启了中国工运的全新篇章。”
潘毅甚至将此次佳士事件与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相提并论:“此情此景,不难让人联想到1968年5月发生在法国的‘五月风暴’运动。两场运动同样是在严峻的社会经济危机之下,同样出现学生和工人互相联结。在‘红五月’中,法国学生也抬出毛泽东像,高呼毛泽东的语录。50年前的法国,和今天的中国,都出现相似的情景,足见这些进步学生并非是被某种意识形态绑架或煽动,而是从相似的现实条件出发,在相似的历史和理论资源中吸收养分,再转化为行动,照亮未来。”
还称:“学生和工人作为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都在此次佳4事件中体现了高度的政治自觉。……随着资本主义发展带来的社会不公日益深重,工人和学生们的政治自觉将愈发高涨。”

8月29日香港明报发表香港大学社会学教授潘毅文章(第五次发声)论佳士工人维权事件——以悲壮方式开启未来抗争》。新生代转载
8月30日法广报导《佳士維權事件是中國工人政治意識覺醒的直觀反映》,文中着重引用了潘毅8.29在香港明报上发表的文章的两大段评论,法广该报导的标题即取自潘毅的一句论断。

8月31日亚洲周刊同期刊出的文章还有《佳士工运的历史意义》,开头首先高度评价潘毅:“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长期研究中国劳工问题,具有丰富的田野经验,常到中国大陆实地考察,对中国最新劳工情况非常熟悉。她认为深圳佳士工运代表中国抗争青年、工人结合,将构成争取中国社会公义的最新力量,有重大历史意义。”然后引用潘毅观点谈这批左翼青年冒起原因:“除了因为学校传统,亦因为国际上‘占领华尔街运动’、对资本主义反思,以及中国近几年强调‘社会主义价值观’,因此这批青年起而落实。”又引潘毅观点分析这次工运的力量构成:“除了主导工人学生以外,这批抗争者的基本盘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下岗工人以及退休老兵,再加上老干部、老工人,他们杂相揉合,构成了关怀社会公正的新力量,而这批力量不会一次性消散,还会有另一批人起来。”
(潘毅第六次发声)

9月2日,张耀祖(北京)、潘毅(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第七次发声)等22名老师和声援学生发起《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8·24被暴力清场事件”的公开联名抗议书》。

9月3日,香港01报导《佳士工潮激起千層浪 中國工會改革迫在眉睫》,有访问潘毅(第八次发声)、蔡崇国。

9月7日,端传媒发文《专访潘毅谈佳士工运:以“社会主义”探索如何跨越“资本主义”》,声援团转载。(潘毅第九次发声

9月10日:潘毅(第十次发声)撰文《駁鄧健苓:學者該在社運中扮演什麼角色》发表在香港明报(邓健苓9.5文《香港社運學者在深圳佳士事件中的角色》),反问“坪山区总工会冤吗?”“自主筹建工会=独立工会?”否认有独立工会主张,认为学者不能只是一味消费工人、收集资料只为发表学术论文,还希望能将研究成果转化为政策建议或实际行动,称自己过去几年都会将保护建筑工人、尘肺病工人和改善乡村教师待遇等研究成果转化为政协提案,提供给香港与内地的政协委员,自己也培养来自内地的学生,并期待他们毕业后回去服务底层。潘文还抨击邓某“拿着一个博士学位,就充当既得利益者的打手和喉舌!”

9月11日潘毅第十一次发声、在纽约时报中文网撰文《佳士工潮:中国左翼传统的复活》。文章重申:“笔者研究中国劳工问题多年,亲历了中国新的工人阶级形成的过程,我认为:以工人自主筹建工会为核心诉求的佳士工潮,并非个别激进工人一时头脑发热的非理性行为,而是中国工人对数十年来经济发展对他们的不公平对待的理性反抗。在这次佳士工潮中,学生和工人相结合的左翼力量已经登上历史舞台,这股力量也将开启中国社会变革的全新篇章。”继续高度评价说“在这次佳士工潮中,学生和工人结合的左翼力量出现,是一股不容小觑的社会变革积极力量。事实上,这也是早期GCD激进左翼运动传统在当代的真正复活……这一股新生的力量从早期的革命史中吸取养分,已破土而出,未来必然会对资本和权力发动强劲的挑战。火种正在传递,历史也终将改变。”

9月23日明报新闻网发文《忧引发政治运动 劳工组织背黑锅》,其中写有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第十二次发声)对本报表示:官方这样做基本上是莫须有的罪名,是对工人自主维权的一种错误定性,“这样做,不单解决不了日益严重的劳资矛盾,反而会转移视线,把矛盾激化,无助长远保护工人的权益。”

(未完-待续)

另参考新青年专辑【中国工运主流改良主义领军人物潘副教授文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