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广东警方对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8.24暴力清场纪要

广东警方对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8.24暴力清场纪要

https://zhichigongyou03.github.io/jiyao/(粗体为转载时所加)

原题:反动势力的耻辱柱和进步青年的里程碑——广东警方对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8.24暴力清场纪要
2018-08-27 声援团



距离黑势力猖狂的8.24暴力清场已经过去2天多了,作为现场声援团的一分子,我完整地经历了残暴而又荒唐可笑的清场和遣返过程。原本,我以为这次行动只是针对现场声援团的一次突袭,被遣返后,我才了解到,在8.24这个黑色星期五的早上,全中国各地几乎所有关注和支持深圳建会工人斗争的左翼人士都受到了各地警方和国宝部门不同程度的骚扰、强制传唤,甚至是直接刑事拘留。而这些坚决捍卫社会主义、坚定工人阶级立场的同志遭遇如此待遇的理由出奇得一致和讽刺——积极扩散深圳建会工人斗争事件的各种新闻。

8月23日,我们集体录制了视频,关于暴力清场即将到来的传闻表明了声援团的态度,那就是——决不害怕、决不妥协,如被清场、坚决抵制,做好”坐牢”的准备。

但是,即使已经风声鹤唳、山雨欲来,直到8月24日惊醒的清晨,声援团的每一位同志都依然坚信党中央和国务院收到并阅读了声援团的公开信,坚信社会主义中国的国家政权会旗帜鲜明地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上,坚信深圳地方党委和政府中鱼肉百姓的蛀虫会被绳之以法,坚信狱中的14位工人同胞和被软禁的梦雨同志能重获自由,坚信在数以亿计的新工人用血汗换来繁华的珠三角能如雨后春笋般萌生工人自建的切实维护自身权益的工会。然而,这一切都在防暴警察冲入我们驻地的那一刻,化为泡影,也将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旗帜”,撕得粉碎。

8月24日凌晨五点,睡梦中的同志们听见门外传来的巨响,马上意识到清场已经到来了,迅速互相叫醒,排好人墙,手挽手抵御,女同志和负责拍照的同志被我们保护在中间。

然而,这次前来清场的,不再是7月22日燕子岭派出所外衣冠不整、徽衔不齐的杂牌军,不再是7月26日燕子岭派出所外脸庞稚嫩、面露怯色的警校生,不再是8月17日围而不抓、堵而不捕的机训队;这次前来清场的,比7月20日殴打工人同胞的燕子岭派出所恶警还要简单粗暴,比7月27日实行大抓捕的坪山警察还要全副武装,比8月16日为坪山区委政法委领导保驾护航的各种制服队伍还要人多势众。

两分钟不到,黑压压的一群防暴警察破门而入,头戴坚盔,手持盾牌,有组织、有预谋地冲击我们的队伍,粗暴地扯开我们挽着的手臂,安排专人抢夺我们正在直播的手机。同志们势单力薄,一个人被平均四个警察死死地控制住。北大的伍旭同学,因为不肯蹲下,警察就直接用膝盖撞他,沌声传来,疼痛剜心。十分钟前还规整清洁的出租屋变得一片狼藉,叫喊声,撞击声,辱骂声此起彼伏,充斥现场。

而造成这一切的暴徒,不是某些内部文件上迟迟不敢定性的”寻衅滋事”的声援团同志,不是某些官僚学阀口中被组织利用的高校左翼青年,不是勤俭拮据却被污蔑收受境外资金的社会正义人士——恰恰就是号称”对人民群众零懈怠”的”人民警察”!

声援团没有被突袭而来的猖狂进攻吓倒,屋内的所有同志,不管是学生、还是工人,不管是男子汉、还是女豪杰,都大声斥责、严辞训教心狠手辣的恶警,齐声高唱《国际歌》《华沙曲》《解放军军歌》等红色歌曲,昂扬壮烈的旋律驱散了恶警气势汹汹的叫嚣。士气和道义上尽输的警察手软嘴松,稍稍收敛一些。

然而,他们还是一直伺机报复。在同志们被带走的过程中,这群警察尽耍小伎俩,反动立场暴露得一览无余。

学生模样的还会被警察随手拎起屋内的衣服鞋子敷衍递交,而工人同胞直接被赤脚拖走了。

在装人的大巴上,我们继续团结一致唱红歌、斥恶警,学生同志组织大家的时候,恶警头子示意下属不管;工人同志的声音一高亢,几个警察就走上前威胁。

警察还想用这样的区别对待妄图分化瓦解我们的队伍,对学生虚情假意,对工人暴力镇压,和国民党时期的军警特务简直是如出一辙!

声援团所有同志被带到澳头小学,下车点是小学的广场,广场上早已排好了一百余人的警察方阵。来自不同部门的警察应该是初次合作,任务不清、协调混乱,人人都开着执法仪,蓄意制造一种公审大会的气氛威慑我们但广场上的警察业务水平实在不济,来来往往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扑腾,扑来扑去还扑不到点上。这么多天接触下来,我们发现,这些为黑势力做走狗的地方警察最拿手的也只会做的事情,就是暴力对待人民群众了。

拍完照片后,同志们被带到室内。起先,都集中在一个大厅里。但很快,声援佳士建会工友的口号响彻整个大厅:”佳士工人,顶天立地!当家作主,组建工会!”“誓与黑恶势力斗争到底!”整齐划一、通透楼道的声音一度又造成了黑警察们的恐慌。同志们又被带到另一个大厅,虽然是大厅,每个人都被两个警察盯着,不能随意走动。

负责看我的两个警察面无表情,或者是在机械地执行上级的任务,或者是心虚理亏、不敢轻易开口被找到把柄。其中一个胸前别着党徽,我就问他:”你是不是共产党员?”他似乎觉得我是在夸他,表情变得放松一些。于是我就指着墙上标语”为共产主义奋斗”指责他:”你觉得你现在做的哪一点在为共产主义而奋斗?!”警察无语凝噎,躲开我的直视。

我继续问他:”你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还没回过神,马上慌乱地说:”是……是啊,我还想找你了解情况呢。”真是可笑至极,公安部门完全不了解不过问深圳事件,只是一个粗暴直接的暴力清场和”按程序办”,使唤的所谓警察也不知是从哪调来的临时工。

独自被分在小屋的这段时间,我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同志们与敌人坚决斗争的声音。之前分别录制视频揭露国保和父母亲情绑架诡计的小玉和佳慧都大声地严斥粗暴对待她们的警察;莲姐大声怒骂”你们不配叫’为人民服务’!”岳昕上厕所的时候专门经过每个同志加油鼓气,之后我们每个人都这样做。

上厕所时,我们看到行动不便、轮椅出行的宁丁同志也被带到大厅,广东地方警察真是灭绝人性!上厕所的时候,都有人开着门监视!

下午,同志们被问讯完后陆续去坑梓小学拿个人物品。到了放物品的地方,一团乱麻,同志们的物品都被随意地丢弃;更重要的是,所有人的手机、电脑、硬盘等一切电子产品都被他们非法扣留。我据理力争,要求拿回所有个人物品,负责的警察态度蛮横,冷冷回一句”你以为你是谁,由不得你!”我倍感愤怒却无力可施,在父母和老家警察的”陪同保护”下被迫离开了战斗多日的深惠地带。

在所谓的家中,在所谓人民警察的监视下,我写下了这段文字。再次回溯8.24清晨,当时的激情勇猛有些消退,站在历史的角度再评价这次全国联动的行动,我感到无比的悲哀和愤怒。哀的是鲁迅先生笔下的”段政府”又复活了,我们这些坚决捍卫社会主义、坚定工人阶级立场、接受马克思主义指导的年青人在近百年之后的今天、在社会主义中国,被官媒污蔑为”境外势力”蛊惑,被国家机器暴力镇压。怒的是反动势力撕下遮羞布、疯狂地反扑,把所有建会工人和声援团全部强制挟走,被舆论唾弃近一个月的他们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反攻倒算!

悲哀不能使我意气消沉,愤怒不能令我失去理智,监视不能让我举手投降,污蔑不能叫我低头接受!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向上走,便是向着为了工人阶级的尊严和权利得到保障、为了真正社会主义实现的道路大踏步迈进;能做事,就请拿起相机录制声讨反动势力、声援被捕工人学生的视频,就请电话质问甚至直接前往国家有关部门问询问责;能发声,就请将这段文字和清场的视频和其他所有声援团的鲜活素材扩散转发到全中国、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愚公移山,不死不休!





张圣业

深圳建会工人现场声援团成员

北京大学2018届毕业生

2018.8.27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