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佳士科技斗争事件中的工人自述

佳士科技斗争事件中的工人自述

TOP

https://zcps02.github.io/gyhs02/(内含唐向伟说话的视频)

要为底层谋翻身,要为工人争口气------从小就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人唐向伟



我是7.27被捕工人之一唐向伟。

今天是8月14日,在介绍我的故事前,我想先呼吁全国人民和我们被释放的工人一起,为营救梦*雨和小胡发声发力!

声元团的这两位优秀青年,为我们工人前仆后继,冒着风险,面对不解,战斗在最前沿。梦*雨挺身而出,痛斥流氓势力;小胡忍辱负重,联系律师家属。他们是声元团的好同志,更是我们的好战友!

昨天,声元团为释放工人同胞呐喊;今天,工人就要为营救声元团同志发声!7.27事件中的工人誓与声元团共进退!

嚣张的深圳坪山井方,你们以为绑架了MY和小胡,我们就瓦解了吗?你们绑走了MY和小胡,还有千千万万个MY和小胡站出来!

接下来分享我的故事。

我出生于1994年,来自于河北农村,十岁之前我是一个特别淘气开朗的孩子,那时候天天在村里上学,后来我被爸爸送到三十里之外的寄宿学校,这是我第一次离家,一个人也不认识,吃饭如何排队,刷卡都不会,特别的无助,经常一个人偷偷流泪,特别”恨”爸爸为什么把我送到这里来上学,后来我那些在村里上学的小伙伴一个个初中没毕业有的甚至小学没毕业都外出打工了。因为寄宿学校上学学费比较贵一年要1500元,从那时就自己记了一个小本本每次从家里拿了多少钱都记了下来,按了血手印以后要好好孝敬父母。

上初三因为政治课要考社会新闻,从此喜欢上关注各种社会时事从而了解到了现在大学生就业越来越困难,感觉上大学也不能改变命运,所以在高考前就退学回家跟随亲戚到了一个钢铁厂。

当时我就住在国企工人聚集区,经常听他们讲以前他们幸福的生活。他们的房子都是厂里分的,孩子都在厂办学校上学,生病有厂医院,都不用花钱,养几个孩子轻轻松松;工厂领导是工人选举出来的,工人可以监督和批评领导,领导不能扣工人的工资,更不能开除工人;工厂有工会实行民主管理。当时流传着一句话:”有困难找工会”。

而企业改制后到现在,不是工人监督领导,而是老板监督工人!不是工人选择领导,而是老板挑选工人!工人当家做主的地位没了,同时一系列的福利也没有了!
现在房子要自己买,看病要自己花钱,上学要自己花钱,工资又那么低,企业改制前后巨大差距如此之大,老爷爷每讲到这里都有点哽咽。

在钢厂的这段时间,慢慢了解到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红歌会网,红旗网等等。逐步的了解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以及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慢慢明白了爷爷为什么那么怀念国企时代。

后来我在东莞进了一个厂,说是按劳动法,可进去以后每天加班到23 点,甚至到24点。有一次从下午19点加班到第二天凌晨4点,一天工作17个小时,也就算了,居然过了24点的时间不给加班费,天天加班每天如果能22点下班都感觉很幸福。说好加班自愿,可进去以后如果不加班当天就白干,在那干了大半个月,身体实在扛不住了要辞职。

和我一条拉的一对小夫妻干了快一个月后来也离开了,他们一共5000多的血汗钱就因为”厂规是这样”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人事部说我们厂规是没干满三月没工资,我问他是厂规大还是劳动法大?他说如果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以去告!

当时我就去办工楼一个个的找领导,一个个的领导实在是理亏词穷耗了一天才给我结工资。

自己一个人面对老板的欺压要么忍气吞声,要么换一个厂,换来换去都是一个鸟样,到处受气!

我朋友峰峰在一个厂勤勤恳恳干了六年,每个月要加班100多个小时,可是他的加班费从来没有按劳动法的规定给过,每个月加班费少几百块,去仲裁要求补发加班费差额,公司在仲裁时提供了一份虚假的工资条,并且说峰峰提供的工资条是伪造的!

峰峰说公司提供的才是伪造的,但仲裁员却只对峰峰说你觉得公司提供的工资条是假的你可以去申请鉴定,一张鉴定费要4000一共20张,总共要8万元。

我很郁闷为什么仲裁员不要求公司去鉴定反而只要求工人去鉴定,峰峰因为实在没有这么多钱也担心即使鉴定出来官商勾结自己也拿不到钱,就这样自己几万块钱的血汗加班费就被他们剥削了。

这个时候我才能真正理解国企改制以前老工人可以当家作主是多么幸福。


这些年的打工经历,看到的都是工人被欺负,老板违法还很强硬,他们有后台,勾结起来打压工人。没有工会,我们工人只是一个个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我们打工的人,经济地位都是一样的,日日夜夜拼命干活,还要被罚款、补调休等变相克扣工资,最后所得工资却不能满足家庭的基本开支,留给我们工人的都是被老板欺负。

所以我们工人必须团结起来,才能共同维护自己的权益。

7月20日佳士工人因为要求组建工会,被厂方勾结警察联合暴力镇压。后来很多工友前去声援,也被暴力抓捕,有些工人因此受伤。

毛主席说:”工农兵要团结起来!”现在我身边的工人被黑厂和黑警察欺负,我们工人必须要团结起来。当了解到此事时我毫不犹豫去声援。


27号下午被佳士厂非法开除的建会工人要求厂方恢复劳动关系,我到现场去声援,当余浚聪等七人被佳士领导带人控制,我们报了警,后来来了大批警察却把我们包围了。 当时我质问燕子岭派出所所长,工人和老板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是由公安局裁决的还是归劳动局管吗?他没回答。我接着质问,为什么厂方说和佳士维权员工不存在劳动关系,警方就天然的相信了,还强制把他们带走殴打,为什么我们工人说和厂方存在劳动关系你们就不相信。警察办案不应该公平公正讲究证据吗?

派出所所长没回答却不知不觉进了佳士厂门口里边去了望着我们,这时候我接着质问你到底站在那一边,他赶紧灰溜溜的跑了出来站在一边。当我要离开现场时,派出所副所长带人围上了我,他说要看我身份证,我没带,他恶狠狠的说要带我回派出所确认身份,我报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号。副所长也不核实,没话讲了灰头土脑站旁边去了。我们就这样被围着,也没有人告诉我们为什么被围着。

各个公安领导在一旁好像在等着什么。这个时候佳士一领导走过来说是要和我们谈判。我这才明白了警察在等佳士老板的指示!为什么这么多天佳士不和我们谈,偏偏我们被警察包围才来和我们谈,是不是今天我们不答应佳士领导的条件就会被警察抓走,答应了佳士的条件才不会被抓!

当他们的勾当被我们揭露之后,坪山分局领导立刻下令以我们违反游行示威法为由要传唤我们。到派出所以后又改了寻衅滋事要刑事拘留,在宝山派出所做笔录时民警一直给我进行有罪推定,说我收了境外势力的钱,当我对他们的询问方式提出质疑时才改正。

在笔录上关于我是否有吸毒一栏直接被填写了,我都没有检测过就写了,我向民警提出质疑,他说他以为我验过尿了,我说你都不知道有没有验就给我写上去了,他说凭直觉我不吸毒,我问他你直觉觉得我是罪犯我就是罪犯吗?

27号宝山派出所民警口口声声说放心一天三餐肯定有,可到了28号早上我们要吃早餐,一值班民警居然告诉我们一天只有两顿饭,在我们强烈要求下才一人给了两个包子,手很脏了我们要求去洗一下手,他说没事吃吧?!是啊肯定没事细菌又吃不到你嘴里。

我不明白我在宝山派出为什么会被一直带着手铐脚链,睡觉,上厕所都要带着,脚链都生锈了,每走一步好像针扎一样的疼,我有一点点反抗或者不配合吗?在我们被刑事拘留要带到看守所时,我们提出要通知家人,警察要看我们手机密码,不给他手机密码就不给我们通知家人,导致我们和家人失联。请问你们有什么权利偷窥我们隐私?

在后来的提审中,警方也没有讲我的犯罪动机,就是让我认罪,难道就是因为我去声援了佳士工人就给我定罪吗?半夜提审我,摄像机对着让我谈认识到错误,我提出要看他的警察证,我话音一落旁边一个警察说这个人太差劲,不录了,就又匆匆忙忙把押我回去牢房,路上问了我两次你叫唐是吧。从他的语气中我感受到了恐惧。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半夜被提审要看一眼警察证他们这样激动。

后来换人来录了,警察让我承认我的行为是违法,我讲了一下事情经过,来告诉他我没有犯罪,他又让我承认我们采取的方式非法是不妥当的,我就说可能吧!他说有这个认识就好,晚上我就被取保候审了。出来以后不让我再与这些维权的接触不然要立马再关进监狱。8月4号凌晨2点,龙田矫正中心的人监视我到住处,美其名曰”护送”。我出来以后,还不断受街道、社区民警的骚扰和监视。

我被取保之后,仍旧是戴罪之身,在坪山这个黑暗的地方,却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感人、最光彩一面。那就是和我一样从全国各地来声援佳士工友组建工会的工人、大学生、老党员、老干部以各行各业的正义人士。他们举着毛主席的头像来声援我们被捕的工人。

据了解,在我们7月27日全部被抓捕之后,他们就来到坪山了。他们是在通钢吴老的号召下,由沈梦雨带队天下英雄齐聚坪山,他们也到了燕子岭派出所要求放人。在此过程中,声援的同志们受到了派出所勾结黑社会的挑衅,还有被打倒在地的战友。但他们不离不弃,一直在与派出所斗智斗勇,给坪山当局施加了相当的压力,我们这才获得取保出狱

8月6日是最激动人心的一天,从全国各地来声援佳士工友的老党员、老干部、北大清华等名牌高校的学生、各行业的工人等齐聚坪山燕子岭派出所,要求无罪释放被捕工人,严惩打人黑警!

老同志带领我们唱红歌,给我们讲毛泽东思想。共产党毛主席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是为工农阶级谋利益的,是为穷苦人谋利益。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工人阶级被资本家黑心老板欺负的时候,凡是真正的共产党员都会来支持我们的,与工人团结起来与资本家老板斗争!他们自费而来,顶着被抓捕的风险,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我们工人阶级的利益。现在还有很多同志留下来与佳士工人同荣辱、共进退!

经过这次斗争,让我更加理解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不再是课本上空洞无味的东西!不再是我们头脑中虚幻的东西!不再是渴望而不可及的东西!他是有血有肉,是与我们工人阶级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是我们工人阶级行动的指南!毛泽东思想告诉我们,哪里有需要我们就到哪里去!现在最实际的,就是要用实际行动,去声援佳士工人建工会。

我深深的知道我对毛泽东思想的理解还很粗糙,我们工人急需毛泽东思想来武装。呼吁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走进工厂来、走进工业区来、走进工人当中来,给我们工人多讲讲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可是,就因为工人要建工会,却被有些人说成是境外势力,要脱离党的领导。简直荒谬之至!

难道说我们工人是境外势力吗?难道说声援团是境外势力吗?声援团有党的老干部、老党员、老工人、社会名流、北大清华等十几所高校的学子,各行业的工人和正义之士,难道他们是境外势力?那不是说我们中国的根基都是境外势力吗?

佳士工人依照《宪法》和《工会法》,在深圳市总工会和坪山区总工会的指导下组建工会!《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家国。国家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工会法》规定:”在中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机关中以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宗教信仰、教育程度,都有依法参加和组织工会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阻挠和限制。”

请问这是脱离党的领导吗? ** 你们编造如此多的罪名,就是想镇压工人建立工会!请问你们站在谁的立场?**

直到此时此刻,我们被捕的29名工人和学生,有15名取保候审,还有14名佳士工人仍在龙岗看守所受苦受难,梦雨和小胡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在此我和释放工人强烈要求:

1. 立即无罪释放全部被捕工人,恢复名誉,严惩打人黑警! 2. 立即护送梦雨、小胡回到声元团! 3. 支持佳士工人依照《宪法》和《工会法》组建工会!


2018.8.14

唐向伟

TOP

https://zcps02.github.io/lzw02/

被捕工人兰志伟:我为什么要站出来
2018-08-11 工友兰志伟

我叫兰志伟,25岁,是燕子岭大工业区一名芯片生产工人。



我出生在湖南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爷爷是毛泽东时代的一名矿工,干起活来任劳任怨。每当爷爷回忆起当年做工人的岁月时,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反复感慨那时家里的条件没有什么顾虑,自豪地念叨着自己被厂里评过劳模……改革开放后,企业高层腐败,工厂运营不下去了,爷爷被迫下岗种田——在当今这个逐利的冷酷的时代,他的子女无法理解他的怀念

在我一岁的时候,种田已经养活不了我们一家人,父母被迫双双南下深圳,进厂打工。

一年,两年,三年……他们回来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几天。有一次他们回家,径直从我身边走过,完全没有认出我。

小时候,打电话还很贵很麻烦,妈妈也总是打电话给我,她会问我吃的好不好,学习有没有认真,而我总是沉默。

我不敢问她什么时候回家,害怕她说今年回不来了。

而现在,我也成了一个打工者的时候,终于体会了他们当年的心酸。终于明白,妈妈当年长久的沉默是在默默流泪,终于明白这样的话多么难说出口:爸,妈,过年回不了家了……

小时候,一直不理解父母为什么要去那么远、那么远的一个地方,直到我踏着他们的足迹,来到改革开放前沿的大都市,成为工厂流水线的一份子,我才真的明白,什么叫生活所迫。

不只是我家这样,千千万万个工人的家庭都过着天各一方、辛苦辗转的生活。

每个工厂的大门、接待室看起来像银行、老板经理的办公室像天堂,可工人所在的车间却如同“人间地狱”。

我进的第一个工厂是五金厂,生产索尼电视的支架,刚进厂时正赶上厂里搞“产量爬坡计划”,第一个月进去时每个小时产量是七百,第二个月就是八百,然后九百,一千……当然,这是“加量不加人”“加量不加价”。

每个小时八百是个什么概念呢?一整天就像在和流水线打架一般,手很容易就抽筋了,眼睛眨也不能眨——如果能闭眼休息几秒钟,该多么幸福啊!

车间主管却闲得很,像新闻联播里的省部级领导那样,背着手,挺着肚子,在车间里晃啊晃。一旦看到谁身边有垃圾、看谁讲了话,立马像狗看到骨头一样,“你个傻吊!”然后迫不及待地扣钱罚款。

晚上十一点半下班,我们的身体都像一台老旧的机器,完全被掏空了,不知到哪天就会崩溃。

我想,换个厂应该会好点吧!于是我换了好多厂,像商品一样被人挑来挑去,我生产过电视、音响、手机、ipad、文具、车载线、芯片……不是两班倒,就是深夜下班的长白班。可是换来换去,还是一个样。一次夜班之后,一个工友拖着疲惫的身体悲凉地说“兄弟啊,我们只能认命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多年的打工生活,像流水线一样永不停歇,像工业区一样冷酷无情,像两班倒一样黑白颠倒。我像父母一样,有家难回,一无所有,收获的只是身体的掏空、经济的匮乏——还有几天手铐刻下的深深伤痕。

我一度陷入迷惘,很多次我都在思考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如何改变我们工人的命运。

直到今年坪山的大工业区与毗邻的聚龙山工业区,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给我灰色的打工生涯带来一缕光芒。




四月份,赛格晶端全体工人大罢工,工人包围办公楼,“活捉”厂长。在团结一心的工人面前,两百防暴队在厂外成摆设。最后工友们获得“1.5N+1+10000”的高额赔偿,以及其他六项条件,在搬厂斗争的案例中这是前所未有的,“原来他们也不可怕”,工友们纷纷这样说;

五月份,沃特玛工人大罢工,工人们包围了工厂门、龙田劳动局、坪山区委区政府,他们的勇敢事迹,在我们工人圈子口耳相传;

七月份,肯发工人大罢工,在被防暴队残酷镇压后,工人们站上楼顶,以跳楼威慑对方坚持斗争——那是怎样顽强的斗争决心啊!

我看到我们阶级兄弟姐妹们所受的苦难,看到阶级兄弟姐妹们斗争起来的决心与勇气。
也看到了,在工人维权时,老板、政府、劳动局、警察等等部门的真实面目——他们的狰狞面目,让我重新审视这个世界,让我意识到,我们工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团结!

所以,当佳士工人站出来的时候,我一定要站出来!

我是从七月二十日开始参与斗争的,在斗争中,我只看到了森严的盾牌、警戒线,听到了他们大言不惭“老板和工人就是不一样啊”,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人民公安为人民”的态度;

在坑梓派出所里,我受到的是七八个警察对我的严刑逼供,为了知道我的手机密码,用大腿夹住我的脖子,把拷着我双手的手铐死劲上拉,无论男女,只要稍不顺眼通通殴打!

在龙岗看守所里,我只看到了犯人仓里的贵贱分明与非人待遇,提审室里的“不签字就别想出去”的威逼,还有“不要多管闲事,过好自己”的利诱。看守所果然改造人,改造成狭隘自私的人!

现在,阿英李展、小余小米等14个兄弟姐妹还在里面受苦,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这些丑恶行径动摇不了我们的决心,瓦解不了我们的团结,只会让更多的人越来越明白,越来越坚定,越来越同仇敌忾!



看到来自全国各地激情昂扬的声援队伍时,看到信仰毛泽东思想的老同志、年轻工人学生和我们风雨同舟的时候,我又想起爷爷对毛主席的怀念,自己读过的毛选又浮现在眼前,我,我们,我们工人阶级的命运变得无比明晰!

当年,毛泽东带领工人农民建立了社会主义祖国,让我们工人阶级成为国家的主人——的确,我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整个人类世界,却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挣扎在生存的边缘,这公平吗?不公平!




现在,我有了这么多这么多的同志,我要大声的,理直气壮地说出我心里的真实感受!

“人民万岁!工人阶级万岁!”

回想起龙岗看守所里,公安提审我时居然说,你们唱“红色娘子军、国际歌”,就是想回到革命年代,要颠覆国家政权!举着毛泽东画像声援的人是想造反!

真是可笑!他们背叛了自己的使命,背叛了自己工农立场,忘记了天安门城楼上还挂着毛主席的画像,还恬不知耻地教育我们。而我们为了维护自己当家做主的地位,就是要造反?到底谁造反了?他们为资本家服务才是真正的造反!

我们工人阶级在宪法上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我们工人阶级只有团结起来,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进行艰苦卓越的斗争,才有可能改变自己被压迫被剥削的地位!

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将佳士的兄弟姐妹们救出来!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坚持不懈,我们必将感动更多的人们,坪山这团星星之火,必将成为燎原之势!

TOP

https://zcps02.github.io/zhangfuyu02/

我的丈夫余浚聪——那个领唱国际歌的工人
2018-08-10 声援团



我是黄兰凤,和丈夫余浚聪、弟弟余浚川同为727被捕工人。我和浚川刚刚被取保候审,浚聪现仍旧在看守所经受煎熬。

在看守所的时候,黑警察以我不配合为由,四个大汉撕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嘴角打出血,

被别人看到了,他们赶紧说是我在咬他们,还骂我是疯狗,

我当场质问他们:你们查查录像!到底是谁疯狗乱咬人!你们在怕什么?!

你们别以为打了我,我就会害怕!你们越猖狂,只会激起我们工人无比的愤怒!浚聪和很多兄弟姐妹还在里面受苦!我们出来的人绝不会离开!将誓死战斗到底!

可笑的是,昨天,我的公公,浚聪爸爸被警察胁迫到声援团找我,说要带我回家。

警察和他们说:

“你儿媳妇被洗脑了,被声援团扣下了,你们得赶快把她带回来!”

“可别说是我们说的啊!”

“你们看看声援团那边有多少人,都有哪些东西,这是我们的目的,但你千万不要告诉她”

这还是人民警察吗?!鬼鬼祟祟的,分明是电视剧里的国民党特务!


我想和大家讲讲我的丈夫,佳士工人余浚聪。

他街头演讲的视频,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



网友们说:我感觉他好帅!

在我看来,他的正直,他的勇敢才是最帅的!

他93年出生,家在江西上饶的一个山沟里面,那地方前几年才通了电话。

他是家里的老大,持家的担子很重,自学考上了中专,急于打工赚钱没有读完。总有人说他很聪明,没读书可惜了,他并不在意,很爽朗地笑。

虽然没有读书,但是他总是很认真思考身边的事情,认真学很多东西。在派出所门前,他带着大家唱起了国际歌。

我看到有网友讲,一个打工的,唱什么国际歌呢?

打工的怎么就不能唱了?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本子上就抄着国际歌的歌词。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我记得这句下面画着两条线,他应该很喜欢呢。

他的本子上还记着许多劳动法的知识,也经常给大家聊,什么补偿金赔偿金的适用情况啦,什么哪几种算非法开除啦等等。

佳士的第一封公开信就是浚聪写的。

公开信链接:

致佳士科技的公开信:!http://sdxf25.ml/archives/12678

他很聪明,却并没想着学个什么飞黄腾达,不再当一个打工的。

亲戚朋友说他胸无大志,他不羞不恼,

“胸有大志个鬼!当个小文员?照样被老板吊,照样被欠工资!”

“能让自己不挨欺负,大家都不挨欺负,那才是真本事!”

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个打工的而感到低人一等,他努力学的东西都是想让我们和一切打工的兄弟姐妹过得更好,大事小事,都是如此。

大家都很喜欢他,真的,他走到哪里都有大爷大妈给他介绍对象,小朋友也缠着他呢。

前一阵,我们拉上的同事因为倒班和超长时间的加班,都特别憔悴。那天下班时候,大家都累的想随便买点饼凑合一下。他就和大家说,都来我家吧,给大家炖鸡补一补!

我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还学会炖鸡了?

把大家都带回家,买了三只鸡,让我们都休息,然后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手机百度,还做的特别特别棒。

回想到那个场景,我真的感到特别幸福。

有个兄弟听到他被抓了,气的差点跳起来,“这么好的人也抓,干脆把我们都抓了得了!”

在生死关头,他也总是把打工兄弟姐妹都当亲人一般对待。

在这次的佳士斗争中,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完全不在乎什么枪打出头鸟。

前几年我们打工的时候,经历了一场大火,那次贫民窟大火死了十几个人。在网上都搜得到。

当时我们住在2楼,晚上太热了睡不着。凌晨2点左右的时候,听见下面有人说“着火啦”,

浚聪一打开门,发现浓烟滚滚,连忙把水倒在毛巾上,让我捂住鼻子,跟着他往外爬。爬到拐角的时候,地板更烫了,管道都已经融化,他连忙牵着我往回爬。

爬回去之后,他又在我的毛巾上添了一些水。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微弱的呼救,他按了按我的头,然后自己就爬了出去。

我心急如焚地等着,只见他拖着一个半昏迷的大哥进来了,把自己的毛巾撕成两半,然后把水壶里最后一点水倒在毛巾上,给大哥蒙住口鼻。

他把我们护在身后,过一会儿就摇晃一下我们,生怕我们晕过去。他自己一直保持清醒。直到我们得救。

那场大火,我们那一层楼,除了我们三个,没活下来几个人。


这次事故是因为贫民窟的电线和各种安全设施不合格导致,一场大火基本上把几百人的全部家当烧了个干干净净。

我们的肺里都吸入了很多烟尘,都住院治疗了。村委会每个人发了两百块钱就想私了。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在病房里都哭了起来。浚聪立即翻身下床,带领大家和村委的人进行交涉。

后来,他没有继续进行治疗,带着大家去维权,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斗争,村委终于妥协,赔了一个月房租。

就是这笔房租,让几百人没有流落街头。

这一年,浚聪20岁。


后来,我们碰到了好多这种事情。当自己受到欺负,浚聪绝不会忍气吞声,而别人受到欺负的时候,他也一定会挺身而出!

这次被浚聪被佳士针对,就是因为他批评了佳士强迫已经非常劳累的工人跟着老板徒步这种混账行为。

有人说,浚聪是“专门闹事”的,我就想不明白了,我们受了欺负,他带着大家维护权益和尊严,怎么就是闹事了呢!

浚聪很阳光,很坚强,但是内心也有柔软的时候。

如果你仔细看,他在街头演讲的时候,眼里闪着泪光。

“我们就想加一点工资,要回我们的罚款,有错吗,有什么错?!”

“我们今天站在这里,不是因为我们工人!是因为你们警察!你们从来不是为老百姓说话,是为老板说话!”

“我们在你们面前,就是像蚂蚁一样,可以随便被你们踩死!”

他一定想到我们从小到大经历的磨难,一定想到了那场贫民窟大火——不仅是我们,更多是,那些仍旧在老家山区挣扎的孩子们,工伤被辞退的工友、干不动活的大姐们,还有千千万万过着苦日子的打工者!

浚聪啊,父母们总让咱们俩回家,让我们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对于工人来讲,本来就处处为家。

本来就会直面黑厂,黑警察,就像你喜欢唱的歌一样,从“工厂退到工地,从机器退到螺丝,从工号退到名字”,又能够退到哪里呢?难道一辈子任人欺凌,忍气吞声?!

每到深夜,看着原来属于我们自己的小房间,我就会一遍遍看你的视频,唱国际歌的,演讲的,感谢全国人民的……

我看啊看,眼泪流下来,流干了,然后再流下来,又流下来。

现在,浚聪严肃的,微微皱眉的那张截图是我的手机屏幕。



他说:“我们为什么会站在这里,是因为你们!”

我黄兰凤今天也要告诉你们:我们为什么寸步不离,也是因为你们黑恶势力!一切欠我们的,我们都要讨回来!为了我的丈夫,勇敢的余浚聪,和普天之下所有的劳动者!

TOP

https://zcps02.github.io/nvgongaying/

兰志伟:女工阿英——一身铁骨,一副热心肠
2018-08-09 声援团



我是刚刚从看守所里面出来的兰志伟,手铐累累伤痕印在手上,和大家共进退的愿望刻在心里!

我的同事、朋友、工人姐妹阿英,仍旧在哺乳期,有个5个月大孩子的阿英,仍旧在看守所里备受折磨!

我想告诉大家,她不仅是一个受害者,更是一个有一身铁骨,一副热心肠的,可爱可敬的女工。

阿英生在最贫穷的贵州山区,生过一场大病,没有钱医治所以有些残疾,走路摇摇晃晃的,然而她并不自卑,反而格外坚强乐观。

每次大家出去游玩,她都会叽叽喳喳走在队伍里,还总是背个大大的包,里面装满了她最拿手的凉拌土豆丝、海带、鸡爪。她走不很稳,我们很担心,她却笑嘻嘻地说: “我是后勤部长嘛~”

她总是笑呵呵的,实际上她和我们几亿打工者一样,饱受剥削压迫。

贫穷不仅带给她身体上的残疾,常年吃凉菜的习惯;还带给她二十几年写满血泪的生活。

她15岁只身从贵州山区出来闯荡,孤身在外,总是遭到欺凌。

十年前她辗转来到深圳,被黑中介骗光了钱,流落街头,睡了好几天大街,就睡在工业区角落的一个井盖上。

“你知不知道,当时身上被蚊子咬满了包,在一个包上还摞着一个包。”

经历了这些,阿英想的不是“好好攒自己的钱”,反而总是说“咱打工的就应该抱团取暖”。

他和李展夫妻俩只有十平米的房子,2月份的时候还硬生生塞进了一张席子,让过年刚回来找不到住处的张大姐住在她家,“大姐,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

我和她去看望一个同事,那个同事有两个小孩在身边,经济更为拮据。我们一进门,他的妻子就像我们推销化妆品。

阿英从来不买化妆品,但是那天,她竟然花了600块钱买了一套。

我很不解,她回来的路上和我说:“你有没有看到,那两个孩子在抢一个果冻呢!太可怜啦!”

也就不难理解,阿英在工厂中人缘特别特别好,还总是有好多好多朋友来看他,甚至是十年前和她一起睡过大街的朋友,也牢牢记着她的生日。

阿英是个心肠很热的人,但是也很有棱角,很有骨气。

去年,她上工的时候路过一个早餐摊,城管掀了那个摊子,还想把厨具带走,小贩抱着城管大腿苦苦哀求,城管就踩了他一脚。

阿英冲上去,对着打人城管拍了照片,发到了朋友圈。城管恶狠狠地让她删除,她针锋相对,让城管道歉。最后,城管叫来警察,把阿英关了好几个小时。

”他们让我删,让我撤回!他们欺负打工的,我怎们能看着!”

又喜滋滋地说,“最后他们没办法,还是把厨具还给那个小哥啦。”


这一次,当余浚聪、刘鹏华、米久平等建会工友、以及20多名声援工友第一次被捕的时候,阿英挺身而出,发出《深圳坪山工人向全社会的求助信,让全国人民都看到我们的遭遇,看到黑厂黑警察的残暴!阿英字字掷地有声:

“黑厂与黑警察勾结!殴打组建工会工人!抓捕声援工友!

我是阿英,在深圳坪山工作生活的普通中国工人!

7月20日,是【深圳坪山】在新中国史上最肮脏、最黑暗的一天”

虽然阿英是个女孩子,我还是想用这句话形容她:“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她和被捕的工人李展,夫妻俩都有一身铁骨,一副热心肠。

新婚的时候,两口子白班夜班叉开,同居一室却无法相伴。他们就在纸上写下给对方的话

“阿英,好想你啊”“加油亲爱的!马上就轮到白班了!”

他们给儿子起了个有气势的名字,叫小铁锤。因为经济原因,没有办法将他带在身边。阿英却总把他挂在嘴上。

有次我们商量到那里吃饭,聊着聊着阿英突然就传了一张儿子的图片:“看看看,多胖,可爱吧,嘻嘻”

吃完饭之后,她又说,今天的猪蹄不错,要是儿子能够吃到该多好啊,顺手又发了一张儿子的照片,“是不是很胖很可爱呀”

大家很无语,也很心疼。

阿英天性坚强乐观,无论是被老板欺负、被罚款、被开除,她都不会掉一滴眼泪,她总是扬起下巴,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就是这样子的呀,伤心不起来的呀”

可每次听说儿子生病,或者看到别人家一家三口,她会突然变得沉默。

无论是白班夜班,或者生病发烧,她每天给儿子的电话都不会中断,

被捕前她总是念叨“不管了不管了,一定要看看小铁锤去!肯定热坏了!”

可是现在,小铁锤什么都没有了。

现在,我给她父母家打电话,总能听到电话那头不断地啼哭。

小铁锤啊,你能理解吗?你的妈妈爸爸是特别好特别勇敢特别无私的人,但是他们被所谓“人民警察”抓了起来,关了起来!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在我们被抓上警车,带上手铐的时候,阿英没有丝毫胆怯,带着大家唱《咱们工人有力量》

“咱们工人有力量~嘿!”

坐在前面的警察虎躯一震,像是被踩到了尾巴,回头恶狠狠地说,“不许唱这个!什么有力量?!”

我们不得不噤声,过了一会,阿英对我们眨了眨眼睛,开始小声唱《隐形的翅膀》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追逐多年轻,歌声多嘹亮!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哪里有风就飞多远吧!”

伴着歌声,我们抬头挺胸走进了看守所。


我很担心,阿英这样叽叽喳喳,又路见不平,肯定会被打,会吃苦头。

可是几次提审的时候,她匆匆走过,仍旧嘻嘻哈哈,乐呵呵。还转过头对我笑。

她的笑容如此暖心,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也照亮了我们兄弟姐妹的狱中生活。

不知道是因为营养不良还是挨了打,她走路摇晃地更厉害,好像要摔倒。

这次她进了审讯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至今,警方拒不释放她,竟还丧心病狂到不允许律师会见她。

我想问问这些黑警察:

宪法规定,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工会法保障了我们工人组建工会的权力,拘留所条例明确哺乳期妇女不得拘留——谁借你们的胆子把法律法规统统踩在脚下?!

又是谁给你的胆子,把万千工人、学生、老干部、老党员的拳拳之心也统统踩在脚下?!

你以为,睡过大街依旧仗义疏财,进过局子依旧无所畏惧的阿英会怕你吗?!

我们经历多年磨难,团结如一人的工人同胞会怕你吗?!

襁褓中的小铁锤,虽然嗷嗷待哺,但是他也不会怕你们!有阿英李展这样的父母,他会倍感骄傲!

拘捕我们的兄弟姐妹,你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人民的罪人!

我总是想起阿英的口头禅,“我就是这样子的呀,伤心不起来的呀”

是的,我们不伤心,我们不哀求!我们不放弃,我们不妥协!我们将寸步不退,直到胜利!

阿英无罪!佳士工友无罪!组建工会无罪!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