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日弘厂斗争的宣传策略问题(兼谈青年进厂斗争策略)

日弘厂斗争的宣传策略问题(兼谈青年进厂斗争策略)

日弘厂斗争的宣传策略问题

原创: 秋火  秋火杂谈集2世  2018-7-17

本月上旬,广州日弘厂工人斗争事件因为工人代表沈梦雨及其高调宣传开始引起更多外部关注,笔者当时根据当时公开的材料也谈了斗争的胜利和不足(链接需翻墙)。但是直到昨天晚上(7.15),沈梦雨和两位在职同事宣称控告工会和招募律师,这个斗争的全貌才展开。出于工人自觉自愿的告工会,是工人改革工会努力的进一步,相比之前追缴住房公积金和争取加薪的斗争具有进一步改革制度的意义,使得斗争有了政治的性质。



笔者上篇评论谈到日弘厂本次集体协商的结果,只是实现了“资方内定工会委员的加薪方案”、并非员工加薪预期(即加薪6%+200元),有熟悉日弘厂斗争的朋友指出此评论有误,指日弘厂工会与资方还是不同的,工会原定方案是4%,工人预期的就是6%+200元。所以集体协商应该说是工人实现了预期。这个纠正也提示了一场工人斗争,对外发布信息不足的情况下,若评论者非专业记者那样调查,评论时还是更谨慎为好,例如不宜推测、有一说一。当然,如何更好的对外宣传一场工人斗争,既能调动舆论又不致太多误解偏差,既提供大家关心的斗争信息又不损害当下的斗争,日弘厂沈代表事件的宣传阵线正经历着考验。

在日弘厂斗争显然有组织进行、全方位展开的情况下,笔者无意多置喙,只就目前宣传方面提醒两点。立此存照。

第一,日弘厂工人及其代表沈梦雨的斗争值得扩大宣传,通过宣传工人代表斗争事迹来激励工人和其他进步青年的策略或许可以尝试,但这一过程不应拔高宣传个人、过分夸大其意义。



从前几天相关团队大张旗鼓的宣传中可见,沈代表被提到了“革命的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分界是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给我们踏出了一条无限光明的道路---像毛主席去安源一样真正深入工农群众”“为我们青年人指出了唯一的方向”等令人咂舌的意义高度。如果这些都只是个人的赞美,夸张些也可以理解,但它们却是有组织大规模的宣传,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不得不让人忧虑不安。因为严格来看,这些“振聋发聩”的论断一个都经不起推敲。如何仅仅从“知识分子与工农民众结合”就认定为“革命”?沈代表初出茅庐的斗争是否“踏出了一条无限光明道路”?之前几年早就有不少左翼青年进厂搞斗争的,又有哪位知情人总结过其中的正面经验和痛苦教训呢?甚至这次就捧为进步青年“唯一的方向”?

笔者不反对宣传工人代表斗争事迹,而且支持扩大宣传,支持大大宣传,支持深化宣传,之前专门写文正面谈论“如何深化宣传日弘厂斗争的重要胜利”,但认为上述这些拔高宣传会有几点明显的不利结果:

(1)对外宣传时过分突出个人拔高宣传,这场斗争的群众形象和地位难免相形见绌。工人斗争的长久力量之源在于群众的积极支持,斗争的目的也应始终在于提高群众的阶级意识与组织力量。从长计议,拔高宣传个人的策略后继乏力,难以长久。

(2)赋予“进步青年进工厂同工人一起斗争”策略过重、过于普遍的意义(例如说给广大青年“踏出了无限光明道路”甚至是“唯一的方向”),将其作为一种普遍可行的模式,可能会对进步青年的人生选择造成非理性的偏差影响。

本来,笔者一直是非常赞同“进步青年进厂工作生活”的,如果有机会进厂做个一两年也是很值得经历的一种社会历练和深入熟悉工人阶级的很好方式(笔者至今不后悔有过这样的经历,至今觉得很得到锻炼);当在一个厂充分熟悉后,同样可以以工人的身份与其他企业的积极工友交流、组织其他进步活动。
但是,涉及到进厂开展斗争,这与只是进厂锻炼不同,必须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因为并不是你进到任何工厂都随时有机会展开团结工人的集体斗争,这种斗争机遇要碰得上还需要事先选好特定条件的。比如一开始就选择一个之前就确定得知斗争较多的工厂,或者有集体协商机制的工厂(这种企业并不多),那么还要精心考虑一定地理范围内若干同道中人相互配合、保密等问题。而这些方面是需要线下特定范围研究决定的,远不是一些人想象的广泛普遍可行的、可以简单模式化的。

更大的层面来说,进厂锻炼值得鼓励、有机会就应该尝试,但这也绝对不等于“进步青年的唯一方向”——进步青年如何做出“正确的价值排序”,首先应当从整体上正确理解整个无产阶级解放事业和当今时代社会进步的需要。就整个事业来说需要各行各业的劳动者参与,需要对国内外重大现实问题的认知把握,需要多方面协助工人斗争和妇女、性少数等其他群众斗争,需要在群众中的组织和集体教育,这些都是有利于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就当今时代社会进步来说,一个深入议题的调查者,一个有扎实学问的研究者,一个工人或其他进步群众的组织者、活动者,一个协助维权的法律工作者,一个现实斗争的宣传者,或者只是在任何一个平凡岗位工作、同时保持进步的学习和交流及其他力所能及进步活动的人,这些角色对于整个社会解放运动来说都各有其重要价值,都是一个成熟的社会进步运动不可或缺的。所以不是说进厂搞斗争才是进步青年的“唯一方向”。假如不这样搞清楚整个事业的需要,以及当前时代社会进步的需要,从实际出发找到对自己最合适的位置,错信了一些过分拔高的宣传,就会造成进步青年考虑未来方向时的盲点,乃至不免走些弯路。(例如笔者在最近北大同学“木田无花”几天前最新文章《如何做出无悔的人生选择?》里就看到了一些盲点)

虽然我也不反对青年们大可以亲自实践试错,从实践中固然可以更好地认识自己最合适也最好的人生路向,不过笔者也相信善意的提醒不会削弱青年们的主体性。

(3)拔高宣传对年轻的工人代表沈梦雨的继续成长不利,还可能对其后续群众工作不利。
沈代表进厂不过两年多,作为一个本来有望跻身知识精英行列的硕士生来说她却做出了这样与工人同甘共苦的选择,当然非常值得佩服,但作为一个工人来说,这个历练不算长,她真正起来斗争也不过是半年多的事(从日弘厂工人年初联名追缴住房公积金算起);从她的斗争表现来看她的确很有潜力,但是揠苗助长反而可能拉扯坏了好苗子。
这两天我们才看到仍然有几个日弘厂在职工友与沈代表一起并肩斗争,但是拔高宣传的影响如果真的给厂方或当地官方工会造成压力,那么厂方乃至当地官方工会必然会更加警惕今后与沈代表来往的群众,这多少会给沈代表后续群众工作造成麻烦。

小结一下,笔者认为扩大宣传是有必要,通过宣传典型个人来激励群众斗争也是可以尝试的努力,但不切实际地拔高宣传即“制造明星”会有害处——这种说法既包括“明星被制造出来”,也包括当事人可能自愿主动配合把自己制造为明星。正如有其他批评者所言,“无论是不是被造出来,其实都跟这个英雄(明星)自己的选择没有/少有太大的关系”,所以不是被造出来就没有主体性。有人大声疾呼要承认工人代表的主体性,但在舆论很明显更倾向聚焦于工人代表个人身上的时候,疾呼者是否忽略了大家对其他工人群众的主体性的关注呢?还有人纠结于名词,觉得“造星”说法不好听,伤害了某种感情,那么撇开名词,上述拔高宣传就没问题了吗?

第二,从一开始的拔高宣传倾向,到昨天(7.15)曝出的控告工会,日弘厂工人斗争已经政治化,那么在宣传方面是否已经有了清楚、一致的政治立场?由于目前毛派群体里的各类五毛(有的是保党救国派、毛右、保皇派、有的是特别警惕自由民主的部分毛左)特别多,料想难免会引发越来越多争议。

对此笔者昨天(7.15)晚上就已经在笔者的一个微信群里提醒了这一点,却被微工汇一言以蔽之“你能不能别再这么唯心”,显然低估了这个问题。其实前几年自由派占优势的ngo工运反抗政治打压时左翼就已经初步产生了争论和分化,只因打压有限和劳工界暂时的联合阵线,争论与分化也只停留于初步。如果现在毛派主导的具有政治性的群众斗争发展起来,争论与分化必然会更进一步,这是不难预料到的。

而且其实现在一些关心日弘厂斗争的群(以泛左网友为主)里已经有些不同政治立场的人因为对斗争的不同理解发生零星的争吵。这种争吵随着斗争进展还会越来越多。笔者注意到网友“南水”在某“时代先锋网读者群”的两段发言:

“当前斗争重点似乎已从捍卫工会以外的工人谈判代表的合法性地位和合法权益向改革(改造)工会转变,我提示一句,这是两种不同性质的斗争,前者是对现有体制所存在的缝隙做补充性改进,后者是对现有体制本身进行改革(改造)。由于斗争性质不同,斗争方法和心理准备可能需要调整,后者容易被对方引导到定性为反对党的领导上。”(7-15 22:16)
与日弘工会的斗争,可能需要做一个决断:是抛开特色党的话语和程序而斗争,还是在特色党的话语和程序框架中斗争?不同的决断决定不同的斗争方式和斗争分寸,也会决定不同的斗争结果及需要的心理准备。知彼知己,对于斗争非常重要。为达到斗争目的,对斗争对象及斗争背景做不懈的调查,找到对方的软肋和背景中的支持力量,往往是必要的工作。预祝取得胜利。”(7-16 9:24)

这些话也是类似的提醒。当然,更多围绕实际斗争的争论,可以检验众人,分化、重组阵线,从而一方面迫使左翼群体锻炼出更完整的纯洁的阶级立场,另一方面更让工人群众在此过程中认清哪些人是真正可以信赖可以一直走下去的工人之友,从而壮大工人力量。但是,就一场政治性的群众斗争来说,如果暂时没有足够多的群众有清楚的政治认识,那么一段时间里遭遇争议和观望迟疑是不可避免的。

其实宣传方面作为斗争的辅助,本来不具有决定性,不直接影响工人斗争的成败,但是如果造成了很大外部影响,那么这种舆论对于关注工人的进步青年的引导不容小视,这会影响将来的群众斗争。基于事实提醒几点仍是必要的。


7.16晚—7.17凌晨陆续出现的日弘厂、艾帕克厂工人声援照片

最后补充一段:上文写于7月16日;几个小时前笔者才又陆续看到了更多日弘厂工友及隔壁兄弟厂艾帕克汽配厂(同是本田供应商,比日弘厂更早出现集体维权)众多工友热烈声援,或可证明通过宣传典型个人来激励群众奋起是一个有效的宣传策略。我乐见更多的日弘厂工人及邻近工厂工人的觉醒,乃至可以自主地继续斗争。但这仍然不能成为继续突出个人拔高宣传的理由。因为如果说越来越多工人甚至是隔壁厂的工人都站出来支持梦雨,那么最应该做的恰恰就是更多表现、发展群众的意识和继续自主斗争行动,那样才是更能持续的运动方向。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