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章罗储林:不打高空,说点实际的(7-14-2018)

章罗储林:不打高空,说点实际的(7-14-2018)

文中的SMY即沈梦雨。相关链接【2018广州经济开发区和日弘机电厂的工人斗争】。后附点评及作者回应
https://mp.weixin.qq.com/s/ddYMBK-hosvLi3znljVJwg

不打高空,说点实际的

原创: 章罗储林  章罗储林  2018-7-14

「英雄是什么?两种,一种是周润发说的:『劳动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是台湾经济奇迹幕后的无名英雄!』大家就『福气啦福气啦』爽!但通常这种英雄,只是在特定的时候被拿来吃豆腐用的,没人真的在乎无名英雄最后落得什么下场。第二种是,被时势制造出来的英雄。而且人们把他们的欲望投射在这些英雄的身上,所以他们被指认为『英雄』。这些所谓的『英雄』当然也真的干了一些大事,重点在于,他们后来可能自己当神棍,也可能是身边围绕着一些神棍,或者养着一群神棍,不断地书写新的神话。……英雄不仅是操作出来的,英雄也是被投射出来的。被不敢对自己的政治选择负责的群众投射出来的。我做不到的,你来代表我,你帮我完成就好。」(陈柏伟,《社运需要英雄吗?》发言稿,2012)

英雄是被投射出来的,当然也可以说是被造出来的。但无论是不是被造出来,其实都跟这个英雄自己的选择没有/少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我不明白,批评造神为什么能直接被勾连到「忽视SMY主体性」的地步。要知道,不是被造出来的神就没有主体性,甚至有的神是自己主动造出来的。此为其一。

(转注:此处批评涉及大兔同一天早些时候的文章《请各位同志承认梦雨的主体性|校友大兔支持妳》)
————————————————————————————————————————————

老实讲,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关注点会聚焦在SMY一个人身上。没有人关心SMY被开除以后,日弘厂的工资斗争进展到什么程度,有没有人接替SMY的工作了吗?

工会的工作者被资方清算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可以说,面对资方的清算,也就是不当劳动行为,可以说是工会组织者必须面对的日常状况。这跟民主/自由/社会主义这些大词关系不大,就是资本和工会的生存斗争而已。

但,社会运动尤其是工会做的是组织工作。既然是组织工作,那就意味着工作的重点不是一城一池的得失,也绝不是某个人的个人成就,而是一个有战斗力的组织,「成果在组织里」(孙穷理,2015)。所以,即使是一个组织的发起人或重要成员被打压,也绝不是工人运动的组织者和组织必须投注大量心血和资源在其中的工作。这应该是一个工会组织者的自觉意识,也残酷的,是一个工会的参与者和工作者必须有的自我提醒,当你遭受打压的时候,工会不会,也不应该投注大量的资源来帮助你。

工运的应然是,「在工运的抗争里,群众面对的是生死交关的利益问题,每一个行动、每一个决策都和自身的利益相关,稍一不慎就死无葬身之地,谁敢把自己交拖给英雄。」(陈柏伟,《社运需要英雄吗?》发言稿,2012)但很明显,从日弘厂工人只是「情意相挺」SMY,却没有自己投入到工资斗争中(如果有,我会更正并道歉),其实就已经证明,工人只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投射到SMY身上,希望SMY作为工人代表帮助自己争取权益。至少从组织工作的角度来讲,SMY的工作是完全失败了。而我看不出,除了用悲情叙事控诉资方无良之外,这样的动作还有什么好处。

「被拱上英雄位置的,以及组织起运动的工作者,不该视参与的群众是运动的背景道具,或者觉得太累,而不把这件事放在首要来看。……除了数字和创意外,是要想办法在运动中推行广泛且直接的民主,设计让参与者为自己的政治行动负责的机制。人们不该只是『声援』,也不该只把自己的层次停留在让更多人走上街参与,而是要共同决定运动的走向。」(陈柏伟,《社运需要英雄吗?》发言稿,2012)遗憾的说,目前暂时看不到有任何这样努力的方向。

————————————————————————————————————————————

最后补充一点,「『工会是劳工在资本主义雇佣关系下的自我防御』,意思,是只要生产资料在资方手上,雇主铁了心要劳工走人,你劳工就是得走,最多依法给钱。组织者搞不搞得清这点,关乎策略也关乎伦理。」(郑中睿,2014)



秋火
虽然我赞同这篇《说点实际的》批评“制造英雄”的倾向(不过批为“造神”夸张了点),也肯定作者质疑关注点都聚焦到工人代表个人身上、有忽略日弘厂权益斗争之嫌的用心良苦,但我很不赞同作者两点:
不赞同1/“工会不应该投注大量资源帮助被打压的工会工作者”——任何工人行动都应该确保积极分子无后顾之忧才有持续的可能,既努力争取其物质上能够得到补偿,也令其他工友能够给予精神荣誉上的支持(这本身也是启发工友阶级觉悟的一部分)。
不赞同2/“工人只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投射到SMY身上,希望SMY作为工人代表帮助自己争取权益”——因为这不符合事实,就举两例:工资谈判前有几个工友都参与了制作调查问卷;沈在被资方暗地小纸条污蔑报复时,有7位工友站出来为沈作证。我文章也提到这些,沈代表激烈抗争的基础可能显得不足,但仍是有一些工友积极支持的。


作者回应:

我讲的是工会不应该投注「大量的资源」,而不是不投入资源。只要生产资料在资方手中,无后顾之忧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应该是基本的心理准备。 组织性不在于谁在某个行动中谁为活动者提供了帮助,而是有没有人可以斗争下去。之后集体协商、工会选举,有人会继续去做这个代表吗?从现在的舆论上看不到可能


Shisan
「当你遭受打压的时候,工会不会,也不应该投注大量的资源来帮助你。」

这句话我做下解释,所谓工会是工人集体的联合,工会的着眼点应是群体的利益和发展,而非单个个体。但这并不是说工会就不帮助个人,工会在日常的劳动教育中应是培养劳工的团结斗争能力,而非单打独斗。工会就像那把一根根筷子绑起来的绑带。工会是连带,是从情意相挺到斗阵相挺的传送带。

TOP

酷儿工友服务社7.17公开说明




秋火 点评:
其实我觉得原文《说点实际的》并非全无道理。
文章结论确实偏离事实,但至少第一段反问“批评造神为什么能被直接勾连到'忽视沈梦雨'主体性的地步”,这个反问是有道理的。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