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如何深化宣传广州日弘厂工人斗争的重要胜利,如何看待其不足

如何深化宣传广州日弘厂工人斗争的重要胜利,如何看待其不足

如何深化宣传广州日弘厂工人斗争的重要胜利,如何看待其不足
    ——《广州日弘厂工人的重要胜利与如何保存发展工人团结力量》(上篇)

秋火 2018-7-9


由于被选为工会谈判代表为工友争取到不少利益而遭资方开除的广州日弘机电厂女工沈梦雨,在被资方打击报复开除二十天后(6月18日开始)陆续在自己公众号上发布了她写给广州市人社局、广州市仲裁委、广州市总工会、广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申请或申诉信(后三个机构均已立案或接收),通过其公众号的发布、微工汇等转载,逐渐引起外界一些关注。不过舆论上最出名的动作是在前天7月7日,沈梦雨的公众号发布了她的自述“无悔选择——从中大硕士到流水线女工”,数小时被删后,时代先锋网八青之一郑永明又转载了这篇文章,虽然第二天也被删,但在时代先锋网的大力推动下,这文章一天之内就在多个公众号转发累计至少十几万次点击;昨天傍晚发布在虎扑社区两三个小时内就又有21万多次阅读、数百点评、几千个点赞。真可谓成功造成了一个网络热点事件。

在舆论令人吃惊地急速聚焦于日弘厂积极分子沈梦雨“放弃高学历走进底层工农”的非凡精神之时,我想提请大家注意这个事件的本来主题——广州日弘厂工人斗争(也可以说是广州经济开发区工人运动的一部分)的进程和已有胜利成果,以及内含的重要问题。(我简单做了个小专辑http://t.cn/Rd91uLK题为【2018广州经济开发区和日弘机电厂的工人斗争】 此链接需翻墙)


广州日弘厂工人的重要胜利

据沈梦雨公众号的一篇显示为读者来稿的文章介绍,广州日弘厂2018年以来取得了两个胜利成果:在年初以来“周边好几个兄弟公司劳务工成功补缴了公积金”的积极影响下,通过日弘厂员工不懈努力,最终在今年6月争取到该厂近200名员工得以补缴此前劳务工时期的公积金(更准确说是被中介欠缴的公积金已补缴,日弘欠缴的公积金还有待争取,所以沈梦雨正在向广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申诉);从3月底以来,日弘厂工人通过集体协商加薪6%+200元(意味着绝大多数一线员工基本工资增加400元以上),年终奖金也由日弘提出的3.5个月增加到4个月+公司业绩挂钩奖金。(详见《团结就是力量

其实还有第三个胜利,就是通过员工微信投票选举和后续协商代表沈梦雨的不懈斗争,成功争取和维护了协商代表的资格,并以协商代表身份提出了员工加薪方案建议稿。虽然这个成功是短暂的(从4月1日投票选出、4月10日正式列入职工方协商代表名单到5月28日被撤销代表资格而且当天紧接着被解雇,沈梦雨作为日弘厂工人协商代表只有一个多月),但具有重要的突破意义,证实了改选工会的策略在今天严酷的劳资政环境中依然具有可行性。(那么这种策略是否可持续、可复制?这里就有讨论和继续实践检验的空间……)


如何深化宣传广州日弘厂工人斗争

以上这些胜利都有大可深化宣传(也就是真正值得大力宣传)的重要意义。例如,从工会改组与集体协商角度去看:尽管2010-2012广东工会改革失败了,在2013年后工会再鲜有成功改组突破,在2015年12.3事件后集体协商也再鲜有突破走形式的例子,但是日弘厂工人成功推出自己协商代表说明了工人自组织的努力仍然有望在这些方面取得突破(详见微工汇文章《开发区工人的斗争:这一刻,沈梦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及我在文章底下的点评)。(其实分别从改组工会、集体协商历史的角度还可以展开去谈很多,例如更具体谈论集体协商在不同企业的现状,工人团结的新有利条件或不利条件,集体协商前几年劳工运动实践的重要经验等等)

例如,从劳务派遣工、外包工的现状与斗争角度去谈,日弘厂以及邻近的艾帕克汽配厂、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其他众多企业最受剥削压迫的工人都是外包工,对于这些最有潜在斗争动力的劳动群体值得好好研究和翻出来向工人宣传(详见微工汇文章《派遣、外包工人维权现状:法律太可笑,斗争团结太必要! 另外可参考2013年劳动合同法修法前后吴季对当时农电工(也是劳务派遣工)集体维权风潮的述评分析以及关于劳务派遣专题的小册子http://pan.baidu.com/s/1hqswOo0此处可下载)。

又例如,从整体关注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人斗争的角度,看到日弘厂斗争既是争取劳务工转正和补缴住房公积金的工人运动的一环,又激励了其他厂争取同样的成果,具有承前启后的意义。所以大家可以进一步关注研究这个区域里其他汽配企业、其他汽车供应商企业的工人现状和斗争潜力(比如关注艾帕克汽配厂工人的维权公众号apac_666),比如甚至还可以“从广州南站转地铁7号线到香雪制造再打个摩的就到”广州经济开发区日弘厂周边去走访调研下,当然最好还能和相关知情朋友交流,对工业区的工人生活和权益状况去做记录和宣传。

本文发表时看到了关于日弘厂工人权益事件的最新消息:日弘厂资方及其“老板工会”派了几个人到微博上攻击污蔑工人代表沈梦雨,说人们都没有来问过他们,说身为这家公司的员工想发声,说沈没有给工人带来任何好处,有团结支持沈代表的账号撰文揭露、反击了这些污蔑,对此声援反击都很必要,这恰恰也是一个契机,就是不限于只谈沈代表,更多扩展、追问其中的工人权益问题,就像本文说的那样有很多议题可以去深化宣传的。


细谈胜利中的不足

当然,发生在广州经济开发区的这些以争取劳务工(有些厂是承包工)转正及补缴住房公积金为主题的工人运动,应该是最近一年左右的新事物(例如比日弘厂更早行动的兄弟公司艾帕克汽配厂的承包工是从2017年7、8月开始维权的)。从行动规模来看,艾帕克承包工年初谈判有三十多号人,日弘厂沈梦雨所在车间投票支持她的员工五十几号人,日弘厂追缴住房公积金的员工20、30号人(《团结就是力量有提及)。从时长和规模来看,斗争刚起来还没多久。所以有不足在所难免。指出不足,不是泼冷水,而是期望戒骄戒躁,今后能更进一步。

就说两点不足。其一,相对于工人积极分子沈梦雨的很强的斗争性,工人团结基础显得不足
在整个斗争中,通过沈梦雨文章可以明显感觉她有很强的斗争性,这当然是很好的事,但她是与有强大组织的资方及其“老板工会”做斗争,所以她越是斗争强硬就越需要多些积极工人并肩战斗、共同担当。从详尽的协商记录文章来看,确实有几个工人始终坚定支持沈梦雨,比如4月17日执行系长朱某指出调查问卷是现场几个人弄出来的,比如5月21日沈梦雨反击人身攻击报复小字条时,征集到7名现场目击员工的证人证词。但在一个五十多人的车间里就这样烈度的斗争来说,几个工友的积极支持仍然还是太少了,因为沈梦雨与资方及其老板工会的冲突可以看出是很激烈的——从今年4月13日首轮谈判到5月28日开除短短一个半月里,资方及其老板工会连番动作,千方百计要剥夺沈梦雨的代表资格、尽可能限制她在公司里与工人的交流(早在4月16日领导们就决定整个协商期间沈梦雨都不能再做其本职工作---到生产现场巡检)、对她又是构陷指控违纪又是书面警告又是记过、想着法子要弄走她。这些大量冲突中,尤其最后开除的动作,固然可以看到沈梦雨个性刚烈、愤怒表达、激烈抗争的特点,但其他积极工友的支持显得不够

其二,集体协商从加薪的意义上说是成功的,但是从工人预期的角度说是不足的。
协商记录文章,5月16日根据员工问卷算出大部分员工的加薪期望是8%+332元,而最终6月5日日弘厂最终同意的加薪6%+200元其实就是资方内定的工会委员包某妮(职务是副课长)当初提出的方案。沈梦雨作为唯一由工人选出的协商代表参与了首轮劳资谈判和三轮职工方谈判代表团会议,却没有参与到最终决定6月5日的结果,她是在5月28日就被开除了。所以集体协商的结果确实加薪了,但这个结果却是资方内定工会委员的加薪方案。

当然事后回放,很难说如果没有工人提出一个较高的方案,这个即使资方预定的加薪6%+200元也难以达到;同样也很难说如果可以拿一个较高的方案竞争到底,是否可能争取到一个更好的结果。工人积极分子在协商还没决定时就被剥夺代表资格、被赶出了工厂,没法把员工加薪预期贯彻到底,这样的结果可能也与工人团结不足有关——就像今年年初日弘厂工人开始追缴住房公积金时,两名劳务工被开除,沈梦雨公众号对此评论说“开始追缴公积金的时候会有员工被针对,主要是大部分员工还没有意识到团结的重要性,一旦大家意识到了,就不会再有人被针对,团结是员工维权的最有效手段”,同样道理,如果工人团结足够到可以行动反击公司针对积极分子的动作,那么公司至少不会那么快就开除沈梦雨(而且5.28一天之内三个动作:记过、撤销代表资格、开除一气呵成,显然资方想要以大力度的动作彻底斩断积极分子与其他工友的联系)。

所以上述两点不足是有关联的;但这些并不致命,其实可以理解为任何斗争必然有一个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只要不刻意拔高、诚实面对不足、继续为工人团结付出点滴实践努力,只要斗争坚韧继续下去,工人力量总是多少可以保存下来,总是可以继续成长起来的。


再谈“深化宣传”

想方设法转发、群发文章,只是扩大宣传的最简单办法,从长计议最好还是“深化宣传”——即:沉下去扩展深化日弘厂斗争涉及的重要议题(具体看前面我已举了很多例),起码要有几个了解一般工人维权斗争情况的人(说实在现在了解一般情况的人都太少,或忙于各自的事),鼓励有见地的讨论,甚至通过妥善方式适当渠道联系走访开发区,实践问题面对面交流可更加挤掉不必要的水分。这样才是形成可持续的有营养有建设运动意义的宣传讨论舆论的长远之策。当然,要深化宣传,就必须有一批进步青年真正下定决心从长计议,戒骄戒躁,首先特别需要工人和青年能贡献出与斗争相关的工人权益、争取权益情况的材料(当然是其中适宜公开、不会暴露斗争秘密的材料),还要沉下心来去阅读、调查、交流、学习研究(另外大家可以多学习微工汇公众号wei-gonghui,或翻墙参考新青年“工运版”http://www.youth-sparks.com/bbs/forumdisplay.php?fid=3)。

关注支持工运的人,还应该有面对不足和争议的勇气和民主肚量,一旦讨论起来当然难免会有一些幼稚不当言论、或不着边际的浮躁言论,但只是简单压制讨论就更不会有扩大宣传的进步,也没有建立讨论群组的必要了。真正能克服低质量讨论的是发展高质量的讨论。这是需要深入了解近些年工人权益和工人斗争情况,从而提出有意义的问题才可以的。

当然,有些毛派会认为根本没必要讨论和公布出什么经验、因为这些都会“暴露斗争秘密”、工运只管去做然后尽量宣传就够了(我早在2010年本田工潮时就听说过这种观点),或者说有的人会说你都没做过工运你有什么资格议论(甚至可更窄化为:你都没有到过这个斗争事件现场亲自参与这场斗争,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位托派同路人前两天在群里绝妙的讥讽:“还有一些狭隘经验主义者,他们要是不像他们家里的老母鸡一样亲自下两个鸡蛋,他们都不能评判鸡蛋是不是好吃。”说实在这篇文章完全不是给这类可笑的狭隘经验主义者看的,我对这类人不抱幻想。但毕竟已经有至少二十多万人了解到日弘厂积极分子沈工友的事迹,哪怕其中万分之一的人从这篇文章得到点启发、为此有所努力,那还是很有用的。


(未完-待续。下篇再谈日弘厂斗争内含的重要问题“如何保存和发展工人力量”)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