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90年代末电子厂维权记

90年代末电子厂维权记

90年代末电子厂维权记

没嘴关公



这个故事我觉得应该挺能表现工人阶级的进步性质的,就稍稍地说一点我知道的事情。

在南方的某座被总设计师划了一个圈的城市里面,由于招商引资,有一个香港老板来到这里投资建了个电子厂。

起初这座电子厂做的不错,承接来自南韩和日本,台湾等地的电子订单,整座厂子有将近千名员工,底层员工六百来名,有四个生产车间。办公室员工加班间断性强,一般是十小时工作制,工人有十一个小时左右。工人加班普遍做到十二个小时以上,有些接到大单的时候,工人是有过睡在工厂三四天的。车间噪音很大,工人里面有听力减弱的现象,女工里面得脊椎病的也不少。电子厂工伤一般不多,要是是钢铁厂和重工业厂子那工伤就麻烦了。厂里对这些一律漠视,当什么都没发生,工人文化也不高也不知道有职业病这个概念。平时要是工人出现工伤大多数只能算自己倒霉,工厂根本不负责。要是工厂机器运作的时候出现事故,是财务那边申领工伤补贴,然而1996年下旬补贴就停了。

操作工除了工资之外没有任何福利,毕竟那个时代能够按时发工资就不错了。我们办公室人员有养老险,没有医保,李大哥是有养老险的。工人大部分是没有任何保险的,车间主任副主任和技术员之外都没有养老保险,而就算是副主任和技术员也都没有医疗险。

而到95年,工厂产权发生过一次变化,香港老板将工厂卖给了这次我们这件故事的对立方,我不清楚他的名字,还是以老板之名称之。新老板刚开始对员工的态度很好,但是后面开始不接正经单子,莫名其妙地下一些奇怪的单子,大家曾经怀疑老板涉嫌参与走私。

直到97年倒闭前一年,工厂可以说尚是红火,工资能够正常发放,但到了97年春节前,工厂突然倒闭,老板不知下落,工厂底层员工中欠薪最长的有一年,最短的也有将近半年的薪资尚未发放。办公室人员拖欠情况不多,所以后来也没有参与行动。

在此之中由于工厂倒闭未能收取薪资的有五百到六百人,工厂中高层员工大多在96年十月将工资结齐离开工厂,而在春节前一月,工厂老板再也未出现过,直到春节前彻底闭厂只有不到二十天。

在面临年前无薪可出,没法过年的情况下,众多工人打起横幅到了区政府,劳动局等处抗议,但仍然无任何成效。

直到年后,原本被欠薪的六百多工人大半回乡,只剩下三百多人依然留在城市和老板抗争到底。他们年纪大多在三十多,大多是华南各省的人,像程技术员这种,是国企职工下岗后再就业,有一百多人是五六年左右的老工人。普遍工龄在三年以上。有些工人生活不易,上有老小,但是找不到正职进厂,只能被迫打散工,同时继续抗争。


在趁政协大会举行期间,三百工人联系媒体冲进劳动局,在此次事情中有一个人物涌现而出,他姓李,我们姑且叫他李大哥,他是车间副主任,在工厂底层工人中很有名。车间副主任是一般工人能够做到的非常高的级别了,比不上部门主任。他当时的工资是八百多,普通工人工资在五六百左右。

李大哥组织了这次围攻区劳动局的行动,而同时利用媒体的是一名高中毕业的年轻工人小罗,此事之后再提。除了李之外还有两个代表,一个是工厂技术员,姓程,他稳定工人冲进劳动局,首先和官员理论交涉的也是他.还有一个是工厂老职工坤哥,他曾经捞过偏,后面债主请黑社会抢货的时候是他出面的。代表当中,李大哥的态度是最硬的,政府官员和很多黑社会都到他家门骚扰过他。

当时,带头的李大哥率先集资,有差不多三四千块钱作为开支。

在此之后欠薪老板被迫出面提出补偿薪资,赔偿了三百名工人将近三个月的工资,并宣称自己手中并无现金,需要进行筹措,在一个月后补齐工人所有欠薪,并给出自己的地址作为证明。而与其勾结的(存疑)政府官员也站出台前抚慰工人,事情稍停一段落。

当时厂里已经被老板债主接管了,几次想要拿里面的存货抵押工资,但是被阻拦。坤哥和当地黑社会很熟的,他和债主那边谈判将机器留住,把将近一千箱货给债主抵债。有的工人被黑社会打断腿被迫回乡,医疗费是工人众筹解决的。派出所根本不管事…… 90年代连中学生都能出来拿钢管打群架,那个时候就来了个人不疼不痒地讲了两句就走了。

然而好景不长,在一个半月后,欠薪仍未补齐,工人冲上其出示的地址讨薪,却发现人去楼空,老板已然跑路,工人无可奈何,小罗提出了拦国道的可能性,李大哥同意了。

李大哥和众工人统一了意见,由李大哥带头作为先锋队在凌晨两点半在国道处手拉手拉成人墙,共五十个工人带头阻塞国道,采取轮班制,三百个工人定期休息换班站立,从凌晨两点半开始到早晨七点,国道堵塞了十多里的车流,区政府和劳动局劝说无果后,在将近九点的时候,市政府代表到场并进行劝说,并给工人垫付约半年到八个月的欠薪,并表示会为工人追回剩余的赔偿。政府后来接管了工厂,变卖了机器给工人补偿薪资。

李大哥后来不清楚了,坤哥去了某家工厂当保安。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