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搬厂补偿的小风波

搬厂补偿的小风波

搬厂补偿的小风波



深圳某塑胶五金厂开了好多年,生产手机壳,年景最好的时候,有八百多人。这家厂的订单一直很多,工资还不错,有社保。不过,工资的计算方法很复杂,有月薪、计时、计件、系数四种。大家的系数是不同的,收料员和QC的系数比操作工高一点。每个月月底,组长先把系数报给主管,主管再随心所欲加减一番,然后报给财务。后来不搞系数了,2017年又恢复了系数…… 反正,大家都不懂怎么算工资,昏头胀脑的。

厂里的劳动条件比较艰苦。比如说吧,每年八、九月份,厂里的半成品部要“烤货”,就是把手机壳放在一个水缸里洗,然后捞出来放在烤箱里烤,叫作“烤货”,烤干再拿出来。负责这个环节的操作工连风扇都没有,高温补贴也从没发过。

最近两年,厂里人少了,老板在东莞开了分厂,陆续往那边搬机器。工人心里打鼓,不少老员工听说搬迁离职可以拿补偿金,想跟老板争一下,又觉得现在加班多,一个月有四千多块,先上班算了……



厂里又搬机器,工人找老板摊牌



2016年6月,厂里把最值钱的几台全自动机搬走了。这下工人不干了,全涌到行政楼找老板。老板倒是很镇定,说这边厂不会关,还要招工,机器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理,不关你们的事,都回去上班!

一大帮工人听了,大眼瞪小眼,说不过他,就回车间了。好机器拉走了,剩下一堆不好用的“老弱病残”,很难完成规定的产量。厂里规定,先要完成定量,超出的产量算计件,完不成定量,连保底都没有。工人觉得没意思,索性呆在车间不做事,混时间。

过了两天,老板发火了,跑到车间骂人,说不许怠工、罢工,再不开机就统统开除。员工也不敢硬来,把机器全开了,慢慢做。过了几天,机器太烂,产量实在做不上去,大家没心思干活,又把机器关了,天天打了卡就玩手机、聊天。这回老板也不跑下来骂人了,忙着分批打发已经成了包袱的几百个员工。



老板打发员工的计策



起先,老板把工龄较短的员工分批叫上去谈,每次两三个人,答应一年工龄补一千块,很快打发了上百人。然后,老板取消了几个部门的加班,说是订单少了。结果,有的部门全走光了,只剩下一个管理。再然后,厂里动员了一批人去东莞,可能私底下许了点好处。有些进厂没几天的,看这个光景,干脆辞工了。如此这般,厂里还剩下一百多人。

然后,老板表态可以按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也就是厂里的底薪,补偿工龄,又弄走了一批,还剩下七八十人。事到如今,不肯走的都是老员工,她们不甘心拿底薪标准的补偿,还想跟老板清算老账。老员工都有些积累的怨气,想当初通宵赶货的时候,厂里都是找年纪大的帮忙,因为年轻的不想赶货就不理老板。厂里赶货连夜宵都没得吃,只算正常加班。这些老员工平时一心多加班,什么都可以忍,遇到搬厂,怨气就止不住了。

在懂法律的热心朋友鼓励下,有两个工龄超过十年的大姐带头去了劳动局,要求调解。她们要求补偿标准按平均工资计算,以及补发高温补贴、体检、缴纳公积金。在员工的要求下,劳动局的人到厂里转了一圈,说是“你们协商解决”,就走了。员工后来再找他们,也不肯来了。

闹了一把,没啥结果,大伙也就继续大眼瞪小眼,一盘散沙。有的人暗地里找厂里协商,有的听天由命,似乎在等着别人争到补偿,他跟着沾光。公开跟厂里谈判的,就是那两位工龄特别长的大姐。



两位大姐的坚持



两位大姐听到厂里的小道消息,说是老板去年才开始交员工所得税,严重违法。于是,她们打算去银行打印工资流水单,从而推算出员工应缴的所得税,再去地税局查税。如果发现老板漏缴员工的所得税,她们打算跟老板讲:你不依法给我们搬迁补偿,别怪我们举报你。

跑了两趟后,她们发现确有此事,就跟厂里摊牌了。但老板也没闲着,加强了对员工的压力。



厂里继续耍手段,嬉皮笑脸老板娘



据说,这个厂是老板娘从娘家带来的嫁妆,所以老板没什么实权。员工闹起来以后,老板就闪开了,改由老婆出面。老板娘四十多岁,平时在厂里遇到员工,总会打个招呼。自从赔偿风波开始,她见到员工都是昂着头不理的。

不久,两位大姐直接找老板娘谈自己的要求。第一次谈判,老板娘先是推脱,让她们找人事部,后来见她们不走,又说“你们跟我年龄差不多,我跟你们谈也不要紧”。老板娘声称工厂没搬,依法可以不赔,不信你们去找劳动局查证云云。老板娘又说在东莞开厂赔了好多钱,要工人“可怜可怜”她。两位大姐心里嘀咕“你赔钱关我屁事”,但是没敢说出口。

谈判时,她们提到离职必须体检,老板娘说:你们去呀,这事跟厂里无关,你们年纪大了,手上有伤病也难免啊。这次谈判,老板娘跟大姐们说话嬉皮笑脸的,她们也不好意思发火,而且老板娘总是打断她们,她们也不敢顶回去。

这次谈判结束后,厂里就不给她们两个加班了,只上五天八小时。其实,两年前厂里就调她们几个岁数大的去包装部当拿月薪的QC,想赶她们走。当时她们写了“不同意调岗声明书”,组长也帮她们说话,说她们干活很利索,就没给调岗。如今她们跟老板娘谈判,厂里又想调她们去名存实亡的“天线部”,她俩干脆不理会。

由于老板、老板娘、人事经理、部门主管都躲着不出面,两位大姐就找老板娘的秘书,要个明确说法。



老板娘秘书:“态度和蔼”捣糨糊



老板娘秘书的态度很好,只是什么准信都不给。两位大姐提出高温补贴和体检问题,秘书说“不清楚,要先了解”。大姐抱怨厂里不让加班,秘书表示同情:“你们的组长也说了,工位是计算好的,两个人不加班,货堆在那儿没人管”。

说来说去,秘书还是劝她们拿点钱走人算了,别的部门最多按2400元计算补偿,要更多是不可能的。两位大姐面对秘书,不像对老板娘那么打怵,反驳说:“走人的部门都裁完了,我们不一样,我们还在加班啊!”


软磨硬泡公积金


一开始,厂里没提补缴公积金的事,大概是想含糊过去。两位大姐去劳动局把公积金的事捅出来以后,全厂剩下的几十人都眼热了,一概要求补缴。厂里只好同意,但拖着不办,一会说“办卡需要时间”,一会说“厂里暂时没钱周转”。另外,很多员工只同意补缴两年,一是没钱,二是钱攥在手里舍不得掏……



工友种种拖后腿





面对搬迁,这家厂的员工一直没有形成集体行动的趋势。两位大姐在坚持的过程里,也颇感无力。

一位大姐的老公也在厂里,自己不出头,还泼冷水,说“你又不认字,搞这个没用。” 有的员工觉得自己还能加几天班,挺得意的,看见厂里不给她俩加班,忍不住说风凉话:“你们真好呀,不用加班。” 厂里一个收发,不想争补偿、公积金,两手空空辞工了,走之前还对两位大姐说:“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把她俩气得要死。有的女工跟着她们,但是一点不主动,总说“没用”,让她搜集厂里违法的证据,她也不做,还念叨“找这个有什么用!”。

有三个QC被调岗,工龄都没超过五年,就拿了底薪标准的补偿走了,临走还说两位大姐拖得太久,不值得。包装部三个QA也被厂里逼着离职,主管对她们下了死命令:要么马上离职,要么五天八小时。两位大姐主动介绍她们去找懂法律的热心朋友咨询,但她们三个倒是对两位大姐防了一手,怎么也不肯说厂里开的离职条件,怕影响自己跟老板谈判。




经济补偿标准拉锯战




这场风波中,经济补偿的标准是中心议题。两位大姐的赔偿底线是3600元,厂里的态度先后变了四次,从2030、2400、2700到2400外加一次性补三百块。一个月里,两位大姐跟老板秘书又谈了几次,有一次,秘书说可以按2700元的标准,同意就立即签字,大姐们稍微犹豫了一会,人事经理又打电话下来,说条件变了,只给2400元,否则一毛钱不给。

到了八月,大姐们跟老板娘也吵过两次了,也说过要举报偷税。老板娘说:“你们动作晚了,前些天有人举报了,有关部门已经罚了厂里22万元。一口价,2400元一个月,不同意就别谈了。”大姐们有些疲惫,急着出厂,就答应了。拖了一个多月后,公积金终于也到账了。前面不要公积金就离职的不少人,听到公积金到账的消息,多少有些羡慕、后悔:几千块的真金白银啊!



大姐有话说



在拉锯战持续时,那位懂法律的热心朋友建议她俩不要离厂,沉住气,等工厂整体搬迁时,发动大家跟老板要足额补偿以及其它拖欠的应得报酬。但是两位大姐没坚持住。

没想到,她俩刚出厂,就听说老板宣布九月整体搬迁,厂房已经转租给其他老板。大姐们一下子又很懊恼。她们生工友的气,说:“她们肯定有人知道这个消息,就是瞒着我俩。” 她俩跟老板斗了两个月,感觉十分漫长。厂里不让加班的时候,她俩特别气愤,感觉自己被当作废物看待了。对老板娘的嘴脸,一位大姐笑着说:“她一会冲我们说软话,一会要我们滚哩!” 现在大姐们对老板全家的感觉就是“恶心!!!”,一再询问那位热心朋友,有没有什么办法再举报一下,整整老板。

出来打工二十多年,大姐们的孩子也都成年了。其中一位的女儿读到博士,已经毕业上班,她打算回老家了。

到了年底,那位朋友在深圳的一个工业区见到了回老家的大姐。原来她在老家很不习惯,女儿虽然上班了,也在考虑出国留学的事。她干脆又回了深圳,在一家电子厂打临时工。聊了一阵,挥手告别,大姐走入工业区的人流中。



2018年1月1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