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略微点评几句《1980年代韩国进步学生“进厂”策略的得失》(作者韩恩素)

略微点评几句《1980年代韩国进步学生“进厂”策略的得失》(作者韩恩素)

略微点评几句《1980年代韩国进步学生“进厂”策略的得失》(作者韩恩素)



1980年代韩国进步学生“进厂”策略的得失(转)_素侠云雪Suxia-Yunxue_新浪博客
blog.sina.com.cn






作者说:



70年代进厂学生的活动或劳工夜校活动都有劳工政治意识化的目标,但实际进行的内容,如劳工权利等水平很低。工厂里学生的活动也没有值得评价的。譬如70年代已进入工厂里活动然后当过工会委员长,及80年代领导 “首尔劳动运动联合(首劳联)”的金文洙也对70年代的进厂学生活动评价说:当时在工厂的学生因过度考虑安全问题而尽量制止行动,虽然进厂活动已很久,但无法做出任何成果。

——————————————————————————





这样的描述,是把学生进厂的目标限定在作者列举的那几项里面:工人“政治意识化”,“水平很低的劳工权利(教育)”。并援引权威人士的话说,“无法做出任何成果”。



显然,这样的描述忽略了进厂可以达到的其他现实目标:了解工人生活、资本主义企业的管理、日常的厂内矛盾、局部的反抗,等等。以及对这些信息的分析、报导。所谓分析,也不是“发现终极真理”的意思,而是正面对待阶级矛盾,把所思所想老实记录就行。



实现这些目标并不需要“让工人意识政治化”,只要有一个认真的态度就行。



作者为何对其他完全能达到的目标,视而不见呢?因为他真正想说的不是“学生进厂有这样那样的局限所以没啥成绩”,而是想说“学生根本就不该往工厂跑”











文章说到学生一度大量进厂的时代动力:





“70年代支持或指导工人运动的天主教和基督教势力再也无法担当以往的角色,如他们对国家压迫的妥协”、”1980年光州抗争以后学生们急进化而试图对韩国社会的科学分析”、“1980年增加的劳工斗争,使学生开始认为劳工是社会变革的主体。”

————————————————————————————





这些原因,作者阐述的比较实在。简单说,就是韩国资本主义的矛盾深化了,而希望参与行动,改变现状的青年,被斗争的逻辑推动着向工厂走去。工厂是斗争的潜在中心,是变革力量的来源。









作者继续说:



“进入工厂的学生们……主张“小组运动论”。其主要主张是学生要当“全体运动的主导者”……其活动阶段可以这样整理:“亲睦小组”→“经济斗争性小组”→“政治斗争性小组”。

———————————————————————————————







学生有这样的想法,是容易理解的。因为他们一生下来就受着整个社会的阶级教育,“规则意识”根深蒂固。在没有磨练出相当的反抗觉悟之前,在没有见识到有相当深度的工人斗争、群众斗争,并与它一起成长之前,自然而然的会把“我们来办夜校提升你们的觉悟”“我们来组织你们搞斗争",总之,把“我们指挥你们”,当作天经地义的斗争途径、斗争形式。



要害不在于学生有多少幻想,而是学生是否愿意迈出斗争的一步。参与的形式和方法可以是无穷尽的,但前提必须存在:你想斗争,你想反抗现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作者继续说:





部分进厂学生……在工厂里展开活动,但大部分失败了。1984年自行爆发出来的劳工斗争的影响下,1985年大宇汽车罢工和九老串联罢工发生了。这两个罢工都是进厂学生主导或给与影响的罢工。

————————————————————





从学生进厂“靠近斗争的力量来源”的角度说,作者承认的成功罢工,它主要的历史意义,就是相比学生没有机会参与的多数斗争,更有机会把经验教训总结出来。因为学生带着改变整个社会的目标进厂,他们深度参与的成功斗争,会比其他他们没参与的斗争更有机会得到完整的记录和分析,把阶级深处的演变,在一个个活的工人身上,揭示出来。



所以,这些“成功的罢工”,主要价值不在于一时一地针对老板的胜利,而是可能成为那场波澜壮阔的工人运动的一个窗口,即使没能引导工人向前走的更远,至少也有可能让更多的参与者了解那场运动的深度,明白“我们曾经到达某处”。那些坚持长期进厂,有机会参与、主导罢工的青年,他们受到自身思想的束缚,而未能实现这一价值,这是另一回事。





当然,作者提到这些成功的例子,只是为了反过来强调,学生主导的多数斗争是失败的,所以“毫无意义”。



顺便说一句,这些少量的成功例子,跟作者开头说的“活动很久而毫无成果”,又是自相矛盾的。这样明显的自相矛盾,是因为作者太急于证明“学生进厂这一套行不通”。



显然,作者眼里的“意义”,就是你进了厂,如果不能让工人都听你的,或者你不能在未来的“政治革新”里成为弄潮儿,那不就是浪费时间吗!







那么,有人说了,作者可是批评进厂学生的“精英主义”倾向的!







看一个人想说什么,要看整篇文章的脉络。这个作者全文反复说了一点:学生没让多数工人跟他们走,关键性的罢工,学生不是主导者。他并不直接说进厂有意义还是无意义,而是反复讲“你们好多中国左派以为韩国学生进厂很牛逼,其实真到干大事的时候,学生就傻逼了!”。这么一个调子来回唱。给读者的暗示很明显:你没当上领导,有机会翻身的时候没抓住机会,所以你那一套行不通。





作者最后说:



1987年6月民主抗争以后爆发7、8、9月劳工大斗争时,任何学生派系都没对工厂拥有有意义的影响力。……如果有人主张1987年大罢工是进厂学生所策画、主导或给与活影响的,则完全荒谬的。

——————————————————————————



说到这里,很清楚了。顽固的把学生进厂的目标局限在“指挥工人”、“主导工人”,”拥有有意义的影响力”,自然可以斥责类似的一厢情愿进厂目标是“完全荒谬”。当然,这只是作者自己画靶子而已。





这篇文章里还涉及其他一些问题,比如“工人自主开展斗争”到底意味着什么,作者又是在暗示什么。但不展开点评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