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全球工运] 追述2016年法国劳动法修改风波

追述2016年法国劳动法修改风波

追述2016年法国劳动法修改风波




20世纪70年代以来,法国的制造业长期萎缩,冶金、造船、纺织部门几乎消失了,原本强大的汽车、航空工业在世界市场的份额也在下降。随着工厂的减少,法国工人的福利改善陷入停滞,稳定一点的工作也不太好找。不过,在加班、解雇、退休医疗等领域,法国《劳动法》对工人的保障力度较大,所以一般员工的生活还可以。

最近二十年来,法国历届政府多次试图修改《劳动法》,声称工人的法定权利过多,让老板放不开手脚“打拼事业”,拖累了经济,最终影响就业。

2016年2月18日,法国劳工部长代表政府公布了《劳动法改革法案》,明确提出给老板“松绑”,降低企业的人力成本。

在法国各地,这份法案引发了一连串的工人罢工、学生示威和街头冲突,首都交通也被堵了,但官方不肯让步。同年7月21日,法国当局在国民议会强行通过了这一法案,而大众抗议无可奈何地暂时平息了。



为什么说《劳动法改革法案》对老板有利?



这份法案包含了不少内容,有的地方明显偏袒老板,有的地方对员工有利,有的地方使用了看似替员工说话的障眼法。

首先,法案允许老板(特别是中小老板)只要有“经济困难”,就可以解雇员工。而一段时间的订单减少、营业亏损、流动资金下降,都符合“困难”的标准,企业越小,标准越松。

法案规定,如果被解雇的员工不满意,可以去“劳资法庭”向老板追讨经济补偿,但无论工龄有多长,补偿数额的上限相当于15个月的员工工资。

法案规定,把决定加班费标准、加班时间长短的权力下放到企业,允许老板与“员工代表”(比如工会)协商制订企业内部协议,包括报酬和工作时间。内部协议的加班费标准,不得低于同等时间工资的1.1倍(原《劳动法》规定不得低于1.25倍)。值得注意的是,法案宣称协议的法律效力高于劳动合同。

法案规定,员工“有权”自行处理婚假、产假等法定假期,比如以取消、缩短假期换取加薪或加班费。

法案规定,老板有权以“加强企业竞争力”为由,让员工更换工种;老板有权解雇拒绝既定加班费标准的员工。

那么,法案的哪些内容似乎对员工有利呢?

法案规定,刚休完产假的妇女拥有的禁止解雇期,时限从以前的四周延长到十周。

法案规定,国家向28岁以下、正在找工作的青年,有条件发放数月的生活补助金。

法案还规定,企业劳资协议必须经多数员工同意才算生效;30%及以上员工组成的企业工会组织,可以就员工利益相关的事务请求召开有资方、政府部门参与的“协商会”;工会代表的工时补贴提高20%。

看起来,制订这份法案的体制内智囊班子确实很精明:增加了老板支配员工的权力,实实在在降成本;给予特定人群(刚刚生育的妇女、待业青年)一定的物质帮扶,维持了民选政府“心系困难群众”的形象;允许工会与老板灵活协商员工薪酬标准,意味着老板有可能以“尊重多数员工意愿”的名义,把降成本的措施合法化。

要说明的是,法国的劳动部门设有“劳工监察员”(inspecteur du travail)的职位,专门监督企业违法。但全法国只有五六百个监察员,显然给老板钻空子留出了广阔空间。

上文说过,法国政府推出这一法案时,当时遭到工人、学生的不少抗议,搞的动静不小。回过头看,这些抗议有哪些值得注意的细节?



罢工抗议的某些侧面



《劳动法修改法案》公布后,法国的几个大工会都组织了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有虚有实,有些活动属于花架子,工会头头们召集若干会员走走马路喊喊口号,向媒体散发了相关声明,然后就各回各家。但一部分铁路、机场、码头以及环卫工人确实罢工了,多座石油加工厂的罢工造成燃料供应短缺,让政府感到了压力。

法国的铁路员工待遇好、组织性强,但工作压力大,对劳资领域的“气候”变化比较敏感。本次抗议中,除了反对修改劳动法,罢工的铁路员工也提出了加薪和扩大招工(减轻在岗员工压力)的要求。据某地区的铁路工会证实,抗议期间,铁路上不仅有公开的罢工,还一度出现“破坏生产”的怠工迹象,包括:火车启动必需的电子部件遗失;电源失灵;铁路通讯设备发送信号不及时;道岔封锁;在铁轨上堆积杂物;破坏铁路电缆,等等。这是铁路员工所为,还是参与抗议的政治积极分子所为?暂时不得而知。

近些年,法国青少年,尤其是学历不高的那部分青少年,走上社会后深受低工资、高失业、被迫频繁换工作的困扰。因此,一部分在校高中生对参与社会抗议比较热心,这次也不例外。在巴黎和外省,部分高中生参与了激进青年组织封锁公路、火车站、石油加工厂、机场油库以及垃圾处理厂的行动。他们冲击职业介绍所、临时工管理处,还袭击了社会党办公室。抗议初期,这帮年轻人有过卧轨拦火车的尝试,被警方迅速制止了。

有些抗议者在封锁交通时,让私家车免费通过收费公路;有的电力、通讯员工在计费装置上做手脚,向大众用户开放优惠价格。这些做法的社会反应不错,多少增加了大众对抗议的同情。


给老板放权,能否改善就业?


法国政府修改劳动法的主要理由,是老板被管的太死,招工的顾虑太多。但老板不会仅仅因为更容易裁人,而更愿意雇人。2008年经济危机发生后,中国政府实行“四万亿”刺激手段,珠三角的许多老板很快又有订单了,但他们往往不急于扩大招工,而是尽量挖潜,让老员工大量加班、找亲友同乡帮忙赶货,实在不行还有订单外发这个秘密武器。

从珠三角的经验来看,工商业大繁荣以及“人工便宜”,是2005年后工业区“工作好找”的主要原因。就法国现有的大环境来看,工商业并不景气,而工资水平毕竟属于“发达国家”行列。这两个因素,决定了法国老板得到更多用工权以后,多半选择“挤水分”的办法削减成本,也就是趁机淘汰老弱、用加班费诱导留下的“壮丁”多干活。这样一来,新劳动法一旦落到实处,法国社会的失业问题反而可能加剧。


工人斗争有新的可能性?


法国工人曾经是一个斗志很强的阶级。为了缓解劳资矛盾,很长时间里,法国当局选择了“阶级矛盾上交”的统治战略,通过立法和行政干预,严密协调着劳资关系,既不许工人自主反抗,也不许老板随意剥削。这一历史背景下,工人利益有了一定的保障底线,但面对厂方的日常压迫,工人难免找不到反抗的着力点:老板、管理都是依法、依规办事;法律法规不是厂里订的,老板也做不了主;工人维权不能违法,违法蛮干只会让老板更有理……

换句话说,在整整一个历史时期里,法国的劳资矛盾一定程度“上交”给了国家,并由后者以整个政权的庞大资源,对诸多矛盾进行梳理、稀释或者搁置。这个过程里,工人在切身利益上有得有失,同时伴随着精神上日益加深的依赖、观望以及无力感。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国家态度的转变,用工权越来越回归企业,劳资矛盾也不可避免地跟着“下放”了。这样看来,法国老板与员工之间面对面的碰撞,今后难免要多起来。


2017年12月1日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18-1-5 12:37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