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时事新闻] 【危险的大国霸权核扩张与虚伪的反核扩散】

【危险的大国霸权核扩张与虚伪的反核扩散】

本帖是一个专题历史学习帖。资料和内容(包括标题)还将不断更新。如无特别注明,本帖所有粗体、大号字体、颜色标记均为我所加,表示值得重视程度。(秋火,2017-5-7)

历史宏观综述·反核扩散主要国际法
#2 论美国反核扩散战略与防核扩散政策 作者:夏立平 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08年第1期
#3 后冷战时代核扩散形势的演变及其成因 作者:王君(西南交通大学人文社科学院讲师) 来源:《当代亚太》2004年12期
#4 一个尚未生效的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附:该条约及两个附件、议定书的全文)
作者:“George博士”(作者博客认证:《原子能法》立法专家组成员,《国际原子能法》作者) 2012-11-10
#5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所开创的国际核控制法律体系(附该条约全文)
作者:百度百科(略有修改) &. “George博士”(作者博客认证:《原子能法》立法专家组成员,《国际原子能法》作者) 2012-10-5

核扩散祸根:世界唯一把核武器投入过实战的美国正在继续更新扩张三位一体核力量(装有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核潜艇、战略轰炸机)、默许纵容侵略成性的亲美国家以色列拥核并在中东实行反核扩散双重标准
【美国是迄今为止全世界唯一一个把核武器投入到实战、攻击它国的国家,1945年7月15日首次试爆成功,1945年8月6日和9日分别投入日本广岛和长崎造成数十万生灵涂炭。美国一度谋求垄断核武独霸天下,直到1947年8月被苏联首次核试爆打破。
美国在历史上先后三次用军事武力手段摧毁它国核设施(1945,德、日;1991,伊拉克);2003年更以“萨达姆政权藏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伊拉克,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但事后至今未能在伊拉克找到核武器。同时,美国实行双重标准,严厉压制自己所不喜欢的政权谋求核武器的努力,不惜发动侵略战争推翻它国政权造成巨大社会危机(伊拉克战争的恶果是摧毁了这个国家的社会经济、数十万平民死伤、无数平民流离失所和大量国际难民等人道主义危机、治安崩溃和恐怖主义空前崛起包括伊斯兰国的祸乱),武力威胁利比亚、伊朗、朝鲜等国家;但是却默许武装到牙齿、经常侵犯阿拉伯国家的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给中东核扩散问题造成巨大不安。而今,美国统治阶级内部还有势力主张让韩国和日本拥有核武器,这是比朝鲜拥核更加危险的趋势。
美国拥有核武器既是核武器扩散的开始,也是核武器竞赛的开始。截至2004年,美国部署了7千余个核弹头,加上库存,共有1万余枚核弹头,长期是世界第一大核武库,却还在发展更加先进的核武器,并且公开拒绝履行《不扩散武器条约》的核裁军承诺。】

#6 美核专家:特朗普要提高核能力 应该做好恢复核试验准备 2017-03-03 作者:堵开源  来源:观察者网
#7 美五角大楼否认白宫核武政策 称将升级核武库 2016-9-29 环球网
#8 美国升级核武库针对谁? 外媒:对俄炫耀实力 2016-9-29 中国网
#9 美英法战略核力量现状及发展前景 美是三位一体 2015-5-15 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舒克

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历史起源:美国率先在韩国部署大量战术核武器并计划投入实战
(瞄准目标曾直接对准朝鲜战场和中国内地)

#
#

美国以持有大杀器的谎言侵略无核国家伊拉克,造成巨大人道主义危机
#


祸源:美苏争霸
#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7-5-7 17:43 编辑 ]

TOP

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789.html

夏立平:论美国反核扩散战略与防核扩散政策
选择字号:大 中 小   本文共阅读 2827 次 更新时间:2008-10-30 22:50:16

● 夏立平  
  
  [提要]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兴衰和走向产生重大影响,在阻止横向核扩散方面发挥一些积极影响。但美国采取强硬方法推行其反核扩散战略,特别是实施“先发制人”动用武力,则往往对国际和地区安全产生负面作用。防核扩散近年来成为中美合作的一个热门领域和新的增长点,但中美在反核扩散领域存在一些政策分歧。
  [关键词]美国战略防核扩散、反核扩散
  
  美国反核扩散战略与防核扩散政策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扩散分为横向扩散和纵向扩散。美反核扩散战略与防核扩散政策主要在于防止或消除部分的横向扩散,即防止核武器技术、材料和设备落入美国认为对其产生威胁或不友好的国家或非国家实体之手,为此不惜动用武力。这虽然在防止横向核扩散方面有某些作用,但与广大无核武器国家、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和美国家安全战略目标产生严重矛盾。这种矛盾使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的效用大打折扣,甚至产生负面影响。

  
  一、美防核扩散政策和反核扩散战略的演变
  
  防扩散(Non-Proliferation) 与反扩散(Counter-Proliferation) 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根据美国政府的定义,防扩散是指“在双边和多边框架内积极采取外交手段,以寻求达成不扩散目标”,包括“劝阻供应国不再与扩散国合作,促使扩散国中止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与导弹计划”,“寻求增加对不扩散和合作减少威胁计划的支持”,以及“对核材料的控制”、“出口控制”、“不扩散制裁”等。[1] 美国务院负责制订防扩散政策。

  反扩散是指“美国军队及有关文职机构应对某些国家和恐怖分子使用或威胁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美国、美军以及友邦和盟国进行攻击”,包括采取“制止”、“威慑”、“防御和减灾措施”、“在适当情况下先发制人” 等措施。[2] 美国防部负责制订反扩散战略。

  美国防核扩散政策和反核扩散战略经历了长时间的演变:

  
(一) 第一阶段(1943年至1963年):力图建立美国垄断核武器的国际秩序或独享绝对核优势。

  在这一阶段,美国先是企图建立其一国垄断核武器的稳定秩序,在苏联也造出核武器后,美国则企图独享其绝对核优势。

  早在1943年8月,当美国的、也是世界的第一枚原子弹尚在研制阶段时,美国就与其盟国英国在加拿大签订了代号为“管合金”的协定,规定不得将研制原子弹的信息,特别是其中的敏感技术和材料扩散给第三方。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防止核扩散协议。

  1945年春,美国派出秘密部队摧毁了德国境内的核设施,收缴了德国的铀储备。不久,美国B—29 轰炸机又对日本用于研发核武器的回旋加速器进行了轰炸。这些为美国使用武力阻止核扩散开了先河。

  1945年7月15日,美国在阿拉默果尔多核试验场试爆原子弹成功。同年8月6日与9日,美军在日本广岛和长崎各投下一枚原子弹。美国成为当时世界上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为了垄断核武器,在联合国原子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美国代表巴鲁克1946年6月14日提出了一项建议(即巴鲁克计划) ,要求先对各国原子能的发展和利用建立有效的管制,然后再处置现存核武器。这有利于美国防止其他国家发展核武器,从而保持其核垄断地位和进行核讹诈,而并不能确保销毁美国的核武器。这当然遭到苏联等国的反对。

  1947年8月,苏联爆炸了第一枚原子弹,从而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其后,美国将重点转向企图保持美国绝对核优势地位。


  (二) 第二阶段(1963年至1991年):美苏合作防止其他国家拥有核武器。

  在这一阶段,美国与苏联在防止其他国家发展核武器方面有共同利益,签署了多个防止核扩散的条约。

  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后,苏联开始进入大规模生产和部署核武器时期,美苏“相互确保摧毁”的局面逐渐形成。同时,两国在防止核扩散方面的共同利益上升。

  1963年8月5日,美、苏、英三国签署《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英文缩写PTBT) 。美国签订该条约的主要目的,是防止无核国家和刚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通过大气层试验研制和改进核武器,当时主要是针对中国和法国。随着时间的推移,该条约的消极作用已经大大减少,积极作用已经成为主要的。

(秋火:呵呵,中国1964有核武器之后,该条约就不那么消极了,这就是中国国家利益智囊学者的逻辑)


  1968年7月1日,美国和其他国家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英文缩写NPT) 。该条约明确规定世界分为有核国家与无核国家两类,此后不再承认新的核国家的出现;核国家与无核国家享有不同的权利与义务;最终达到所有国家和平利用核能和全面禁止与彻底销毁所有核武器的目的。该条约尽管有缺陷和不足,但已成为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石。

  在这一阶段,美国签订的其他有关核不扩散与核军控的国际条约还包括:《外层空间条约》(1967年1月签署) 、《拉丁美洲禁止核武器条约》(美国1968年4月签署该条约的第2号附加议定书) 、《海床禁核条约》(1971年2月签署) 、《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1986年12月生效,美国签署了该条约的第2 号和第3 号议定书) 等。以上条约对防止核武器的横向扩散发挥了一定作用。


  (三) 第三阶段(1991年至2001年):由传统的防扩散向防反并举的战略转型。

  在这一阶段,针对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后的形势,美国更加重视防止核扩散,并首次提出反扩散战略

  1991年春,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重创伊拉克军队同时,对伊拉克核设施进行了毁灭性打击。这是二战结束后美国首次使用武力阻止核扩散,实际上成为美国后来提出反扩散战略和“先发制人”战略的一次预演。

  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使美国遭到大规模核攻击的危险大大降低。同时,美国认为,核扩散的危险在上升。老布什总统在1991年8月发表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防止核、生、化武器及有关的高技术投送工具的扩散”作为美国国家战略的目标之一。[3]

  1993年12月7日,美国防部长莱斯·阿斯平在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演讲中宣布了美政府重大政策转变,即将军事手段增加到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努力中去。他提出了美国“防务反扩散倡议” (The Defense Counter- Proliferation Initiative,英文缩写DCPI) 。[4] 该倡议的出台标志着美反扩散战略正式成型,开始与美防扩散政策并列为美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两大工具。

  1997年美国防部发表的《四年防务审查报告》进一步强调:“为了推动反扩散方针的制度化,参联会和各大司令部将制订一项攻防手段兼备的全面反核、生、化武器战略。”[5] 这表明美反扩散战略正在成为美军建设的指导方针之一。


  (四) 第四阶段(2001年至今):将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确立为国家安全战略的最优先事项。

  在这一阶段,美国大幅提升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重要性,将反扩散战略的执行范围推向全球,着重防止恐怖分子和“恶棍”国家掌握核武器。

  “9·11”事件极大改变了美国人的安全观。小布什政府借此强调恐怖分子和“恶棍”国家如果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严重威胁。2001年12月,小布什总统在查尔斯顿堡军校讲话中将“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投掷手段的扩散”作为美国防止大规模恐怖事件发生的三大要务之一。[6] 2002年6月,他在西点军校讲话时强调:“一旦化学、生物和核武器以及弹道导弹技术扩散,即使是虚弱国家和一小撮人都能获得灾难性的力量来打击强大的国家。”[7] 同年9月,小布什总统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宣称:“我们国家面临的最严重的危险是激进分子与技术的结合。我们的敌人公开宣称要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证据表明他们是决心要这样做的。”[8] 该报告第一次把反恐和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并列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最优先事项。

  2002年12月10日,小布什政府出台美国第一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战略》报告。该报告认为:“敌对国家和恐怖分子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即核、生、化武器,是美国面临的重大安全挑战之一。我们必须寻求制定一个全面的战略,以应对各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报告实际上规定了美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的全面国家战略。

  2003年5月,小布什总统提出“防扩散安全倡议” (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英文缩写PSI) 。该倡议旨在通过情报交流、执法合作、武力拦截等措施打击贩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相关敏感物项的活动。这实际上将反扩散行动的范围推向全球,并企图实现其国际机制化。
  

  二、当前美国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的主要特点
  
  (一) 将反核扩散、防核扩散和针对核袭击的后果管理三项任务和政策措施相整合。

  美国2002年出台的《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战略》,将“反扩散”、“加强不扩散机制”、“后果管理”作为该战略的三根重要支柱,认为这“三个支柱是一项全面战略中密不可分的组成部分。”[9] “后果管理”主要指美政府“应对敌对国家或恐怖分子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美领土造成的后果??应对美海外驻军遭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援助美友邦和盟国”。[10] 其中包括制定美政府应对美遭到放射及核武器等袭击的方案,根据这些方案为州与地方政府提供训练、计划及援助,拥有各种防护、医疗、补救手段,能迅速对美领土遭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做出判断和反应等。

  反核扩散任务主要由美国防部和美国内有关执法部门负责。防核扩散任务主要由美国务院负责。针对核武器袭击的后果管理在美国内主要由美国土安全部负责;美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的反恐办公室负责协调和改进美国处理发生在美领土以外的恐怖袭击时的各项措施;美国务院通过与反恐办公室合作,协调美政府各机构,与美“友邦和盟国”合作,帮助它们作好对付突发事件准备并具备后果管理能力。[11]

  为了将反核扩散、防核扩散和针对核袭击的后果管理这三大支柱整合起来,布什政府强调重点加强以下四方面工作:

  1. 改善情报的搜集和分析,特别是改进搜集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的设备和行动的情报能力、美情报部门与执法部门和军方三者间的相互配合以及美国同“友邦和盟国”的情报合作。
  2. 加快发展可以迅速有效地发现、分析、阻止并防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运用的极端技术,为美实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整体战略提供保障。
  3. 加强与美在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方面观念相近国家的密切的国际合作。
  4. 针对那些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国家和企图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恐怖组织,分别制定专门的应对战略。


  (二) 以美国利益为准则改造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加强美出口控制和防核扩散制裁。

  布什政府宣称:“美国支持那些当前正在发挥作用的(国际多边核不扩散与军控) 机制,不仅要遵守这些机制,而且要努力提高其效能。”[12] 但实际上,布什政府以它所定义的美国国家利益为准绳,根据自身需要区别对待国际核不扩散机制。

  1. 不希望批准或达成新的有关核不扩散的多边国际条约。布什政府在国际条约方面比较偏向于单边主义,不愿意被新的多边国际条约束缚手脚。例如,美国参议院1999年10月表决拒绝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英文缩写CTBT) 以后,布什政府从未做出任何努力使参议院通过该条约,反而采取一些使美国可能更容易恢复核试验的立法行动。又如,布什政府上台以来,在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上,美国对谈判达成“禁止生产武器用裂变材料公约” (英文缩写FMCT) 不积极,导致谈判进程一直停滞不前。

  2. 寻求联合国、八国集团等国际组织和其他国家支持美国的防扩散努力。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承担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以维护和平与安全的责任。2004年4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540号决议,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授权,要求所有国家禁止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行为,构建有效出口控制,促进在其领土上核物质的安全,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有关物质及其投掷工具的扩散,特别是防止它们落入非国家行为体手中。该决议还要求各国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可能会用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项目出口和运输的资金和金融服务。根据该决议,2005年八国集团首脑会议主张通过合作,加强发现、追踪和冻结与扩散有关资金的努力。

  美国从1993年开始实施“纳恩—卢格合作减少威胁计划” (英文缩写CTR) ,通过向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国家提供不扩散与减少威胁援助,解决前苏联遗留下来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导弹技术而产生的扩散威胁。为了从其他国家获取更多资金,在美国的提议下,2002年八国集团(英文缩写G8) 首脑会议决定建立“八国集团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全球伙伴关系” (Global PartnershipAgainst the Spread of Weapons and Materials of MassDestruction) ,目的是增加在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国家防止和反核扩散以及核安全等方面的国际合作。八国集团其他七国已同意出资170亿美元,其在俄罗斯的项目已取得一定进展。2005年2月,美国和俄罗斯共同发起“布拉迪斯拉发核安全合作倡议” (Bratislava Nuclear Security Cooperation Initiative),以促进在2008年底前完成俄罗斯核安全的升级和在2010年底前将所有俄生产的高浓缩铀在作为燃料使用过后的废料运回俄罗斯。

  2004年,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同意对特殊放射性源进行出口控制。其后,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批准了这一出口控制。这有助于阻止恐怖组织获得制造“脏弹”所需材料。

百度百科:脏弹又称放射性炸弹,正式名称叫“散布放射性装置”,是一种大范围传播放射性物质的武器。它引爆传统的爆炸物如黄色炸药等,通过巨大的爆炸力,将内含的放射性物质,主要是放射性颗粒,抛射散布到空气中,造成相当于核放射性的尘埃污染,形成灾难性生态破坏。与传统核武器不同,脏弹不产生核爆炸。但其引起的放射性颗粒传播,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脏弹释放的辐射量虽然很小,但辐射尘埃会扩散到几个街区上空。依赖于爆炸效果,一颗脏弹可能会比一颗常规炸弹致死和致伤的人数要多。此外,辐射会导致人产生恶心、呕吐和血液问题等辐射病,并可能致癌。环境中辐射水平超过正常1000倍的话,就能将80%的人杀死,而且受到袭击的地区限制人们进入的时间可能会长达几个月。)


  3. 加强现有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中对美有用的某些组成部分,并试图建立美国主导的某些新机制。布什政府虽然对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不感兴趣,但在加强国际原子能机构(英文缩写IAEA)核查能力方面做出了一些努力。美国推动所有《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批准国际原子能机构附加议定书。2004年,美国会参议院批准该附加议定书。在布什总统强烈要求下,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成立了一个新的特别委员会研究加强该机构执行安全保证和核查的能力。

  2005年7月,在美国的推动下,《核材料实物保护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hysical Protection ofNuclear Material,英文缩写CPPNM) 做了修订。修订后的公约扩大了范围,不仅实际保护和平利用的核物质的国际运输,而且实际保护正在核设施中使用的核物质和储存中的核物质。修订后的公约在对付核恐怖主义方面得到加强,将破坏民用核设施的行为定为犯罪。

  2004年5月,美国提出“全球减少威胁倡议” (Global Threat Reduction Initiative,英文缩写GTRI),以进一步促进在全世界发现和安全处置高危险性的核与其他放射性物质。自该倡议实行以来,已安全处理足以制造9枚核弹的核物质,保证了全世界400多个放射性地点的安全,这些地点储存的放射性物质超过6百万居里单位,足以制造约6000枚“脏弹”。

  2006年7月15日,美国总统小布什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共同提出“全球应对核恐怖主义倡议”(Global Initiative to Combat Nuclear Terrorism)。该倡议要求其伙伴国家(包括八国集团成员国) 做出政治承诺,加强其集体对付核恐怖威胁的能力。同年10月,美、俄、中、英、法、德、日、澳、意等13国代表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达成执行该倡议的原则声明。

  与此同时,布什政府大力加强出口控制,寻求新的立法以提高出口控制机制的能力,以便达到最大限度地同时达成不扩散目标和满足商业利益的要求。

  布什政府将制裁作为美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总体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努力将制裁更好地融入到这一总体战略中去。


  (三) 在强化美国反核扩散能力的基础上,构建国际反核扩散机制。

  “9·11”事件后,美国反核扩散战略有了很大发展。首先,美国强化自身的反核扩散能力。其主要方针包括:
  ——加强美国军队、情报、技术和执法部门的能力,以有效制止核武器材料、技术和专业技能流向敌对国家和恐怖组织。
  ——建立新型威慑能力,坚定地宣示美国的政策,保持有效的军事力量,劝阻对手不要寻求对美国使用核武器。
  ——运用压倒性实力,使用常规武器和核力量,对敢于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美国、其海外驻军及其友邦和盟国的根源进行回击
  ——在适当情况下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在敌人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前发现并摧毁这些武器。[13] 2006年2月13日,美军参联会根据美国家安全战略、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战略和美国家防务战略制订和出台了《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军事战略》这是美国第一次系统提出应对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国家军事战略。该战略有6项指导原则:

  第一,积极、多层次的深入防御。美军将采取积极防御的方法,发展多层次的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以便将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美国的威胁消除在离美国本土尽可能远的地方
  第二,形势知晓与一体化的指挥与控制。美军将改善情报搜集能力,争取获得及时、可信和能应用于行动的情报,这种情报将为美军与美政府其他机构和盟国及伙伴国在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方面实行一体化的指挥与控制奠定基础
  第三,全球力量管理。美军必须具有及时成功地在全球部署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部队的能力。在这方面,前沿存在具有关键的作用。
  第四,基于能力的计划。具有有效的对付敌手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挑战美国的能力,比知道谁将会成为美国敌手或敌手会在何地挑战美国更重要。美军将发展范围广泛的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
  第五,基于效果的方法。美军将从效果出发对其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计划和行动进行评估,以减少危险和有效达到行动目的。
  第六,保证。美国必须寻求盟国和伙伴国对其实现全面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战略的积极支持。其方法包括定期对话、军事交流、负担分享安排、联合军事行动等。为此,美国应向盟国和伙伴国保证履行其对它们的防务承诺,包括向它们提供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训练。[14]

  近年来,美国积极构建以其为主导的国际反核扩散机制。在2003年小布什总统提出“防扩散安全倡议”后,布什政府企图以该倡议为核心建立国际反核扩散机制。该倡议是一项旨在拦截通过海陆空方式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和相关材料的政策或活动,而不是一个正式国际组织。美国等国家试图通过此倡议来采取海陆空拦截行动,并以此为这些活动构建基础和依据。[15]

  该倡议要求其参加国履行如下使命:
(1) 对已进入参加国领海和领空的被怀疑载有扩散物品的任何国家的船只和飞机,参加国有权对其予以扣留和检查;
(2) 参加国有权拒绝被怀疑从事扩散活动的他国飞机飞越其上空;
(3) 对被怀疑从事扩散活动的他国飞机在参加国或愿意合作的非参加国机场停留加油时,参加国有权不让它起飞;
(4) 对在参加国注册的船只,以及对为方便起见在他国注册而该国又准许对其进行搜查的船只,参加国有权登船搜查。
[16]

到2006年,已有70多个国家加入该倡议的行动。


  2004年2月11日,小布什总统在美国防大学发表演讲,呼吁所有国家加强防扩散的法律和国际管制,以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相关材料的转运。布什在讲话中还提出了加强全世界制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努力的七项建议,其中包括扩大“防扩散安全倡议”的范围,不只限于拦截运输;加强执法合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查封贩运敏感物资者的实验室,并冻结他们的资产等措施。[17]

  “防扩散安全倡议”的出台表明,美国正在按其新的全球战略和国家安全战略,建立以其为主导的反扩散全球新规则和新机制。

  
  三、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造成的矛盾
  
  (一) 美国防止横向核扩散与其继续进行纵向核扩散的矛盾。

  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无核武器国家保证不寻求发展核武器能力,作为交换条件,核武器国家保证进行核裁军,并且帮助无核武器国家和平利用核能。但美国作为超级核武大国,在冷战结束后虽然也对其核武器进行了一些裁减,但仍保持庞大的核武库。至2004年1月,美国部署核弹头达7006个,加上储备的核弹头,共约为1.04万个。[18] 同时,美国还在研究新型核武器。在美国会否决2006 财年对能源部研究坚实型核钻地弹的拨款后,美国防部继续进行这项研究。2005年美国会、国防部和国家核安全管理局一致同意启动“可靠替换弹头计划” (reliable replacement warheads,英文缩写RRW) 。该计划将研制更为可靠、维护费用低、可永久储存的核武器。这实际上是一种纵向核扩散,即核武器国家更新、改进和发展新型号的核武器。

  (秋火:即上述美国保有世界第一核武库并更新升级核武器的努力)是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关于核武器国家应当采取切实有效的步骤推进全面彻底核裁军的目标和宗旨背道而驰的,加大了无核武器国家对核武器国家的不信任,加大了某些无核国家获得核武的意图。美国自己进行纵向核扩散与防止其他国家横向核扩散的矛盾,使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的效用大为下降。

  在2005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会议上,美国无视自己在上届会议上做出的履行13条核裁军步骤的承诺,引起广大无核国家的强烈不满,会议不欢而散。这些都导致美国与要求核国家履行核裁军承诺的无核武器国家的矛盾上升。


  (二) 美国实行双重标准与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矛盾。

  美国在国内制度中强调人人在法律上平等,但却对国际制度和国际法采取双重甚至多重标准。例如,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国际社会反对出现新的核武国家,但签署该条约的无核国家有权和平利用核能并获得核国家帮助。而美国对其盟国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可能性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做法,而对伊朗发展迄今还未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浓缩铀项目表示不能容忍。

  又如,美国与尚未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印度达成民用核合作协议。虽然印度需要核能源,但美国给予进行过核武器爆炸试验的印度“特殊待遇”,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造成巨大冲击,而且可能大幅度增加印度核武器的产量,不利于南亚安全与稳定。

  美国在防止横向核扩散时实行双重甚至多重标准,这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合法性和有效性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三) 美国采取强硬政策与其防止核扩散目标之间的矛盾。

  美国对它怀疑发展核武器的国家采取强硬政策,甚至实行或威胁实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常常促使这些国家加快发展核武器。例如,布什政府上台后对朝鲜采取强硬政策,导致第二次朝核危机的爆发。美国对朝鲜实施金融制裁,又使朝鲜有理由在2006年相继进行导弹试验与核试验。事实表明,美国对怀疑试图拥核的国家实行强硬高压政策,往往会出现事与愿违的结果。

  由于朝鲜等中小国家发展核武器主要是出于维护自身安全的需要,因此解决这种核扩散的最佳办法是缓和地区紧张局势,使这些国家不具有拥核以自保的紧迫感

  
  四、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的影响
  
  (一) 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兴衰和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由于美国是当前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并拥有最大的核武库,因此美国的政策走向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有重大,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一般来说,美国希望的国际协议,往往可以达成;而美国不愿达成的国际协议,则往往命运多蹇

  例如,美国推动《核材料实物保护公约》的修订,很快该公约成员国就修订达成协议;而美国参议院拒绝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使该条约至今未能生效。

  现在美国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态度是矛盾的,既希望有选择地加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又在实际中采取符合美国利益的就执行,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就不执行,只强调无核国家不扩散的义务,而不履行自己核裁军的义务,甚至在不扩散方面实行双重甚至多重标准。这些都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有深刻影响,使该机制在整体上受到一定削弱,处于命运的十字路口。


  (二) 对国际和地区安全有某些积极作用,但也造成负面影响。

  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在阻止横向核扩散方面发挥了一些积极影响。例如,“防扩散安全倡议”建立和强化了参加国之间的情报网,并加强各国的出口控制系统,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和相关材料的扩散者起到了震慑作用,取得了一定的实际成果。2003年10月,美、英舰船拦截了一艘开往利比亚、装有加工浓缩铀的离心机设备的货轮。这一拦截行动不仅对破获卡迪尔汗国际核扩散网络起到了积极作用,而且对推动利比亚最终放弃核武器计划发挥了影响。这些有助于国际和地区安全。

  但美国采取强硬方法推行其反核扩散战略,特别是实施“先发制人”动用武力,则往往对国际和地区安全产生负面作用。例如,布什政府以萨达姆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发动伊拉克战争,结果未能在伊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伊拉克至今局势动荡,美军在伊陷入困境。恐怖组织和激进组织将伊拉克作为发展势力和实战训练的场所。这对国际安全和中东地区稳定都带来极大不利影响。


  (三) 为中美在防核扩散领域的合作提供机会,但两国在反核扩散领域存在政策差异。

  中美在防核扩散领域有许多利益交汇点。两国都不希望看到核武器的扩散,都担心恐怖组织掌握核弹或“脏弹”。防核扩散近年来成为中美合作的一个热门领域和新的增长点。特别是第二次朝核危机出现后,中国主办六方会谈,为解决朝核问题做出重大努力,得到有关各方的赞扬。

  但是,中美在反核扩散领域存在一些政策分歧。美国主张必要时可采取“先发制人”战略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中国坚决反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扩散,但主张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处理扩散问题。在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前,中国主张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问题而动武必须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

  在“防扩散安全倡议”问题上,中国理解该“倡议”参加国对扩散问题的关切,支持该“倡议”的防扩散宗旨和目标,赞同参加国在国际法范畴内开展合作。近年来,中方根据自己的防扩散政策、法规及国际承诺,与包括一些“倡议”参加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在防扩散领域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合作。中国愿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和扩大这种建设性交流与合作。但该“倡议”还未完全排除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外采取拦截行动的可能,因此中国对此感到关切
  
  注释:
  
  [1] US Government,“National Strategy to Combat Weapons ofMass Destruction”,December 2002,p.2,http://www.whitehouse.gov/news/releases/2002/12/WMDStrategy.pdf.
  [2] 同注释[1]。
  [3] 美国总统老布什:《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序言) 》(1991年8月13日) ,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编《1992 国际形势年鉴》,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1992年版,第350页。
  [4] “Radical Response to Radical Regimes:Evaluating PreemptiveCounter- Proliferation”,McNair Paper,No.41,May 1995,http://www.au.af.mil/au/awc/awcgate/mcnair41/41pol.htm.
  [5] 《(美) 国防部1997年四年防务审查报告》,载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备战2020———美军21 世纪初构想》,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76 页。
  [6] 《美国总统布什2001年12月11日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堡军校的讲话》,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新世纪美国军事转型计划———美军转型“路线图”文件汇编》,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6 页。
  [7] Speech by President George W. Bush at the West Point,June1,2002,p.2,http://www.whitehouse.gov/nsc/
  [8] President George W. Bush,“The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of the United States” ,September 17,p.2 ,http://www.whitehouse.gov/nsc/nss2002.pdf.
  [9] 同注释[1]。
  [10] US Government,“National Strategy to Combat Weaponsof Mass Destruction” ,December 2002,p.5,http://www.whitehouse.gov/news/releases/2002/12/WMDStrategy.pdf.
  [11] US Government,“National Strategy to Combat Weaponsof Mass Destruction” ,December 2002,p.2 - 5,http://www.whitehouse.gov/news/releases/2002/12/WMDStrategy.pdf.
  [12] US Government,“National Strategy to Combat Weaponsof Mass Destruction” ,December 2002,p.6,http://www.whitehouse.gov/news/releases/2002/12/WMDStrategy.pdf.
  [13] 同注释[1]。
  [14] http://www.defenselink.mil/news/releases/2002/Feb/NMSCWMstrategy.pdf.
  [15] John R. Bolton:“The 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AVision Becomes Reality,” Remarks to the First Anniversary Meeting ofthe 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May 31,2004,http://www.state.gov/t/us/rm/33046pf.htm.
  [16] The White House,“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Statementof Interdiction,” September 4,2003,http://www.usinfo.state.gov/regional/mgck.
  [17] Wade Boese,“Bush Outlines Proposals to Stem Proliferation,”Arms Control Today,March 2004,p.24.
  [18] 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编,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译:《SIPRI年鉴2004:军备、裁军与国际安全》,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5年版,第833 页。

TOP

http://www.ems86.com/touzi/html/?21915.html

后冷战时代核扩散形势的演变及其成因
王君 来源:《当代亚太》(京)2004年12期  作者简介:王君,西南交通大学人文社科学院讲师。

  内容提要:冷战结束后,核扩散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现在处于扩散前沿的一些国家面临严峻的国际安全环境,整个国际形势也因部分国家的核活动而陷入紧张。核时代各国的安全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缔造一个平等、互信的国际安全环境有助于一些国家走出核扩散的僵局

  冷战时期核扩散形势以及核不扩散机制的建立

  现存的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主要由冷战时期及冷战结束后国际社会缔结的一系列国际条约组成,包括《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又称《部分核禁试条约》,1963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968年)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1996年),以及国际上一些核技术出口国组建的多边核出口控制组织——桑戈委员会和“核供应国集团”。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规定,条约所称的核武器国家系指1967年1月1日前制造并爆炸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的国家。这从法律上确定了美、苏(以及冷战后苏联核地位的继承者俄罗斯)、英、法、中五国的核武器国家地位,而且规定核地位只能由国际社会认可(通过缔结《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而不能单边确认(注: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编:《SIPRI年鉴1999:军备、裁军和国际安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译,世界知识出版社2000年版,第861页。)。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规定了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国家相应的权利与义务,核武器国家应当致力于早日实现全面核裁军,不协助其他国家的核武器计划,并应当对无核武器国家获得用于和平目的的核技术提供援助。无核武器国家则承担不从事核武器开发活 动的义务,享有核技术和平利用的平等权利。可以说,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核心的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就防扩散方面而言,其主要目的是防止五个核武器国家以外的其他国家寻求获得核武器,即防止核武器的横向扩散(注:与横向扩散相对应的是纵向扩散,指核武器国家研发新型核武器、改进核武库的活动。)。

  
尽管自20世纪60年代起,美国和苏联就开始联手控制核武器技术进一步扩散,然而国际社会上还是出现了一批核门槛国家。核门槛国家指的是那些拥有核武器制造能力,而且一旦做出核武器化决定便能在很短时间内研制出核武器的国家(注:Jeffrey M.Elliot,The Arms Control,Disarmament,and Military Security Dictionary,ABC-CLIO,Inc.,1989,p.269.)。这样的国家包括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南非、阿根廷、巴西、日本、联邦德国、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瑞典、意大利等。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些核门槛国家放弃了核选择。
1968年,瑞典政府废除了核武器计划 。
在东北亚地区,1975年韩国获得美国维持在韩驻军的保证,且迫于美国的压力取消了核计划。(秋火:不仅是韩国获得美国维持在韩驻军保证,而且美国冷战时期在韩部署了1700多件可运用实战的战术核武器,最早制造了朝鲜半岛有核武器存在的事实。)
德国、日本分别于1975年和1976年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在这个时期,印度曾进行过一次和平核爆炸,但并未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提出公开挑战(注: 印度外交部长于1974年5月21日发表声明,申明印度无意发展核武器,后来印度好几次重申了这一立场。《联合国裁军年鉴》第十七卷:1992年,裁军事务中心1993年,纽约,第39页。)。
以色列的核计划因为得到美国的默认(注:美国在肯尼迪政府时期曾对以色列的核武器计划施加压力,但以色列顶住了压力。以色列后来向美国做出保证:以色列不会成为第一个把核武器引入中东地区的国家。由此,以色列一直奉行“核模糊”政策。参见Avner Cohen,“Israel and the Evolution of U.S.Nonproliferation Policy:The Critical Decade(1958-1968)”,The Nonproliferation Review,Winter 1998,p.1.http://cns.miis.edu/pubs/npr/vol05/52/cohen 52.pdf),只遇到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的挑战。

  总的来说,由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防扩散方面存在明确的共识,核扩散基本上处于美苏两极格局的控制之下,国际防扩散机制在冷战时期比较有效地遏制了一些地区核扩散形势的发展。然而冷战结束后,由于国际环境发生了急剧变化,地区核扩散形势进入 了新的时期。

  后冷战时代的核扩散形势

  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以及海湾战争,给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两极格局解体使一些地区重新陷入动荡。海湾战争结束后,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拉克进行现场核查时发现伊拉克拥有规模庞大、设备完善的核武器设施,国际社会对核扩散的关切更加强烈。而苏联解体可能造成苏联境内核材料、技术以及专家的流失,进一步加深了国际社会的忧虑。

  海湾战争揭露出的核扩散问题通过联合国安理会第687号决议得到控制。该决议明确禁止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要求其销毁化学及生物武器,并要求国际原子能机构协助联合国伊拉克问题特别委员会对伊拉克的核设施进行核查,决议还对伊拉克发展常规军备进行了严格的限制。伊拉克的核武计划暴露出核不扩散机制存在巨大的漏洞,刺激国际社会要求加强核不扩散机制。

  出于各种原因,有六个国家在冷战后相继放弃了核计划,这些国家是南非、阿根廷、巴西、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

  巴西和阿根廷于1990年在核领域开始进行密切合作,这导致1992年建立了巴西—阿根廷核材料衡算和控制机构,两国开始将核设施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保障制度之下(注:《联合国裁军年鉴》第十九卷,1994年,裁军事务中心1995年,纽约,第7页。)。由 于巴西和阿根廷1994年全面加入《拉美无核武器区条约》,拉美无核武器区的有效性因此得到了增强(注:Julio C.Carasales,“The Argentine-Brazilian Nuclear Rapprochement”,The Nonproliferation Review,Spring-Summer 1995,p.43.http://cns.miis.edu/pubs/npr/vol02/23/carasa23.pdf)。后来阿根廷和巴西分别于1995年和1998年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原来一个重要的“核门槛”国家南非放弃了其核武器计划,并于1991年以无核武器国家身份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993年3月24日,南非总统德克勒克公布了一份关于南非在加入不扩散条约之前制订的核武器计划的正式报告。他宣称,南非过去曾发展了有限的核威慑能力并完成了六个核裂变装置,但它在加入不扩散条约之前就自愿拆除和销毁了所有这些装置(注:参见《联合国裁军年鉴》第十八卷,1993年,裁军事务中心1994年,纽约,第17页。)。

  在前苏联地区,除了核地位继承国俄罗斯外,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境内还留有大量苏联时期部署的核武器。为了解决这一问题,1992年5月,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乌克兰和美国签订了《裁减战略武器条约议定书》(《里斯本议定书》) ,规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克兰应尽快加入不扩散条约,成为无核武器国家缔约国(注:《联合国裁军年鉴》第十七卷,1992年,裁军事务部,1993年,纽约,第8页。 )。1993年7月,白俄罗斯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2月,哈萨克斯坦也批准了该条约。1994年12月5日,乌克兰与俄罗斯、美国、英国签署了一项关于乌克兰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安全保证备忘录(注:美、俄、英重申了向乌克兰做出的如下承诺:尊重乌克兰的独立和主权及现有边界;不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侵害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不进行经济胁迫,并在乌克兰成为使用核武器进行侵略的受害者或使用核武器进行侵略威胁的对象时,设法使安理会立即采取行动,向作为不扩散条约无核武器缔约国的乌克兰提供援助。三个核武器国家还同时向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提供了同样的安全保证。参见《联合国裁军年鉴》第十九卷:1994年,裁军事务中心,1995年,纽约,第13页。乌克兰后来还得到法国做出的类似保证。)。同一天,乌克兰加入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前苏联地区的核扩散危险基本得以消除(注:到2002年1月为止,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境内的战略核弹头已全部被转移到俄罗斯,洲际导弹都已从发射井中取出销毁或等待销毁,导弹发射井都被拆除。)。

(秋火:从2013到2014年,先是美欧国家支持乌克兰反对派闹事、支持乌克兰政变,而后是俄国出兵侵占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俄国还支持乌克兰东部分裂势力的武装叛乱、以及用切断天然气来对乌克兰进行经济胁迫。这些大国都违反了它们自己在不到20年前的安全承诺。)

  除了拉美、非洲以及前苏联地区的防核扩散取得进展外,1993~1994年东北亚地区爆发的朝鲜核危机也暂时得到控制。1985年朝鲜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一直未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保障监督协定。朝鲜将此事与美国从韩国撤出核武器挂钩。1991 年9月美国宣布撤出部署在海外所有的海基和陆基战术核武器后,次年1月朝鲜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了保障监督协定。由于对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朝鲜境内进行的视察活动有争议,1993年3月12日,朝鲜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经过美国、中国等多方面的努力,1994年10月21日,美朝在日内瓦签订《美朝核框架协议》,朝鲜核危机得到阶段性解决。

  然而,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一些地区的核扩散形势却逐渐逆转。1998年5月,南亚次大陆两个大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先后进行了数次核试验,直接冲击了1996年签订但一直未能生效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造成巨大消极影响。

  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美国在反恐战争的名义下,在未掌握伊拉克秘密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于2003年3月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和伊拉克一起被列为“邪恶轴心”的朝鲜和伊朗日渐成为国际社会关注核扩散问题的焦点。2002年年底,由于朝美双方对1994年《核框架协议》的执行情况发生纠纷,朝鲜再度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核危机再次爆发。2003年初,伊朗的核计划开始遭到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质疑,国际原子能机构认为伊朗在秘密寻求获得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浓缩铀。

  纵观过去几年的核扩散形势,南亚地区的核扩散已逐渐成为默认的“事实”;经过三轮六方会谈后,朝核问题取得的进展仍很有限;阿拉伯国家长期以来在联合国提出在中东建立无核武器区的倡议一直遭到美、以等国的抵制,中东地区仍然存在核扩散的危险。上述地区核扩散形势的新发展,给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带来自其诞生以来最严峻的挑战

  核扩散形势重现的原因

  出现核扩散危险的各地区有不同地缘环境和历史条件,各国秘密发展核武器的动机也不尽相同。然而,从宏观角度分析,仍可以发现一些共同之处。

  (一)国际安全形势从冷战结束初期的全面缓和逐渐趋向恶化。苏联解体后,世界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全面缓和时期。西方世界为自己取得冷战的胜利欢欣鼓舞,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为两极争霸格局的终结感到庆幸,而苏东阵营的国家则进入了全面改制阶段。国际裁军和军备控制在缓和的气氛下取得了一些实质性进展。美俄达成了削减战略武器的阶段性协议,1993年国际社会达成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在1995年得到无限期延长。然而,90年代末期以来,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开始寻求进一步扩大自己的优势,逐步突破国际军控条约的束缚单方面研发导弹防御系统,而其防扩散政策的主要目标也逐渐转向第三世界国家。美国研发导弹防御系统固然部分出于加强其安全的合理关切,但其行动的确引发了国际社会对可能出现新一轮军备竞赛的严重忧虑。九一一事件后,美国制定了“先发制人”的军事战略,并降低了使用核武器的门槛,部分背离了主张国际合作的多边主义路线。国际局势充满不确定因素,各国对自己的安全状况信心降低,更加依赖于加强军备进行自卫。

  (二)出现核扩散的南亚、东北亚和中东地区均存在严重的局部冲突,这些地区的局势在冷战结束以来一直未能实现真正缓和。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冷战时期发生过三次大规模冲突,两国存在严重的领土争端和民族矛盾。朝鲜在冷战结束后面临的安全局势甚至比 冷战时期还要严峻。(秋火:注意这是2004年,当时正是朝鲜第二次核危机,而目前由于美国勾结中国联合施压所激发的朝鲜第三次核危机则比上次核危机更加严峻,因此这个结论至今仍然正确、且程度更甚。)在中东地区,自1979年爆发伊斯兰革命后,伊朗一直面临地区内部 (以色列和伊拉克)的威胁,严重缺乏安全感。而且,朝鲜和伊朗长期处于美国的孤立和敌视之下,美国的“邪恶轴心”说进一步引发了这两个国家的担忧。至于另一个“事实”核国家以色列,由于自建国以来长期处于周围阿拉伯国家的敌视中,以色列将其核武器计划与整个中东地区的和平联系起来(注:Avner Cohen and Thomas Graham Jr.,“WMD in the Middle East:A Diminishing Currency”,Disarmament Diplomacy,No.76, March/April 2004.http://www.acronym.org.uk/dd/dd76/76 actg.htm)。

  (三)国际核不扩散规范先天不足,一些核武器国家在履行己方义务方面表现欠佳,引起许多国家的不满。《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在成员国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方面确实存在歧视性和不平等。无核武器国家主要享有以下三方面的利益:分享和平核技术;敦促核国家削减核武库;得到核国家的安全保证(注:安全保证分为两种,消极安全保证指核武器国家保证不对无核武器国家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积极安全保证指核武器国家向遭受核武器攻击或被威胁使用核武器的无核武器国家提供包括军事援助在内的各种援助。五个核武器国家曾于1995年发表联合声明,共同表达了向无核武器国家提供消极安全保证的意愿。但声明并无法律约束力。)。实际上,无核武器国家在这三个方面的利益都没有得到充分满足。这可能也是近年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不断遭到公开挑战的部分原因。近几年来,在国际裁军论坛上,无核国家尤其关注核国家提供安全保证的问题,希望缔结关于安全保证、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条约,但此要求一直未能得到核国家的积极回应(注:中国是惟一无条件向无核武器国家提供消极安全保证的核国家,并明确表示支持无核武器国家缔结关于安全保证国际法律文书的要求。参见刘结一司长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05年审议会雅加达研讨会上的讲话(2004/04/06)。http://www.fmprc .gov.cn/chn/wjb/zzjg/jks/jksxwlb/t82567.htm)。印度进行核试验的部分原因则出于对现存核等级制度的不满以及其在1995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延期大会上提出核国家核裁军时间表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注:T.V.Paul,“The Systemic Bases of India'sChallenge to the Global Nuclear Order”,The Nonproliferation Review,Fall 199 8,pp.1-11.http://cns.miis.edu/pubs/npr/vol06/61/paul61.pdf)。而中东地区的核扩散危险一直存在,从某种程度上与以色列的核计划以及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核不扩散政策实行双重标准有密切关系。

  (四)核扩散是国际安全环境与当事国的国内政治互动的结果。南非、巴西以及阿根廷在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开始缓和的情况下决定放弃核武器计划,与其国内政治状况的改善有关。南非由于长期实行种族隔离制度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一度十分孤立,发展核武器是其安全政策的组成部分。在其国内民主化运动的推动下,为了打破孤立,南非白人政府在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进程中做出弃核的决定。巴西和阿根廷停止两国间的核竞赛,与国内军队影响力下降、文官政府统治逐渐稳固有关。从另一个方面看,朝鲜和伊朗较封闭的国内政治生活与严峻的国际安全形势分不开,国际压力与国内政治之间某种程度上形成了恶性循环。

  扭转核扩散危机的途径

  自美国1945年试爆第一枚核弹以来,世界就进入到核武器扩散的时代。要扭转目前南 亚、东北亚以及中东地区严峻的核扩散形势,需要国际社会齐心协力改善国际安全环境 ,创造平等、互信的国际安全秩序。

  首先,核武器时代各国的安全是相互依存的,一些国家需要摒弃追求一国绝对安全的做法,停止军备竞赛,积极进行国际合作。大部分核门槛国家发展核武器的一方面原因是由于安全受到威胁,这些国家的合理安全关切应当给予尊重,而且国际社会也应力争通过和平方式解决核扩散危机。对核扩散当事国一味进行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和军事打压,只可能导致核危机陷入僵局。


(秋火:原来,“绝对安全”的可笑概念是出自这些学者、学术界)

  其次,核国家应切实履行核裁军的义务,并早日达成一致,向无核武器国家提供有法律约束力的安全保证。由于各国在工作议程上难以达成共识,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自1999年起连续六年未开展工作,关于安全保证议题的正式磋商也迟迟不能进行。国际裁军 进程陷于停滞,削弱了许多国家对国际安全合作的信心。

  再次,一些无核武器国家应积极增加国内核活动的透明度,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关于加强保障监督(注: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无核武器国家需要签约后18个月内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保障监督协定。保障监督的目的在于防止无核武器国家的核设施 被用于军事目的。)的“附加议定书”,以减轻国际社会对一些国家核活动的忧虑。尽管核不扩散规范存在不足,但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实践,这种规范的约束力在增强,核扩散的成本也随之增加。

  最后,二战以来的历史表明,一国获得核武器只会引发其他国家的连锁反应。鉴于核武器巨大的毁灭能力,核扩散只会缔造一个更加危险的世界。自印巴冲突引入核因素后 ,印巴双方都必须防止小规模冲突升级为大规模战争甚至核战争。随着信息革命席卷全 球以及各国工业技术的不断发展,核武器技术将逐渐成为公开的秘密。因此,要从根本上消除核扩散的危险,只能通过遵循禁止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道路,国际社会缔结全球禁止核武器的公约。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所有国家尤其是核大国更新安全观念,祛除强 权政治对核不扩散规范的侵蚀

TOP

一个尚未生效的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附:1996年9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及两个附件、议定书的全文)

来自:George博士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aed52f3201015dg1.html

作者博客认证:《原子能法》立法专家组成员,《国际原子能法》作者。

一个尚未生效的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2012-11-10 13:24:31)
标签: 核武器试验 核裁军 全面禁止 无核武器国家 生效 杂谈         分类: 国际原子能法

自1970年生效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世界防止核扩散体系的核心条约,但它内在缺陷又被广大无核武器国家视为允许有核武器国家单方面保持与发展核武器的带有“歧视性”的国际条约这一矛盾在1995年各缔约国讨论是否应无限期延长《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时表现得最为明显。经过激烈的谈判,《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虽获无限期延长,但在无核武器国家的强烈要求下,还同时通过了“加强条约回顾审查程序”与“核不扩散和裁军的原则与目标”两项重要决议。第二项决议包括要求在不迟于1996年底前谈判达成《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同时核武器国家也再次承诺“决心以全面与持续的努力谋求在全球减少核武器”。因此,只有在各国承诺不迟于1996年底前达成《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同时再次承诺积极推进核裁军的前提下,才使《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得以无限期延长。

由此可见,订立《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是有核武器国家与无核武器国家之间博弈的产物,同时也是为了使《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无限期延长所制定的又一个重要国际原子能法律文书

根据1963年《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确定的目标,在联合国主导下,国际社会经过多年的努力和通过在裁军委员会上两年多的艰苦谈判,于1996年9月10日,在联合国大会第50届会议上以158票赞成、3票反对(印度、不丹、利比亚)、5票弃权(黎巴嫩、叙利亚、毛里求斯、坦桑尼亚、古巴)通过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omprehensive Nuclear-Test-Ban Treaty,缩写为CTBT),条约明确禁止在任何地区进行任何方式核试验爆炸。

1996年9月24日,条约在联合国开放供各国签署,包括中国在内的一批国家首先在这天签署了条约。人类限制核武器的理想终于阶段性地以国际法律文书的形式得以体现。目前全世界已有181个国家签署这个条约,其中151个国家批准了这个条约。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缔结是对国际核裁军机制下核裁军制度的重要贡献。条约第1条就明确缔约国的基本义务:1.每一缔约国承诺不进行任何核武器试验爆炸或任何其他核爆炸,并承诺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任何地方禁止和防止任何此种核爆炸。2.每一缔约国还承诺不导致、鼓励或以任何方式参与进行任何核武器试验爆炸或任何其他核爆炸。与《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不同的是,《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详细规定了执行机构和核查措施。条约共由17条正文加上2个附录和1个议定书组成。其中第2条“组织”由57款组成,该条详细规定为了推动条约的可执行性和可监督性,在奥地利维也纳成立了由缔约国大会、51个会员国组成的执行理事会和一个技术秘书处组成的条约执行机构。在技术秘书处内还成立一个国际数据中心。第4条“核查”由68款组成,其中详尽规定了一整套可行的核查机制,包括:1.一个国际监测系统;2.磋商和澄清;3.现场视察;4.建立信任措施等4个方面。议定书中又继续对技术秘书处的运作和核查机制进行了详细的规定。

根据第14条“生效”的第1款规定“本条约应自本条约附录2中列明的所有国家交存批准书之日后第180天起生效”,在条约的附录2中所列的44个拥有核能力的国家中,印度、巴基斯坦和朝鲜未签署条约,埃及、中国、印度尼西亚、伊朗、以色列和美国签署但尚未批准条约生效。

引人注目的是,1999年10月13日,美国参议院以48票赞成、51票反对(远低于条约获得通过所需的2/3多数,即67票赞成)否决了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决议案。世界最大核武库的拥有者,号称“无核世界”的推动者美国,至今未批准条约生效,这也是造成了条约至今还没达到生效条件的主要原因,也引起了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的高度关注。随后的小布什政府也拒绝批准条约,而奥巴马政府则主张继续努力推动条约获得批准。尽管如此,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18条规定,条约的签字国或批准国负有义务不得采取任何足以妨碍条约目的及宗旨之行动。签字国和批准国实际上已经承担了不得进行爆炸性核试验的义务,如果违反该义务也需要承担国际法律责任。

联合国秘书长以条约受托人的身份先后召集了6次促进《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生效会议。1997年设立的临时技术秘书处正在进行准备工作,以确保在条约生效时国际监控系统能起作用。

2000年5月26日,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与筹备委员会执行秘书长沃尔夫冈·霍夫曼签订了《规定联合国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筹备委员会之间关系的协定》,协定于2000年6月15日生效。明确承认筹备委员会按照协定的规定是与联合国保持工作关系的一个实体,具有国际组织地位,具有进行谈判和签订协定的权力以及行使职能和实现其宗旨所需要的其他法律能力。根据该协定,临时秘书处与联合国秘书处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定期举行磋商,委员会还参加了联合国在该领域作出的安全安排,为与纽约常驻代表团加强联系的目的,于2000年11月在联合国总部设立了一个非常驻联络处。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签订以来,为监视和查明世界各国进行核爆炸试验迹象,已经建立了由四层监测网络,包括321个监测站和16个地球放射性核素实验检测点所组成的国际监测系统(IMS)和国际数据中心,通过地震监测、水声监测、放射性核素监测和次生监测等监测手段以监督环境中可能发生的核试验。一旦出现缔约国违反条约义务的情形,大会或执行理事会将促请该国遵守条约约定。若继续违反,大会将限制或停止该国行使相关权利并联合缔约国采取禁运等集体措施制裁违约国家,大会或执行理事会也可向联合国大会提请审议该违约行为。

由于《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禁止一切形式的核试验爆炸,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5个核武器国家进一步的核武器研制和质量改进,约束这些国家的核竞赛,推动全面核裁军的进程。与此同时,尽管许多无核武器国家已经具备发展核武器的技术能力,但由于条约对无核武器的国家试图通过核试验爆炸发展核武器是很好的限制和监督,如果印度、巴基斯坦、朝鲜和以色列遵守该条约,将对这些国家研制热核武器起到制约作用,从而成为促进核裁军的国际法律依据和有效防范措施。

1996年7月29日,中国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核试验后,中国政府郑重声明,从1996年7月30日起中国开始暂停核试验。声明指出:中国作出这一重要决定,既是为了响应广大无核国家的要求,也是为了推动核裁军而采取的一项实际行动。

中国政府在1996年9月24日签订《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同时发表声明:

1.中国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实现无核武器世界,赞成在向这一目标前进的过程中实现全面禁止核试验武器试验爆炸。中国深信,《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将有助于促进核裁军和防止核扩散。为此,中国支持通过谈判缔结一项公正、合理、可核查、普遍参加和永久有效的条约,并愿采取积极步骤促进条约的批准和生效。
2.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郑重呼吁:
(1)核大国放弃它们的核威慑政策。
拥有庞大核武库的国家继续大幅度削减其核武器。
(2)所有在国外部署核武器的国家将这些武器全部撤回本国。所有核武器国家都承担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义务,都承诺无条件地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地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并尽早就此缔结国际法律文书。
(3)所有核武器国家都承诺支持建立无核武器区的主张,尊重无核武器区的地位,并承担相应的义务。
(4)各国均不发展、不部署外空武器系统和破坏战略安全与稳定的导弹防御系统。
(5)谈判缔结关于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国际公约。

3.中国政府赞同采取符合《条约》规定的核查措施,以确保《条约》得到忠实履行,同时坚决反对任何国家滥用核查权利,包括违反国际法公认原则使用间谍情报和人力情报,侵犯中国的主权,危害中国的正当安全利益。
4.当今世界上,仍然存在着庞大核武库,存在着以首先使用核武器为基础的核威慑政策。在全部消除核武器的目标实现之前,保证自己核武器安全、可靠和有效是中国的最高国家利益。
5.中国政府和人民愿同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一道,为早日实现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崇高目标继续努力奋斗。

2009年9月24日,第六次促进《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生效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约100个国家派团出席这次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外交部军控司司长成竞业宣读杨洁篪外长的致词时表示:条约早日生效对推动核裁军进程,防止核武器扩散,维护国际和平安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中国政府将继续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促进条约早日生效。《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达成在国际安全、军控和裁军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它是走向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一个积极步骤。中国一贯支持该条约,恪守暂停核武器试验的承诺。中国是条约的最早签约国之一,投票支持了历届联大与条约相关的决议。中国积极、建设性地参与筹委会各项工作,并积极开展境内检测台站建设等履约筹备工作。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1996年9月24日于联合国总部开放签署)



序言


本条约各缔约国(下称“各缔约国”),欢迎近年来在核裁军、包括裁减核武库方面以及全面防止核扩散方面缔结的各项国际协定和采取的其他积极措施,着重指出充分并从速执行这些协定和措施的重要性,确信目前的国际形势为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实现核裁军和全面防止核武器扩散提供了机会,并宣布它们准备采取此种措施的意愿,强调因而需作出有步骤、渐进的持续努力,在全球范围内裁减核武器,以求实现消除核武器、在严格和有效国际监督下全面彻底裁军的最终目标,认识到停止一切核武器试验爆炸和一切其他核爆炸可限制核武器的发展和质量改进并可遏止新型先进核武器的发展,从而构成核裁军和全面不扩散的一项有效措施,还认识到停止一切此种核爆炸将因而成为实现核裁军的系统进程中的切实一步,确信实现停止核试验的最有效途径是缔结一项具有普遍性并可进行有效国际核查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而这长期以来一直是国际社会在裁军和不扩散领域的最高优先目标之一,注意到1963年《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各缔约国表示谋求永远不再进行一切核武器试验爆炸的愿望,还注意到有意见认为本条约可促进对环境的保护,申明本条约的宗旨是吸引所有国家加入本条约,本条约的目标是有效促进全面防止核武器扩散,促进核裁军进程,从而增进国际和平与安全,兹协议如下:

第1条 基本义务


1.每一缔约国承诺不进行任何核武器试验爆炸或任何其他核爆炸,并承诺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任何地方禁止和防止任何此种核爆炸。
2.每一缔约国还承诺不导致、鼓励或以任何方式参与进行任何核武器试验爆炸或任何其他核爆炸。

第2条 组织


A.一般规定


1.各缔约国特此设立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下称“本组织”),以实现本条约的宗旨和目标,确保其各项规定,包括对条约遵守情况进行国际核查的规定得到执行,并为各缔约国提供一个进行磋商和合作的论坛。
2.所有缔约国均应是本组织的成员。缔约国不得被剥夺其在本组织中的成员资格。
3.本组织设在奥地利共和国维也纳。
4.兹设立缔约国大会、执行理事会和技术秘书处作为本组织的机构,技术秘书处应包括国际数据中心。
5.每一缔约国应在本组织按照本条约行使其职能时与本组织合作。各缔约国应直接在相互之间或通过本组织或按其他适当的国际程序,包括按联合国范围内符合其宪章的程序,就可能提出的与本条约的宗旨和目标或与本条约各项规定的执行有关的任何问题进行磋商。
6.本组织应以尽可能少侵扰而又无碍于及时有效实现其目标的方式进行本条约所规定的核查活动。它应仅要求提供履行本条约为其规定的责任所必需的资料和数据。它应采取一切预防措施为其在执行本条约的过程中知悉的关于民事和军事活动及设施的资料保守机密,尤其应遵守本条约中载明的保密规定。
7.每一缔约国应将其以机密方式从本组织收到的与执行本条约有关的资料和数据作为机密特别处理。它应只在本条约规定的权利和义务的范围内处理这些资料和数据。
8.本组织作为一个独立机构,应设法酌情利用现有的专门知识和设施,并通过与其他国际组织如国际原子能机构之间的合作安排,尽量提高效费比。此种安排,除次要的和一般的商业性及合同性安排以外,应在提交缔约国大会核准的协定中订明。
9.本组织的活动费用应由各缔约国按照联合国会费分摊比额表每年分摊,分摊额应考虑到联合国和本组织在成员组成方面的差异而加以调整。
10.各缔约国为筹备委员会分摊的费用应按适当方式从其经常预算分摊额中扣除。
11.本组织的一成员若拖欠应缴付本组织的款项,而且拖欠数额等于或超过前两整年所应缴付的数额,即应丧失其在本组织的表决权。但是,缔约国大会若认为该成员未能缴费是由于其无法控制的情况造成的,可准许该成员参加表决。

B.缔约国大会组成、程序和决定的作出


12.缔约国大会(下称“大会”)应由所有缔约国组成。每一缔约国应有一名代表参加大会,并可由副代表和顾问随同出席。
13.大会首届会议至迟应在本条约生效后30天内由保存人召开。
14.除非大会另有决定,大会应每年举行常会。
15.发生以下情况时,应召开大会特别会议:
(a)大会作出此种决定;
(b)执行理事会提出请求;或
(c)任何缔约国提出请求并得到过半数缔约国的支持。除非决定或请求中另有说明,特别会议应至迟于大会作出决定、执行理事会提出请求或达到所需的支持后30天召开。
16.大会还可按照第7条的规定,以修约会议的形式召开会议。
17.大会还可按照第8条的规定,以审议会议的形式召开会议。
18.除非大会另有决定,大会应在本组织所在地举行会议。
19.大会应制订其议事规则。它应在每届会议开始时选出其主席和其他必要的主席团成员。他们的任期应至下一届会议选出新主席和主席团其他成员为止。
20.缔约国的过半数构成法定人数。
21.每一缔约国应有一票表决权。
22.大会应以出席并参加表决的成员的过半数就程序性问题作出决定。关于实质性问题的决定,应尽可能以协商一致方式作出。如果需就一项问题作决定时无法达成协商一致意见,大会主席应将任何表决推迟24小时,在此推迟期间应尽力促成协商一致意见,并应在此段时间结束前向大会提出报告。如果在24小时结束时仍无法达成协商一致意见,大会应以出席并参加表决的成员的三分之二多数作出决定,除非本条约另有规定。如果对某一问题是否属于实质性问题有争议,该问题应作为实质性问题处理,除非以对实质性问题作决定所需的多数另有决定。
23.在行使第26款(k)项下的职能时,大会应按照第22款中载明的就实质性问题作决定的程序,决定是否在本条约附件1所载的国家名单中增列任何国家。尽管有第22款的规定,大会应以协商一致方式就本条约附件的任何其他修改作出决定。

权力和职能


24.大会应是本组织的主要机构。大会应按照本条约审议本条约范围内的任何问题、事项或争议,包括与执行理事会和技术秘书处的权力和职能有关的问题、事项或争议。它可就一缔约国提出的或执行理事会提请其注意的本条约范围内的任何问题、事项或争议提出建议和作出决定。
25.大会应监督本条约的执行情况和审议其遵守情况,并采取行动促进其宗旨和目标的实现。它还应监督执行理事会和技术秘书处的活动,并可就任一后者职能的行使向其发布准则。
26.大会应:
(a)审议并通过执行理事会提交的本组织关于本条约执行情况的报告及本组织的年度方案和预算,以及审议其他报告;
(b)就各缔约国按照第9款的规定应缴费用的比额表作出决定;
(c)选举执行理事会成员;
(d)任命技术秘书处总干事(下称“总干事”);
(e)审议并核准执行理事会提交的执行理事会议事规则;
(f)审议和审查可能影响本条约实施的科学和技术发展。为此,大会可指令总干事设立一个科学咨询委员会,以帮助总干事在执行其职务时能够向大会、执行理事会或各缔约国提供与本条约有关的科学和技术领域的专门咨询意见。在此情况下,科学咨询委员会应由以个人身份任职的独立专家组成,这些专家应按照大会通过的职权范围并根据其在与本条约的执行有关的特定科学领域的专门知识和经验任命;
(g)按照第5条的规定,采取必要措施,以确保本条约得到遵守,并纠正和补救任何违背本条约规定的情况;
(h)在其首届会议上审议和核准筹备委员会制订和建议的任何协定草案、安排、规定、程序、作业手册、准则和任何其他文件;
(i)审议和核准由技术秘书处谈判的并将由执行理事会按照第38款(h)项代表本组织与各缔约国、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缔结的协定或安排;
(j)设立其认为按照本条约行使其职能所必要的附属机构;并且
(k)按照第23款的规定,酌情修订本条约附件1。

C.执行理事会组成、程序和决定的作出


27.执行理事会应由51个成员组成。每一缔约国应有权按照本条的规定担任执行理事会的成员。
28.考虑到公平地域分配的必要性,执行理事会应由以下成员组成:
(a)属于非洲的10个缔约国;
(b)属于东欧的7个缔约国;
(c)属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9个缔约国;
(d)属于中东和南亚的7个缔约国;
(e)属于北美和西欧的10个缔约国;以及
(f)属于东南亚、太平洋和远东的8个缔约国。属于上述每一地理区域的所有国家列于本条约附件1。本条约附件1应由大会按照第23款和第26款(k)项的规定酌情予以修订。不得根据第7条所载的程序对该附件加以修正或修改。
29.执行理事会的成员应由大会选出。为此,每一地理区域应按以下方式指定该地理区域内的缔约国作为执行理事会成员候选国:
(a)每一地理区域的席位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席位应由该区域在考虑到政治和安全利益的情况下,根据依国际数据确定的与本条约相关的核能力,并按照该区域确定优先次序的下列所有或任一指示性标准指定的缔约国充任:
(1)国际监测系统监测设施的数量;
(2)监测技术领域的专门知识和经验;以及
(3)本组织年度预算的摊款额;
(b)每一地理区域的席位中有一个席位应在轮流基础上,由该区域内自成为缔约国以来或自其上一任期结束以来(两个时间中以较短者为准)未担任执行理事会成员时间最长的缔约国,按英文字母顺序,由排列在最前的缔约国充任。在此基础上指定的缔约国可决定放弃其席位。在此情况下,该缔约国应向总干事提交放弃书,而此席位应由按照本项所指的顺序排列在下一个的缔约国充任;并且
(c)每一地理区域的其余席位应由该区域的所有缔约国按轮流方式或选举方式确定的缔约国充任。
30.执行理事会每一成员国应有一名代表参加执行理事会,并可由副代表和顾问随同出席。
31.执行理事会每一成员的任期应从该成员当选的该届大会会议结束时开始,到其后第二届大会年度常会结束时为止,但在第一次选举执行理事会时,有26个成员的任期应到大会第三届年度常会结束时为止,其中应充分考虑到第28款中载明的既定数目比例。
32.执行理事会应拟订其议事规则并提交大会核准。
33.执行理事会应从其成员中选举主席。
34.执行理事会应举行常会。在常会闭会期间,应视行使其权力和职能的需要随时举行会议。
35.执行理事会每一成员应有一票表决权。
36.执行理事会应以其所有成员的过半数就程序性问题作出决定。除非本条约另有规定,执行理事会应以其所有成员的三分之二多数就实质性问题作出决定。如果对某一问题是否属于实质性问题有争议,该问题应作为实质性问题处理,除非以对实质性问题作决定所需的多数另有决定。

权力和职能


37.执行理事会应是本组织的执行机构。它应向大会负责。它应行使本条约所赋予的权力和职能。在行使其权力和职能时,执行理事会应按照大会的建议、决定和准则行事,并确保这些建议、决定和准则始终得到切实执行。
38.执行理事会应:
(a)促进本条约的有效执行和遵守;
(b)监督技术秘书处的各项活动;
(c)视必要建议大会审议旨在促进本条约宗旨和目标的进一步提案;
(d)与每一缔约国的国家主管部门合作;
(e)审议并向大会提交本组织的年度方案和预算草案、本组织关于本条约执行情况的报告草案、关于其本身活动情况的报告以及它认为必要的或大会可能要求的其他报告;
(f)为大会的会议作出安排,包括拟订议程草案;
(g)根据第7条,审查就议定书或其附件的行政性或技术性事项提出的修改案,并就这些修改案的通过向缔约国提出建议;
(h)经大会事先核准,代表本组织与各缔约国、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缔结协定或安排并监督其执行,但(i)项提到的协定或安排除外;
(i)核准与各缔约国和其他国家之间关于核查活动的协定或安排并监督其实施;并且
(j)核准技术秘书处可能提出的任何新的作业手册和对现有作业手册的任何修改。
39.执行理事会可要求召开大会特别会议。
40.执行理事会应:
(a)促进各缔约国之间以及各缔约国与技术秘书处之间通过资料交换进行的与执行本条约有关的合作;
(b)按照第4条,促进各缔约国之间的磋商和澄清;以及
(c)按照第4条,接收和审议现场视察的请求以及关于现场视察的报告并就此种请求和报告采取行动。
41.凡有缔约国提请关注本条约可能未得到遵守及本条约规定的权利可能被滥用的情况,执行理事会均应予以审议。在这样做时,执行理事会应与有关缔约国磋商,并酌情请一缔约国在规定时间内采取纠正措施。执行理事会若认为有必要采取进一步行动,则除其他外,应采取下列中的一项或一项以上措施:
(a)将该问题或事项通知所有缔约国;
(b)提请大会注意该问题或事项;
(c)按照第5条,就纠正此一情况和确保遵守的措施酌情向大会提出建议或采取行动。

D.技术秘书处


42.技术秘书处应协助各缔约国执行本条约。技术秘书处应协助大会和执行理事会履行其职能。技术秘书处应执行核查和本条约所赋予它的其他职能以及大会或执行理事会按照本条约所授予它的职能。技术秘书处应包括国际数据中心,作为其组成部分。
43.按照第4条和议定书的规定,技术秘书处在核查本条约的遵守情况方面的职能除其他外应包括:
(a)负责监督和协调国际监测系统的运作;
(b)管理国际数据中心;
(c)例行接收、处理、分析和报告国际监测系统的数据;
(d)在安装和操作监测台站方面提供技术援助和支助;
(e)协助执行理事会促进各缔约国之间的磋商和澄清;
(f)接收并处理现场视察请求,为执行理事会审议此种请求提供便利,为现场视察做准备和在进行现场视察期间提供技术支助,并向执行理事会提出报告;
(g)与各缔约国、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谈判各项协定或安排,并经执行理事会事先核准,与各缔约国或其他国家缔结任何关于核查活动的协定或安排;以及
(h)在本条约范围内的其他核查问题上通过各缔约国的国家主管部门向其提供协助。
44.技术秘书处应按照第4条和议定书的规定,编制和保持用以指导核查制度各个组成部分运作的作业手册,交由执行理事会核准。这些作业手册不是本条约或议定书的组成部分,可由技术秘书处加以修改,交由执行理事会核准。技术秘书处应将这些作业手册的任何修改迅速通知各缔约国。
45.技术秘书处在行政事项方面的职能应包括:
(a)编制并向执行理事会提交本组织的方案和预算草案;
(b)编制并向执行理事会提交本组织关于本条约执行情况的报告草案以及大会或执行理事会可能要求的其他报告;
(c)向大会、执行理事会和其他附属机构提供行政和技术支助;
(d)代表本组织发送和接收与本条约的执行有关的函件;以及
(e)执行与本组织和其他国际组织之间的任何协定有关的行政职责。
46.各缔约国致本组织的所有请求和通知应通过其国家主管部门送交总干事。请求和通知应使用本条约的正式语文之一。总干事的答复应使用送交的请求或通知所使用的语文。
47.就技术秘书处编制并向执行理事会提交本组织的方案和预算草案这一职责而言,技术秘书处应核计和登记作为国际监测系统的一部分而建立的每一设施的所有费用的明细账目。方案和预算草案中对本组织的所有其他活动也应如此处理。
48.技术秘书处应向执行理事会迅速通报其在进行活动中注意到的和其未能通过与有关缔约国磋商加以解决的在履行其职能方面出现的任何问题。
49.技术秘书处应由总干事和可能需要的科学人员、技术人员和其他人员组成,总干事是技术秘书处的主管和行政首长。总干事应由大会根据执行理事会的推荐任命,任期四年,可续任一期,但其后不得再续。第一任总干事应由大会首届会议根据筹备委员会的推荐任命。
50.总干事应就技术秘书处工作人员的任命以及技术秘书处的组织和工作对大会和执行理事会负责。雇用工作人员和决定服务条件的首要考虑应是必须确保工作人员具有合乎最高标准的专业知识、经验、效率、能力和品格。总干事、视察员或专业人员和办事人员必须由缔约国公民担任。应充分顾及在尽可能广泛的地域基础上征聘工作人员的重要性。应按照工作人员尽量精简而又可适当履行技术秘书处职责这一原则进行征聘。
51.总干事可在与执行理事会磋商后,酌情设立科学专家临时工作小组,以便就具体问题提出建议。
52.总干事、视察员、视察助理和工作人员在执行其职务时不应征求或接受任何政府或除本组织以外的任何其他来源的指示。他们应避免可能对其作为只对本组织负责的国际官员的身份造成不利影响的任何行为。总干事应为视察组的活动承担责任。
53.每一缔约国应尊重总干事、视察员、视察助理和工作人员所负责任的纯粹国际性,不应试图影响他们履行其职责。

E.特权和豁免


54.本组织在一缔约国领土上和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任何其他地方应享有为行使本组织职能所必要的法律行为能力及特权和豁免。
55.各缔约国代表及其副代表和顾问、选入执行理事会的成员的代表及其副代表和顾问、总干事、视察员、视察助理和本组织工作人员应享有为独立行使其与本组织有关的职能所必要的特权和豁免。
56.本条中提到的法律行为能力、特权和豁免应在本组织与各缔约国之间的协定以及本组织与本组织所在国之间的协定中订明。此种协定应按照第26款(h)和(i)项的规定予以审议和核准。
57.尽管有第54和第55款的规定,技术秘书处总干事、视察员、视察助理和工作人员在从事核查活动时享有的特权和豁免应为议定书中载明的特权和豁免。

第3条 国家执行措施


1.每一缔约国应按照其宪法程序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履行其在本条约下承担的义务。特别是,它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a)禁止自然人和法人在其领土上任何地方或国际法承认其管辖的任何其他地方从事本条约禁止一缔约国进行的任何活动;
(b)禁止自然人和法人在其控制下的任何地方从事任何此种活动;并且
(c)依照国际法禁止拥有其国籍的自然人在任何地方从事任何此种活动。
2.每一缔约国应与其他缔约国合作并提供适当形式的法律协助,以便利履行第一款下的义务。
3.每一缔约国应将其根据本条采取的措施告知本组织。
4.为履行其在本条约下承担的义务,每一缔约国应指定或设立一个国家主管部门,并应在本条约对其生效时告知本组织。国家主管部门应作为本国与本组织及与其他缔约国进行联络的中心。

第4条 核查
A.一般规定


1.为核查本条约的遵守情况,应建立一个由下列部分组成的核查机制:
(a)一个国际监测系统;
(b)磋商和澄清;
(c)现场视察;以及
(d)建立信任措施。本条约生效时,核查机制应能满足本条约的核查需要。
2.核查活动应以客观资料作为根据,应以本条约的主题事项为限,并应在充分尊重各缔约国主权的基础上以尽可能少侵扰而又无碍于有效及时实现核查目标的方式进行。每一缔约国应做到绝不滥用核查权利。
3.每一缔约国按照本条约承诺通过其根据第3条第4款设立的国家主管部门与本组织和其他缔约国合作,以便利核查本条约的遵守情况,除其他外应:
(a)建立必要设施参加这些核查措施,并建立必要的通信;
(b)提供其作为国际监测系统组成部分的国家台站所获得的数据;
(c)酌情参加磋商和澄清;
(d)允许进行现场视察;以及
(e)酌情参加建立信任措施。
4.所有缔约国无论其技术和财政能力大小,均应享有同等的核查权利并且承担同等的接受核查的义务。
5.为本条约的目的,不应排除任何缔约国使用以符合公认的国际法原则的方式通过国家核查技术手段所获得的资料,这些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尊重各国主权。
6.在不妨害各缔约国保护其与本条约无关的敏感设施、活动或地点的权利的前提下,各缔约国不得干扰本条约核查机制的各组成部分,也不得干扰按第5款运作的国家核查技术手段。
7.每一缔约国应有权采取措施保护其敏感设施和防止泄露与本条约无关的机密资料和数据。
8.此外,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为在核查活动期间获得的任何关于民用和军事活动及设施的资料保守机密。
9.在不违反第8款的前提下,本组织通过本条约建立的核查机制所获得的资料应按照本条约及议定书的有关规定提供给所有缔约国。
10.本条约的规定不得解释为对出于科学目的的国际数据交换施加限制。
11.每一缔约国承诺与本组织和其他缔约国合作,设法改进核查机制并审查电磁脉冲监测或卫星监测等另外的监测技术的核查潜力,以期在适当时制定具体的措施,提高条约核查的效果和效费比。此种措施经议定后,应按照第7条的规定,纳入本条约或议定书的现有条款或在议定书中另立章节加以规定,或按照第2条第44款的规定酌情反映在作业手册中。
12.各缔约国承诺推动相互合作,促进和参加与本条约的核查所使用的技术有关的尽可能充分的交流,以使所有缔约国都能加强其本国对核查措施的执行,并受益于这些技术的和平应用。
13.执行本条约各项条款应避免妨碍各缔约国旨在进一步开发和平利用原子能的经济和技术发展。

技术秘书处的核查职责


14.技术秘书处在履行本条约及议定书中规定的核查方面的职责时,应与各缔约国合作,为本条约的目的而进行下列工作。
(a)作出安排,以便按照本条约的规定接收和分发与本条约的核查有关的数据和报告产品,并为此维持一个适当的全球通信基础设施;
(b)例行地通过原则上应作为技术秘书处内部担负数据存储和数据处理的核心单位的国际数据中心进行下列工作:
(1)接收和索要国际监测系统数据;
(2)酌情接收磋商和澄清、现场视察和建立信任措施过程中所产生的数据;以及
(3)按照本条约及议定书接收各缔约国和国际组织提供的其他相关数据;
(c)按照有关作业手册,监督、协调和确保国际监测系统及其组成部分以及国际数据中心的运作;
(d)按议定程序例行处理、分析和报告国际监测系统数据,以便对本条约进行有效的国际核查,并有助于早日解决遵约方面的关注;
(e)向所有缔约国提供所有原始数据和经过处理的数据以及任何报告产品,由每一缔约国按照第2条第7款和本条第8和第13款负责使用国际监测系统数据;
(f)使所有缔约国能够平等、公开、方便和及时地获取所有存储的数据;
(g)存储所有原始数据和经过处理的数据,以及报告产品;
(h)协调和便利进一步索取国际监测系统数据的要求;
(i)协调一缔约国请另一缔约国进一步提供数据的要求;
(j)应有关国家要求,在安装和操作监测设施及相关通信手段方面提供技术援助和支助;
(k)应任何缔约国的要求,将技术秘书处及国际数据中心汇编、存储、处理、分析和报告来自核查机制的数据所使用的各种技术提供给该缔约国;以及
(l)监测、评价和报告国际监测系统和国际数据中心的总体运转情况。
15.技术秘书处在履行第14款所指的和议定书中详加规定的核查职责时使用的议定程序应在有关作业手册中载明。

B.国际监测系统


16.国际监测系统应由地震监测、放射性核素监测包括经核证的实验室、水声监测、次声监测的设施及相关通信手段组成,并应由技术秘书处的国际数据中心提供支助。
17.国际监测系统应置于技术秘书处主管之下。国际监测系统的所有监测设施应由此种设施的所在国或以其他方式对此种设施负责的国家根据议定书的规定拥有和操作。
18.每一缔约国应有权参加国际数据交换和获取提供给国际数据中心的所有数据。每一缔约国应通过其国家主管部门与国际数据中心合作。

国际监测系统的费用


19.对于议定书附件1表1—A、表2—A、表3和表4中列明的被纳入国际监测系统的经有关国家和本组织议定的设施及其运转,如果此种设施按照议定书及有关作业手册中的技术要求为国际数据中心提供数据,本组织应按照议定书第1部分第4款所指的协定或安排中的规定,负担以下有关费用:
(a)建立任何新的设施和改进现有设施,除非此种设施的负责国自己承担这笔费用;
(b)操作和维持国际监测系统设施,包括酌情保护有关设施的实体安全,以及应用议定的数据认证程序;
(c)以可利用的最直接和效费比最高的方式,包括必要时通过适当的通信节点,从监测台站、实验室、分析设施或从国家数据中心向国际数据中心传输国际监测系统数据(原始数据或经过处理的数据);或从监测台站向实验室和分析设施传输此种数据(适当时包括样品);以及
(d)为本组织分析样品。
20.对于议定书附件1表1—B中列明的辅助网络地震台站,本组织应按照议定书第1部分第4款所指的协定或安排中的规定,只负担与以下有关的费用:
(a)向国际数据中心传输数据;
(b)认证此种台站的数据;
(c)改进台站,使其符合规定的技术标准,除非此种设施的负责国自己承担这笔费用;
(d)必要时,在目前没有适当设施的地方为本条约的目的建立新的台站,除非此种设施的负责国自己承担这笔费用;以及
(e)按照有关作业手册的规定提供本组织所需要的数据涉及的任何其他费用。
21.本组织还应负担按照议定书第1部分F节中的规定向每一缔约国提供其从国际数据中心标准范围内选用的报告产品和服务的费用。备制和传输任何额外数据或产品的费用应由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负担。
22.与国际监测系统设施的所在缔约国或所在国或以其他方式对此种设施负责的国家缔结的协定或酌情制定的安排中应载明关于费用负担的规定。此种规定可包括某种办法,使一缔约国可以为设在其境内的或其负责的设施所负担的第19款(a)项和第20款(c)和(d)项中所指的任何费用,适当折抵其应为本组织分摊的款项。折抵数额不得超过一缔约国年度摊款数额的50%,但可随后逐年折抵。一缔约国若与另一缔约国达成协定或安排并且征得执行理事会的同意,可与该另一缔约国分摊折抵。本款所指的协定或安排应按照第2条第26款(h)项和第38款(i)项的规定予以核准。

国际监测系统的修改


23.第11款所指的通过增加或删减监测技术而影响国际监测系统的任何措施经议定后,应按照第7条第1至第6款纳入本条约及议定书中。
24.在征得直接受影响的国家同意后对国际监测系统所作的以下修改,应作为行政性或技术性事项按照第7条第7和第8款处理;
(a)改变议定书所列明的一特定监测技术的设施数目;以及
(b)修改议定书附件1各表中列明的特定设施的其他细节(除其他外,包括设施负责国、位置、设施名称、设施类型以及设施属于基本地震网络还是属于辅助地震网络)。
如果执行理事会按照第7条第8款(d)项建议通过此种修改,则执行理事会一般还应按照第7条第8款(g)项建议此种修改自总干事通知核准之日起生效。
25.对于根据第24款提出的任何建议,总干事在按照第7条第8款(b)项向执行理事会和各缔约国提交资料和评估意见时,应附有:
(a)对该建议的技术评估;
(b)关于该建议所涉行政和财务问题的说明;以及
(c)关于与直接受该建议影响的国家进行磋商的情况的报告,其中应载明它们是否同意。

临时安排


26.议定书附件1各表中列明的监测设施在发生重大或不可修复的故障的情况下,或为了弥补其他监测能力的暂时下降,总干事应在与直接受影响的国家磋商并征得其同意后,经执行理事会核准,作出时间不超过一年的临时安排,必要时经执行理事会和直接受影响的国家同意,还可延长一年。此种安排不应使投入运转的国际监测系统设施的数目超过有关网络的规定数目;应尽可能符合有关网络的作业手册中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并应在本组织预算的范围内付诸实施。总干事还应采取步骤纠正上述情况并提出关于永久解决办法的建议。总干事应将根据本款作出的任何决定通知所有缔约国。

国家合作设施


27.各缔约国还可另行与本组织建立合作安排,以便将不正式属于国际监测系统的本国监测台站所获得的补充数据提供给国际数据中心。
28.此种合作安排可按以下方式建立:
(a)在一缔约国提出请求并负担费用的情况下,技术秘书处应采取必要步骤核证特定的监测设施符合有关作业手册中为国际监测系统设施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并为认证其数据作出安排。经执行理事会同意后,技术秘书处应将该设施正式指定为国家合作设施。技术秘书处应酌情采取必要步骤重新确认其所作的核证;
(b)技术秘书处应保持一份随时更新的国家合作设施清单,并应将此清单分发给所有缔约国;以及
(c)国际数据中心应根据一缔约国的请求,请国家合作设施提供数据,以促进磋商和澄清以及对现场视察请求进行的审议,但数据传输费用应由该缔约国负担。由此种设施提供补充数据的条件,以及国际数据中心要求提出进一步报告或迅速提出报告、或要求作出澄清的条件,均应在有关监测网络的作业手册中载明。

C.磋商和澄清


29.在不妨害任何缔约国请求进行现场视察的权利的前提下,只要有可能,各缔约国应首先尽一切努力,在相互之间或与本组织或通过本组织澄清并解决任何可能对本条约基本义务或许未得到遵守产生关注的问题。
30.一缔约国若直接收到另一缔约国根据第29款提出的请求,应尽快但无论如何至迟应在收到此请求后48小时内向提出请求的缔约国作出澄清。提出请求的缔约国和被请求的缔约国可将请求和答复告知执行理事会和总干事。
31.一缔约国应有权请求总干事协助澄清任何可能对本条约基本义务或许未得到遵守产生关注的问题。总干事应提供技术秘书处所掌握的与此一关注相关的适当资料。如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要求,总干事应将此请求及针对此请求提供的答复资料告知执行理事会。
32.一缔约国应有权请求执行理事会要求另一缔约国针对任何可能对本条约基本义务或许未得到遵守产生关注的问题作出澄清。在此情况下,应适用以下规定:
(a)执行理事会应至迟于收到澄清请求后24小时通过总干事向被请求的缔约国转达此请求;
(b)被请求的缔约国应尽快而且无论如何至迟于收到请求后48小时向执行理事会作出澄清;
(c)执行理事会应至迟于收到澄清后24小时注意到此一澄清,同时向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转达此一澄清;
(d)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若认为此一澄清不够充分,应有权请求执行理事会要求被请求的缔约国作出进一步澄清。
执行理事会应毫不迟延地将根据本款提出的任何澄清请求和被请求的缔约国所作的任何答复告知所有其他缔约国。
33.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若对根据第32款(d)项取得的澄清不满意,应有权请求执行理事会召开会议,非执行理事会成员的有关缔约国应有权参加该会议。在此会议上,执行理事会应审议该问题,并可根据第5条就采取任何措施提出建议。

D.现场视察现场视察请求


34.每一缔约国有权请求按照本条和议定书第2部分的规定在任何缔约国领土内或其管辖或控制下的任何其他地方或在任何国家管辖或控制之外的任何地区进行现场视察。
35.现场视察的唯一目的应是澄清是否已违反第1条进行了核武器试验爆炸或任何其他核爆炸,并尽可能收集也许有助于查明任何可能的违约者的一切事实。
36.提出请求的缔约国应有义务使现场视察请求不超出本条约的范围,并在请求中提供符合第37款要求的资料。提出请求的缔约国不应提出毫无根据或滥用权利的视察请求。
37.现场视察请求应以国际监测系统收集的资料作为依据,以符合公认的国际法原则的方式通过国家核查技术手段所获得的任何相关技术资料作为依据,或以这两种资料的组合作为依据。此一请求应包括符合议定书第2部分第41款的资料。
38.提出请求的缔约国应将现场视察请求提交执行理事会并同时提交总干事,以便总干事立即着手处理。

现场视察请求提交后的步骤


39. 执行理事会应在收到现场视察请求后立即开始进行审议。
40. 总干事应在收到现场视察请求后2小时内向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确认收到此一请求,并在收到此请求后6小时内将该请求告知被请求接受视察的缔约国。总干事应确定此请求是否符合议定书第2部分第41款中规定的要求,并应在必要时协助提出请求的缔约国按照规定提出请求,而且应在24小时内将该请求告知执行理事会和所有其他缔约国。
41. 如果现场视察请求符合规定的要求,技术秘书处应毫不迟延地开始为现场视察进行准备。
42. 总干事在收到针对一缔约国管辖或控制下的视察区域提出的现场视察请求后,应立即设法从被请求接受视察的缔约国取得澄清,以澄清和解决请求中提出的关注。
43. 一缔约国若收到根据第42款提出的澄清请求,应尽快但至迟应在收到此一澄清请求后72小时内向总干事作出说明和提供其他可获得的相关资料。
44. 总干事在执行理事会就现场视察请求作出决定之前,应向执行理事会立即转交任何可从国际监测系统获得的或任何缔约国提供的关于请求中专指的事件的进一步资料,包括按第42和第43款作出的任何澄清,以及总干事认为相关的或执行理事会要求的任何其他从技术秘书处内部产生的资料。
45. 除非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认为现场视察请求中提出的关注已得到解决并撤回此一请求,执行理事会应按照第46款就此一请求作出决定。

执行理事会的决定


46. 执行理事会至迟应在收到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的现场视察请求后96小时内就此一请求作出决定。批准现场视察的决定应以执行理事会至少30个成员国的赞成票作出。如果执行理事会不批准视察,应停止视察准备,并且不应就此一请求采取任何进一步行动。
47. 视察组应至迟在按照第46款批准现场视察后25天内,通过总干事向执行理事会提交一份视察进度报告。除非执行理事会至迟在收到视察进度报告后72小时内以其所有成员的过半数决定不继续进行视察,否则应视为批准继续进行视察。如果执行理事会决定不继续进行视察,则应终止视察,而且视察组应按照议定书第2部分第109和第110款的规定,尽快离开视察区域和被视察缔约国领土。
48. 在现场视察过程中,视察组可通过总干事向执行理事会提议进行钻探。执行理事会至迟应在收到此一提议后72小时内就该提议作出决定。批准钻探的决定应以执行理事会所有成员的过半数作出。
49. 视察组如果认为必须延长视察期才能完成其授权任务,可通过总干事请求执行理事会将议定书第2部分第4款中规定的60天时限的视察期予以延长,但至多延长70天。视察组应在其请求中列明它拟在延长期内进行议定书第2部分第69款中所列的哪些活动和使用其中所列的哪些技术。执行理事会至迟应在收到此一延长请求后72小时内就该请求作出决定。批准延长视察期的决定应以执行理事会所有成员的过半数作出。
50. 在按照第47款批准继续进行现场视察之后的任何时间,视察组均可通过总干事向执行理事会建议终止视察。除非执行理事会至迟在收到此一建议后72小时内以其所有成员的三分之二多数决定不批准终止视察,否则该建议应视为被批准。在终止视察的情况下,视察组应按照议定书第2部分第109和第110款的规定,尽快离开视察区域和被视察缔约国领土。
51. 提出请求的缔约国和被请求接受视察的缔约国可参加执行理事会审议现场视察请求的过程,但没有表决权。提出请求的缔约国和被视察缔约国还可参加其后执行理事会就有关视察的任何审议过程,但没有表决权。
52. 总干事应在24小时内将执行理事会根据第46至第50款作出的任何决定及向执行理事会提出的任何报告、提议、请求和建议通知所有缔约国。

执行理事会批准现场视察后的步骤


53. 经执行理事会批准的现场视察应由总干事指派的一个视察组并按照本条约及议定书的规定毫不迟延地进行。视察组至迟应在执行理事会收到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的现场视察请求后6天内抵达入境点。
54. 总干事应为现场视察的进行下达视察任务授权。视察任务授权应载有议定书第2部分第42款中规定的资料。
55. 总干事应按照议定书第2部分第43款的规定,在视察组计划抵达入境点前至少提前24小时将进行视察一事通知被视察缔约国。

现场视察的进行


56. 每一缔约国应允许本组织在其领土上或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地方按照本条约及议定书的规定进行现场视察。然而,任何缔约国均无须接受在其领土上或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地方同时进行多起现场视察。
57. 按照本条约及议定书的规定,被视察缔约国应:
(a)有权利而且有义务尽一切合理的努力证明其遵守了本条约,并为此目的而使视察组得以完成其授权任务;
(b)有权利采取其认为必要的措施保护其国家安全利益并防止泄露其与视察目的无关的机密资料;
(c)有义务只为查明与视察目的有关的情况而给予在视察区域内的准入,其中应考虑到(b)项的规定及该缔约国在所有权权利或搜查和扣押方面可能具有的任何宪法义务;
(d)有义务不援引本款或议定书第2部分第88款掩饰其违反第1条所规定的义务的任何行为;以及
(e)有义务不妨害视察组在视察区域内移动和按照本条约及议定书进行视察活动的能力。
就现场视察而言,准入既指视察组和视察设备实际进入视察区域,也指在视察区域内进行视察活动。
58. 现场视察应以尽可能少侵扰而又无碍于有效及时完成视察授权任务的方式,并按照议定书中规定的程序进行。只要有可能,视察组应先采用侵扰性最小的程序,只有在其认为有必要时才进而采用侵扰性较大的程序收集充分的资料,以澄清对本条约可能未得到遵守的关注。视察员应仅要求获得为视察目的所必需的资料和数据,并应将对被视察缔约国正常作业的干扰降到最低限度。
59.被视察缔约国应在现场视察的整个过程中协助视察组,并为其工作提供便利。
60.如果被视察缔约国按照议定书第2部分第86至第96款的规定限制在视察区域内的准入,它应尽一切合理的努力,通过与视察组进行磋商,采取替代办法证明其遵守了本条约。

观察员


61. 对于观察员,应适用以下规定:
(a)提出请求的缔约国在被视察缔约国同意的情况下,可派遣一名代表观察现场视察的进行,该代表应是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的国民或第三缔约国的国民;
(b)被视察缔约国应在执行理事会批准现场视察后12小时内通知总干事它是否接受拟指派的观察员;
(c)如果接受,被视察缔约国应按照议定书的规定准许观察员进行观察;
(d)一般情况下,被视察缔约国应接受拟指派的观察员,但如果被视察缔约国拒绝接受,则应在视察报告中载明此一事实。
在有多个缔约国共同提出请求的情况下,观察员的总人数不得超过三名。

现场视察报告


62. 视察报告应载有:
(a)视察组活动记述;
(b)与视察目的相关的视察组实情调查结果;
(c)现场视察期间给予合作的情况;
(d)现场视察期间准入程度的事实性说明,包括向视察组提供的替代办法;以及
(e)与视察目的相关的任何其他细节。
各视察员的不同意见可附在报告之后。
63. 总干事应将视察报告草案提供给被视察缔约国。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在48小时内将其意见和解释提交总干事,并标明任何它认为与视察目的无关因而不应在技术秘书处范围之外散发的资料和数据。总干事应考虑被视察缔约国就视察报告草案提出的修改建议,并应尽可能采纳这些建议。总干事还应将被视察缔约国提交的意见和解释附在视察报告之后。
64. 总干事应将视察报告立即转交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被视察缔约国、执行理事会和所有其他缔约国。总干事还应将按照议定书第2部分第104款所指的指定实验室的任何样品分析结果、国际监测系统的相关数据、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的评估和被视察缔约国的评估以及总干事认为相关的任何其他资料立即转交执行理事会和所有其他缔约国。如果是第47款所指的视察进度报告,则总干事应在该款规定的时限内将报告转交执行理事会。
65. 执行理事会应根据其权力和职能审查视察报告及按照第64款提供的任何材料,并处理下列任何关注:
(a)是否发生了任何不遵守本条约的情况;以及
(b)请求进行现场视察的权利是否被滥用。
66. 执行理事会若根据其权力和职能断定可能有必要就第65款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则应按照第5条采取适当措施。

毫无根据或滥用权利的现场视察请求


67. 如果执行理事会认为现场视察请求属于毫无根据或滥用权利而不批准现场视察,或如果基于同样的理由而终止视察,则执行理事会应审议并决定是否采取适当措施纠正此一情况,这些措施包括:
(a)要求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负担技术秘书处进行的一切准备活动的费用;
(b)在执行理事会确定的一段时间内中止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请求现场视察的权利;以及
(c)在一段时间内中止提出请求的缔约国担任执行理事会成员的权利。

E.建立信任措施


68. 为了:
(a)有助于及时解决因与化学爆炸有关的核查数据可能被错误判读而产生的任何遵约方面的关注;以及
(b)协助对作为国际监测系统各构成网络的一部分的台站进行校准。每一缔约国承诺与本组织和其他缔约国合作执行议定书第3部分中列明的各项有关措施。

第5条 纠正某一情况和确保遵守的措施,包括制裁


1. 大会应除其他外参考执行理事会的建议,采取第2和第3款中规定的必要措施,以确保本条约得到遵守,并纠正和补救与本条约规定相违背的任何情况。
2. 如果大会或执行理事会要求一缔约国纠正某一对其遵约与否产生疑问的情况,且该缔约国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满足请求,大会除其他外,可决定限制或中止该缔约国在本条约下的权利和特权的行使,直到大会另有决定为止。
3. 如果因本条约的基本义务未得到遵守而可能对本条约的宗旨和目标造成损害,大会可建议各缔约国采取符合国际法的集体措施。
4. 大会可将该问题包括有关资料和结论提请联合国注意,在紧迫情况下,执行理事会亦可将该问题包括有关资料和结论提请联合国注意。

第6条 争端的解决


1. 如因本条约的适用或解释发生争端,应按照本条约有关条款和《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加以解决。
2. 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缔约国之间,一个或一个以上缔约国与本组织之间就本条约的适用或解释发生争端,有关各当事方应共同商议,通过谈判或有关各当事方选择的其他和平手段,包括提交本条约的适当机构处理或经有关各当事方同意依照《国际法院规约》提交国际法院审理,以迅速解决这一争端。有关各当事方应将采取的行动随时告知执行理事会。
3. 执行理事会可采取一切它认为适当的手段促进因本条约的适用或解释可能产生的争端的解决,包括进行斡旋、促请争端的有关各缔约国通过其所选择的一种程序寻求解决办法、提请大会注意该问题以及为任何议定的程序建议一个时限。
4. 大会应审议缔约国提出的或执行理事会提请其注意的与争端有关的问题。大会若认为有必要,应按照第2条第26款(j)项的规定,设立或委托机构来进行与解决该争端有关的工作。
5. 大会和执行理事会经联合国大会授权,均有权请国际法院就本组织活动范围内发生的任何法律问题提供咨询意见。本组织应为此目的按照第2条第38款(h)项的规定,同联合国缔结一项协定。
6. 本条不妨害第4和第5条。

第7条 修约


1. 任何缔约国均可在本条约生效后的任何时间对本条约、议定书或议定书各附件提出修正案。任何缔约国还可按照第7款对议定书或其各附件提出修改案。修正案应适用第2至第6款中规定的程序。按照第7款提出的修改案应适用第8款中规定的程序。
2. 修正案只应在修约会议上审议和通过。
3. 任何修正案应向总干事提出,由其分送所有缔约国和保存人并请各缔约国对是否应召开修约会议审议该修正案提出意见。如果有过半数缔约国至迟于分送修正案后30天通知总干事它们赞成进一步审议该修正案,总干事应召开一次修约会议,并应邀请所有缔约国参加这一会议。
4. 修约会议应紧接大会常务理事会之后举行,除非所有赞成召开修约会议的缔约国请求提前举行。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应在分送修正案后不到60天举行修约会议。
5. 修正案应由修约会议以过半数缔约国投赞成票、没有缔约国投反对票而通过。
6. 修正应自在修约会议上投赞成票的所有缔约国交存批准书或接受书后第30天起对所有缔约国生效。
7. 为确保本条约的可行性和有效性,议定书的第1和第3部分及议定书的附件1和附件2应可按第8款加以修改,但拟议的修改须只与行政性或技术性事项有关。议定书及其各附件的所有其他规定不得按第8款加以修改。
8. 第7款所指的拟议的修改应按照以下程序进行:
(a)修改案的案文应连同必要资料提交总干事。任一缔约国和总干事均可为修改案的评估提供进一步的资料。总干事应立即将任何此种修改案和资料送交所有缔约国、执行理事会和保存人;
(b)总干事应至迟在收到修改案后60天内对修改案进行评估,以判定修改案对本条约条款及其执行可能造成的所有影响,并应将任何此种资料送交所有缔约国和执行理事会;
(c)执行理事会应根据它所掌握的所有资料审查该修改案,包括审查该修改案是否符合第7款的规定。执行理事会应至迟在收到修改案后90天内,将其附有适当说明的建议告知所有缔约国,供各缔约国考虑。各缔约国应在10天内确认收到建议;
(d)如果执行理事会向所有缔约国建议通过该修改案,则在收到建议后90天内,若没有任何缔约国反对该修改案,该修改案应视为被核准。如果执行理事会建议驳回该修改案,则在收到建议后90天内,若没有任何缔约国反对驳回,该修改案应视为被驳回;
(e)如果执行理事会的建议不符合(d)项中规定的接受条件,大会应在其下一届会议上将该修改案包括该修改案是否符合第7款规定的问题作为实质性问题作出决定;
(f)总干事应将根据本款所作的任何决定告知所有缔约国和保存人;
(g)按照本程序核准的修改应自总干事告知核准之日后第180天起对所有缔约国生效,除非执行理事会建议或大会决定另一时限。

第8条 条约的审议


1. 除非缔约国以过半数另有决定,本条约生效满10年时,应举行缔约国大会,审议本条约的实施情况和有效性,以确保本条约序言和条款中的宗旨和目标正在得到实现。此种审议应考虑到与本条约有关的任何新的科学和技术发展。根据任何缔约国的请求,审议会议应审议有无可能允许为和平目的进行地下核爆炸。如果审议会议以协商一致方式决定可允许进行此种核爆炸,它应立即开始工作,以期向各缔约国建议对本条约作出适当修正,这一修正应排除此种核爆炸的任何军事上的好处。任何此种修正案应由任何缔约国送交总干事,并应按照第7条的规定处理。
2. 其后每隔10年,如果大会在前一年作为程序性问题如此决定,可为同样的目的再次召开审议会议。如果大会作为实质性问题如此决定,可在相隔不到10年的时间召开审议会议。
3. 任何审议会议通常应紧接第2条中规定的大会年度常会之后举行。

第9条 期限和退出


1. 本条约应无限期有效。
2. 每一缔约国在行使其国家主权时若断定与本条约主题有关的非常事件已使其最高利益受到危害,应有权退出本条约。
3. 退出应提前6个月通知所有其他缔约国、执行理事会、保存人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退约通知中应对一缔约国认为使其最高利益受到危害的非常事件加以说明。

第10条 议定书和附件的地位


本条约各附件、议定书和议定书各附件是本条约的组成部分。凡提到本条约即包括提到本条约各附件、议定书和议定书各附件。

第11条 签署


本条约应在其生效前开放供所有国家签署。



第12条 批准


本条约须经各签署国按照各自的宪法程序批准。



第13条 加入


未在本条约生效前签署本条约的任何国家,可在其后的任何时间加入本条约。



第14条 生效
1. 本条约应自本条约附件2中列明的所有国家交存批准书之日后第180天起生效,但无论如何不得于本条约开放供签署未满两年时生效。
2. 如果本条约于其开放供签署满三周年之日仍未生效,在过半数已交存批准书的国家提出要求的情况下,保存人应召开由已交存批准书的国家参加的会议。该会议应审议第1款中规定的要求已满足到何等程度,并应审议和以协商一致方式决定可采取哪些符合国际法的措施来加速批约进程,以促使本条约早日生效。
3. 除非第2款所指的会议或其他此种会议另有决定,应于本条约开放供签署的其后各周年日重复此一程序,直到本条约生效为止。
4. 应邀请所有签署国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第2款所指的会议和第3款所指的其后的任何会议。

5. 对于在本条约生效后交存批准书或加入书的国家,本条约应自其批准书或加入书交存之日后第30天起生效。

第15条 保留


不得对本条约各条款和各附件作出保留。不得对本条约议定书各条款和议定书各附件作出不符合本条约宗旨和目标的保留。

第16条 保存人


1. 联合国秘书长应为本条约保存人,并应接收签字、批准书和加入书。
2. 保存人应将第一签署日期、每一批准书或加入书的交存日期、本条约及其任何修正和修改的生效日期以及其他通知的收悉情况迅速通知所有签署国和加入国。
3. 保存人应将经过正式核证的本条约副本送交各签署国和加入国政府。
4. 本条约应由保存人依照《联合国宪章》第102条办理登记。

第17条 有效文本


本条约应交存于联合国秘书长,其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俄文和西班牙文文本具有同等效力。


条约附件1 第2条第28款所指的国家名单


非洲


阿尔及利亚、安哥拉、贝宁、博茨瓦纳、布基纳法索、布隆迪、喀麦隆、佛得角、中非共和国、乍得、科摩罗、刚果、科特迪瓦、吉布提、埃及、赤道几内亚、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加蓬、冈比亚、加纳、几内亚、几内亚比绍、肯尼亚、莱索托、利比里亚、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马达加斯加、马拉维、马里、毛里塔尼亚、毛里求斯、摩洛哥、莫桑比克、纳米比亚、尼日尔、尼日利亚、卢旺达、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塞内加尔、塞舌尔、塞拉利昂、索马里、南非、苏丹、斯威士兰、多哥、突尼斯、乌干达、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扎伊尔、赞比亚、津巴布韦。

东欧


阿尔巴尼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波斯尼亚-墨塞哥维那、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爱沙尼亚、格鲁吉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摩尔多瓦、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联邦、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乌克兰、南斯拉夫。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


安提瓜和巴布达、阿根廷、巴哈马、巴巴多斯、伯利兹、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古巴、多米尼加、多米尼加共和国、厄瓜多尔、萨尔瓦多、格林纳达、危地马拉、圭亚那、海地、洪都拉斯、牙买加、墨西哥、尼加拉瓜、巴拿马、巴拉圭、秘鲁、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卢西亚、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苏里南、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乌拉圭、委内瑞拉。

中东和南亚


阿富汗、巴林、孟加拉国、不丹、印度、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伊拉克、以色列、约旦、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吉尔吉斯斯坦、黎巴嫩、马尔代夫、阿曼、尼泊尔、巴基斯坦、卡塔尔、沙特阿拉伯、斯里兰卡、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乌兹别克斯坦、也门。

北美和西欧


安道尔、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塞浦路斯、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希腊、教廷、冰岛、爱尔兰、意大利、列支敦士登、卢森堡、马耳他、摩纳哥、荷兰、挪威、葡萄牙、圣马力诺、西班牙、瑞典、瑞士、土耳其、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美利坚合众国

东南亚、太平洋和远东


澳大利亚、文莱达鲁萨兰国、柬埔寨、中国、库克群岛、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斐济、印度尼西亚、日本、基里巴斯、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马来西亚、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蒙古、缅甸、瑙鲁、新西兰、纽埃、帕劳、巴布亚新几内亚、菲律宾、大韩民国、萨摩亚、新加坡、所罗门群岛、泰国、汤加、图瓦卢、瓦努阿图、越南。


条约附件2 第14条所指的国家名单


1996年6月18日属于正式参加裁军谈判会议1996年届会工作的裁军谈判会议成员国并且列于国际原子能机构1996年4月出版的《全世界核动力反应堆》表1中的国家,和1996年6月18日属于正式参加裁军谈判会议1996年届会工作的裁军谈判会议成员国并且列于国际原子能机构1995年12月出版的《全世界核研究反应堆》表1中的国家名单:

阿尔及利亚、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孟加拉国、比利时、巴西、保加利亚、加拿大、智利、中国、哥伦比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埃及、芬兰、法国、德国、匈牙利、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以色列、意大利、日本、墨西哥、荷兰、挪威、巴基斯坦、秘鲁、波兰、罗马尼亚、大韩民国、俄罗斯联邦、斯洛伐克、南非、西班牙、瑞典、瑞士、土耳其、乌克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美利坚合众国、越南、扎伊尔。

(秋火:这就是作者博客所说的“
44个拥有核能力的国家”。)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议定书


第1部分 国际监测系统和国际数据中心的职能



A.一般规定


1. 国际监测系统应由第4条第16款规定的监测设施及相关通信手段组成。
2. 国际监测系统内的监测设施应是本议定书附件1列明的设施。国际监测系统应符合各相关作业手册中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
3. 本组织应按照第2条的规定,酌情与各缔约国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合作和磋商,建立国际监测系统并协调该系统的运作和维持及任何未来的议定修改或发展。
4. 设有国际监测系统设施或以其他方式对此种设施负责的一缔约国或其他国家与技术秘书处应按照适当的协定或安排和程序,就该国管辖或控制下的地区内或按国际法设在其他地方的监测设施、经核证的有关实验室和相关通信手段的建立、运作、改进、供资和维持达成协议和进行合作。此种合作应符合各有关作业手册中载明的安全和认证要求及技术规格。该国应授权技术秘书处进入监测设施以检查设备和通信链路,并应同意为达到议定的要求而对设备和作业程序作必要的修改。技术秘书处应向该国提供执行理事会认为作为国际监测系统一部分的设施的正常运行所需的适当技术援助。
5. 本组织与设有国际监测系统设施或以其他方式对此种设施负责的缔约国或国家进行此种合作的方式,应逐一酌情在协定或安排中载明。

B.地震监测


6. 每一缔约国承诺为协助核查本条约的遵守而合作开展地震数据的国际交换。合作的范围应包括建立和操作全球地震监测基本台站网络和辅助台站网络。这些台站应按照议定程序向国际数据中心提供数据。
7. 基本台站网络应由本议定书附件1表1—A所列明的50个台站组成。这些台站应符合地震监测和地震数据国际交换作业手册中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基本台站的数据应直接或通过国家数据中心不间断地联机传输给国际数据中心。
8. 为补充基本网络,由120个台站组成的辅助网络应在国际数据中心索要时直接或通过国家数据中心向国际数据中心提供资料。可供使用的辅助台站列于本议定书附件1表1—B。辅助台站应符合地震监测和地震数据国际交换作业手册中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国际数据中心可随时向辅助台站索要数据,此种数据应通过在线计算机线路立即予以提供。

C.放射性核素监测


9.本条约每一缔约国承诺为协助核查本条约的遵守情况而合作开展大气层放射性核素数据的国际交换。合作的范围应包括建立和操作由放射性核素监测台站和经核证的实验室组成的全球网络。该网络应按照议定程序向国际数据中心提供数据。
10.用以测量大气层放射性核素的整个台站网络应由本议定书附件1表2—A所列明的80个台站组成。所有台站均应能够监测大气中是否存在相关的微粒物质,其中40个台站在本条约生效后还应能够监测是否存在相关的惰性气体。为此,大会首届会议应核准筹备委员会就本议定书附件1表2—A所列台站中哪40个台站应具备惰性气体监测能力提出的建议。大会第一届年度常会应审议一项关于在全网络内配置惰性气体监测能力的计划并就此作出决定。总干事应拟订一份关于此项配置方式的报告提交大会。所有台站均应符合放射性核素监测和放射性核素数据国际交换作业手册中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
11. 放射性核素监测台站网络应辅以性能经技术秘书处按照相关作业手册核证的实验室,这些实验室依照同本组织签订的合同以收费服务方式对来自放射性核素监测台站的样品进行分析。本议定书附件1表2—B所列明的并经适当配备的实验室也应能在需要时供技术秘书处用于对来自放射性核素监测台站的样品做进一步分析。必要时,经执行理事会同意,可由技术秘书处再核证若干实验室,以便对来自人工监测台站的样品做例行分析。
所有经核证的实验室均应将此种分析的结果提供给国际数据中心,并且在这方面应符合放射性核素监测和放射性核素数据国际交换作业手册中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

D.水声监测


12. 每一缔约国承诺为协助核查本条约的遵守情况而合作开展水声数据的国际交换。合作的范围应包括建立和操作全球水声监测台站网络。这些台站应按照议定程序向国际数据中心提供数据。
13. 水声台站网络应由本议定书附件1表3所列明的台站组成,整个网络应包含6个水听器台站和5个T相台站。这些台站应符合水声监测和水声数据国际交换作业手册中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

E.次声监测


14. 每一缔约国承诺为协助核查本条约的遵守情况而合作开展次声数据的国际交换。合作的范围应包括建立和操作全球次声监测台站网络。这些台站应按照议定程序向国际数据中心提供数据。
15. 次声台站网络应由本议定书附件1表4所列明的台站组成,整个网络包含60个台站。这些台站应符合次声监测和次声数据国际交换作业手册中规定的技术和操作要求。

F.国际数据中心的职能


16. 国际数据中心应接收、汇集、处理、分析和报告来自国际监测系统设施的数据并将其存档,其中包括经核证的实验室的分析结果。
17. 国际数据中心用以执行其议定职能,特别是用以产生标准报告产品和为缔约国提供各项标准服务的程序和标准事件筛选判据,应在国际数据中心作业手册中加以详细规定,并应逐步发展。筹备委员会初拟的此种程序和判据应经大会首届会议核准。

国际数据中心的标准产品


18. 国际数据中心应例行对国际监测系统的原始数据使用自动处理方法和交互式人工分析,以便为所有缔约国产生国际数据中心的标准产品并加以存档。这些产品应免费提供给各缔约国并且不应影响任何事件性质的最后判断,此种判断始终应由缔约国负责作出。上述产品应包括:
(a)综合清单,内列国际监测系统检测到的所有信号,以及标准事件清单和公报,包括根据一套标准参数为国际数据中心所定位的每一事件计算出的数值和相关误差;
(b)标准筛选事件公报,此种公报应是国际数据中心利用本议定书附件2规定的定性参数,对每一事件适用标准事件筛选判据的结果,目的是对被认为与自然现象或非核入为现象相符的事件定性,并在标准事件公报中标明,从而将其排除。标准事件公报应以数值表示每一事件符合或不符合事件筛选判据的程度。国际数据中心在进行标准事件筛选时,对全球筛选判据和辅助筛选判据均应利用,以顾及相应的区域差异。随着在国际监测系统运作中获得经验,国际数据中心应逐步增强其技术能力;
(c)内容提要,简述国际数据中心获取和存档的数据、国际数据中心产品以及国际监测系统和国际数据中心的性能和运作状态;以及
(d)以上(a)至(c)项所述国际数据中心标准产品的摘选或子集,依照个别缔约国的请求为其选取。
19.国际数据中心应根据本组织或一缔约国的请求,免费为缔约国进行特定研究,通过专家分析对来自国际监测系统的数据作深入的技术审评,以改进标准信号和事件参数的估计值。

国际数据中心为缔约国提供的服务


20.国际数据中心应使各缔约国能够公开、平等、及时和方便地获取国际监测系统的所有原始数据或处理过的数据、国际数据中心的所有产品、国际数据中心档案中存有的所有其他国际监测系统数据,或通过国际数据中心获取国际监测系统设施档案中存有的所有其他国际监测系统数据。支持数据获取和数据提供的方法应包括下列服务:
(a)自动定期向缔约国转发国际数据中心产品或缔约国选定的产品;并应向缔约国转发其选定的国际监测系统数据;
(b)在缔约国专项索要国际数据中心和国际监测系统设施档案中的数据或产品时,提供所产生的数据和产品,包括通过电子交互方式进入国际数据中心的数据库;以及
(c)应个别缔约国的要求,在所涉工作量合理的前提下,免费为其对国际监测系统数据和提出要求的缔约国提供的其他相关数据进行专家技术分析,以协助有关缔约国查明特定事件的来源。任何此种技术分析的产品都应视为提出要求的缔约国的产品,但应提供给所有缔约国。
以上(a)和(b)项所指的国际数据中心服务应免费提供给每一缔约国。数据量和数据格式应在国际数据中心作业手册中加以规定。

国家事件筛选
21. 在一缔约国提出请求的情况下,国际数据中心应定期自动对其标准产品适用该缔约国确定的国家事件筛选判据,并向该缔约国提供此种分析的结果。此项服务无需提出请求的缔约国付费。此种国家事件筛选过程的产品应视为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的产品。

技术援助
22. 国际数据中心应向有需要的缔约国提供下述技术援助:
(a)协助缔约国确定其在选择和筛选数据和产品方面的要求;
(b)按缔约国的请求在国际数据中心安装该缔约国提供的计算机算法或软件,在所涉工作量合理的前提下无需该缔约国付费,用以计算新的信号和《国际数据中心作业手册》内未列入的事件参数,其产品应视为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的产品;以及
(c)协助缔约国发展其国家数据中心接收、处理和分析国际监测系统数据的能力。
23.国际数据中心应不间断地监测并报告国际监测系统设备、通信链路和国际数据中心处理系统的运行状况。如果任何组成部分的运行性能未达到有关作业手册中载明的议定水平,国际数据中心应立即通知负责国。

第2部分 现场视察

A.一般规定


1. 应按照第4条中载明的关于现场视察的规定执行本部分中的程序。
2. 现场视察应在触发现场视察请求的事件发生的区域内进行。
3. 现场视察的区域应是连续的,其面积不应超过1000平方公里,在任何方向上的直线长度不应超过50公里。
4. 一次现场视察的视察期自按照第4条第64款批准现场视察请求之日算起不得超过60天,但可按照第4条第49款至多延长70天。
5. 如果视察任务授权规定的视察区域延及一个以上缔约国管辖或控制下的领土或其他地方,关于现场视察的规定应酌情适用于视察区域所及的每一缔约国。
6. 如果一视察区域在被视察缔约国管辖或控制之下但位于另一缔约国领土上,或如果从入境点到视察区域需经过一非被视察缔约国领土,被视察缔约国应按照本议定书就此种视察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在这种情况下,视察区域位于其领土上的缔约国应为视察提供方便,并应给予必要支助,使视察组能够及时有效地执行授权任务。需经过其领土才能抵达一视察区域的各缔约国,应为此种过境提供方便。
7. 如果一视察区域在被视察缔约国管辖或控制之下但位于一非本条约缔约国领土上,被视察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确保视察能按本议定书的规定进行。如果一缔约国有一个或一个以上在其管辖或控制下的区域位于一非本条约缔约国领土上,该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确保视察区域位于其领土上的国家接受针对该缔约国指派的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如果一被视察缔约国不能确保准入,它应证明它已为确保准入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
8. 如果视察区域位于一缔约国领土上但在一非本条约缔约国管辖或控制下的地方,该缔约国应采取一被视察缔约国和一视察区域位于其领土上的缔约国须采取的一切必要措施,以便在不违反国际法规则和惯例的前提下确保现场视察能按本议定书的规定进行。如果该缔约国不能确保对视察区域的准入,它应证明它已为在不违反国际法规则和惯例的前提下确保准入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
9.视察组的规模应保持在正常执行视察授权任务所需的最低限度。在被视察缔约国境内的视察组的总人数除钻探期间以外,在任何时间都不应超过40人。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的国民或被视察缔约国的国民不得作为视察组的成员。
10.总干事应针对一具体请求的实际情况,决定视察组的规模并从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名单中挑选视察组成员。
11. 被视察缔约国应提供或安排提供视察组所必需的便利,诸如通讯手段、翻译服务、交通、工作区、住所、膳食和医疗。
12. 对于被视察缔约国所承担的与视察组在被视察缔约国境内的停留和作业活动有关的一切费用,包括第11和第49款所提到的费用在内,本组织应在视察结束后合理的短时间内予以偿付。
13. 现场视察的执行程序应在现场视察作业手册中详细规定。

B.常规安排视察员和视察助理的指派


14. 视察组应由视察员和视察助理组成。现场视察只应由专门为此指派的合格视察员进行。视察员可由技术人员、行政人员、机组人员和译员等专门指派的视察助理协助。
15. 视察员和视察助理的指派应由各缔约国提名,如果是技术秘书处的人员,则应由总干事提名,提名应依据其所具有的与现场视察目的和职能相关的专门知识和经验。被提名者应经各缔约国按第18款的规定事先核准。
16. 每一缔约国应至迟于本条约对其生效后30天将该缔约国建议指派为视察员和视察助理人员的姓名、出生日期、性别、级别、资格和专业经验告知总干事。
17. 技术秘书处应至迟于本条约生效后60天以书面方式将列明总干事和缔约国建议指派的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姓名、国籍、出生日期、性别和级别的初始名单以及关于他们的资格和专业经验的说明送交所有缔约国。
18. 每一缔约国应立即确认已收到拟指派的视察员和视察助理的初始名单。除非一缔约国至迟于确认收到名单后30天以书面方式宣布不予接受,否则这一名单所列视察员或视察助理应视为获得接受。缔约国可说明反对理由。若未获接受,提议的视察员或视察助理不得在宣布不接受的缔约国的领土内或其管辖或控制下的任何其他地方从事或参加现场视察活动。技术秘书处应立即确认收到反对意见通知。
19.任何时候若总干事或一缔约国建议对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名单进行增补或修改,替补视察员和视察助理的指派方式应与初始名单的指派方式相同。如果一缔约国的一名被提名者不再能履行视察员或视察助理的职责,该缔约国应立即告知总干事。
20.技术秘书处应随时更新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名单并将任何增补或修改通知所有缔约国。
21. 提出现场视察请求的缔约国可提议由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名单上的一视察员按照第4条第61款担任其观察员。
22. 在不违反第23款的前提下,一缔约国应有权在任何时候反对已获得接受的一视察员或视察助理。该缔约国应以书面方式将反对意见通知技术秘书处并可说明反对理由。此种反对意见应自技术秘书处收到此一通知后第30天起生效。技术秘书处应立即确认收到反对意见通知,并将该视察员或视察助理不再针对该缔约国指派的起始日期告知反对的缔约国和提名的缔约国。
23. 收到视察通知的缔约国不应要求将视察任务授权中列明的任何视察员或视察助理从视察组中除名。
24. 被一缔约国接受的视察员和视察助理的人数必须足够,以便随时有适当数目的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可供调派。如果总干事认为因提议的视察员或视察助理不获一缔约国接受而妨碍指派足够数目的视察员和视察助理或有碍于有效实现现场视察目的,总干事应将此一问题提交执行理事会。
25. 列入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名单的每一视察员均应接受有关的培训。此种培训应由技术秘书处按照现场视察作业手册中规定的程序提供。技术秘书处应在与缔约国商定的前提下协调视察员培训计划。

特权和豁免


26. 在接受第18款所规定的视察员和视察助理初始名单或随后按照第19款修改过的名单后,每一缔约国有义务按照本国程序并根据申请向每一视察员或视察助理颁发多次入出境和/或过境签证以及其他相关证件,使其能够专为从事视察活动而进入该缔约国领土和在该缔约国领土上停留。每一缔约国应至迟于收到申请后48小时或在视察组抵达该缔约国领土上的入境点之后立即为此目的颁发必要的签证或旅行证件。这些证件的有效期应与需要相符,使视察员或视察助理能专为从事视察活动而在被视察缔约国领土上停留。
27. 为有效履行其职务,视察组成员应享有(a)至(i)项所列的特权和豁免。视察组成员特权和豁免的授予,应是为了本条约,而不是为了其个人私利。视察组成员应在从抵达被视察缔约国领土算起到离开此一领土为止这整段期间内享有此种特权和豁免,并在此后针对其先前执行公务的行为享有此种特权和豁免。
(a)视察组成员应享有外交代表根据1961年4月18日《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29条所享有的不受侵犯权;
(b)根据本条约进行视察活动的视察组的住所及办公场所应享有外交代表馆舍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30条第一款所享有的不受侵犯权和保护;
(c)视察组的文书和信件,包括记录,应享有外交代表的一切文书和信件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30条第2款所享有的不受侵犯权。视察组应有权使用密码与技术秘书处通讯;
(d)视察组成员携带的样品和核准的设备在不违反本条约规定的前提下应不受侵犯,并免缴一切关税。运输危险样品应遵守有关规章;
(e)视察组成员应享有外交代表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31条第1、第2和第3款所享有的豁免;
(f)根据本条约进行规定活动的视察组成员应免纳外交代表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34条所免纳的一切捐税;
(g)视察组成员携带个人用品进入被视察缔约国领土,应免缴一切关税或有关费用,但进口或出口受到法律禁止或检疫条例管制的物品除外;
(h)视察组成员享有的货币和兑换便利应与外国政府临时公务代表的待遇相同;
(i)视察组成员不得在被视察缔约国领土上为私人利益从事任何专业或商业活动。
28. 在非被视察缔约国领土过境期间,视察组成员应享有外交代表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40条第1款所享有的特权和豁免。他们携带的文书和信件,包括记录,以及样品和核准的设备,应享有第27款(c)和(d)项中载明的特权和豁免。
29.在不减损其特权和豁免的前提下,视察组成员有义务遵守被视察缔约国的法律和规章,并在符合视察任务授权的前提下有义务不干涉该国内政。如果被视察缔约国认为本议定书规定的特权和豁免受到了滥用,该国应与总干事进行磋商,以确定是否发生了滥用;如果确定已发生,则应防止再次发生。
30.如果总干事认为视察组成员的管辖豁免会妨碍司法程序并且放弃豁免不致妨碍本条约条款的执行,总干事可放弃此种豁免。放弃豁免绝对须明示。
31. 观察员应享有视察组成员根据本节所享有的特权和豁免,但视察组成员根据第27款(d)项享有的特权和豁免除外。

入境点


32. 每一缔约国应至迟于本条约对其生效后30天指定入境点并向技术秘书处提供所需的资料。这些入境点的指定应保证视察组至少能从一个入境点在24小时内抵达任何视察区域。技术秘书处应将入境点的位置告知所有缔约国。入境点也可用作出境点。
33. 每一缔约国可向技术秘书处发出通知,改变其入境点。此种改变应自技术秘书处收到此一通知后第30天起生效,以便适当通知所有缔约国。
34. 如果技术秘书处认为入境点的数目不足以及时进行视察,或认为一缔约国提出改变入境点有碍于及时进行视察,它应与有关缔约国磋商解决此一问题。

关于使用非定班飞机的安排


35. 如果无法搭乘商业班机及时前往入境点,视察组也可利用非定班飞机。每一缔约国应至迟于本条约对其生效后30天将运送视察组及视察所需设备的非定班飞机适用的外交放行号码告知技术秘书处。飞行路线应沿既定的国际航线,并由缔约国与技术秘书处议定,作为此种外交放行的基础。

核准的视察设备


36. 大会首届会议应审议并核准在现场视察中使用的设备清单。每一缔约国均可就何种设备列入清单提出建议。现场视察作业手册中关于使用设备的详细规定应顾及可能使用此种设备的地方的安全和保密考虑。
37. 现场视察中使用的设备应包括第69款规定的视察活动和技术所需的核心设备以及有效及时进行现场视察所需的辅助设备。
38. 技术秘书处应确保所有类型的核准设备在现场视察需要时均可付诸使用。在现场视察需要时,技术秘书处应对设备的校准、维护和保护提出正式核证。为便利被视察缔约国在入境点检查设备,技术秘书处应提供书面材料并加设封印,以证明所作核证属实。
39.所有常备设备均应由技术秘书处保管。技术秘书处应负责此类设备的维护和校准。
40.技术秘书处应酌情与各缔约国就提供清单所列的设备作出安排。各缔约国应负责此种设备的维护和校准。C.现场视察请求、视察任务授权和视察通知现场视察请求
41. 依照第4条第37款,现场视察请求至少应载明以下资料:
(a)触发请求事件位置的估计地理坐标和竖直方向坐标,并注明可能的误差幅度;
(b)以地图标明的并符合第2和第3款规定的将被视察的区域的提议边界;
(c)将被视察的一个或多个缔约国的国名,或说明将被视察的区域或该区域的一部分在任何国家管辖或控制范围之外;
(d)发生触发请求事件的可能环境;
(e)触发请求的事件发生的估计时间,并注明可能的误差幅度;
(f)据以提出请求的所有数据;
(g)如拟派观察员,观察员的个人情况;以及
(h)按照第4条进行磋商和澄清的结果,而如未进行此种磋商和澄清,则说明有关理由。

视察任务授权


42. 视察任务授权应载明:
(a)执行理事会就现场视察请求所作的决定;
(b)将被视察的一个或多个缔约国的国名,或说明视察区域或该区域的一部分在任何国家管辖或控制范围之外;
(c)以地图标明的视察区域的位置和边界,但应考虑到据以提出请求的所有资料和所有其他可获得的技术资料,并应与提出请求的缔约国磋商;
(d)视察组在视察区域内计划进行的活动类别;
(e)视察组将使用的入境点;
(f)任何过境点或基地点,如果适用的话;
(g)视察组组长的姓名;
(h)视察组各成员的姓名;
(i)如拟派观察员,观察员的姓名;以及
(j)将在视察区域内使用的设备的清单。
如果因执行理事会依照第4条第46至第49款作出的任一决定而需修改视察任务授权,总干事可酌情修改任务授权中与(d)、(h)和(j)项相应的部分。总干事应将任何此种修改立即通知被视察缔约国。

视察通知


43. 总干事按照第4条第55款发出的通知应包括以下资料:
(a)视察任务授权;
(b)视察组抵达入境点的刚胡和估计时间;
(c)抵达入境点的方式;
(d)适当时,非定班飞机适用的外交放行号码;以及
(e)总干事请被视察缔约国为视察组提供的在视察区域内使用的任何设备的清单。
44.被视察缔约国应至迟于收到总干事的通知后12小时确认收到通知。

D.视察前的活动进入被视察缔约国领土、在入境点的活动和前往视察区域


45. 被视察缔约国在接到视察组抵达通知后应确保视察组能立即进入其领土。
46. 如使用非定班飞机前往入境点,技术秘书处应通过被视察缔约国的国家主管部门向该缔约国提供从进入该缔约国空域前的最后一个机场飞往有关入境点的飞行计划,提供此种计划不得迟于预定飞离该机场前6小时。此种计划应按国际民用航空组织适用于民用飞机的程序提出。技术秘书处应在飞行计划备注栏内注明适用的外交放行号码并适当说明该飞机为视察用飞机。如系使用军用飞机,技术秘书处应事先请求被视察缔约国批准该飞机进入其空域。
47. 在视察组按计划离开进入被视察缔约国空域前的最后一个机场的至少3小时前,被视察缔约国应确保符合第46款规定提交的飞行计划获得批准,使视察组能在估计抵达时间抵达入境点。
48. 必要时,视察组组长和被视察缔约国代表应商定一个基地点和从入境点至该基地点的飞行计划,并视情况需要商定前往视察区域的飞行计划。
49.被视察缔约国应在入境点以及必要时在基地点和视察区域为视察组的飞机提供或安排技术秘书处所要求的停机处、安全保卫、维修保养及燃料。此种飞机应免付着陆费、起飞费和类似费用。本款也应适用于现场视察期间作飞越之用的飞机。
50.在不违反第51款的前提下,被视察缔约国不得对视察组将经核准的并符合其任务授权的设备带入该缔约国领土施加任何限制,也不得对按照条约及本议定书的规定使用此种设备施加任何限制。
51. 在不影响第54款所规定时限的前提下,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于入境点在视察组成员在场的情况下,验证此种设备是否确属核准的和按第38款核证的设备。被视察缔约国可剔除不符合视察任务授权或未核准和未按第38款核证的设备。
52. 抵达入境点后,在不影响第54款所规定时限的前提下,视察组组长应立即向被视察缔约国代表提交视察任务授权及视察组编拟的初步视察计划,说明视察组将进行的活动。被视察缔约国代表应借助地图和其他适当文件材料向视察组介绍情况。情况介绍应包括相关的自然地形特征、安全和保密问题以及为视察作出的后勤安排。被视察缔约国可指明视察区域内其认为与视察目的无关的地点。
53. 在视察前的情况介绍之后,视察组应考虑被视察缔约国提出的任何意见,酌情修改初步视察计划。修改过的视察计划应提供给被视察缔约国代表。
54.如果在第57款所规定的时限内未议定其他时间安排,则被视察缔约国应尽其能力提供协助并确保视察组、第50和第51款所指的核准设备以及行李至迟于抵达入境点后36小时从入境点安全抵达视察区域。
55. 为证实视察组被送往的区域确与视察任务授权中指明的视察区域相符,视察组应有权使用核准的定位设备。被视察缔约国应协助视察组进行此项工作。

E.视察的进行一般规则


56.视察组应按照条约及本议定书的规定履行其职责。
57. 视察组应尽快而且无论如何至迟于抵达入境点后72小时在视察区域内开始视察活动。
58. 视察组的活动安排应确保能够及时有效地履行其职责,并应尽最大可能不给被视察缔约国造成不便和不打扰视察区域。
59.如依照第43款(e)项的规定或在视察过程中请求被视察缔约国提供任何设备供视察组在视察区域内使用,被视察缔约国应尽其可能满足此一请求。
60.现场视察期间,视察组除其他外应:
(a)有权决定如何按照视察任务授权并在考虑到被视察缔约国根据有节制准入的规定所采取的任何措施的情况下进行视察;
(b)有权对视察计划作必要的修改,以确保视察的有效实施;
(c)有义务考虑被视察缔约国就视察计划提出的建议和修改意见;
(d)有权就视察期间可能出现的不明情况请求作出澄清;
(e)有义务仅使用第69款规定的技术并且不进行与视察目的无关的各种活动。视察组应收集和记录与视察目的有关的事实,但不应寻求也不应记录明显与之无关的资料。所收集的任何材料若随后发现无关,均应交还被视察缔约国;
(f)有义务考虑并在其报告中收载被视察缔约国提供的源于本国监测网络和其他来源的、关于触发请求的事件的性质的数据和解释;
(g)有义务按被视察缔约国的请求向其提供在视察区域内收集的资料和数据的副本;以及
(h)有义务为被视察缔约国保守机密并遵守其安全及卫生规章。
61. 现场视察期间,被视察缔约国除其他外应:
(a)有权随时建议视察组对视察计划作出可能的修改;
(b)有权并有义务提供与视察组联络的代表;
(c)有权在视察组履行职责时派代表陪同并观察视察组进行的所有视察活动。行使这一权利不得延误或妨碍视察组履行职责;
(d)有权提供其认为与视察相关的补充资料并请求收集和记录其认为与视察相关的补充事实;
(e)有权检查所有照相和测量产品以及样品,并有权扣下显示了与视察目的无关的敏感场区的照片或其部分。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收到所有照相和测量产品的复份。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扣留照相原件和第一代照相产品并有权在其境内对照片或其部分施加联合封印。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提供自己的拍摄人员,拍摄视察组所要求的照片/录像。如被视察缔约国放弃此项权利,这些职能应由视察组成员履行;
(f)有权向视察组提供源于本国监测网络和其他来源的关于触发请求的事件的性质的数据和解释;以及
(g)有义务向视察组作出必要的澄清,以解决视察期间出现的任何不明情况。

通讯


62. 视察组成员在现场视察期间的任何时候应有权相互通讯并与技术秘书处通讯。为此目的,他们可在被视察缔约国同意后并且在被视察缔约国不为使用其他电信手段提供便利的情况下,使用自备的经正式核准和核证的通讯设备。

观察员


63. 按照第4条第61款的规定,提出请求的缔约国应与技术秘书处联系,以便通过协调,使观察员在视察组抵达入境点或基地点后的合理时间内抵达同一入境点或基地点。
64.观察员在整个视察期间应有权与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设在被视察缔约国的使馆通讯,若无使馆,则与提出请求的缔约国通讯。
65. 观察员应有权赴抵视察区域并视被视察缔约国的准许进入和察看视察区域。
66. 观察员在整个视察期间应有权向视察组提出建议。
67. 在整个视察期间,视察组应让观察员了解视察的进行及发现。
68. 在整个视察期间,被视察缔约国应提供或安排观察员所必需的与视察组按第11款享有的便利相似的便利。观察员在被视察缔约国领土内停留时的所有有关费用均应由提出请求的缔约国负担。

视察活动和技术


69.可按照关于有节制准入、关于样品的采集、处理和分析以及关于飞越的规定进行下列活动和使用下列技术:
(a)从空中和地表进行定位,以核实视察区域的边界和确定其内各个地点的坐标,从而为视察活动提供支助;
(b)从地表、地表下和空中进行目视观察、摄像、拍照以及多光谱成像,包括红外测量,以查找异常情况或人工遗迹;
(c)使用伽玛辐射监测和能量分辨分析方法,从空中和地表或地表下测量地表以上、地表和地表下的放射性强度,以查找和识别异常辐射情况;
(d)采集环境样品,并分析地表以上、地表和地表下的固体、液体和气体,以侦测异常情况;
(e)对余震进行被动式地震监测,以缩小查找范围并协助确定事件的性质;
(f)进行共振测震和主动式地震测量,以查找空腔和碎石区等地下异常情况并确定其位置;
(g)酌情从地表和空中进行磁场和重力场测绘、透地雷达测量和电导率测量,以侦测异常情况或人工遗迹;以及
(h)进行钻探,以采集放射性样品。
70.在按照第4条第46款批准现场视察后25天内,视察组应有权进行第69款(a)至(e)项所列的任何活动和使用其中所列的任何技术。在按照第4条第47款批准继续进行视察后,视察组应有权进行第69款(a)至(g)项所列的任何活动和使用其中所列的任何技术。视察组应在执行理事会按照第4条第48款批准之后方可进行钻探。如果视察组按照第4条第49款请求延长视察期,它应在请求中说明为完成任务拟进行第69款所列的哪些活动和拟使用该款所列的哪些技术。

飞越


71. 视察组应有权使用第79款规定的设备在现场视察期间对视察区域作一次飞越,目的是使视察组大致了解视察区域情况,缩小地面视察范围和优选地面视察地点,并便利收集实情证据。
72. 飞越应按实际情况争取尽早进行。在视察区域上空的持续飞越时间总计不得超过12小时。
73. 在征得被视察缔约国同意的前提下,也可使用第79款和第80款规定的设备进行额外的飞越。
74. 飞越范围不应超出视察区域。
75. 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限制对与视察目的无关的敏感场区的飞越,而在特殊情况下若有合理的理由,该缔约国应有权禁止此种飞越。限制可包括飞行高度、通过和盘旋次数、悬停持续时间、飞机类型、机上视察员人数以及测量或观察的类型。如果视察组认为限制或禁止对敏感场区的飞越会妨碍其完成授权任务,被视察缔约国应尽一切合理努力提供替代视察方法。
76. 飞越应按照飞行计划进行,飞行计划应遵循被视察缔约国的航空规则和规章正式呈交并经批准。一切飞行作业中应始终严格遵守被视察缔约国的飞行安全规章。
77. 飞越过程中一般仅应允许以中途补给或加油为目的的着陆。
78. 应按照拟进行的活动、能见度条件以及被视察缔约国的航空和安全规章及其保护与视察目的无关的敏感资料的权利,在视察组要求的高度上进行飞越。最高飞越高度应为地面以上1500米。
79.为依照第71和第72款进行飞越,飞机上可使用下列设备:
(a)望远镜;
(b)被动式定位设备;
(c)摄像机;以及
(d)手持型照相机。
80.为依照第73款进行任何额外飞越,视察员在飞机上还可使用便携和易安装的设备,用于:
(a)多光谱(包括红外)成像;
(b)伽玛能谱测定;以及
(c)磁场测绘。
81.进行飞越应使用航速较慢的固定翼或旋转翼飞机。飞机应有宽阔的视野,能对机下地表作无阻碍的观察。
82.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提供按照有关作业手册的技术要求预先适当装备过的本国飞机,以及机组人员。否则,应由技术秘书处提供或租用飞机。
83.如果是技术秘书处提供或租用的飞机,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检查飞机,以确保机上装有经核准的视察设备。这种检查应在第57款规定的时限内完成。
84.机上人员应包括:
(a)飞机安全飞行所需的最低限度数目的机组人员;
(b)至多4名视察组成员;
(c)至多2名被视察缔约国代表;
(d)派观察员时,1名观察员,但须征得被视察缔约国同意;以及
(e)需要时,1名译员。
85.执行飞越的程序应在现场视察作业手册中加以详细规定。

有节制准入


86.视察组应有权按照条约及本议定书的规定准入视察区域。
87.被视察缔约国应在第57款规定的时限内提供对视察区域内的准入。
88.依照条约第4条第57款和以上第86款,被视察缔约国的权利和义务应包括:
(a)有权按照本议定书采取措施保护其敏感设施和地点;
(b)有义务在限制对视察区域内的准入时,尽一切合理努力以替代方法满足视察任务授权的要求。解决视察的一个或几个方面的问题时,不应延误或干扰视察组进行其他方面的视察工作;以及
(c)有权就视察组的任何准入作出最后决定,行使这一权利时,须考虑到在本条约之下的义务和有节制准入的规定。
89.依照条约第4条第57款(b)项和以上第88款(a)项,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在整个视察区域内采取措施保护其敏感设施和地点并防止泄漏其与视察目的无关的机密资料。这些措施除其他外可包括:
(a)遮盖敏感显示物、存储物和设备;
(b)规定放射性核素的放射性和核辐射的测量范围,使其仅限于确定是否存在与视察目的相关的辐射类型和能量;
(c)规定样品采集或分析的范围,使其仅限于确定是否存在与视察目的相关的放射性产物或其他产物;
(d)按照第90和第9l款节制对楼房和其他建筑物的准入;以及
(e)按照第92至第96款宣布限制准入场区。
90.应待按照第4条第47款批准进行现场视察之后方给予对楼房和其他建筑物的准入,但对作为别无通路的矿井、其他坑道或大容积空穴入口的楼房和其他建筑物的准入除外。对于此种楼房和建筑物,视察组应仅有权在被视察缔约国的指引下穿行,以进入上述矿井、空穴或其他坑道。
91.在按照第4条第47款批准进行视察之后,视察组如果向被视察缔约国提出可信理由,证明为完成视察授权任务有必要准入楼房或其他建筑物,并证明从外部无法进行任务授权准许进行的必要活动,则有权获得对这些楼房或其他建筑物的准入。视察组组长应提出准入具体楼房或建筑物的请求,并说明准入的目的、视察员具体人数以及拟进行的活动。准入方式应由视察组与被视察缔约国谈判商定。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限制对楼房和其他建筑物的准入,而在特殊情况下若有合理的理由,该缔约国应有权禁止此种准入。
92.如依照第89款(e)项宣布限制准入场区,每一此种场区的面积不得大于四平方公里。被视察缔约国有权宣布总计面积最大为50平方公里的限制准入场区。如果宣布的限制准入场区不止一个,则每一限制准入场区与任何其他限制准入场区的最小间距应为20米。每一限制准入场区的边界应当明确和可以抵达。
93.应至迟于视察组请求准入内含一个限制准入场区的全部或部分的地点时向视察组组长说明限制准入场区的面积、位置和边界。
94.视察组应有权在靠近限制准入场区直至其边界之处放置设备和采取进行视察所必要的其他步骤。
95.应准许视察组从限制准入场区的边界处目视观看该场区内的所有露天场地。
96.视察组在请求准入宣布的限制准入场区之前,应尽一切合理努力,在此种场区之外完成视察授权任务。如果在任何时候视察组向被视察缔约国提出可信的理由,证明在此种场区之外不能进行授权所准许的必要活动,并且证明必须得到对限制准入场区的准入才能完成视察授权任务,则应为视察组的部分成员在限制准入场区内完成具体任务而给予准入。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遮盖或以其他方式保护其与视察目的无关的敏感设备、物体和材料。视察员人数应保持在完成与视察有关的工作所必需的最低限度。此种准入的方式应由视察组与被视察缔约国谈判商定。

样品的采集、处理和分析


97.在不违反第86至第96款和第98至第100款规定的前提下,视察组应有权从视察区域采集并移出相关的样品。
98.只要有可能,视察组应在现场分析样品。在现场分析样品时,被视察缔约国代表应有权在场。如果视察组提出请求,被视察缔约国应按照议定程序协助在现场分析样品。视察组只有证明在现场无法进行必要的样品分析时,才有权将样品运至本组织指定的实验室进行现场外分析。
99.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在对样品进行分析时部分扣下所有采集的样品,并可采集复样。
100.被视察缔约国应有权请求归还任何未用样品或样品的未用部分。
101.指定实验室应对现场外分析的样品进行化学和物理分析。此种分析的细则应在现场视察作业手册中加以具体规定。
102.总干事应对样品的安全、完整性和保存负首要责任,这一责任也包括确保现场外分析样品的机密性。总干事为此应按照现场视察作业手册中的程序行事。无论如何,总干事应:
(a)建立样品采集、处理、运输和分析的严格制度;
(b)核证被指定执行各类分析任务的实验室;
(c)监督此种指定实验室的设备和程序及移动式分析设备和程序的标准化;
(d)监督与核证这些实验室及移动式设备和程序有关的质量控制和总体标准;以及
(e)从指定实验室中为特定的调查挑选负责执行分析任务或其他任务的实验室。
103.作现场外分析时,至少应由两个指定实验室对样品进行分析。技术秘书处应确保分析得以迅速进行。技术秘书处应对样品的衡算和去向负责,任何未用样品或样品的未用部分均应归还技术秘书处。
104.技术秘书处应汇编与视察目的相关的实验室样品分析结果。依照第4条第63款,总干事应立即将任何此种结果转交给被视察缔约国以征求其意见,并随后转交给执行理事会和所有其他缔约国,并应在其中列载关于指定实验室所用设备和方法的详细资料。

在不属于任何国家管辖或控制的区域进行视察
105.在对不属于任何国家管辖或控制的区域进行现场视察时,总干事应与有关各缔约国磋商,议定便于视察组迅速抵达视察区域的中转点或基地点。
106.中转点或基地点的所在缔约国应尽可能为便利视察提供协助,包括将视察组、其行李和设备运至视察区域,并提供第11款所指的有关便利。本组织应偿还提供协助的缔约国支付的一切有关费用。
107.在执行理事会批准的前提下,总干事可与缔约国谈判常规安排,以便于缔约国遇有在不属于任何国家管辖或控制下的地区进行现场视察时提供协助。
108.如果在提出关于在一个不属于任何国家管辖或控制的区域内进行现场视察的请求之前已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缔约国对该区域内的一不明事件进行过调查,执行理事会在依照第4条进行审议时可考虑任何此种调查的结果。

视察后程序


109.在视察结束后,视察组应会晤被视察缔约国代表,以审查视察组的初步调查结果并澄清任何不明情况。视察组应按标准格式向被视察缔约国代表提交书面初步调查结果,并依照第98款随附一份清单,列明取自视察区域的任何样品以及其他材料。视察组组长应在文件上签字。被视察缔约国代表应在文件上副签,以表示其注意到文件内容。此一会晤应至迟于视察结束后24小时结束。

离境


110.视察后程序一经完成,视察组和观察员即应尽快离开被视察缔约国领土。被视察缔约国应尽其能力提供协助并确保将视察组、设备和行李安全送至出境点。除非被视察缔约国与视察组另有协议,否则所用出境点应是原入境点。

第3部分 建立信任措施


1.根据第4条第68款,每一缔约国应在自愿基础上,将其领土上任何地方或其管辖或控制下的任何地方的使用300吨或300吨以上TNT当量爆炸材料并作为单一爆炸引爆的任何化学爆炸通知技术秘书处。如果有可能,应事先发出此种通知。通知中应详细说明地点、时间、所用炸药的数量和类型以及爆炸的构成情况和拟达目的。
2.每一缔约国应在自愿基础上,在本条约生效后尽快向技术秘书处提供关于其本国使用超过300吨TNT当量的所有其他化学爆炸的资料,并于其后每年更新此种资料。具体而言,缔约国应说明:
(a)进行爆炸的现场的地理位置;
(b)产生爆炸的活动的性质及此种爆炸的概况和频度;
(c)任何其他可以得到的有关细节;以及协助技术秘书处澄清国际监测系统检测到的任何此种事件的起因。
3.一缔约国可在自愿和相互接受的基础上,邀请技术秘书处代表或其他缔约国代表访查其领土内第1和第2款所指的现场。
4.为校准国际监测系统,缔约国可与技术秘书处联系,以进行作校准之用的化学爆炸,或提供有关为其他目的计划的化学爆炸的资料。

阅读(2823)┊ 评论 (2)┊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7-5-7 15:45 编辑 ]

TOP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所开创的国际核控制法律体系(附该条约全文)

以下来自百度百科“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略有修改):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 -- NPT)又称“防止核扩散条约”或“核不扩散条约”,是1968年7月1日由英国、美国、苏联等59个国家分别在伦敦、华盛顿和莫斯科缔结签署的一项国际条约,共11款。该条约的宗旨是防止核扩散,推动核裁军和促进和平利用核能的国际合作。该条约1970年3月正式生效。截至2003年1月,条约缔约国共有186个。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英国、美国、前苏联等59个国家1968年7月1日分别在伦敦、华盛顿和莫斯科签署的一项国际条约。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共有11条规定,主要内容是:有核国家不得向任何无核国家直接或间接转让核武器或核爆炸装置,不帮助无核国家制造核武器;无核国保证不研制、不接受和不谋求获取核武器;停止核军备竞赛,推动核裁军;把和平核设施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国际保障之下,并在和平使用核能方面提供技术合作。
根据规定,该条约有效期为25年,其间每5年举行一次会议,审议条约的执行情况。

1992年3月9日,美国加入该条约
1992年3月9日(一说3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该条约。
1992年8月3日,法国加入该条约。
1993年6月21日,德国加入该条约。
1994年8月3日,英国加入该条约。
1995年9月30日,日本加入该条约。
印度、巴基斯坦与以色列三国皆不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1985年12月12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正式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于1993年3月12日宣布退出意向,但同年6月2~11日,朝美第1次正式会谈后,朝鲜又宣布撤回。2003年1月10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再次宣布退出意向,于2003年4月10日正式退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朴吉渊指责国际原子能机构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已成为美国执行敌朝政策的工具,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成为首个退出此条约的国家。

1998年12月根据47届联大决议成立1995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审议和延长大会筹备委员会。1993年5月─1995年1月共举行了4次会议。
由于德国、意大利、日本和瑞典的反对,条约在1970年生效时,只有25年的期限,25年后是否继续延长,如何延长则要根据多数会员国的意见决定。反对无限期延长的主要是“不结盟”国家和其它一些无核国家,如埃及、印度尼西亚、伊朗、墨西哥、尼日利亚、泰国、委内瑞拉等。这些国家认为核国家没有履行条约里的一些重要条款,例如全面禁止核试验,停止生产可制造核武器的裂变材料,对无核国家承担安全保证,允许无核国家获取和平核能技术等。这些国家认为,如果无限期延长,就会使核国家放松核裁军的努力,使事实上的“有核与无核”成为永久不可改变的、不合理的分配格局。德、意、日、瑞等原先反对永久性条约的4个国家,由于放弃发展核武器后,在获取和平核能技术方面得到保障,已转而支持无限期延长条约。
2005年5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在联合国总部举行,来自187个缔约国的代表参加会议。由于与会各方在核裁军、防扩散和中东无核武器区等问题上分歧严重,大会最终未能就《最后文件》草案达成一致


以下来自:George博士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aed52f3201014pqi.html

作者博客认证:《原子能法》立法专家组成员,《国际原子能法》作者。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所开创的国际核控制法律体系 (2012-10-05 08:00:07)
标签: 核武器国家 条约 核控制 不扩散 无核武器国家 杂谈         分类: 国际原子能法

核武器国家削减核武器直至最终消除核武器一直是各国的呼声。20世纪60年代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谈判过程中,无核武器国家就将核武器国家承诺核裁军作为前者不发展核武器的条件。因此,《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除了要求无核武器国家不发展核武器外,还要求核武器国家停止核军备竞赛和进行核裁军,以换取无核武器国家和核武器国家在国家安全保障的权利和义务方面的相对平衡。虽然核武器国家在核裁军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核武器数量已较冷战时期大大减少,同时也停止了核试验,但还没有达到无核武器国家所期待的核裁军目标,而且离彻底消除核武器的目标还非常遥远。一些无核武器国家不愿看到核武器国家无限期地拥有核武器而自己却信守不发展核武器的承诺,这就进一步增加了无核武器国家加快核裁军的呼吁。需要看到的是,彻底消除核武器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现实的做法应当通过建立系统、渐进和具体的国际核不扩散体制来实现。

国际核不扩散法律体制就是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核心,辅之以《核材料实物保护公约》等核材料控制制度、推广建立无核武器区、推动《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生效以限制核武器研制和试验,并且致力于打击核恐怖主义行为等一系列国际法律文书建立起来的,目的在于冻结核武器的发展和扩散,为全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奠定基础。

在上述国际核控制法律制度下建立起一系列的国际核监督机制,逐步形成限制核扩散,约束核武器发展的国际政治法律环境。这些法律文书概括起来可以分为国际核不扩散、核裁军和核安保3个大类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1968年7月1日在伦敦、莫斯科和华盛顿开放签署,1970年3月5日生效)



本条约各缔约国(以下称“各缔约国”),
考虑到一场核战争将使全人类遭受浩劫,因而需要竭尽全力避免发生这种战争的危险并采取措施以保障各国人民的安全,
认为扩散核武器将使发生核战争的危险严重增加,根据联合国大会要求缔结一项防止更广泛地扩散核武器的协定的各项决议,承诺进行合作为应用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和平核活动的各种保障措施提供便利,表示支持进行研究、发展和其他努力,以促进在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制度范围内应用 下述原则,即通过在一定战略地点使用仪器和其他技术有效地保障原料和特殊裂变物质的流动,
确认下述原则:一切缔约国,不论是有核武器国家或无核武器国家,均能为和平目的而获得和平应用核技术的利益,包括有核武器国家由于发展核爆炸装置而可能得到的任何技术副产品,
深信在促进此项原则时,所有缔约国均有权参加尽可能充分的科学情报交换,以促进为和平目的而应用原子能的发展,并且单独地或与其他国家合作,对促进这种发展作出贡献,
宣布它们的意图是尽早实现停止核军备竞赛和着手采取以核裁军为目标的有效措施,
敦促所有国家为达到这个目标而进行合作,
回顾到1963年《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的各缔约国在该条约序言中所表示的谋求达到永远停止一切核武器爆炸试验并为此目的继续进行谈判的决心,
愿意促进国际紧张局势的缓和以及各国间信任的加强,以利于按照在严格和有效的国际监督下的全面彻底裁军条约停止制造核武器、清除其现有全部储存并从国家武库中取消核武器及其运载工具,
回顾到按照《联合国宪章》,各国在其国际关系中不得使用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或以不符合联合国宗旨的任何其他方法侵犯任何国家的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并且回顾到要尽量减少把世界人力及经济资源用于军备,以促进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建立与维护,

议定条款如下:



第1条


每个有核武器的缔约国承诺不直接或间接向任何接受国转让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或对这种武器或爆炸装置的控制权;并不以任何方式协助、鼓励或引导任何无核武器国家制造或以其他方式取得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或对这种武器或爆炸装置的控制权。

第2条


每个无核武器的缔约国承诺不直接或间接从任何让与国接受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或对这种武器或爆炸装置的控制权的转让;不制造或以其他方式取得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也不寻求或接受在制造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方面的任何协助。

第3条


1.每个无核武器的缔约国承诺接受按照《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及该机构的保障制度与该机构谈判缔结的协定中所规定的各项保障措施,其目的专为核查本国根据本条约所承担的义务的履行情况,以防止将核能从和平用途转用于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原料或特殊裂变物质,无论是正在任何主要核设施内生产、处理或使用,或在任何这种设施之外,均应遵从本条所要求的保障措施的程序。本条所要求的各种保障措施应适用于在该国领土之内、在其管辖之下或在其控制之下的任何地方进行的一切和平核活动中的一切原料或特殊裂变物质。
2.每个缔约国承诺不将(a)原料或特殊裂变物质,或(b)特别为处理,使用或生产特殊裂变物质而设计或配备的设备或材料,提供给任何无核武器国家,以用于和平的目的,除非这种原料或特殊裂变物质受本条所要求的各种保障措施的约束。
3.本条所要求的各种保障措施的实施,应符合本条约第4条,并应避免妨碍各缔约国的经济和技术发展或和平核活动领域中的国际合作,包括按照本条的规定和在本条约序言中阐明的保障原则,为和平目的在国际上交换核材料和处理、使用或生产核材料的设备。
4.无核武器的缔约国应单独地或会同其他国家,按照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与国际原子能机构订立协定,以适应本条的要求。这类协定的谈判应自本条约最初生效后180天内开始进行。在上述180天期限届满后交存其批准书或加入书的各国,至迟应自交存之日开始进行这类协定的谈判。这类协定的生效应不迟于谈判开始之日起18个月。

第4条


1.本条约的任何规定不得解释为影响所有缔约国不受歧视地并按照本条约第1条及第2条的规定开展为和平目的而研究、生产和使用核能的不容剥夺的权利。
2.所有缔约国承诺促进并有权参加在最大可能范围内为和平利用核能而交换设备、材料和科学技术情报。有条件参加这种交换的各缔约国还应单独地或会同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在进一步发展为和平目的而应用核能方面,特别是在无核武器的各缔约国领土上发展为和平目的应用核能方面,进行合作以作出贡献,对于世界上发展中地区的需要应给予应有的考虑。

第5条


每个缔约国承诺采取适当措施以保证按照本条约,在适当国际观察下并通过适当国际程序,使无核武器的缔约国能在不受歧视的基础上获得对核爆炸的任何和平应用的潜在利益,对这些缔约国在使用爆炸装置方面的收费应尽可能低廉,并免收研究和发展方面的任何费用。无核武器的缔约国得根据一项或几项特别国际协定,通过各无核武器国家具有充分代表权的适当国际机构,获得这种利益。就此问题的谈判应在条约生效后尽速开始进行。具有这种愿望的无核武器的缔约国也可以根据双边协定获得这种利益。

第6条


每个缔约国承诺就及早停止核军备竞赛和核裁军方面的有效措施,以及就一项在严格和有效国际监督下的全面彻底裁军条约,真诚地进行谈判。

第7条


本条约的任何规定均不影响任何国家集团为了保证其各自领土上完全没有核武器而缔结区域性条约的权利。

第8条


1.任何缔约国得对本条约提出修正案。提出的任何修正案应提交各保存国政府,由各保存国政府分发给所有缔约国。随后如经三分之一或三分之一以上缔约国请求,各保存国政府应召集会议,邀请所有缔约国参加,以审议这项修正案。
2.本条约的任何修正案须经所有缔约国的多数票通过,多数票中应包括所有有核武器的缔约国以及在分发修正案之日系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理事国的所有其他缔约国的票数。该修正案对于每个交存其对该修正案的批准书的缔约国,应于所有缔约国的过半数国家,其中包括所有有核武器国家以及在分发修正案之日系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理事国的所有其他缔约国,交存其对修正案的批准书时起生效。此后,该修正案对于任何其他缔约国应在其交存修正案批准书开始生效。
3.本条约生效后5年,应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缔约国会议,审查本条约的实施情况,以保证本条约序言的宗旨和本条约的各项条款正在得到实现。此后,每隔5年,经超过半数缔约国向各保存国政府提出以上内容的建议,得另行召集为审查本条约实施情况这一相同目的的会议。

第9条


1.本条约应开放供所有国家签署。凡未在本条约按照本条第3款的规定生效前在本条约上签字的国家,得随时加入本条约。
2.本条约须经签署国批准。批准书和加入书应交经指定为保存国政府的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和美利坚合众国三国政府保存。
3.本条约应在指定为条约保存国政府的各国和本条约的其他40个签署国批准本条约并交存其批准书后生效。本条约所称有核武器国家系指在1967年1月1日前制造并爆炸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的国家。
4.对于在本条约生效后交存其批准书或加入书的国家,本条约应自各该国交存其批准书或加入书之日起生效。
5.各保存国政府应将每一签字的日期、每份批准书或加入书的交存日期、本条约的生效日期、收到关于召集会议的任何请求的日期以及其他通知事项,迅速告知所有签署国和加入国。
6.本条约应由各保存国政府遵照《联合国宪章》第102条办理登记。

第10条


1.每个缔约国如果断定与本条约主题有关的非常事件已危及其国家的最高利益,为行使其国家主权,应有权退出本条约。该国应在退出前3个月将此事通知所有其他缔约国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这项通知应包括关于该国认为已危及其最高利益的非常事件的说明。
2.本条约生效后25年应举行一次会议,以决定本条约是否应无限期地继续有效或应延长一段确定的时期。这种决定应由过半数缔约国作出。

第11条


本条约的英文、俄文、法文、西班牙文和中文文本具有同等效力:本条约应保存在各保存国政府的档案库内。各保存国政府应将经正式核证的本条约副本分送各签署国和加入国政府。


下列签署人,经正式授权,在本条约上签字,以资证明。
1968年7月1日订于伦敦、莫斯科和华盛顿,一式三份。


阅读(103)┊ 评论 (0)┊

TOP

观察者网http://www.guancha.cn/military-affairs/2017_03_03_396889.shtml

美核专家:特朗普要提高核能力 应该做好恢复核试验准备
2017-03-03 09:15:00 作者:堵开源  来源: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综合】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3月2日报道,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前核试验主管约翰·霍普金斯表示,美国正在失去地下核试验能力。因为自1992年美国停止核试验以来,大量人员、设备、技术都面临流失,如果未来美国需要验证核武器可靠性或研制新一代核武器,可能将无法进行试验。


美国在内华达州沙漠地带进行的核试验

报道称,约翰·C·霍普金斯曾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核试验主管,他认为,能源部需要保持进行核试验的能力,因为未来出现的危机事件中可能需要进行试验。

“随着时间流逝,每一天美国都在更准备不足,并流失更多资源——包括最关键的资源:有经验的人员——这些对于进行核试验至关重要。”霍普金斯在洛斯阿拉莫斯地方报纸上这样説。

他呼吁美国现有的三个负责核武器研究的国家实验室:洛斯阿拉莫斯、劳伦斯实验室、桑迪亚实验室合作,设立联合核试验准备项目。

“恢复核试验的政治决定和实际进行试验之间存在时间差距,但在我看来,这个时间差可能很长,长到危险的程度。”霍普金斯说,并补充说现在应该马上开始着手继承以前试验的成果。

报道称,美国1992年停止大规模核试验,此后根据《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签字。但这一条约从未正式签署,因为参议院对其仍有担忧。

特朗普总统日前声称要增强核实力,这引起了关于核试验能力的新讨论。


1992年,美国最后一次地下核试验,图中正将试验装置吊放入试验深井

文章称,如果美国需要制造新型的,效率更高、更安全的核武器,就可能需要恢复核试验。

该文称,中国近期测试了一枚携带10个分弹头的导弹,这意味着中国研制小型化核武器方面取得重大进步,标志着其核武库得到重大提升。

同时俄罗斯也在努力增强和能力,尤其是他们正在研制新型超级核鱼雷,该鱼雷使用的弹头当量十分巨大。


霍普金斯说:“(美国的)许多,如果不是大多数,核试验中所需要的装备和技术在过去多年后中没有得到适当维护,并且已经过时,或者已经被出售和拆毁。”

“更重要的是,进行核试验所需要的知识,这只能通过实验经验获得,现在也几乎已经全失去了。”他说,同时还说目前没有任何联邦经费支持维护核试验准备。

前美军和政策制定者马克·施耐德说,霍普金斯的担忧很有道理。

“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没有进行核试验的事实已经造成了一种危险,美国已经多年没有试验核武器或进行重大的核武器设计工作,这可能会让我们失去设计新型核武器的能力。”施耐德说。

施耐德说,他曾在多年前提议进行1千吨当量一下的核试验,但已被拒绝。“结果是,我们现在要花费高得多的成本来维护现有核武器,同时却对它们更缺乏信心。”他说。

自美国1992年暂停核试验以来,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和朝鲜公开进行了核试验。(观察者网注:这是美媒的春秋笔法,中国1996年进行了最后一次核试验,之后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此外,有传闻称中俄近年来都被怀疑进行过很难发现的低当量核试验。

霍普金斯在讲话最后说:“因为美国已经几乎没有多少之前核试验项目留下的遗产,并且目前没有任何确保能够进行核试验的项目。那么如果有一天决定恢复核试验,那么到实际试验之间会有时间差——在地缘政治危机情况下或许我们会缺乏对核武库的信心——在我看来,将会长到危险的程度。但愿不要出现我们需要去试试这究竟要多久的情况。”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TOP

http://news.sohu.com/20160929/n469370957.shtml

美五角大楼否认白宫核武政策 称将升级核武库
2016-09-29 04:36:46 来源:环球网 作者:李勇

原标题:美五角大楼否认白宫核武政策 称将花巨资升级美国核武库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五角大楼首领:没有改变美国核武打击战略的计划”,法新社28日以此为题称,美国防长卡特表示,五角大楼无意推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27日在美国新墨西哥州视察一座核研究设施时,卡特做出这番表态。他说,“长期以来,为朋友和盟国提供核保护伞一直是美国的国策,这有助于遏止冲突和战争”;“先发制人”的打击能力“过去一直是我们的政策,也是我们今后计划的一部分”。报道称,尽管中国等国已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但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坚持认为,保留“先发制人”核打击的权利是至关重要的战术选项。

  美国“军事”网站报道称,自进入“核时代”以来,美国威慑学说的基础一直是任何敌人的率先打击都将遭受压倒性回击,但美国总统从未排除在敌人攻击之前率先发动核打击的可能性。卡特周二表示,尽管已经引入新型核武器,保留在敌人发动攻击前率先实施核打击可能性的核威慑学说依然是美国政策的基础。不过他也表示,这种威慑学说将来也可能会做出“调整”,以应对新的威胁,“我们不能总是按老办法做事,我们必须考虑威慑对象是谁,并相应对行动做出调整”。

  在新墨西哥州的视察是卡特一周之行的第二站,此前一天,他在北达科他州迈诺特空军基地发表讲话,宣布五角大楼未来五年将投入1080亿美元,开启洲际弹道导弹、核潜艇和战略轰炸机三位一体核力量的升级进程。美联社称,这是卡特2015年2月就任防长以来首次发表核武主题演讲。讲话中,他含蓄地驳斥了削减核武部队组成部分或者削减有些人认为成本过高的核武升级计划的主张。站在B-52战略轰炸机前,卡特对空军飞行员说,保持美国核武库实力是确保威慑力的关键。稍早前,卡特视察了一个“民兵-3”洲际导弹基地,进入地下发射控制中心。该发射控制中心一年365天时刻有军人执勤,以根据总统命令随时发射30分钟就能打到地球另一边的“民兵-3”洲际导弹。

  “更多,更多,更多!”俄罗斯卫星网27日称,卡特承诺投入1080亿美元升级美国核武库,但1080亿美元只是一个开始。除了升级洲际弹道导弹,美国空军还寻求替换已经投入使用20年的B-2轰炸机和使用50年的B-52轰炸机。美国海军的核潜艇大约启用35年了,也需要现代化。美国预算与战略评估中心认为,到2024年,这些升级费用预计将超过3480亿美元。

  路透社称,独立评估认为,今后30年美国核武库的维护和更新成本高达1万亿美元。美国能源部长莫尼兹表示:“两党都愿努力推进核武库升级,因此我们只能相信资金能到位。不过这会涉及预算的显著提升,特别是在今后10年内。”

  卡特的表态等于给关于“奥巴马可能改变政策,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说法彻底画上句号。此前,美国媒体披露,希望将削减核武器作为政治遗产的奥巴马,考虑赶在任期结束前对美国核战略进行里程碑式调整,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媒体又称,奥巴马可能会放弃这一想法,因为面临强大阻力,除了国会,国务卿克里、防长卡特、能源部长莫尼兹等奥巴马内阁众多高官也反对“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另外,日本等盟友也表示强烈反对,认为这将弱化美国对日本的“核保护伞”。日本媒体曾分析称,从安倍反对奥巴马寻求不首先使用核武政策可以看出日本作为唯一核爆受害国又执迷于美国“核保护伞”的矛盾窘境。

  【环球时报驻美国、日本、德国特约记者 李勇 李珍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甄翔 柳玉鹏】
(责任编辑:钟庆辉 UN660)

TOP

http://news.qq.com/a/20160929/007022.htm

美国升级核武库针对谁? 外媒:对俄炫耀实力
环球军情 中国网 2016-09-29 07:58


资料图:美战略导弹部队正在为导弹加装W87核弹头

原标题:美国升级现有核武库针对谁? 外媒:对俄炫耀核武实力

“五角大楼首领:没有改变美国核武打击战略的计划”,法新社28日以此为题称,美国防长卡特表示,五角大楼无意推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卡特承诺投入1080亿美元升级美国核武库,但1080亿美元只是一个开始。对于庞大的核武升级计划,美国国内不乏反对声音,比如华盛顿安全智库犁头基金会政策主任汤姆·科利纳曾在《外交政策》上撰文说,美国还有大量核武器,我们拥有的核武器远超所需,“奥巴马政府的核支出计划毫无道理,这犹如谷歌投资万亿美元制造打印机”。科利纳认为,核武器已经过时,是“史前文物”。

但美国军政高层显然不这么看。奥巴马考虑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消息传出后,30名议员迅速写信向奥巴马施压,敦促他为了国家安全,保持“先发制人”选项。核打击政策26日晚也出现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首场辩论中。美国“军事”网站称,最初特朗普似乎主张销毁核武器。“我希望所有人消除它们,摆脱它们”,他说,“我肯定不会率先打击”。但随后特朗普又表示:“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做好准备,我不能取消任何选择。”希拉里则攻击特朗普此前关于日本、韩国和沙特等盟国发展核武器可让美国获益的言论,指责“他对核武器的草率态度实在令人忧虑”。

自1945年8月6日美国向日本广岛投掷原子弹以来,核武器一直是战略威慑的王牌。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今年6月发布的年度报告称,截至2016年1月,全球共有15395枚核弹头,俄罗斯拥有7290枚核弹头排在首位,美国有7000枚位列第二,两国总和占全球核弹头总数的93%。接下来依次为法国(300枚)、中国(260枚)、英国(215枚)。

本就优势巨大,还要巨资更新,美国的核武计划针对谁?从卡特的表态和美国媒体的报道中不难得到答案。《日本时报》27日称,卡特在周一的讲话中批评莫斯科炫耀核武实力,并对俄罗斯改造核武系统表达关切。他称,俄罗斯使用核武器的意愿似乎超过冷战时期的苏联,“莫斯科近期发出威胁,要打造新的核武系统,这让人对俄领导人继续坚持战略稳定的意愿产生强烈怀疑,也让人怀疑其是否尊重长期以来确立的尽量避免使用核武的态度……”卡特还抨击朝鲜是新出现的核威胁。不过他赞扬了中国,称北京“核武库的质量和数量虽然提升,但在核领域的表现是专业的”——这一表态与华盛顿经常批评中国常规军力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纽约时报》本月6日报道奥巴马面临的压力时称,奥巴马的国家安全顾问认为,放弃首先使用核武器将削弱盟友的实力,助长俄罗斯和中国的气焰。一名美政府高官透露,克里曾对奥巴马说,俄罗斯在欧洲上空扔炸弹,“中国在南海扩张势力”时,放弃首先使用核武器会削弱美国的核威慑力。

“从美国国内的各种声音看,俄罗斯、中国、伊朗和朝鲜是他们认为最具挑战性的国家,美国的核武器也主要针对这些国家,不可能拿核武器对付恐怖分子。” 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2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卡特代表的美国军方一部分人依然具有强烈的冷战思维和对抗思维。“美国国内一批新保守主义分子,身体进入现代,脑袋还处在冷战时期。”

俄罗斯“今日经济”网27日发表题为“美国散布恐慌”的文章称,对于卡特的声明,俄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教授科什金表示,五角大楼正极力在国内散布恐慌情绪,目的是为军队获得更多拨款。美国是世界唯一一个对他国动用过核武器的国家,并一直用核武器对他国进行威胁。

TOP

秋火:从这些资料可以清晰地看出,这些帝国主义势力的核力量更新(即所谓的纵向扩张)在冷战后至今从未停止过步伐,更新计划甚至计划到了21世纪30年代,核力量的确保提升前景甚至早已规划到了21世纪50年代。核弹头虽然会被削减数量,但通过高额投入的核武器更新计划,核弹头的质量、打击精度、投送速度都将进一步提高。固然,俄、中也不是等闲之辈。而这些NPT所承认的有核国家的纵向扩张,正是导致核扩散局面的最大因素。

http://mil.sohu.com/20150515/n414228873.shtml

美英法战略核力量现状及发展前景 美是三位一体
2015-05-15 17:24:49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舒克


  美国、英国和法国战略核力量现役大部分运载和投送工具到2025–2040年将服役期满。更新装备的准备工作应提前10-20年开始。这样,2020年代将就为新型战略核武器生产拨款做出决定。


  三位一体、二位一体和一位一体

  目前,美国的战略核力量是三位一体,法国是二位一体,英国是一位一体。

  美国海基、陆基和空基核力量分别是洲际弹道导弹核潜艇陆基洲际弹道导弹B-52重型轰炸机(携带核巡航导弹)和B-2轰炸机(携带核航弹)。以前空基核力量还有B-1重型轰炸机,但该型机1997年停止执行任务,其核航弹于2003年被拆除。

  法国两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由海基和空基部分组成,即弹道导弹核潜艇和能携带ASMP-A空射核巡航导弹的“幻影-2000N”和“阵风”F3战斗轰炸机。以前法国还曾拥有陆基战略核力量——中程弹道导弹。英国的一位一体战略核力量是弹道导弹核潜艇,由中型轰炸机组成的空中部分早已被取消。

  弹道导弹核潜艇是美国和法国战略核力量的主要组成部分和英国战略核力量的唯一组成部分。弹道导弹核潜艇分别携带这些国家的大部分、几乎全部和全部已展开核弹头。这些国家在海上巡逻的弹道导弹核潜艇过去和将来都是敌反潜兵力所难以消灭的,至少在本世纪50年代之前是这样。因此目前和将来保持海基战略核力量是西方国家为确保战略核威慑和保卫至关重要利益而要完成的首要任务


  “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

  先来说一下正处于“壮年”的美国的“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

  该级潜艇18艘中的头4艘于1981-1984年服役,1982-1984年开始巡逻。最初计划服役时间20-25年,后来延长至30年。国会反对海军要这4艘艇退役的建议,结果这4艘艇于2002-2008年进行了大修,更换了反应堆活性区,并改装为海基常规巡航导弹和特种作战小组载艇。2004年寿命又延长至42年。2007-2009年开始巡逻。预计2023-2026服役期满。

  现役14艘“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于1984-1997年服役,1985-1998年开始巡逻,预期寿命30年。但是1999年寿命延长40%。2010年美国国防部的《核综述》称,正在研究根据对战略核力量未来结构和现有弹道导弹核潜艇老化情况的评估在2015-2020年将其从14艘削减至12艘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承认存在“中断的”巡逻时间表(每次37-140昼夜)被解释为作战需要或提高弹道导弹核潜艇安全性的要求,可能表明潜艇已经开始老化。但根据2014年宣布的计划,弹道导弹核潜艇数量将不会减少,全部14艘应在2027-2040年退役。在此之前的42年里每艘潜艇可能将一共完成126次巡逻(第二代弹道导弹核潜艇在28年中完成了80次,相当于42年120次;第一代平均是69次,最多87次)。

  根据美国海军现有的计划,12艘“依阿华”级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将在2031-2042年开始巡逻。2030–2040年海军将只能拥有10艘弹道导弹核潜艇,这一情况促使一些社会组织认为只需要10艘甚至8艘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就够了。海军领导人一方面声称有必要就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存在进行讨论,一方面为保障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建造建立了独立基金(帐户上暂时没钱),而潜艇部队方面则声称至少需要12艘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新型潜艇开始建造的时间在本世纪已经修改过好几次。对弹道导弹核潜艇所需数量的认识也是这样。下一届政府即共和党政府将做出什么决定,我们拭目以待。

  美国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将是什么样子?美国人拒绝在“弗吉尼亚”级核潜艇的基础上将多用途核潜艇和弹道导弹核潜艇统一化,并希望完善经过检验的“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构造。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将采用全电推进方式,使用喷水推进装置和新型艇体蒙皮,从而能降低噪声,提高隐身性能。而因为采用更先进的水声综合系统和新型指挥台设备,潜艇的探测能力将会更高。X形艉舵的使用将使它更安全。因为使用了更先进的艇载设备和42年服役期内无须再装填活性区的新型反应堆,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修理时间更短。在拥有12艘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情况下,最后一个因素能保证在巡逻潜艇数量与目前拥有14艘“俄亥俄”级艇时相当。

  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与“俄亥俄”级艇的主要区别在于潜射导弹发射装置数量从24具减至16具。这相当于每艘艇上的最大可携带核弹药基数从以前的192件和第二代艇的160件减至第三代艇的128件。但如果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巡逻时携带的核弹药基数与目前相同(约100枚核弹头),那么这将意味着在海上巡逻的弹道导弹核潜艇上的核潜力保持原有数量,尽管布局方案有变化。


  英国和法国的第三代弹道导弹核潜艇

  英国自2007年起研制第三代弹道导弹核潜艇并研究确定到本世纪60年代其核力量所需的编成。在此过程中考虑到了弹道导弹核潜艇的研制和使用经验。

  1968-1996年执行战略核遏制任务的4艘第一代弹道导弹核潜艇在此期间平均每艘艇执行57次(最多61次)巡逻任务,平均每年2、3次。西方一位分析家不无嘲讽地说,这些弹道导弹核潜艇在服役的第25年就开始眼睁睁地崩溃。下一代弹道导弹核潜艇计划服役30年。1993-1999年向海军移交了4艘艇,并分别于1994、1996、1998和2001年开始执行任务。到2013年4月之前,它们完成了100次巡逻,平均每艘艇每年巡逻1.6次(1艘在海上,2艘在基地,1艘在修理)。这样,每艘潜艇在30年里将一共完成48次巡逻,35年则完成56次。但在英国有人说,弹道导弹核潜艇应该从2022-2023年开始退役,而第三代弹道导弹核潜艇的首艇计划2024年列装海军(后来推迟至2028年)

  英国人好象恍然大悟:为了保持1艘潜艇在巡逻而维持4艘潜艇是不合理的,每艘潜艇的16具发射装置中只有10-12枚潜射弹道导弹,而其余发射装置填满了压舱物,这是不合理的,而排水量为14000吨的潜艇携带40-48枚核弹头也是不经济的。正在形成这样一种印象:他们想起了1992年美国提出的建造排水量8200-12700吨、装备8具发射装置(用于发射“三叉戟-2”潜射弹道导弹)的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建议。2010年官方宣布,英国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将只装备8具发射装置、携带40枚核弹头。另据报道,为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研制的新型反应堆的活性区无须重新装填就能连续工作25年(必要时可延长至30年),暂时订购了3座这样的反应堆。所有关于英国第三代弹道导弹核潜艇的信息可能将在2016年公布,届时将开始签订头几份建造合同。首艇完全有可能将在2029年开始执行巡逻任务,从而成为执行“效费比”标准的典范。

  法国自2014年开始筹备第三代弹道导弹核潜艇的研制工作,它们将取代分别于1996、1999、2004和2010年列装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如果说6艘第一代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平均服役年限是22年,那么第二代艇计划服役25年,并可延长5年。法国弹道导弹核潜艇巡逻强度与英国相当(1艘巡逻,2艘在基地,1艘在修理),从而可以认为,第二代艇的头两艘服役年限将不是25年,而是30年。而这要求新一代弹道导弹首艇的列装时间不晚于2029年。


  弹道导弹核潜艇的主要武器

  弹道导弹核潜艇的主要武器是用于投送核弹头的潜射弹道导弹。美国的“三叉戟-2”潜射弹道导弹自1990年起装备美国弹道导弹核潜艇,自1994年起装备英国弹道导弹核潜艇,根据现有声明判断,该型导弹将服役至2042年。

  这种说法后面隐藏着什么含义呢?

  如果该型导弹2042年退役,那么在此之前它应该已经被后继型号取代。历史表明,第一批“三叉戟-2”导弹在研制工作开始9年之后列装,12年之后头200枚导弹交付完毕。因此,新型潜射弹道导弹研制工作可能在2030年开始,以便在2042年完成为美国和英国弹道导弹核潜艇换装的任务。

  1987–2012年为美国和英国购买了591枚“三叉戟-2”导弹,并且其服役年限从最初的25年延长至30年。经延寿改进的“三叉戟-2”导弹将从2017年开始列装。美国人从2015年、英国人从2000年开始通过减少训练发射来硬性节约潜射弹道导弹。考虑到每艘艇上的潜射弹道导弹数量即将减少(美国由20枚减至16枚,英国减至8枚),对训练发射导弹消耗进行限制,以及老化引起的导弹储备减少,到2024年每艘保持战备状态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将拥有足额的潜射弹道导弹弹药基数。

  法国M51新型潜射弹道导弹从2010年开始列装。法国人有可能像购买了58枚“三叉戟-2”导弹的英国人一样,购买不超过58枚M51导弹(包括两个型别)。这三个国家的每枚潜射弹道导弹携带1至6枚或8枚核弹头。威力为10-15千吨的英国单弹头导弹用于次战略使用。法国的单弹头潜射弹道导弹用于打击远方目标并在敌人领土上制造电磁脉冲。

  美国人以前还有在多弹头潜射弹道导弹上只爆炸一枚核弹头的方案。延寿至60年的Mk-4A/W76-1改进型弹头(用于装备“三叉戟-2”导弹)自2008年服役和预计TNO新型核弹头(用于装备M51导弹)2015年服役将提高导弹的能力。英国人将在2030年代开始为潜射弹道导弹研制新型核弹头。据媒体2008年报道,法国人曾打算在2020年代为其空射巡航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装备爆炸威力可调的核弹头。


  坚强的“民兵”

  根据美国军政领导人的正式声明判断,“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将服役至2030年。至少改进607枚导弹能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2025-2075年或者需要不断对“民兵-3”导弹进行改进,或者需要装备新型固定式、机动式或部署在隧道里的导弹。根据媒体报道,显然美国正在研究生产大约400枚井基、公路机动或铁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的可能性。但不能排除事态发生这样的转折:美国放弃洲际弹道导弹,以便将部署在本土的战略核力量固定核军事设施的数量从数百个减至十个,并保证自己在战略目标瞄准政策中占据更有利的位置。不久前在2012年就曾提出过在2022年以前取消洲际弹道导弹的建议。

  与潜射弹道导弹和洲际弹道导弹不同,两用飞机(能够携带核武器的重型轰炸机和战斗机)是能多次使用的手段。

  法国在2018年以前或者晚些时候将完成战略核力量换装“阵风”F3战斗机的工作,该型飞机从2009年起携带ASMP-A导弹。因为大约50枚ASMP-A导弹的寿命将在2035年耗尽,所以从2014年起开始研制新型空射核巡航导弹(ASN4G)。新型导弹将集隐身性能与M=7-8的速度与一体。根据新型导弹的尺寸和一架飞机携带1枚或多枚该型导弹的可能性,将不得不在为其研制新型战斗机还是轰炸机之间做出选择。关于把二位一体战略核力量改造为单一核力量的必要性的争论的平息暂时预示着法国空基战略核力量将长寿

  将用于取代北约的F-16和“旋风”战斗机的作为非战略核武器载机的美制F-35A战斗机自2021年起在美国和欧洲将获得这一性能——装备B61-12核航弹。


  轰炸机的复杂命运

  如果说2001年国防部《核综述》阐述了2040年前研制出新型轰炸机的必要性,那么在几年后提出了在2015-2020年5年内用其装备轰炸航空兵的任务。作为候选方案研究了研制亚音速隐身轰炸机或超音速轰炸机的可能性(例如,275架中程轰炸机或150架远程轰炸机)。

  后来明白了,在精确制导武器时代不需要能够携带27吨(B-52)或60吨(B-1)有效载荷的轰炸机。出现了研制“地区”轰炸机而非远程轰炸机的思想。早些时候曾提出将轰炸航空兵剥离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建议,赋予其只投送非战略核武器的功能。这会意味着,随着新型地区轰炸机投入使用,完成建立美国非战略核力量(两用战斗机和轰炸机)的任务,它们将是对北约非战略核力量(两用战斗机和担负次战略角色的潜射弹道导弹)的有力补充。该计划由于模糊不清而在2009年停止,以便在次年宣布其为重点计划并稍后计划在2024年为战斗部队装备第一批新一代飞机,用于使用常规武器,而自2026年起使用核武器

  目前美国正式装备了155架重型轰炸机,此外还有库存、封存或用于试验的重型轰炸机数十架。2014年外界获悉,重型轰炸机机队将从2022年开始削减。

  值得一提的是,B-52于1961-1962年列装,计划起降5000次。飞机的机体设计飞行时间为32500-37500小时,至今已经消耗一半以上,所以飞机可服役至2044年。B-1超音速重型轰炸机于1985-1988年服役,计划服役30年,设计总飞行时间不少于15200小时,目前已经消耗了大约一半。B-2隐身轰炸机1993-1998年列装,可服役时间达60年,设计总飞行时间达4万小时。第一批飞机已飞行时间不久前才达到7千小时。在2024-2044年列装80-100架新型轰炸机的情况下,所有B-1和B-52轰炸机将在2040年前退役,而B-2轰炸机将继续服役至2040年代中期(如果不超过规定的事故率)。

  根据媒体公布的2010年的要求,新型轰炸机有效载荷为6.3-12.7吨,航程为7400-9200公里,作战半径为3600-4000公里(不空中加油),空中加油时留空时间为50-100小时。这些要求接近对1953-1957年列装的B-47E中型轰炸机的性能(有效载荷11.3吨,最大起飞重量104吨,无空中加油时作战半径3800公里,有空中加油时留空时间48-80小时)。如果综合过去对媒体公布的全部信息和媒体公布的信息,那么新型飞机可能将是价格可接受的、装备导弹和炸弹武器的亚音速远程隐身两用飞机。官方承诺2015年4月公布新型轰炸机的数据。将在2025-2030年为其研制装备核弹头或常规弹头的新型空射巡航导弹,用于取代AGM-86导弹(新型空射巡航导弹还将装备B-52和B-2轰炸机)。而在此之前超过350枚改进型AGM-86B 空射巡航导弹将保证B-52机队的平安存在。从2030年起美国空军将只装备一种型号的核航弹(В61-12).

  显然,美国空军2025-2035年将拥有由4种型号的轰炸机组成的机队。这要么是放弃大批量B-2轰炸机和对B-1重型轰炸机过于乐观导致的失算,要么是预见到在这段时期装备4个轰炸机型号的必要性。

  至于西方国家的核弹药,美国的核弹头在2022年之前将削减至3000-3500枚(2011年资料),到2030年之前将削减至2000-2200枚(2005-2006年资料),而英国的核弹头到2025年之前将削减至180枚。法国的核弹头在2030-2040年代可能会保持现有的数量水平(“小于300枚”)。

  应该强调的是,这样,美国/北约的新型两用轰炸机成为新型高精度核航弹的运载工具将不会早于2021年。不排除美国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将在2025-2030年开始担负战斗值班。美国的新型轰炸机可能从2026年开始具备携带核武器的能力,其中包括新型巡航导弹。美国、英国和法国的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出海巡逻不会晚于2029-2031年。

  核武器运载工具和投送工具的老化不可避免,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测。但是国家领导人可根据政治喜好或财政因素调整其具体的更换时间。在未来的迷雾中,西方核力量的基础——海基战略核力量的更新轮廓是最容易捉摸的。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