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搅屎棍之流黑名单】更新至#19(2017-4-20)

【搅屎棍之流黑名单】更新至#19(2017-4-20)

【搅屎棍之流黑名单】#19: 张治儒对徐闯三个仲裁案情况的初步说明(图)
(本帖
http://t.cn/zQ1pXv1 最后更新于2017-4-20 午)


对2013至2017年肆虐于工运网络的搅屎棍之流的简要解读
(本专辑帖简介)


2012-2013年,以劳工维权机构工作者和积极工友为主体的劳工界群体开始在新浪微博和QQ群、微信群等网络平台上兴起,尤其新浪微博上越发活跃、开始有一些社会影响。这种情况下,2013年劳工界微博上就开始出现了一伙伪装成工友、企图抹黑劳工维权活动和劳工机构工作者的网特——非常可笑的是,这伙网特的为首者的微博账号就叫“工人搅屎棍”(是它自己起的名,不是我们骂的),因此我们就按其心意称之为搅屎棍之流。当时秋火积极活跃于劳工界微博,竟因为与这些搅屎棍之流论争而在线下被当地GA找上麻烦、并且还被不明身份的人接近并恐吓威胁(2013年6月初),由此,秋火开始高度关注和持续揭露这些搅屎棍ID,于是把有关网络记录集结为此帖。(原名“搅屎分子黑名单”,今改名为“搅屎棍之流黑名单”)
基于秋火的个人观察,2013年开始至今的搅屎棍之流的攻击类型可以分为两种(由于对方有国家强力机关的背景,具有特殊的隐秘性,以及有“动辄就以起诉威胁”的行为特点,因此对具体实际情况我们既不完全清楚也不可能说得太明白,只能根据大家都可以看得到的观察按类型来划分):
第一种是在网络上挑起言论冲突,抓到把柄后,再冠冕堂皇的威胁说要法治解决,为强力机关骚扰和迫害敢言的网民提供借口。2013年6月秋火遭遇的GA调查就属于这类,后来也有过其他工友遭到过搅屎棍之流的这种陷阱(例如本帖#9一名当时是欧姆电子厂的积极工人遭到威胁)。
第二种是线下潜入劳工机构,然后制造事端,并与网络上的搅屎棍之流密切配合炒作,扩大为舆论“丑闻”事件。2013年10月攻击春风服务部的“徐少华”,2015年先后挑起事端攻击劳工学者D并极力展示某劳工机构“内部矛盾”、后来又在电视镜头前攻击抹黑劳工机构工作者和竭力诋毁工人集体维权的汤某团队,以及2016年打压劳工机构的9.26审判之后跳出来攻击春风服务部的又一个徐某,都属于这类搅屎棍之流。

这两种攻击针对不同类型的活跃分子:网上攻击针对网上活跃的劳工话题讨论者,线下攻击针对劳工机构工作人员,而两种攻击相互呼应紧密结合,并且都非常注重从感情上笼络积极工友、尤其是对个别劳工机构有不满的积极工友,注重利用一切事件尤其是劳工机构确实存在的问题和缺点来全盘否定和抹黑劳工机构、全盘否定和抹黑有劳工人士支持的工人维权活动。(在2013-2014年两种攻击者似乎有一些交集,大多相对分开;不过自2015年以来至今的“汤徐团队”是两种攻击结合起来的)

这里简单澄清一下,在2013-2015那几年主打网上攻击的搅屎棍之流曾经带有一股左翼色彩(准确说是毛派色彩),用阶级斗争的话语来攻击否定普遍改良主义的、以及带有自由派色彩的劳工机构。确实,左派是应该批评自由派的和改良主义的劳工机构(例如由于其劳资合作主张往往过早对资方妥协、以及用精英包办替代的方法而轻视发扬工人民主工人自己团结组织的方法等),但这里存在着原则界限:不能打着左派的旗号却全盘否定这些劳工机构,甚至打着看似激进的阶级斗争旗号却主张“工人维权不要上街给政府添堵添乱”(有趣的是,曾经有毛派色彩的某机构亲口说过这样的话,而且是在工人群里反复强调这样的话),——这样言行的所谓“左派”,其实不过是维稳左派,即资本统治阶级的奴才(少数五毛、多数自干五),说得更透彻点:这些维稳左派是站在工人阶级的对立面上。
(这里,我秋火也不妨承认:在2015-16年以前我对自由派劳工机构的批评是很不足的,我这种思想局限性是由于实际的局限性所致,即我未能亲身去观察劳工机构的行为方式,因此我未能切合实际的提出更多恰到好处的批评;不过反过来说,有不少左翼人士,他们同样是远距离观察工运,仅从思想理论上去批评改良主义工运,这是更加不可取的。因为,真正有说服力、真正有建设性的批评,只有充分了解实际情况、结合实际情况的批评。否则,只为“政治正确”而批评,只能是小圈子的意淫,工人看了也不明白。)
特别强调:“如何批评更有利于劳工工作包括有利于劳工机构的工作”与“全盘否定劳工机构的工作”是两种根本不同的立场。针对具体问题提出批评是一回事,利用具体问题对机构的工作做出全盘否定是另一回事,这两种态度是不能调和的。
有趣的是这两种立场都可以借助左派话语、阶级斗争话语、工人阶级话语。由于这一点,再加上精心的伪装和欺骗,一些同情左翼的年轻人乃至一些普通积极工友都可能上搅屎棍之流的当。这是需要我们多一点思考来识别的。

秋火在此要承认的是,由于自己力量薄弱以及仍然不够重视,这些资料搜集整理仍然是严重不足的,在微信上还有很多这些搅屎棍之流的卖力表演和秋火的揭露反击没有上传上来。其实,对于“要重视到什么程度才足以反击搅屎棍之流”,我一直是有疑义的。我一直觉得,对于所有经历过2013至今这些网络事件的劳工界相关朋友和工友来说,搅屎棍之流的面目其实都比较清楚了,只是新接触他们的人可能还会糊涂。

这些搅屎棍之流炮制了大量谎言和假动作(例如制造个人悲情,说他们被某机构或某人害惨了等等)以博取工友同情、笼络工友,确实曾经或继续迷惑了一些积极工友。本帖搜集者认为,看人看事应该首先和主要看其实际的效果、作用是什么,而不是看其个人动机和想法。如果凡事首先和主要看各人自称的动机想法,那么所有的犯罪分子都应该立即释放出来,因为每个人都可以编出自己“情有可原”的犯罪动机和“苦衷”。所以我想,只要能够证明这些搅屎棍之流是要千方百计地全盘否定和抹黑劳工机构、全盘否定和抹黑劳工工作者、全盘否定和抹黑有劳工人士支持的工人维权活动,其实就够了,其他那些自我辩解、抹黑他人、挑拨离间的真真假假的言论,不看也罢。

写于2017年4月20日中午,工评社协作者秋火



介绍俄国工运史上的祖巴托夫分子,
如何辨识当代中国的祖巴托夫分子:
简析祖巴托夫分子:卧底工人运动的维稳左派》(秋火2013-8-19)

本帖目录(承蒙搅屎棍之流的卖力表演,得以丰富发展起来的证据):

线下线上结合起来攻击劳工机构的搅屎棍之流
#7 2013年10月17日搅屎棍跟班徐少华攻击深圳春风服务部,显示搅屎棍之流不是一般地了解劳工NGO内情
#19 张治儒对徐闯三个仲裁案情况的初步说明(图) 2016-4-20 附秋火转发点评


2013年劳工界微博网络上的搅屎棍之流
#1 搅屎阵容及目录
#2 【1】基友团(嫡系)
#3 【2】直属粉丝团
#4 【3】候补粉丝或其它(包括被忽悠来的)
#5 秋火:相信搅屎棍的智慧,期待这些爬行动物继续表演
#6 秋火微博回应网友:指控搅屎棍是网特的初步依据(2013-8-24)
#8 “搅屎分子黑名单”制作者秋火:公开回应质疑声音(2013-10-23)
#9 新证据:搅屎团主力ID“过河红卒”以国安自居 威胁恐吓劳工维权人士(亦是一位积极工人)闭嘴
#10 秋火对2014年搅屎棍扩充编制的预计(2014-1-4)
#11 “支持罢工、反对上街”?!——越来越多罢工工人上街 既反资本也抗议政府 搅屎棍之流继续割裂并对立罢工与工人游行(2014年3月)


2013-2014年劳工界微博网络:搅屎棍之流攻击劳工工作者
#12 2013年9月网络声援被捕罢工工人吴贵军 搅屎棍们及其跟班落井下石 秋火撰文反击
(吴贵军跟踪帖#61)
#13 2014年4月东莞裕元罢工及其后:搅屎棍之流竭力攻击、乃至鼓动当局抓捕劳工活动人士
#14 2014年5月28日搅屎棍之流神奇截获秋火在裕元工友群内的发言记录;同一天,搅屎棍之流互相配合竭力攻击工人争取集体谈判权的进步运动
#15 2014年11月23日工评社与“维稳左派”之流的论战:“工人应该只反资本家,还是反对整个资产阶级(资本家及其政治后台)?”
#16 工评社反对广州新生鞋厂工人维权中别有用心的搅混水舆论 - 2014年11月23日白天微博集结
#17 某劳工交流Q群重温工人代表吴贵军事迹 “搅屎棍”之流论调招摇过市又成众矢之的 - 2015年6月17~18日 根据某千人劳工QQ群聊天记录整理
#18 对劳工界的警告和备忘录:“工人搅屎棍之流”的“毛派特征” 2015年6月18日秋火随笔
#19


——————————————————————————————————————
混迹左翼工人网络的当代祖巴托夫分子

搅屎阵容:


1、基友团(嫡系)
2、直属粉丝团

上述二者都是GA自编自导出来的。


3、或真或假的粉丝
这部分有两种人:真的被忽悠来的不明事实的,或被搅屎军团的人气所吸引,或被搅屎军团的理论所吸引;还有一种是假扮群众、假扮为单纯赞同搅屎理论者,实则也是GA一分子。这里不具体分类,因为客观作用一样,当然有心者或可自辨。


另外,有部分左翼及工界的网友,分别已经靠自己的办法和智慧辨识了这些人的真面目。这个资料集正好可以供有心人继续关注。

搅屎基友及直属粉丝的微博和博客、发言风格及理论逻辑、活动特点都有一些有趣的共同特点,有闲空的人不妨来围观围观这些爬行动物,练练眼力。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7-4-20 15:39 编辑 ]

TOP

新搅屎别动队(留笼观察):
吕子乔春秋http://weibo.com/640605789
(其近期表演主要在广州新生鞋厂工友微博底下,见#15、#16的搜集“广州鞋厂工人维权的搅混水舆论”http://t.cn/Rz4KSyA
——2014-11-24-记录)
反NGO组织http://weibo.com/u/5206915381
(2014-11-22-开始出现,目标针对国内各地劳工NGO组织)


祖巴托夫分子-搅屎系列:

1、基友团(嫡系)

工人搅屎棍http://weibo.com/u/1252954932
(博客:“心在左边跳”http://blog.sina.com.cn/u/1252954932 搅屎系列博客及微博的核心统筹ID)

过河红卒http://weibo.com/u/3009479470
(博客:“简易”http://blog.sina.com.cn/easyjy 搅屎团的博客主力ID之一)

鹰犬de爪牙http://weibo.com/u/1465439310
(博客:“持斧镰者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65439310 搅屎团在博客跟贴评论里的主力ID之一)

一枚草炮http://weibo.com/529381678
(博客:“此博已关闭”http://blog.sina.com.cn/u/1572507155 原名“梦想在天上” 搅屎团的微博主力ID之一)

人人网 “马列毛” http://www.renren.com/582181266
人人网“马列毛推土机”http://page.renren.com/601860131
(2014年3月下旬新增。这两个人人网ID已经活跃多时,只是我不怎么上人人网,最近一上恰好发现它们是搅屎棍军团在人人网的主力部队。
目前他们把矛头较多对准在人人网比较活跃的少中左翼小知。胸怀“民主政治野心”却也表面斯文的左翼小知,碰上伪极左又爱扮流氓无产者的搅屎棍,可以想像是满口喷粪、臭气熏天的狗血连续剧。搅屎棍从搅工运的屎,沦落到跟小知左翼投机分子故作认真的斗嘴,真可笑~)

边晒太阳边搅局http://weibo.com/u/1433234504
(博客:“围观”http://blog.sina.com.cn/u/1433234504

勇攀乳峰我王石http://weibo.com/u/3135280385(微博原名“所畏何来”)
(博客:“无所畏”http://blog.sina.com.cn/u/3135280385

大螃蟹夹子夹蛋蛋http://weibo.com/u/3485449792

分肉者http://weibo.com/u/3496979570

挖井吃水http://weibo.com/myfamilyforever
(博客:“生而自由”http://blog.sina.com.cn/u/1720550324

骑兵也可以http://weibo.com/u/1411238452

Mass1986http://weibo.com/u/1653828494
(博客:“Massmovement”http://blog.sina.com.cn/u/1653828494

vokoghhttp://weibo.com/u/1257182262(微博原名“ghokovv”)

子在榻上曰http://weibo.com/u/3257406720

————————————————————

补注:上述多个ID更早就出现在洛崇、张正主办的星火马列毛论坛上。以“工人搅屎棍”为首,早在2008年开始就积极向马列毛论坛的核心圈子积极献媚(有趣的是当时写的大多文章还是相当正经的,没有现在那么多下流而又做作的词句),并且不久后还相当有心地挑战苏拉密的权威,成为“批判泛左翼”的“马列毛主义者”之代表,并且更早就开始积极扮演激进的工人或工程师之类的无产者角色,企图贩卖兜售既“很工人”又“很左翼”的闪亮形象。

有空闲和兴趣者,可参见搅屎棍的早期的又臭又长、漏洞百出的博客文章。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4-11-24 20:15 编辑 ]

TOP

祖巴托夫分子-搅屎系列:

2、直属粉丝团


于桥http://weibo.com/u/1615805013
WETRTUTYIYhttp://weibo.com/u/3473284212
环球大阿福http://weibo.com/u/1763731830
党外无产者2011http://weibo.com/u/1247602145
GdJamesXiaohttp://weibo.com/u/1981057204

劳动维权倡导者http://weibo.com/u/2634591463
(“工人搅屎棍”是其最早关注的对象之一,此君在热情关注工运的同时,更标明自己是“同性恋”“求交往” )

爬脚蟹http://weibo.com/u/2281978690(GA造成不断有人转发此君微博、询问我如何看待同性恋的假象)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281978690

今天天气嘿嘿嘿嘿http://weibo.com/u/3733461464

不老虎2012http://weibo.com/u/2652617791
(博客“不老虎2012”http://blog.sina.com.cn/u/2652617791
此ID在2013年8月21日下午再次诱导谈论早已谈透的罢工合法化观点。真腻味。)

如梦境123http://weibo.com/u/2965271071
(博客“如梦境”)

鱼皮拉面3247711690http://weibo.com/u/3247711690
(这个搅屎ID在2013年9月1日改名为「秋火18」,特意想混淆与我交流过的网友视线)

手机用户2693500865http://weibo.com/u/2693500865
(此君2013年11月16日13:41把“子在榻上曰”和“党外无产者”这些铁杆搅屎分子的话转发给我,经过我长达两秒钟的判断,直接拉黑)

霸地虎2013http://weibo.com/u/3859912219
(常与过河红卒、混沌重开、勇攀乳峰等铁杆搅屎分子打得火热,2013年11月28日在张治儒回应搅屎棍的博文下质问我“对劳工有益的事是什么”)

赤炼蛇的世界http://weibo.com/u/5000828712
(1月3日11:17在舔搅屎棍痔疮时向我喷了一口屎,微博所在地填的是广西南宁,似乎是在炫耀他们国家安全局的网络特务在广西也十分繁荣娼盛)

爱得承诺1314 http://weibo.com/u/1928710695
(标榜同性恋的傻逼搅屎棍跟班)

一兵worker http://weibo.com/u/1363164954
(1月27日左右,恬不知耻还在粉我的搅屎棍跟班)

大地丰歌WH http://weibo.com/u/1096811202
(2月中旬 又在大力向我宣扬“支持罢工、反对上街” 惟恐自己不够搅屎棍)

鱼不如相忘于江湖 http://weibo.com/u/1571838582
(博客名自诩“布鲁斯李”。3月29日恶意谩骂我雪国列车影评(http://t.cn/8sfxCeg),欲引骂战,其多数微博记录迅速暴露其搅屎棍跟班真面目)

————————————————————————
搅屎系列的直属粉丝团与基友团本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形式上前者接近,后者有意拉开距离,但还是在某一时刻某些细节上露了马脚。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4-3-29 10:47 编辑 ]

TOP

祖巴托夫分子-搅屎系列:

3、候补粉丝或其它(包括被忽悠来的)


镙丝钉-1http://weibo.com/206040493
(工人搅屎棍重点关注的十几人之一,四川地区毛派工人活动者。
此君大概出于人气和理论双重考虑积极配合搅屎军团忽悠)

工人网宣武http://weibo.com/ulver
(工人搅屎棍重点关注的十几人之一,北方毛派工人网络的编辑之一。
此君不但满怀热情地被搅屎棍忽悠,而且在2013年5月中国工人网第三届讨论会他的发言稿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115791010191a5.html第二章第4节经验总结部分,完全照抄搅屎棍的一条根本不值得重视的微博)

学且思1http://weibo.com/u/3338175860

混沌重开http://weibo.com/u/2639231660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639231660

吴文静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hagu1973 (静1973)

renrenpingd http://weibo.com/u/1267528315 (2013年10月23日添加:工人搅屎棍的新粉丝。似乎是一个缺乏辨别力的普通群众,一些错误的逻辑影响了她的思维,见本帖第8楼我对她的公开回应。
2013年11月17日查看时发现此ID被封。可能是同一人:静心人评http://weibo.com/u/3874610341
发现此人有一个特点:“她”非常关心个人道德评价问题,但并不真的关心劳动利益和工人运动。完全可以不理“她”。)


特注:根据现有观察,以上目前可能都是被祖巴托夫分子忽悠来的,不太像主观自觉的祖巴托夫分子。
10月22日补充:但是这些被忽悠来的人,尤其是年轻的“镙丝钉-1”,已经升级成为工人搅屎棍的铁杆好哥们,候补粉丝的第一名。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其他不明粉丝:

老槽特黑http://weibo.com/u/1079603624
(此君[以他的QQ]趁机大闹我所在的QQ群,鼓吹埃及革命中的反动派[穆兄会的头头],大肆挑拨托派与毛派的派别分歧,积极怂恿我在厂里鼓动工人运动,高调向我吹捧“工人搅屎棍”。因为极其热衷于左翼派别分歧、却反对阶级斗争资料工作的合作,被群管理员一脚踹出群。

此人以“无圈子的马列毛网友、普通群众”面目出现,但实际身份不明。无论其主观动机如何,他在客观上扮演了类似祖巴托夫分子的角色,只是影响范围可能暂时很有限。)


火羊 http://blog.sina.com.cn/u/1279155377


马恩列毛论工会http://weibo.com/u/3665040537
(2013年11月17日添加:为搅屎棍的得意门生螺丝钉-1所吸引的一个ID。11月16日在我帮凌进厂工人发声、控诉当局打压的微博下留言,讥讽我“秋火先生怎麽不去和老闆講法律和和平協商了?傻眼了吧?”——这个逻辑让人很莫名其妙,我反问他:“是不是我们工人一反抗,你就要嘲笑我们‘迷信法律’?我就问你,老板打压我们工人,我们要不要反抗?”。来源
另,此人微博上还引用江呆婊的言论来谈工人组织。动机不明。)


2013年10月22日新增:

未来死去的英雄http://weibo.com/u/2530059132
(2013年10月17日一炮打响的搅屎军团粉丝,对改良主义劳工机构极尽威胁,初步亮相后把签名改为“到流血的时候见就晚了。如果非得流血,那就让我来承受吧!”,大有当仁不让成为搅屎军团急先锋的架势。暂时没有进一步表演,留笼观望中。
相关言论,见本帖7楼)

十年面壁1 http://weibo.com/sxxsshsj(北方工大安源红色之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231270090
2014年2月中旬新增)

猪_少 http://weibo.com/u/1239987285(原名“卒_少”)
myshaloo http://weibo.com/u/2250609302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4-2-20 18:37 编辑 ]

TOP

还有一批人,目前完全可以猜到就是搅屎棍的附庸,但证据不足,所以暂时不列出来。

不过我非常相信搅屎棍系列的智慧,我相信他们还会尽情表演,展现出来。我期待着。

TOP

一网友:
搅屎棍和你之间我只见到在微博上你给他扣的帽子,具体根据真没见过,有链接吗?

秋火17:回复: http://t.cn/zT8x87w第346楼 + 第348楼 + http://t.cn/zH2OjUp主帖后半部分。 (今天 17:10)

TOP

一些新的疑点

2013年10月17日微博@未来死去的英雄 发表长微博(署名“徐少华”),祭出马克思主义和工人的名义,威胁和攻击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及其负责人张治儒。他同时at了多位关注工运的左翼分子,也at了“搅屎棍”,此后搅屎军团结合这个大好的实际案例,表达对“工运服务商”的完全敌视和揭露攻击——这些揭露显示了这些“左翼分子”真不是一般地了解劳工NGO,初步有以下言论:


@大螃蟹夹子夹蛋蛋:@张治儒微博 张老板,Y老婆是厂长,她厂子工人维权找谁呀,好象她还是时代女工服务部的参与人员哦,Y在时代拿工资不哇?介绍下情况哇! (10月21日 23:30)

勇攀乳峰我王石:同问//@大螃蟹夹子夹蛋蛋: @张治儒微博 张老板,Y老婆是厂长,她厂子工人维权找谁呀,好象她还是时代女工服务部的参与人员哦,Y在时代拿工资不哇?介绍下情况哇! (10月21日 23:34)

工人搅屎棍:哇,既当厂长又当女工啊,@张治儒微博 先生,Y老婆这是在玩鞍钢宪法么?@螺丝钉-1 @未来死去的英雄 //@大螃蟹夹子夹蛋蛋: @张治儒微博 张老板,Y老婆是厂长,她厂子工人维权找谁呀,好象她还是时代女工服务部的参与人员哦,Y在时代拿工资不哇?介绍下情况哇!
(10月21日 23:36)

来源:http://weibo.com/1266253983/AeY2y2SCp

——————————————————————————

另一个疑点不妨也晒晒:
几个月前,一位劳工机构人员一直在用自己的微博账号与搅屎棍之流争辩,但他有一次在使用机构的微博账号登陆时竟发现,搅屎棍把本应该回复他的话,回复到了他当时使用的机构微博账号上。这说明搅屎棍有特殊的技术手段可以侦测到对方的IP地址,甚至知道某网友在什么机构工作,而这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网友具备的能力。

上述疑点单独来看,或许都可以说是偶然,但联系起来看,要硬说是“普通网友”的话,那才蹊跷了。

TOP

“搅屎分子黑名单”制作者:公开回应质疑声音

秋火

微博ID“renrenpingd”是工人搅屎棍的新粉丝,似乎是一个缺乏辨别力的人。一些错误逻辑影响了她的思维:她混淆了言论自由与思想斗争,竟把思想斗争等同于政治迫害,而且她显然不知道即使是在同样顶着革命名义的人之间,也可能存在根本性的尖锐斗争。在缺乏左翼民主传统的专制社会里,更容易否定独立的批判、忽视比较不同观点来探索真相。

之所以在微博上回应她,因为她这类错误的质疑方式很有代表性。

之所以把微博转到这个专帖下,是要以此作为参照,顺带一并回应所有质疑我这份“黑名单”的人:

你完全有权利质疑或批评我对搅屎之流的一切评价,更欢迎你有凭有据地提出质疑理由,我会跟你一起研究探讨这些爬行动物;如果你不想认真对待,保留看法或干脆绕开就行了;但如果你像下面这位网友一样,用捏造诽谤扣帽子来否定我的言论自由,那我只能说你既不懂得共产主义者的思想斗争是什么样的,更不懂得尊重不同意见者的观点。在公开网络上、网民面前,这样的作态实在不明智!


renrenpingd:1966年是啥样的人在用私刑搞打砸抢,这黑名单有点类似哈,一朝权在手,直接拉进黑屋?@打工志愿者@飞城d1 是否去看//@于桥:  (10月22日 20:04)

秋火17:公开回应:首先,任何人都可以(你也可以)拉黑别人,都有言论的自由。我制作黑名单倡议大家警惕,也是一种言论自由。我没有鼓动他人打压这些搅屎分子,什么打砸更是莫名其妙!第二,你可能认为我乱扣帽子,你当然可以表达你的看法,但你却以“私刑搞打砸抢”的诽谤,否定我的言论自由,实在不明智。 (10月22日 23:12)

来源:http://weibo.com/2085290413/Af6NgiWVf


写于2013年10月23日


续上 - 10月25日中午补充:

renrenpingd:难道俺说的不是俺的言论自由? (10月23日 09:20)  (对上面秋火10月22日23:12微博的回应)


一天多后,renrenpingd又发微博:
警察的围观态度跃然纸上,在看看按照@秋火17@张志儒微薄 这些工运服务商的套路勇当炮灰的 吴贵军 至今还在号子里.以后该怎么干不是很清楚明白么.( 深圳石岩劳资纠纷致工人流血冲突 警察开枪制止-观察者网 http://t.cn/zRJCj5J )@强国老吴@农民维权@女工关怀@康宣2011@邱林川@毕给力@c贝l壳y@传媒人苏见
| 转发(7)| 收藏| 评论(8)  10月24日 13:21来自新浪微博
(来源:http://weibo.com/1267528315/AfunRcUTk

我与她的公开对话转载如下:

秋火17:你的诬蔑真是够厉害了。扣帽子无依据。         (10月25日 01:21)

秋火17:你能实事求是地和我公开对质吗?连基本的调查和公开交流都没有,你就偏听偏信。我也算是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         (10月25日 01:23)

renrenpingd:回复@秋火17:自以为是的结果就是这样的,没有忏悔就没有救赎         (10月25日 07:12)

秋火17:回复@renrenpingd:我对搅屎分子是网特的判断用半年时间做了一系列调查和分析,包括与它们公开对质。当然你可以对这些论证完全不屑一顾,但你无法否认我在扣帽子时是做了一系列调查分析的。而你在给我扣“工运服务商”的帽子时,却偏听偏信搅屎分子,却没对我有任何调查,连与我公开对质都不敢。         (10月25日 11:30)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3-11-17 02:51 编辑 ]

TOP

新证据:搅屎团主力ID“过河红卒”以国安自居 威胁恐吓其他劳工维权人士闭嘴

简析:极少有人会以国安自居提出严厉的警告。下面这个对话中,“过河红卒”的警告却是如此。他警告的对象“正义希望”是大名鼎鼎的欧姆工会的一名干事,非相关领域者较少知其身份,更说明警告很有针对性,绝非一般。而这位“过河红卒”恰恰是搅屎团最活跃的主力ID之一,常常承担投石问路、冲锋陷阵的任务。
这段对话本来只是观点讨论,谁都可以说某一方的观点错误、肤浅或愚蠢,但搅屎分子却把话题引导到暗示GA打压,更罕见地以GA自居,威胁恐吓其他劳工维权者闭嘴。所以,这段对话可以进一步说明搅屎分子系列的背景不一般,话里藏刀,阴险奸猾。 (秋火)


来源:http://weibo.com/2085290413/zDqGAmEIo?type=repost

秋火17
【每日工界视角P23: #441http://t.cn/zHkq66f】小专题:《近年来国内劳务派遣工争取同工同酬的罢工等抗争记录》关注即将实行的劳务派遣新规:将会启发怎样的斗争新局面?
(2)| 转发(42)| 收藏| 评论(14)   6月28日 01:19来自新浪微博

正义希望:此文说到阶级斗争和起义等用词,我认为太过煽动,罢工运动是为了工人更好的福利工资,改善工人的现状,而不是扰乱社会,反动叛乱。  转发(6)  6月29日 09:13

过河红卒:这就是托猪想象力的极限了,尼玛还没咋滴就先挥刀自宫了//@正义希望:此文说到阶级斗争和起义等用词,我认为太过煽动,罢工运动是为了工人更好的福利工资,改善工人的现状,而不是扰乱社会,反动叛乱。  转发(4) 6月29日 09:27

正义希望:尼嘛真咋地了,你还能这样潇洒,早吃子弹了。难道你就是我说的那种人,不然这么激动。防人之心不可无。 //@过河红卒:这就是托猪想象力的极限了,尼玛还没咋滴就先挥刀自宫了
转发(2) 6月29日 10:26

秋火17:回复@正义希望:说到“起义”那里,正是在否定网友的那句话时说的。说到阶级斗争,却未必就等于叛乱。 //@秋火17:@澳利威工援中心 @工人网余锋 @扯淡主义者西如 @工人羅 @正义希望
转发 6月30日 00:21

秋火17:另外,实际上你也知道工人极少、或几乎不说“阶级斗争”,现实反倒是资本家和大把帮凶(包括许多媒体、砖家学者乃至法院)在【针对工人实行阶级斗争、压迫工人】。我只是出于“阶级斗争研究”(注意看我博客标题早就是这样),提出这个视角。但这不等于煽动,因为我也没这个能耐,而且现在也不到时候。
转发 6月30日 00:30

鹰犬de爪牙:害怕花生米。//@过河红卒: 这就是托猪想象力的极限了,尼玛还没咋滴就先挥刀自宫了   6月30日 00:58

过河红卒:国安已定位经纬度,谨慎发言 //@正义希望:尼嘛真咋地了,你还能这样潇洒,早吃子弹了。难道你就是我说的那种人,不然这么激动。防人之心不可无。   6月30日 21:46

正义希望:回复@过河红卒:不排除一些坏人挑拔离间,扰乱社会。我们需要擦亮眼晴,对好坏区别对待,我们追求自己的利益但不要被人利用,时刻保持清醒头脑。不管政府还是其他,我们都要选择对错。 //@过河红卒:国安已定位经纬度,谨慎发言  7月1日 08:09


【微博截图分析】


1:“正义希望”是劳工圈内受关注较多的一个ID,转发较多,引起了维稳人士“过河红卒”的注意,赶忙跑来维稳。被“正义希望”反唇相讥。


2、我对“正义希望”的回应做了理性平和的公开澄清。


3、搅屎军团本想搅屎,反被“正义希望”泼了一身屎,挑拨不成,恼羞成怒,亮出国家安全局的免死令牌,竟来恐吓威胁“正义希望”


4、“正义希望”虽在黄色工会,好歹也是罢工运动过来的,哪里吃这一套威胁,又反讥了“过河红卒”。搅屎分子,除了屎,还是屎

TOP

2014年,随着无产阶级革命的临近,维稳左派要扩充编制了。一边喝肉汤,一边晒太阳,一边用大便搅工运左翼的局。

TOP

以下对话转自新浪微博和红旗网:http://www.wwwhq.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058


“支持罢工、反对上街”?!

从2013到2014越来越多罢工工人上街 既反资本也抗议政府
维稳左派搅屎棍之流继续割裂罢工与工人游行 把两者对立起来


http://weibo.com/1301104761/Ax2tW68Y3

@王江松-
年后一开工,各地就爆发罢工,如广东穗保、惠州比亜迪、江西富士康、山东荷泽和威海。这些罢工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走出厂区变成游行,由对资方的抗争延伸为对政府的抗议。这会成为劳工运动的一种常见模式吗?若然,则官方的"聚众扰乱社会-交通秩序罪"就Hold不住了,游行示威将成为事实上的权利。

(160)| 转发(2480) | 评论(442) 2月16日 23:25来自iPhone客户端

秋火:尽管整个2013年,习近平政权都大肆使用防暴警察对付街头的罢工工人,从某些维权律师到网上冒充的搅屎棍之流都在有系统地宣扬【“支持罢工、反对上街”的维稳高论】,但是罢工运动的激进化趋势却不以人意志为转移地发展起来了。今天公审罢工工人吴贵军的政府,将被越来越多走上街头的罢工工人审判。 | (2)| 转发(4)| 收藏| 评论(10) 2月17日 19:49 来自搜狗高速浏览器

大地丰歌WH:在工厂罢工和上街游行,哪个更有力? (2月17日 21:30)

秋火17:回复@大地丰歌WH:同时罢工游行,岂不更有力?为何一定要割裂、对立起来呢? (2月17日 23:34)

大地丰歌WH:回复@秋火17:直接在工厂罢工,阻断资本运行,劳资纠纷,政府还不好插手,这不更有力么?上街干啥?游行,堵路,指望政府青天大老爷?你能得到的只是镇压或者就是旷日持久的法律维权。从资产阶级的角度出发来看,这两种方法的结果真的就是对立的! (今天 09:01)

秋火17:回复@大地丰歌WH:你的意思是:工人罢工是无产阶级立场、罢工工人的脚胆敢跨出厂门一步就成了资产阶级立场?[偷笑]左得不得了的脑残维稳高论啊~[哈哈] (今天 17:20)

大地丰歌WH:回复@秋火17:呵呵,看来你的立场真的有问题,读马克思能够读成工运服务商,不简单哪。和那个余斌大博士一样,马克思讲的溜溜的,一遇到具体问题味儿就不正。你继续为工运服务吧,俺们不是一路人 (今天 18:05)

秋火17:回复@大地丰歌WH:谁跟你一路人了?搅屎棍的小跟班,穿个马甲就装人了? (今天 18:12)

大地丰歌WH:回复@秋火17:看来是没工运生意做鸟,淡出个鸟来,继续打屁。老子为工人操碎心,咋就会没人理解捏,真是没良心哟。生意难做呀 (60分钟前)

大地丰歌WH:回复@秋火17:工人每天累死累活,挣点血汗钱不容易,被老板克扣鸟,您能全部要回来么?工人那点血汗钱,老板虎视眈眈的,不曾想您也盯着。老板是老虎,您就是豺狗,人家吃肉,您只能吃点剩下的腐肉。您咋吃的下,那是工人的卖命钱哪?! (39分钟前)

大地丰歌WH:回复@秋火17:老板喝工人的血,您也喝。这是共同点。不同在哪里呢?老板喝的多,您喝的少。老板喝血有您护驾,您呢,喝工人的血当然要被工人操,老板同样也会呵斥您哪:立场没站稳,你要完全和俺们穿一条裤子,多读马列为老板服务!当然,给你们的补贴不能多,多了工人会发现的。 (31分钟前)

秋火17:回复@大地丰歌WH:看看你那嘴脸,才几句话又露出搅屎棍一路货色的马脚了。 (10秒前)


杨树
发表于 2-19 21:15:09
“秋火17:回复@大地丰歌WH:同时罢工游行,岂不更有力?为何一定要割裂、对立起来呢? (2月17日 23:34) ”
-------
从这话看来秋火应该是无产阶级的立场!没有问题呀!


秋火
发表于 2-20 15:26:51
大地丰歌WH,是微博上的“搅屎棍之流”的一员(同样观点、腔调的ID大概有几十个,以微博“工人搅屎棍”“一枚草炮”“鹰犬与爪牙”等为冲锋队),他们打着马列毛主义旗号,唱着革命极左高调,但是完全否定、反对一切改良主义者所参与的工人日常斗争,敌视那些主张参与这类工人日常改良斗争的左派,将他们统统扣上“工运服务商”的帽子。


他们在整个2013年的一个基本论点(他们甚至上升为路线斗争)可以概括为“支持罢工、反对上街”。他们认为工人只要在工厂罢工就好了,无论如何,离开工厂到街上游行都是错误的、反动的,因为上街会遭致当局镇压、煽动工人上街就等于把工人“带入资产阶级的包围圈”。

可是他们还完全无视一个事实:很多罢工工人之所以走上街头,是因为老板都已经跑路了、工厂都搬空了,或者政府明显偏袒老板、引起工人愤怒而把矛头同时指向当地村委、街道办政府。他们把工人上街的原因却统统归咎于“工运服务商”煽动误导的结果。

在他们眼里,中国每年数以千、万计的罢工游行莫非都是“工运服务商”误导的结果?

我的个人观点是,如果工厂机器还在,当然应该罢工针对老板、减少树敌过多遭致压力过大,而避免出最后一张牌“上街”。但如果工厂都已搬空,工人此时已无法“罢工”,当然不能自认倒霉,而应该进行最后的斗争,上街要求政府解决(在实践中,这不一定都会被镇压,更不一定统统失败,有些案例仍能争取到政府垫付一定数额的工资)。


杨树
发表于 2-20 20:13:23
赞同你的正确观点!

TOP

2013年9月网络声援被捕罢工工人吴贵军
搅屎棍之流及其跟班落井下石;秋火撰文反击


秋火:声援被迫害的罢工工人:反击搅屎分子及其跟班的伪极左论调(2013-9-2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3788&page=4#pid20044

秋火 发表于 2013-9-26 17:08 新青年论坛 吴贵军专帖#61

2013-10-07 17:06发表于秋火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4b01ad0101p2hr.html

TOP

2014年4月东莞裕元罢工及其后:搅屎棍之流竭力攻击、乃至鼓动当局抓捕劳工活动人士

秋火:【2014年4月东莞裕元罢工及其后:搅屎棍之流竭力攻击、乃至鼓动当局抓捕劳工活动人士】http://t.cn/8s1qAQZ 在河蟹、国宝、草泥马等爬行动物大力努力下,“搅屎分子黑名单”证据链又增添了强有力的新证据,感谢劳工界公害的自觉卖力表演。请广大网友阅转,让老鼠一过街,人人就喊打! (2014年5月3日 10:15)

一、东莞裕元罢工期间(4.14.—4.25.):搅屎棍之流竭力攻击各路活动者

【裕元大罢工第3、4天:搅屎棍之流攻击王江松、张治儒、秋火“把工人拖下水”】
(编注:王、张、秋都不同程度介入裕元大罢工:王不断在网上代发深圳春风消息、劳工界公开信、张治儒公开信及各方消息;张直接介入了裕元大罢工,是这次工运的主要活动者之一;秋亦与裕元罢工有信息关联并协助工评社搜集斗争前线情报)

http://weibo.com/3750186421/AFPxPE7Ur
一師學東會
我们在和“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计划”交流。首先大家交流了关于北航马学会分裂问题,然后厘清了对工人概念的认识,再从对工人群体的权利维护,到组织学生进厂关注工人实际,论述从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到社会理论系统研究。@AC灯火阑珊 @工人网余锋 我在:|东方红路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东方红路 - 显示地图
(2)| 转发(13)| 收藏| 评论(7)  4月15日 19:01来自三星android智能手机


二郎简评:左派不缺理论不缺嘴炮,缺的是行动,行在路上比蹲在书房有效地多。到长沙泥瓦匠中去,到工厂田间地头去,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去,发动乌坎、通钢这样的维权运动,这才是希望之所在!         (4月15日 19:40)

沧海一粟1907:像看《动物世界》一样观察工人,像刘少奇一样拿着法律本本维权有个屁用,托派分分钟把工人脱下水@王江松- @张治儒微博 @秋火17  转发(2)| 收藏| 评论(2)  4月16日 20:31 来自小米手机2

分肉者:香港的长毛就是托猪们奋斗努力的目标//@沧海一粟1907:像看《动物世界》一样观察工人,像刘少奇一样拿着法律本本维权有个屁用,托派分分钟把工人脱下水@王江松- @张治儒微博 @秋火17   | 转发 4月17日 12:22

秋火17:搅屎棍除了拉屎、吃屎、喷屎、脑子里尽是屎,还有什么?除了屎还是屎。多谢你把我与一场历史性的重大工运的积极参与者@张治儒微博 老兄一起抬举。你除了站在一旁讥笑罢工工人还会什么?你喷的屎你自己慢用吧~[偷笑][哈哈][拍照] (4月18日 10:43)

秋火17:回复@二郎简评:东莞裕元鞋厂六万人大罢工今天已进入第五天。网上一撮搅屎棍分子却在打着极左幌子攻击罢工工人的支持者、参与者和报道者。如有兴趣关注,请见《东莞裕元鞋厂大罢工全辑》http://t.cn/8sW1jm6 欢迎阅读、转发         (4月18日 10:48)


【4月25-29日搅屎棍之流持续攻击劳维人士林东、张治儒】

http://weibo.com/1096811202/B1jZA7e5E  大地丰歌WH
演,继续演!被和谐的黑狗抓了,你们就是和谐的敌人,理所当然就是工人的朋友了。理所当然工人就要信任你们了。看起来真不错。不过扒开小内裤一看,你们是靠工人来供养的么,工人不不被残酷剥削,你们就没饭吃。这周瑜打黄盖,唱的好。@工评社 //@王江松-:张治儒已回家,林东仍然失联。继续寻人!
| 转发| 收藏| 评论  4月25日 07:54来自ZTE 中兴智能手机

http://weibo.com/1465439310/B1HWaFHxC  鹰犬de爪牙
张治儒老板每和条子合作一次,声望就高涨一次。尼玛,这次趁着尾声赶紧出山摘桃子吧。其他工运先生们还不抓紧学习参悟。[哈哈]//@工人小萝莉-: //@王江松-:张治儒已回家,林东仍然失联。继续寻人!@老侯_71624 ://@春在溪头荠: //@活捉死老鼠: //@柴扉晚客:
(1)| 转发(1)| 收藏| 评论(1)  4月27日 20:51来自微博 weibo.com

党外无产者2011://@鹰犬de爪牙:张治儒老板每和条子合作一次,声望就高涨一次。尼玛,这次趁着尾声赶紧出山摘桃子吧。其他工运先生们还不抓紧学习参悟。[哈哈]//@工人小萝莉-: //@王江松-:张治儒已回家,林东仍然失联。继续寻人!@老侯_71624 ://@春在溪头荠: //@活捉死老鼠: //@柴扉晚客:         (4月29日 09:53)


二、东莞裕元罢工之后(5月初):
搅屎棍攻击救援被捕劳维人士行动
公开鼓动当局抓捕其他劳工活动者


【5月2日搅屎棍攻击给东莞裕元工人做访谈、左翼宣传的毛派分子】

http://weibo.com/1465439310/B2teMfiVr  鹰犬de爪牙
骂得好,骂得呱呱叫[赞]//@无产小混混: 日,毛派的脑子装的都是屎么,还几把绝对等价关系,毛主席要消灭的就是你妈逼的自由的等价关系! //@大地丰歌WH:向工人致敬,向高尚的动物观察家致敬
| 转发| 收藏| 评论  5月2日 21:16来自微博 weibo.com


【5月1日工评社与秋火发表声明为被捕劳维分子林东作证
其后,搅屎棍分子公开鼓动当局抓捕工运活动者王江松、段毅、工评社和秋火】


http://weibo.com/1363164954/B2oipbo3w  一兵worker
既然说是以官方为准绳,还哀鸣个屁啊哈哈,大律师大诉棍们有证据就去法院维权嘛哈哈//@王江松-: 
| 转发(2)| 收藏| 评论(1)  5月2日 08:41来自华为Ascend手机

http://weibo.com/1096811202/B2oT0fd4T  大地丰歌WH
尼玛和谐抓人咋就没把@王江松- @纠结的草绳 @工评社 @秋火17 判个几年,光抓吴贵军,林东这样的小喽啰有个毛用//@一兵worker:既然说是以官方为准绳,还哀鸣个屁啊哈哈,大律师大诉棍们有证据就去法院维权嘛哈哈//@王江松-: 
| 转发(1)| 收藏| 评论(1)  5月2日 10:12来自ZTE 中兴智能手机

http://weibo.com/3874610341/B2rrfpUZW 静心人评
反贪官不反腐败执政党呗//@大地丰歌WH: 尼玛和谐抓人咋就没把@王江松- @纠结的草绳 @工评社 @秋火17 判个几年,光抓吴贵军,林东这样的小喽啰有个毛用//@一兵worker:既然说是以官方为准绳,还哀鸣个屁啊哈哈,大律师大诉棍们有证据就去法院维权嘛哈哈//@王江松-:
| 转发| 收藏| 评论  5月2日 16:42来自微博 weibo.com

http://weibo.com/1096811202/B2u8r1J5T 大地丰歌WH
怎么老是抓从犯,该抓主犯@张治儒微博 嘛!难道是黑老大出卖小马仔给条子交差!?//@王江松-:致敬!//@邓树林律师: 致敬!//@徐昕: 扩散,致敬 //@律师庞琨:@徐昕 @吴虹飞 @王江松- @迟夙生律师 @王振宇律师 //@张治儒微博:@纽约李强 @山西的韩东方 @纠结的草绳 @王江松- @律师庞琨 @范标文律师
| 转发(2)| 收藏| 评论(1)  5月2日 23:33来自华为麦芒A199

晒着太阳搅局:有一种倒豆子似的絮叨叫做出卖,有一种出卖是为了涨资历。林东、吴贵军就是托猪、工运服务商扔出去的被洗残了的炮灰         5月3日 07:25

一兵worker:哈哈哈,信服务商得永生//@晒着太阳搅局:有一种倒豆子似的絮叨叫做出卖,有一种出卖是为了涨资历。林东、吴贵军就是托猪、工运服务商扔出去的被洗残了的炮灰   5月3日 07:55

TOP

2014年5月28日搅屎棍之流神奇截获秋火在裕元工友群内的发言记录;
同一天,搅屎棍之流互相配合竭力攻击工人争取集体谈判权的进步运动


http://weibo.com/5000828712/B6m1O9edu

赤眼蛇
号外!秋火被裕元工人踢出Q群的原因!哈哈哈哈。 4月,秋火潜入裕元工人群,油头滑脑,一边转博文章链接博取工人信任,一边却说转发朋友的。然后,一边说不了解工运商,一边却给工运商当托儿,忽悠工人与资方谈判。一边说为工人维权,一边却替裕元资金周转操心。请欣赏一位现已自离裕元工人发的截图。

| 转发(15)| 收藏| 评论(10)   5月28日 10:16来自360安全浏览器

过河红卒:@打工者中心 @张治儒微博 @秋火17 @工评社 托猪张嘴就是代表工人,做的都是为老板谋利益的事情。老板都知道法无禁止即可做,托猪却忽悠工人戴上合法的嚼头,争取神马劳工三权。明明法是对力量的追认,力量到哪里,法就到哪里?托猪最喜欢定义这个权,那个权,神马罢工权,争取罢工权的权,争取争取的权         (5月28日 10:32)

工革斗研者秋火:回复@过河红卒:你们天天为老板谋福利,奖金发了不少吧?罢工工人被抓,你们就骂工人活该,你们它吗的都是贱逼。没词了吧?只会造谣和骂人了吧,多骂一点,老板给你们这些搅屎棍多赏点五毛。         (5月28日 15:56)

——————————————————

秋火:
为什么说是神奇截获呢?
1、因为这是我在裕元工友群内的发言,我发言并不多,裕元根本没有工人知道我的身份,这个截图据搅屎棍之流说是来自“一位现已自离裕元工人”。更重要的是,在4月21日罢工还在进行时,工友群每天的更新量多达上百页,而且当时不止一个、而是有多个工友群,搅屎棍等知情人士得有多少双眼睛、盯得多紧才能及时截获我的发言?不神奇吗?

2、因为介入裕元罢工事件,我4月22日被所在地的派出所干警找去问话,当时我看到派出所出示了一份我在裕元工友群内的详细聊天记录打印稿,让我指认是否我的发言。这些维稳的狗腿子们精心记录着我的发言,也只有他们能做到。而今我居然在网上看到了4月21日我在裕元工友群内的发言截图,不神奇吗?

另外说一句,搅屎棍说我给“工运商”当托儿,他说的“工运商”是指工评社,工评社完全没有也不需要任何资助、更无任何盈利,它只是左翼工人业余时间的文字集结。我与工评社共同介入罢工,相互打掩护、尽量降低风险,这怎么叫“油头滑脑”?当然,搅屎棍希望左翼像某些劳工NGO那样公开高调介入、然后尽快被一网打尽,好利于他们清除推动工运的危险分子。在搅屎棍看来,一切帮助工人、并且与其他劳工NGO多少有点友好关系的民间团体,都是“工运商”,都在它维稳职责范围、是它的维稳关照对象。再说,进步工人如果一点“油头滑脑”都没有,只有天真的爱心和简单头脑,就对付不了资本家的工贼和搅屎棍之流。


同一天,在上面这条微博仅仅6分钟之后,“工人搅屎棍”转发微博攻击深圳工人争取集体谈判权的努力:

http://weibo.com/1796142844/B6ev9lz1O
http://weibo.com/1252954932/B6m4cbpTT

@打工者中心
发表了博文 《关于我们工人群体对集体谈判的看法之立场书》 - 集体谈判的权利属于我们工人本身,神圣而无法剥夺。在生产过程中,企业掌握了生产的资料,我们只能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而获取少许能维持生活的费用 |关于我们工人群体对集体谈判的看法之立场书http://t.cn/RvbBFjm
(3)| 转发(116) | 评论(30)   5月27日 15:07来自新浪博客


工革斗研者秋火:支持!有几点大赞:1/全体工人民选谈判代表,不必然由工会的人自动担任,即使工会出面也应组织民选谈判代表;2/若第三方协调下还是无共识,应宣告谈判破裂;3/若谈判权利不得保障,工人应有权罢工;4/反对罢工刑事化,不能限制罢工;5/若企业违反谈判期间规定,罚款10万、法人代表监禁2年[good]
(1) | 转发(29) 5月28日 16:25


工人搅屎棍://@过河红卒: @打工者中心 :集体谈判权属于我们工人本身神圣而无法剥夺===托猪一张嘴,屎味就冒出来了。托猪眼里劳工三权对于工人,就像恋爱三权—亲嘴权,摸奶权和操逼权—对于拍拖的屌丝一样,都是神圣不可侵犯滴!不同的是后者屌丝自己搞定了,不需要代理商;而前者,托猪认为必须由他们代理才能搞  | 转发| 收藏| 评论(2)  5月28日 10:22来自微博 weibo.com |

工革斗研者秋火:托猪一张嘴,(工人搅屎棍边说边望着狗屎吞了一下口水),屎味就冒出来了。——那还用说?满嘴流脓流涕流粪水,怎么会没屎味呢?在你们看来劳工三权算什么玩意,最崇高的是拉屎三权——无限制的拉屎权、吃屎权、喷屎权——对于搅屎爱好者,才是神圣不可侵犯滴!         (5月28日 16:16)

工革斗研者秋火:当然,搅屎棍的拉屎三权靠国家立法、爱心人士、工屁服务商都没有用的(可怜啊,服务商都不关心搅屎棍的疾苦,只有国家安全局关心,还是国家安全局懂得体贴搅屎棍!)。拉屎三权只有靠实力争取,因为力量到哪,自由才到哪,只有坚持到处拉屎、吃屎、喷屎,不指望救世主,自己拉自己吃,才有拉屎的自由。         (5月28日 16:19)


过河红卒:@打工者中心 : 我们是在不同地区工作的工人,4月15日香港各界商会联席会议联合抗议《广东省企业集体合同(修订草案)》的通过,给我们打工者带来了沉痛的打击====老板抗议,居然就给工人沉痛打击。我艹。托猪@秋火17 说:工人必须发声。严重同意!不然像活鸡一样,不发声会被当成死鸡卖,卖不出好价钱!  | 转发 5月28日 16:33

过河红卒:@打工者中心 说: 我们是在不同地区工作的工人,4月15日香港各界商会联席会议联合抗议《广东省企业集体合同(修订草案)》,给我们打工者带来了沉痛的打击。====没有合法授权,托猪怎么代理业务?呼唤河蟹赶紧出台立法,尽快规范市场。托猪一方面诅咒河蟹打压,一方面又跪舔河蟹赶紧规范市场好分蛋糕!  | 转发 5月28日 16:37

一兵worker://@过河红卒:@秋火17 说:工人发声很重要[话筒]@打工者中心 说: 我们工人要共同发出工人的声音,争取集体谈判权利! 团结就是力量!=托猪相互之间发工人许可。看来工人这马甲很吃香呀,只要穿上,立马就代言工人了。托猪之间互撸的场景很有喜感,让俺再次想起裕元群里秋天的火和@工评社 自撸到高潮时被踢   | 转发 5月28日 21:18

鹰犬de爪牙://@赤炼蛇的世界: //@水烟七军: //@过河红卒:说: 从分配看,企业在利用我们的劳动力赚取丰厚的利润,分配给工人之报酬却少之又少====托猪不如回答一下,美日港台欧的工运市场不是很成熟吗,在那里黄色工会大行其道,那为啥成熟的托猪工运服务商代理的工人,依然还是吃饭钱?为啥全球苦逼工资趋同?   | 转发 5月29日 23:17

鹰犬de爪牙://@过河红卒: 恭喜!马列砖家和托猪握手!早说过你们是一家亲嘛!网络活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免费帮左逼,小资,托猪,大湿们牵手成功!赠送蜜月旅行!//@余斌批判:我看比杜林和蒲鲁东强多了。恰恰是那些建议者该好好看看马恩的原著。 //@水烟七军: //@学且思微博:《反杜林论》,观点不如杜林!  | 转发 5月29日 23:19

过河红卒:@秋火17 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的太快!厂里遍地国安(含女特),网络遍地五毛(含美元)====秋火感慨工作难做,进厂数年,竟没有发展一个下线,找到的原因是国宝对他重点关照,已经包下了厂里所有职位。赶紧取经吧!有的导湿随便打发两个左青下山进厂,两个月就搅得风生水起,几乎瘫痪产链!   | 转发 5月28日 16:07
(秋火注:此处后一句话是指人人网上搅屎棍之流掀起的某些争论的话题。有趣的是,搅屎棍之流在劳工界微博上极力找机会攻击产业工人的斗争,在人人网面对左翼知识分子和小职员时却鼓吹“非生产劳动”的办公室斗争、无必要去工业区“生产劳动”发展左翼力量。搅屎棍之流在不同群体里不同的搅屎策略,值得注意。有机会再揭露。)

水烟七军://@过河红卒:说: 从分配看,企业在利用我们的劳动力赚取丰厚的利润,分配给工人之报酬却少之又少====托猪不如回答一下,美日港台欧的工运市场不是很成熟吗,在那里黄色工会大行其道,那为啥成熟的托猪工运服务商代理的工人,依然还是吃饭钱?为啥全球苦逼工资趋同?工资是靠谈判决定还是靠神马?
| 转发(2) 5月28日 16:04

水烟七军://@过河红卒:@打工者中心 说:草案一发出,引起律师、学者和劳工NGO工作人员等社会群体的看法…但他们的意见没有了解作为工人的我们对草案看法==== 这句最有喜感!和@秋火17 @张志儒微博 一个揍性!好像自己不是律师,劳维,工运观察家似的,还我们工人如何如何?当俺们都是白内障吗?
| 转发 5月28日 16:03

水烟七军://@过河红卒:屁股问题,像@余斌批判 一样坐在老板怀里,看资本论也不好使。"工资与利润联动",跟俺们公司HR一个腔调//@学且思微博:建议博主看看《反杜林论》,你的观点甚至不如杜林!
| 转发(3) 5月28日 16:01

(秋注:攻击言论非常多,估计还有一大半谩骂,这里就不继续转了,有兴趣者可按链搜寻)

TOP

转按:实际上,这个“吕子乔春秋”早在去年5月就出现在我的“可疑分子”名单里,因为其与搅屎棍军团的交流很多,有很多话语跟搅屎棍差不多,但暂时没有找到他明显攻击工人的言论。所以最近出现在广州新生鞋厂工人维权中出现的这个搅混水的微博ID,完全不出我所料。如果大家细心观察一下,会发现这个“吕子乔春秋”歪曲抹黑工人、搅混水逻辑的做法与搅屎棍之流有许多神似之处,实质上它们都是一路货色。
(秋火  2014年11月24日晚)


原帖由 工评社 发表于 2014-11-23 14:17

“工人应该只反对资本家,还是应该反对整个资产阶级(资本家及其政治后台)?”

工评社:工人运动正在浮现,仍在起步阶段,遭到不明身份ID的政治攻击,工评社呼吁中国各派系的左翼运动都参与这场辩论!
2014年11月23日 14:18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6DEZpq

工评社:请广大革命的左派同志关注、参与我们和”维稳左派“之流的论战。 @Revolution-Vanguard @suzwchjieji @工人网余锋 @苦之世界 @东润组团--邙山晓月 @润之星火 @Anarchy247 @三七牌东林臭石 @骡丝钉-1 @惊雷--新青年 @学且思微博 @强国老吴 @工革斗研者秋火 @午夜随风lost @虞白水2 @二茬苦5 @杨烬炎   2014年11月23日 13:37


正方(工人应该反对整个资产阶级,或者工人应该直面政治斗争)
@工评社:http://weibo.com/workerviewpoint
@苦之世界:http://weibo.com/u/1780285187
……
(工评社按:欢迎革命的左派同志加入正方阵营!)

反方(工人应该只反对资本家,或者矛头不应该指向有关政府)
@吕子乔春秋:http://weibo.com/640605789
@反NGO组织:http://weibo.com/u/5206915381
@L0ser001:http://weibo.com/u/5373564283

工评社回复@吕子乔春秋:聚焦工人斗志,聚焦民意,聚焦全国工人和劳工工作者的关注,反击资本家及其背后的官府。而你呢,要我们把矛头对准特定的资本家,却回避整个资产阶级(包括官府)。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恭喜你,公安局和国家安全局在给你发奖金吧?请革命的左派网友识破这个伎俩!http://weibo.com/3979063106/BxAdNqpX6

工评社:资产阶级不仅包括资本家,还包括维护资本家的官府、媒体、枪手。而你们却只针对资本家。//@L0ser001: “整个资产阶级(包括官府)"不是由具体的“特定的资本家"组成的?//@工评社:聚焦工人斗志……反击资本家及其背后的官府。而你呢,要我们把矛头对准特定的资本家,却回避整个资产阶级(包括官府)。http://weibo.com/3979063106/BxAMQcKiH

工评社:两个月来广州各级政府不但维护新生鞋厂资本家吃香喝辣,而且还抓捕、刑拘反抗资本家的工人。而你们却让我们工人只要反对资本家就够了。是何居心?//@L0ser001: 只能反抽象的整个资产阶级?“特定的资本家"照样吃秀喝辣?/@L0ser001:“整个资产阶级(包括官府)",不是由具体的“特贞的资本家"组成的?http://weibo.com/3979063106/BxANH7SFS

工评社:回复@车站12AA:请你注意,也请之前参与辩论的@苦之世界 注意,新生鞋厂工人现在并没有上街,仍然在厂区内聚集抗议、按照法律和信访的程序,仍在凝聚斗志、争取民意的阶段,请不要模糊地谈论”工人上街“,以免中了网特们的抹黑计。http://weibo.com/3979063106/BxA9rDaxA

工评社:回复@吕子乔春秋:你之前暗示去跟踪老板的住处、小孩的学校,是在暗示鼓吹密谋绑架?煽动工人去做非法的事,这就是你所谓的”筹码“?然后你就和那个@反NGO组织 配合起来从正反面协同攻击维权工人?你们的维稳大戏演得真不错啊。http://weibo.com/3979063106/BxA8mgl90


以上是11月23日白天工评社的微博
————————————
以下是之前的工评社微博(时间上从近到远排列)
——————


工评社:现在的第一问题是要求政府释放工人代表。右边却还在枉费心机的维稳。//@吕子乔春秋: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拿到原本属于自己的钱,连这都做不到,还好高骛远?能不能实际点?连工资都拿不到手,连老板都看不住,你还想更高的斗争形式?//@苦之世界:请问政府、制度不改变,这样的事情有个完吗?……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w6hgejZ

工评社: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所有人:@新生鞋厂工友维权 从关厂前9月份就开始罢工抗争,没有了解事实就无权指责工人!//@吕子乔春秋: 你到街上去觉醒谁?觉悟是喊出来的么?是平时通过一点一滴的利益争夺,让工友尝到了斗争甜头,才会从自觉到自发,工人的战友是身边工友,他们战场在车间。//@苦之世界: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w4ijJYP

工评社:右边的意思是:平时工人就该斗争,如果平时不斗争,老板跑路了,工人就是活该,喊再多也没用。//@吕子乔春秋: 你到街上去觉醒谁?觉悟是喊出来的么?是平时通过一点一滴的利益争夺,让工友尝到了斗争的甜头,才会从自觉到自发,工人的战友是身边的工友,他们的战场在车间。//@苦之世界:……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w3ywWVE

工评社:有人提醒我们说,那个@吕子乔春秋 就是搅屎棍的人,去年就很活跃了。//@苦之世界: 你看住了,你拿到了;他没看住,该他倒霉。这就是你的逻辑!……//@吕子乔春秋: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拿到原本属于自己的钱,连这都做不到,还好高骛远?能不能实际点?连工资都拿不到手,连老板都看不住……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w293Mj9

工评社:请问右边:老板跑路、政府关押工人,你却要工人只看住老板,目的是什么?//@吕子乔春秋: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拿到原本属于自己的钱,连这都做不到,还好高骛远?能不能实际点?连工资都拿不到手,连老板都看不住,你还想更高的斗争形式?//@苦之世界:请问政府、制度不改变,这样的事情有个完吗?……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vZ2oIVS

工评社:现在是官商勾结,既要反资本家也要反官府,都要有行动。互相对立都错了。//@苦之世界: 你的逻辑工人只能工厂里罢工,没看住老板活该倒霉,政府请愿万万不可!那请问:工人目前的窘境只是资本家造成的//@吕子乔春秋: 那你怨政府怨制度去吧,看能不能怨来工资。//@苦之世界:根本问题在政府……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vXzF5WP

TOP

原帖由 工评社 发表于 2014-11-23 16:55

工评社反对广州新生鞋厂工人维权中别有用心的搅混水舆论 - 微博集结(一)

编按:时间为2014年11月23日白天。根据鞋厂工友微博、工评社微博集结整理。我们准备把这个舆论斗争一直进行下去,做十几个、几十个这样有针对性的微博集结,欢迎广大革命左派参与工人运动战线的前线舆论斗争,痛打搅屎、搅混水、“维稳左派”之流!

一些搅屎ID越来越暴露其真实面目,请积极工友在讲清道理、坚决反击之后,果断拉黑!(工评社)


请关注工评社微博,正在进行时的舆论斗争:
http://weibo.com/workerviewpoint


【诬蔑工人“希望寄托政府”、“盼着青天大老爷”】

吕子乔春秋:人都跑的没影了,还搞个屁啊,现在还找谁去?找政府?这是谁的政府?他们要帮你那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政府唯一会做的就是镇压,还盼着青天大老爷替你作主么?你见过政府帮工人的么?把希望寄托于政府,做无用功,你们想干什么?//@工评社:请问右边:老板跑路、政府关押工人,你却要工人只看住老板,目的
转发 35  今天 07:27  http://weibo.com/3749567844/Bxyq8FBqL

新生鞋厂工友维权:老板没有跑,工厂的微博财产搬了不到一公里,是政府拒不责令支付,渎职//@吕子乔春秋:人都跑的没影了,还搞个屁啊,现在还找谁去?找政府?这是谁的政府?他们要帮你那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政府唯一会做的就是镇压,还盼着青天大老爷替你作主么?你见过政府帮工人的么?把希望寄托于政府
转发 34  今天 08:13  http://weibo.com/1202650350/BxyIy9ePQ

工评社回复@吕子乔春秋:工人要求政府放人,到你那里就成跪求政府、希望寄托于政府了;在政府面前抗议,到你那里就成“盼着青天大老爷替你作主”了。你说这种抗议没有用,政府为什么还严阵以待打压抗议的工人?你完全在搅混工人的逻辑,@工人搅屎棍 不做声了,你就来顶班了。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s0DzGo

工评社:这个@吕子乔春秋 把工人要求政府放人说成是寄望政府做主,让工人不要针对政府。请问这对谁有利?//@新生鞋厂工友维权: 老板没有跑,工厂的微博财产搬了不到一公里,是政府拒不责令支付,渎职//@吕子乔春秋:人都跑的没影了,还搞个屁啊…找政府?…还盼着青天大老爷替你作主?…把希望寄托于政府…?http://weibo.com/3979063106/BxC62d2xs

工评社:建议参与论战,反击@吕子乔春秋 的搅混水的逻辑!//@午夜随风lost: 就目前工人阶级而言,反对资本家是本能,反对整个资产阶级是觉悟!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tbmL7i


【荒唐的绑架策略,搅混水分子装癜装傻】

吕子乔春秋:谁会傻到把这事干到象绑架似的?员工去替自已的老板接一下孩子犯法么?//@工评社: 你之前暗示去跟踪老板的住处、小孩的学校,是在暗示鼓吹密谋绑架?煽动工人去做非法的事,这就是你所谓的”筹码“?然后你就和那个@反NGO组织 配合起来从正反面协同攻击维权工人?你们的维稳大戏演得真不错啊。
转发 3  今天 11:52  http://weibo.com/3749567844/BxA9H1rLH

工评社:请问右边把老板都当成和你一样的傻逼了吗?你见过哪个老板不是专车接送小孩上学、而是坐自己手下员工的破单车上下学?//@吕子乔春秋: 谁会傻到把这事干到象绑架似的?员工去替自已的老板接一下孩子犯法么?//@工评社: 你之前暗示去跟踪老板的住处、小孩的学校,是在暗示鼓吹密谋绑架?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A3bhMX

工评社:你以为老板会住在工厂附近、让自己的千金公子哥住在工人居住区?你是故作天真还是装癜装傻?你是转移话题还是配合@吕子乔春秋 搅混水?//@L0ser001: 那你为啥反对工人照顾老板的子女呢?为啥反对非法呢?//@工评社:你们主张工人只要反资本家就够了。是何居心?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uw74iu


【左派应该反击搅工运混水、抹黑工人的舆论】

工评社:我们正在致力于打狗,呼吁左派一起来打狗!//@新生鞋厂工友维权: //@忧国忧民啊1985:来了好多水军,请@新生鞋厂工友维权 注意分辨。别被水军牵着鼻子走'那个@反NGO 是百分百水军//@新生鞋厂工友维权://@工评社:现在的第一问题是要求政府释放工人代表。右边却还在枉费心机的维稳。//@吕子乔春秋: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ANgK08

工评社:抹黑的舆论与原博无关,但也有必要反击!//@新生鞋厂工友维权: //@城市-过客2:网友支持、或加以声援的,我们表示欢迎。主流媒体、官媒从不报道相关事件、网络也大多被屏敝;转发就是力量!并诚挚感谢捐款的好心人,至于有抹黑嫌疑的评、转与原博无关;再次感谢大家关注,转发就是力量。@工评社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CZcY31

忧国忧民啊1985:@新生鞋厂工友维权:我们没上街啊,警察是在我们厂区球场抓的人@吕子乔春秋:劝工人上街,警察捉人,后为了救人上街,再捉人……从中谁在捞好处?@caohua_四方云动: 再用维权这种方式,会通通抓起来的。@吕子乔春秋:我擦,还反官府了,你拿什么去反?怎么反?有劝人用脑袋去撞石头的么?反官府首先你得有  http://weibo.com/2774740365/BxAltc0i2

工评社:@吕子乔春秋 之流为什么一直极力抹黑维权工人?//@忧国忧民啊1985: @新生鞋厂工友维权:我们没上街啊,警察是在我们厂区球场抓的人@吕子乔春秋:劝工人上街,警察捉人,后为了救人上街,再捉人……从中谁捞好处?@caohua_四方云动: 再用维权这种方式,会通通抓起来的。@吕子乔春秋:我擦,还反官府了…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DTlNa3


【新的搅混水分子上场,诬蔑我们“只反政府不反资本家”】

工评社:右边和@吕子乔春秋 一样都把“反资本家”和“反官府”对立起来,让工人运动内部争吵,不知道这样做对工人有什么好处?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就是穿马甲的蒲公英: ……“反对资本家”提法真的莫名其妙——是政府剥夺了我们公平谈判的基础,冤有头债有主……你到底反对的是什么呢?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Jl4UBG

二茬苦5:反动政府和资本家是一伙的。抓人是要给工人点颜色看看。不会轻易就放。工人是否知道鞋厂的客户是哪些?可以考虑到客户那里去围堵,造成压力,倒逼资本家。//@生之源维权: //@工评社:看了那个对话我觉得,劳工活动分子应该与工人讨论策略、行动的理由,而不是一味强调“下周就能放人,坚持就是胜利”。 http://weibo.com/5355278789/BxzkYn1HL

工评社:反动政府和资本家是一伙的,@二茬苦5 说得没错,而近日却有舆论一直在把“反资本家”和“反官府”对立起来!//@海慈耀姬: @二茬苦5: 反動政府和資本家是一伙的。給工人點顏色,不會輕易就放。工人是否知道鞋廠的客户是哪些?可以考虑到客户那里去圍堵,造成壓力倒逼資本家!@生之源维权:@工评社: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UO3kGL


【揭露搅混水分子企图转移工人视线】

吕子乔春秋:他们抓人是给工人施压,被抓的人就是他们手里的牌,让工人把精力消耗在救人上,工 人本来的诉求却顾不得了,其实事件平息后,人自然是要放的,无非多关几天少关几天的问题。//@caohua_四方云动: 你们不是都实践过了吗?结果人家不是把你们抓起来了吗?//@新生鞋厂工友维权:是吗?//@caohua_四方云动  http://weibo.com/3749567844/Bxz71atYe

吕子乔春秋:对呀,所以关键就是要记住你们原来的诉求是什么,他们抓人就是转移你们的斗争方向,消耗你们的精力。//@新生鞋厂工友维权: 抓吧,又不敢杀//@caohua_四方云动:你们不是都实践过了吗?结果人家不是把你们抓起来了吗?//@新生鞋厂工友维权:是吗?//@caohua_四方云动:没有政治诉求的维权没有任何出路。http://weibo.com/3749567844/Bxz7Ko63S

工评社:这个@吕子乔春秋 的逻辑是:政府抓工人是在转移工人的焦点,所以工人不要去救援自己人,继续争取其他工人权益就够了。@吕子乔春秋 很合官府和老板的意啊。//@新生鞋厂工友维权: //@吕子乔春秋:对呀,所以关键就是要记住你们原来的诉求是什么,他们抓人就是转移你们的斗争方向,消耗你们的精力。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YGgzhF

工评社:这个@吕子乔春秋 把工人募捐矮化为“搞到钱才是关键”,完全忽略凝聚人心民意舆论的斗争,正好为他的搭档@反NGO组织 从另一面攻击维权工人只想骗钱做铺垫。请@新生鞋厂工友维权 @忧国忧民啊1985 警惕!//@山民闲话: //@吕子乔春秋:搞到钱才是关键,关键是现在他们搞不到钱,搞不到钱就什么都别谈了。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Xx42o6


【对同情者说的话:工人不排斥进一步行动,但要讲策略】

新生鞋厂工友维权://@工评社:正解[话筒]//秋火: 现在的抗议就是在持续不断地暴露、证明一个事实:对于工人在工厂里抗议、要求释放代表,当局完全不理会。这个事实非常重要:让大家都看看,让天下人都知道,道义是在哪边。用这个事实争取民意;为进一步抗争做舆论准备@辉海哥 @中山彭家勇 @吴梦泽 @suzwchjieji @工评社
转发  今天 08:28  http://weibo.com/1202650350/BxyOEmhtP

工评社:你讲的很多是对的,但现在全国知道这事的人还不够多,工人要争取更多民意才能更进一步。左派支持工人斗争,还要讲策略。//@二茬苦5: Reply@工评社:再谈两句。1.工人抗议,即使在厂区,也能够引起舆论的关注,给先富党反动政府和资本家施加压力,当然,上街..效果更好……确实应当找更好的斗争方式。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vQx0fy

还是海陵王殿下:上省政府大门去,厂门口有用吗?你们这些笨蛋!他们要抓就让他们多抓,事情总是要解决的!闹得越大对你们越有利!/@新生鞋厂工友维权:回复@忧国忧民啊1985:明白
转发 1  今天 14:01  http://weibo.com/5367088355/BxAZPq8q8

工评社:斗争要讲策略,要有过程,你民意舆论都不够、立刻决战,结果没人知道咋回事,反而被官媒迅速消声,死也白死。明白否?//@还是海陵王殿下: 上省政府大门去,厂门口有用吗?你们这些笨蛋!他们要抓就让他们多抓,事情总是要解决的!闹得越大对你们越有利!/@新生鞋厂工友维权:回复@忧国忧民啊1985:明白  http://weibo.com/3979063106/BxBx0CDX4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4-11-24 19:57 编辑 ]

TOP

某劳工交流Q群重温工人代表吴贵军事迹
“搅屎棍”之流论调招摇过市又成众矢之的


附按:2013年深圳迪威信工潮及吴贵军事件期间,秋火反击“工人搅屎棍”论调的相关文章:
#4 《“不占据工作场所的罢工”就等于投降吗?》2013-5-20
#5 《珠三角:老板跑路,工人组织起来追讨补偿欠薪不如占厂?》2013-5-22
#13 《老板搬厂跑路:工人游行向政府施压 = 鼓励工人冒险?》2013-8-30
#12 《简析祖巴托夫分子:卧底工人运动的维稳左派》2013-8-19
#14 《声援被迫害的罢工工人:反击搅屎分子及其跟班的伪极左论调》2013-9-26
另:搅屎棍黑名单辑#18 对劳工界的警告和备忘录:“工人搅屎棍之流”的“毛派特征”

※注:“工人搅屎棍”及其班子在2013年一度活跃,但在劳工界微博碰壁多多,后来微博上干脆停止活动,又碾转到人人网和部分QQ群里专门针对融工毛派进行策反,劳工界有重大工运事件时又偶尔出来表演,更多详情请见本人长期跟踪收集的【搅屎分子黑名单】。
秋火  2015.6.18.整理存档

—————————————————————————————————————————————————
※以下对话发生在某千余人的劳工交流群,看看搅屎棍论调者是怎么招摇过市、被众人批驳的吧:

——————————————————————



工人访谈员 2015/6/17 10:12:21
“我们工人代表主要的职责是负责谈判,谈一个好的东西给工友们,但是工友们的行动,做什么事是工友们自己的。在谈判的时候我就是工人代表,但是工人具体行动的时候,我这个工人代表就不存在了。”——被访工人代表
《工人代表访谈录》之七(吴贵军)第2部分: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zE1ODY2Nw==&mid=208533822&idx=1&sn=b3590111f1ea77501aeb8a59319c8dd6#rd
欢迎关注工人访谈员微信平台:grft521


风之阶级 2015/6/17 12:03:53
其实这多数是农民工的思想造成的结果。有勇气堵马路,却没勇气占领工地或者占领工厂。

本来是劳资间的纠纷,非要闹成社会矛盾。幻想挟持社会利益搞定资本家,听起来想法挺好,其实想博取所谓的社会同情却忘了,维权是维的你自己的利益,胜利了你得好处,失败了你承担后果,关别人什么事,别人凭什么站你一边帮你维权?就只顾自己自私自利的想法,打着高大上的旗帜,想劫持社会民意为己用罢了。



A 2015/6/17 12:36:24
占领工厂然后呢


B 2015/6/17 12:59:42
什么叫扯蛋,这就是扯蛋,在中国不可能给你占领工厂,维稳大军会帮工厂老板开路!深圳龙岗新全轮车灯厂,就一很好的案例
除非,工人重争回组织,罢工,谈判这三权后,才有可能出现占领工厂



C 2015/6/17 13:05:10
呵呵,搞的占领工厂很安全似的
搞的像占领工厂不得罪朝廷似的



D 2015/6/17 13:21:01
工人不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就没有力量行动,没有行动,政府就不把工人的苦难放在心上,资产阶级利益团伙惨苦剥削、压迫无产阶级的历史就不会结束!



风之阶级 2015/6/17 14:32:09
一大堆的,想说什么呢?
劳资矛盾,可以不占工厂嘛。。去堵路,去占领政府啊?有这个本事吗?


C 2015/6/17 14:39:29
揶揄占厂比占街安全,就是要去自不量力的占领zf,你这维稳的心态的也太敏感了吧
再说劳资矛盾不是单纯的,基本上都伴随着zf部门的不作为和乱作为
官资不是绝缘的



风之阶级 2015/6/17 14:51:57
没人说是绝缘的。。只是事情在主面和次面。。劳资矛盾,劳方与资方是主面。。与政府是次面。。



C 2015/6/17 14:53:42
吴桂军那事是老板跑路,所以要向zf情愿,要求zf有所作为
根本就没有堵塞交通
只有维稳狗才扣上“自私自利”“劫持社会民意”的帽子
而且是神经特敏感的那种狗



吴季 2015/6/17 15:32:16
政府是“总老板”,或老板的总代表,能脱得了干系么?


风之阶级 2015/6/17 15:44:17
人家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清楚的明白。。。也只是表达观点,你不认同也就罢了。。可是,骂起人来了就不大好。。。希望你可以加强学习,提高一下自己的素质水平。。。



秋火 2015/6/18 1:21:31
@ 风之阶级 你的观点让我嗅到了2013年一度在劳工界微博上窜下跳的“工人搅屎棍”的臭味
看看你说的话,这还是人话吗?完全不是工人的立场:
「 其实这多数是农民工的思想造成的结果。有勇气堵马路,却没勇气占领工地或者占领工厂。

「本来是劳资间的纠纷,非要闹成社会矛盾。幻想挟持社会利益搞定资本家,听起来想法挺好,其实想博取所谓的社会同情却忘了,维权是维的你自己的利益,胜利了你得好处,失败了你承担后果,关别人什么事,别人凭什么站你一边帮你维权?就只顾自己自私自利的想法,打着高大上的旗帜,想劫持社会民意为己用罢了。」


秋火 2015/6/18 1:25:06
如果谁是“工人搅屎棍”之流 最好夹紧狗尾巴 不要来丢人现眼 污染视听 在工人中的下场必是过街老鼠 人人喊打



风之阶级  9:49:35
@秋火 你的观点让我嗅到了2013年一度在劳工界微博上窜下跳的“工人搅屎棍”的臭味
看看你说的话,这还是人话吗?完全不是工人的立场:
//--------------------------------------------------------------
好,你的发言我暂且认为是人话吧。。不过,你的发言也并不代表就是工人的立场,也只是你的发言罢了。至于你送出来的大帽子,及很多工友们送出来的大帽子.....
请你说一下,你有什么资格给别人送帽子?难道就因别人的观点与你不一致,你就可以非常的轻松愉快的给别人送帽子,以显示自己的正确么?不能这样吧!

之前已经表达了,工人的权益需要自己争取,目标对象是资方,如果把矛头指向了社会或政府...结果是,谁的“胜利”或“失败”,谁承担.....不要怪其他人


风之阶级  9:56:34
相信大家希望是,大家可以多角度思考,用多方的努力,把付出减到最低,把收益最大化.....
而不是,一上来就给别人戴帽子.....以显示自己的“正确”或别人的“错误”....此于大家深层次的交流和思考没有任何意义。。。。



秋火  9:57:24
疯子阶级 我的发言是不是人话 不需要你来确认
什么扣帽子?你还以为我在跟你争辩?我只是拎出你的话再次展览罢了 你反倒还得意起来了
工厂在政府工商登记注册、向政府交税、受政府监管 突然莫名其妙跑路不见了 政府拍拍屁股就毫无责任了?当初工人向政府举报老板在搬厂 政府可以说“他没跑路呀 他只是搬了几台机器而已 厂还在啊”等老板偷偷搬完机器无影无踪时 政府又可以指责工人“谁叫你们不看好老板 现在跑了吧 都是你们太傻!”然后 网上的政府帮闲搅屎棍就说“本来就是劳资矛盾 农民工居然责怪政府 把问题变成社会矛盾”搅屎棍配合得真好 有没有政府来打赏他们呢?



风之阶级  9:58:22
工人们的斗争是希望可以把自己的权益最大化。。。走上马路,对着政府冲,是不是会最大化,各位自己思考了....



秋火  9:59:02
“对着政府冲”你这涉嫌诬蔑 谁对着政府“冲”了



风之阶级  10:00:13
秋火  9:57:27
疯子阶级 我的发言是不是人话 不需要你来确认
什么扣帽子?你还以为我在跟你争辩?我只是拎出你的话再次展览罢了 你反倒还得意起来了
//--------------------------------------------------------------------------
领导啊?跟人家交流是放低你的身段啊?展览人家的话是显示你的权威么?........!



秋火  10:00:24
工人和平集结 没有干扰马路秩序 没有干扰其他单位秩序 只是求助政府解决 疯子阶级就诬蔑成“对着政府冲” 冲你个头啊冲



风之阶级  10:01:13
我的话已经说完,没有新内容了,你慢慢的说啦...



秋火  10:02:04
你认识我吗?我跟你交流?真是莫名其妙
你的话倒是有进一步公开展览的价值 等下我整理下对话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5-6-18 12:53 编辑 ]

TOP

对劳工界的警告和备忘录:“工人搅屎棍之流”的“毛派特征”

秋火

在2015年6月17~18日某千人劳工QQ群发生的群聊中(参见本辑#17 某劳工交流Q群重温工人代表吴贵军事迹 “搅屎棍”之流论调招摇过市又成众矢之的),我注意到发言者“风之阶级”的头像是毛泽东主题画像,其QQ签名也具有毛语录气息,(如下图所示),加之其在群中论调与搅屎棍一致,这让我判定他可能与新浪微博、某些毛派分子聚集的人人网和QQ群中活跃的搅屎棍之流是一伙的。


(图片属性 - 截图取证时间:‎2015‎年‎6‎月‎18‎日,‏‎10:58:35)

搅屎棍之流与毛派的关系是微妙的。本来,搅屎棍之流很明显是想打入毛派中,尤其是2007年以后针对“融工毛派”(即毛派进厂、靠拢工业区的人群)进行渗透、策反。但是,这在过程中,由于毛派青年的不成熟、急于求成心态和根深蒂固的密谋冒险倾向,更由于相当一部分毛派分子惯于打着极左名义的“反资、但不反伪共政权”的机会主义倾向,很多毛派其实自觉地会接近于搅屎棍的一些主要思想(例如所谓劳资斗争矛头不该指向政府、反对工人干预国家立法、全盘否定自由派改良派主导的一切工人合法斗争以显示自己最革命最激进等等,详见我两年前的文章《简析祖巴托夫分子:卧底工人运动的维稳左派》谈到搅屎棍之流的四个主要特征)。甚至于:与其说毛派受到搅屎棍思想的吸引,不如说是搅屎棍找准了毛派的穴位,投其所好,再进一步煽动,融工毛派从搅屎棍之流身上得到所谓经验和信心支持,搅屎棍之流从融工毛派身上得到监控工人活动的维稳业绩,搅屎棍之流与部分毛派青年各取所需,其乐融融。

但是我也注意到,一些真正左倾的、较有头脑的毛左分子也很快凭自己的阶级直觉和政治敏感发现了搅屎棍的问题,并做出了全面抨击(比如丁学雷在人人网上反击搅屎棍的系列评论文章)。而由于搅屎棍所谓的工运经验其实掺杂大量水货,惯于夸夸其谈,据说也遭到一部分融工毛派的轻视和嘲笑。关于搅屎棍的工运经验,两年前我曾经好奇地翻阅过其“工人搅屎棍”(其博客名“心在左边跳”)的部分博文,其中有篇印象中点击有好几千的博文,大谈劳资斗争诀窍,仔细一看,甚为可笑,不过是都市小职员“办公室政治”的一些阴阳怪气的挤兑伎俩,居然写成详加解析的长篇大论,还一帮跟班跟帖吹捧,十足可笑。实际上,真正有点工运活动经验的人,都不会把这种垃圾货色当回事。

2013年本人与搅屎棍的论战(甚至当年6月我被GA找到厂里来就是跟5、6月份微博和博客上的争论有直接关系的)并非毫无意义,经过了有理有据的反驳,以及劳工界网络上其他人的自觉反驳、不搭理之后,“工人搅屎棍”的微博从2014年6月开始就完全停止了更新,从而把全部重点都转移到了人人网和QQ群等处专门针对融工毛派进行策反。

2015年6月18日搅屎棍言论再现主流劳工界的一个QQ群,立即就遭到众人反驳和咒骂,我随后也对其做了一些批驳和攻击。这再次显示出搅屎棍之流在劳工界的失败定局是不可扭转的。

然而,重点策反融工毛派的搅屎棍之流却还在继续活动。据有朋友告知,2014年发生过多起融工毛派在工厂里掀起的反剥削斗争,这些斗争带有少数人密谋冒险的特征,并且很快被政府收网打击,不难想到与融工毛派接触的工人都受到殃及,幸而有劳工界人士出面保护,否则后果更糟,这些斗争中可能受到了盲动主义的影响,而貌似极左激进的盲动主义正是搅屎棍之流大大鼓吹的,本人不清楚这些融工毛派是否与搅屎棍有染。

融工毛派有自己的政治利益行为逻辑,本人不想多说。但是融工毛派与搅屎棍自觉关联,无疑使得工运和国家“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关系更加复杂化。值得指出的是,部分改良主义劳工NGO和劳工界人士更为自觉地配合国家,但他们好歹还是在明面上鼓吹与GA合作,不难分辨。但是在暗地里搞密谋活动的融工毛派,加之其政治观点的重大缺陷,必然使其与搅屎棍工运特务之流难舍难分,而且难以分辨,这方面甚至更值得警惕。在劳工界和其他左翼(包括一些托派)都有一部分人愿意与融工毛派有所技术合作,本人在原则上并不反对不同政治倾向之间为了具体的工人活动事项可以有所技术合作,但一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因人而异,有所甄别,有所戒备。否则,交流观点可以,但要涉足实际活动,最好拉起警戒线保持足够的距离,并设法反监控。


2015年6月18日午. 随笔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5-6-18 13:12 编辑 ]

TOP

张治儒对徐闯三个仲裁案情况的初步说明(图) 2016-4-20 附秋火转发点评

※秋火转载张治儒此文时,对部分值得注意处标记为红色。

秋火:今年年初,我曾经在不了解事实情况下在微信上转发徐闯发在搅屎棍之流汤某团队的“启蒙历史”博客的攻击文章,我对自己这一错误轻率的做法感到惭愧,也希望劳工界的朋友原谅。春风服务部张治儒确实有问题(勾结王江松分裂破坏沃尔玛工运),但要与来自搅屎棍之流及其维稳当局恶势力后台根本敌视工运的恶行区分开来,也希望工友以独立自主的态度明察。
(2017-4-20 14:41 分享以下链接在微信朋友圈时的评论)

秋火:虽然张治儒有喜欢吹牛贬斥其他劳工工作者等不良品行以及携其职员王时树在去年沃尔玛工运中大搞分裂破坏活动影响恶劣,但是春风张治儒作为劳工工作者反击搅屎棍之流的斗争是很必要的,就事论事我支持张治儒揭露徐某。这一揭露很有价值,可以让广大工友擦亮眼睛看清工运领域斗争的复杂性,由此来看更要坚持独立自主的眼光、不轻信不跟风盲从。张治儒的这些揭露也呼应了我前段时间在中国工友群对汤某团队(徐某积极为汤某辩解这其中是有联系的)的抨击。
(2017-4-20 12:28 分享以下链接在微信朋友圈时的评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9809f0102xgh0.html

张治儒对徐闯三个仲裁案情况的初步说明(图) (2017-04-20 00:52:58)

标签: 春风服务部 张治儒 徐闯 解除试用期劳动合同 恶势力陷害春风服务部         分类: 服务部公告公示


张治儒对徐闯三个仲裁案情况的初步说明



春风服务部依法解除与徐闯试用期劳动合同而引发的三个仲裁案,其结果确实让人始料不及并令人遗憾,随后又不出意料的被别有用心的人歪曲宣传和利用。原本想继续等待一段时间,等案件全部了结及拿到充分的证据后再向外界披露徐闯案的具体事实和真相。但由于最近这些人有点得意忘形过了头,引起了劳工界的反感,有些朋友多次提醒并向本人了解情况。因此,虽然认为该案尚未到全面详细披露的时候,但简单的回应一下也有必要。
我今天在此仅对案件本身作出初步说明,致于徐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否受人指使,暂且不论。因为这个还得继续调查和结合其他案件的结果才能给大家一个说法。今天只针对徐闯三个仲裁案件具体事实作出说明,并附相关证据。其中,徐闯是否受到权益侵害,裁决是否合法公正,留给各位看客评论。

三案起因:
徐闯通过网络应聘于2016年3月22日入职春风服务部,工作岗位为法务。负责春风服务部的劳动争议咨询及普法宣传事务(工作地点为春风服务部松岗办公室)。入职后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其中约定试用期为6个月,于2016年3月22日开始至2016年9月22日止。在试用期间,徐闯工作表现散漫,能力平平,一直未进入工作状态,未能积极履行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义务和职责。期间,多次不服从管理,无视春风服务部在外展普法中的着装要求,且多次虚报交通开支,骗取春风服务部资金。经多方考核,春风服务部认为徐闯未能积极履行劳动合同义务和职责,不仅不符合春风服务部的录用条件,还存在严重违反春风服务部财务制度的行为。故于2016年8月12日书面通知徐闯,依法解除了试用期劳动合同。
因是徐闯本身的原因导致试用不合格而依法解除劳动合同,依法应当无需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但春风服务部出于其是劳工公益机构以及考虑其他因素,主动提出给予徐闯500元生活费补助。但徐闯坚决要求按照非法解雇支付一个月的双倍工资,否则法庭上见,双方因此发生争议。

第一个仲裁案:工资和解雇赔偿
2016年9月初,春风服务部收到徐闯的第一个仲裁申请案件资料。本次仲裁的请求是要求春风服务部支付其8月份工资2460元和非法解雇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3500元。具体情况见深宝劳人仲(石岩)案〔2016〕1286号仲裁裁决书。





春风服务部对该案的辩护意见:
徐闯不符合春风服务部录用条件的具体事实和依据如下:

一、工作表现散漫,未能积极履行劳动合同约定的义务和职责;
    春风服务部为依法成立的劳动争议咨询机构,主要业务是劳动争议咨询。春风服务部根据业务需要,通过公开方式招聘法务人员。徐闯根据春风服务部公开的招聘公告申请应聘并被录用,双方约定其为法务,主要负责工人劳动争议咨询和维权指导。但徐闯入职后工作能力差,表现散漫,消极怠工,在工作中特别是对外开展普法宣传中,从未积极履行其法务人员的职责,将应尽工作职责推给其他同事,自己却袖手旁观,未给现场咨询工人提供咨询解答服务,经春风服务部多次批评仍未改变。徐闯甚至在知晓春风服务部对其消极怠工的工作状态拍照取证时,仍表示不屑一顾、无所谓的样子(见相片证据,而该组证据仅只证明徐闯消极怠工的一部分,而在实际工作中类似消极怠工已成常态)。根本不把工作职责和工作义务当回事,也无法融入及配合同事一起工作,未履行应尽职责,在春风服务部职员中造成极坏的消极影响。

二、多次不服从管理,未按要求着装,给春风服务部机构形象造成不良影响;
    春风服务部为中国知名劳工公益机构,在同行及社会中具有良好的影响力。因此,在职员着装特别是对外开展工作中有较严格的要求。自2016年7月3日开始,春风服务部多次明确告知徐闯,在今后对外工作开展中要规范着装,但其并未遵守仍我行我素。在2016年7月3日、7月15日、7月17日、7月21日、7月31日、8月6日多次未按要求着装(见证据相片),给春风服务部机构对外形象造成极坏的影响。

三、多次虚报财务开支,严重违反春风服务部财务制度,危害春风服务部公信力;
    徐闯在对外普法宣传及前往医院开展工伤探访中多次虚报交通开支。在2016年5月23日、2016年6月28日、2016年7月30日多次采取虚报的形式骗取交通费,牟取私利(见证据相片)。
    春风服务部作为国内知名劳工公益机构,不仅对财务透明及机构公信力方面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并对其中工作人员品德也有较高要求。而徐闯的行为将会对春风服务部机构的财务公信力造成危害和不良影响,具有极大的危害性。


四、私自将法律援助案件交给社会商业律师,给春风服务部公益形象造成不良影响;
春风服务部为劳工公益机构,主要给工友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服务。但徐闯在工作中未遵守春风服务部的规定,私自将需要春风服务部提供法律援助的工友介绍给社会商业律师,收取回扣,牟取私利。使工友对春风服务部的公益性质产生怀疑,导致春风服务部公益形象受损。
注:徐闯原在律师事务所做过三年律师助理,故将部分援助案件介绍给其熟悉的商业律师。

五、徐闯工作表现未达到春风服务部的录用条件;
    春风服务部通过公开途径发布招聘公告,徐闯根据自身的能力应聘春风服务部相应的岗位,双方并因此约定了徐闯的工作岗位及工作内容。但春风服务部考虑到对徐闯的工作能力及能否胜诉该项工作尚不了解,故双方约定了6个月的试用期。根据法律规定,在试用期间,劳资双方任何一方对试用不满意的,可以依法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在试用期间证明劳动者不符合录用条件的,可以依法解除试用期劳动合同,无需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金。
    本案中,春风服务部在招聘中明确了录用条件,徐闯根据春风服务部的招聘要求应聘,入职时并明确约定了工作岗位和工作职责(因徐闯称其曾在律师事务所做过三年的律师助理而致使春风服务部认为其具有专业知识而聘用,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此外,在试用期间,春风服务部也多次向徐闯提出相应的工作要求。如要求其在普法宣传中积极解答工友的法律问题,规范着装及财务报销等。但徐闯工作仍表现散漫、消极怠工,拒不遵守春风服务部的规章制度和工作要求。徐闯不管在其法务的工作岗位上,还是职业操守方面都未达到春风服务部作为一个劳动争议咨询机构及社会公益机构对职员的用工要求。春风服务部在充分证明徐闯未达到录用条件的情况下,依法解除试用期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在本案中,春风服务部依法解除徐闯试用期劳动合同后,按照双方劳动合同对工作时间及工资标准的约定足额支付了徐闯当月工资。其计算公式如下:
    合同中约定徐闯的工作时间为每天7小时,每周6天,在此工作时间的基础上工资为3500元/月薪(包含加班费)。因此,月折算工作日约25天(每天7小时,总工时175小时),平均每天140元,工作9天为1260元。而春风服务部实际支付徐闯8月份9天的工资1410元,实际多支付150元(但仲裁裁决认为春风服务部少支付徐闯50.69元工资)。

在本案中,春风服务部提交了以下关键证据:
1、徐闯外展工作中的相片及说明(看看我们的法务是如何工作的)



看我们的法务是如何工作的:2016年7月3日徐闯在龙华普法外展中违反着装要求穿中裤,影响单位形象,工作消极,拒绝给工友提供咨询服务,未积极履行其法务职责。



看我们的法务是如何工作的:2016年7月15日徐闯在龙华普法外展中违反着装要求穿中裤,影响单位形象,工作消极,拒绝给工友提供咨询服务,未积极履行其法务职责。



看我们的法务是如何工作的:2016年7月17日徐闯在龙华普法外展中违反着装要求穿中裤,影响单位形象,工作消极,拒绝给工友提供咨询服务,未积极履行其法务职责。


看我们的法务是如何工作的:2016年7月31日徐闯在龙华普法外展中违反着装要求穿中裤,影响单位形象。工作时脱离岗位,去那里了呢?请继续看下图(注:应为上图)。


看我们的法务是如何工作的:2016年7月31日徐闯在龙华普法外展中违反着装要求穿中裤,影响单位形象。工作时脱离岗位,去那里了呢?原来在一旁休息呢!!


看我们的法务是如何工作的:2016年7月21日徐闯在公明医院探访工伤工友中违反着装要求穿中裤,影响单位形象,工作消极,未积极履行其法务职责。其他同事主动积极并拿有普法资料发放,并接受工伤工友咨询,而唯其在旁观并两手空空。


看我们的法务是如何工作的:2016年8月6日徐闯在龙华普法外展中违反着装要求穿中裤,影响单位形象,工作消极,拒绝给工友提供咨询服务,未积极履行其法务职责。
    说明:跟徐闯聊天者是春风服务部主任张治儒的儿子张志鹏,而非工友。


2、徐闯虚报交通费的相片及说明


2016年7月22日徐闯、吴宏超、宋佳慧三人去石岩塘头工业区普法去时交通费10元,由石岩办公室同事宋佳慧支付。返程24元交通费由松岗办公室负责人吴宏超支付。实际徐闯并未产生交通费。


2016年7月16日和22日松岗办公室在外展普法和工伤探访中同事吴宏超支付交通费,徐闯实际未产生交通费


2016年7月10日、11日、13日和16日松岗办公室在外展普法和工伤探访中同事吴宏超支付交通费,徐闯实际并未产生交通费


徐闯在2016年7月13日、16日、21日和22日松岗办公室在外展普法和工伤探访中并未产生交通费,但徐闯却赶在同事吴宏超之前向春风服务部报销该日期交通费。徐闯其该幼稚和愚蠢的行为让人费解,事后经业内人士分析,徐闯该行为应属故意为之,其动机明确。就是故意让春风服务部抓到其把柄而处理他。


徐闯在2016年7月10日和11日松岗办公室在外展普法和工伤探访中并未产生交通费后,但徐闯却赶在同事吴宏超之前向春风服务部报销该日期交通费。徐闯其该幼稚和愚蠢的行为让人费解,事后经业内人士分析,徐闯该行为应属故意为之,其动机明确。就是故意让春风服务部抓到其把柄而处理他。

3、要求徐闯工作外展规范着装的聊天记录

春风服务部曾多次要求徐闯在今后外展中注意着装不能穿中裤,但此后徐闯仍然我行我素拒不遵守

4、劳动合同及说明


说明:春风服务部与徐闯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了工作时间和工资待遇,却每天工作7小时,每周工作6天。该约定并未违反法律规定。但仲裁庭却强行按照每天8小时和每周5天计算徐闯的工资。而徐闯在8月份工作9天,实际总工作时间折算才7.9天(9天×7小时),但仲裁按照9天计算徐闯的工资,多算1天。原本春风服务部8月多支付了徐闯150元工资,但仲裁如此一算,反而少发了50.69元。退一步讲,就算双方约定7小时6天制违法,仲裁庭要改过来,也要将徐闯的总工作时间依法折算。

在第一个仲裁案件中,仲裁庭认为春风服务部未提交证据证明徐闯在试用期内存在不符合录用的情形,也未提交证据证明春风服务部与徐闯约定的试用期工作标准。而在本案中,春风服务部在法定举证期限内依法提交了数项证据。春风服务部提交的一系列证据全面的证明了徐闯工作散漫、消极怠工,违反规章制度,拒不遵守春风服务部的工作要求,难以达到春风服务部的录用条件。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依法解除试用期解除劳动合同,并同时向徐闯书面说明了理由。但仲裁庭罔顾事实和无视春风服务部提交的关键证据,仍然枉法裁决。

正如前两天有一搅屎棍就此事专门发了一篇攻击春风服务部负责人张治儒的文章,其中称“该案是我国数十年来首个对资方违法解雇试用期工人裁定违法解雇并双倍赔偿的判例”。确实,春风服务部在此前不仅曾亲自代理过数个试用期解雇的案例,还在个案咨询中也遇到过数例同类案件。在该类型案件中,用人单位大都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劳动者未达到录用条件,仲裁或法院都认定属于合法解除,无一例外都是劳动者败诉。而在徐闯诉春风服务部试用期解除劳动合同一案中,春风服务部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徐闯未达到录用条件,但仲裁庭却视而不见,仍枉法裁决。

因此,春风服务部在法定期限内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撤销申请。但由于《调解仲裁法》立法存在缺陷,对一裁终局中的劳动争议仲裁案件,仅仅只是对在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管辖权问题,违反法定程序,伪造证据和索贿受贿等情形而导致的错案进行撤销,但如果是仲裁裁决中存在事实认定错误而导致的错案,是不能申请撤销的。因此,在春风服务部申请撤销该裁决开庭当日,该案法官明确告知春风服务部,如果仅仅是针对该案事实认定错误而申请撤销,法院肯定会驳回申请。因此,按照《调解仲裁法》规定,如果在一裁终局的劳动案件中,用人单位败诉时,如果未能找到仲裁员在该案中的索贿受贿、徇私舞弊行为,以及在程序或管辖权方面没有瑕疵,对仲裁员的枉法裁决基本上是无法得到司法救济。

春风服务部一直以来是有关部门特别是地方政府的眼中钉,在2014年裕元鞋厂大罢工和石岩奇利田罢工及多名工人代表解雇诉讼中,春风服务部的参与使石岩街道有关部门对春风服务部恨之入骨,多次专门针对春风服务部开过联席会议,对春风服务部多次驱赶和特别关照。这次徐闯系列案,能够非常明显的觉察到。

第二个仲裁案:高温津贴
    两个月后,即2016年10月,春风服务部收到了徐闯的第二个仲裁案件资料。本次仲裁的请求是要求春风服务部支付2016年6月至8月份高温津贴280元。具体情况见深宝劳人仲(石岩)案〔2016〕1616号仲裁裁决书。




春风服务部对该案的辩护意见:

    《广东省高温天气劳动保护办法》第三条:本办法所称高温天气是指县级以上气象主管部门所属气象台站发布的日最高气温达到35℃以上的天气。《广东省关于高温津贴发放的管理办法》第五条:用人单位当月临时安排劳动者在33℃以上的作业场所或者露天工作的,应当按其当月从事高温作业的天数以及政府有关部门规定的标准折算发放高温津贴。

严格的讲,本案实际并不适用《广东省高温天气劳动保护办法》第十三条:每年6月至10月期间,劳动者从事露天岗位工作以及用人单位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将作业场所温度降低到33℃以下的(不含33℃),用人单位应当按月向劳动者发放高温津贴。因春风服务部安排徐闯及其他工作人员外展普法,属于临时安排,而非日常工作内容。在对外的普法宣传中,大都是树荫下或房间内(如医院的工伤探访)工作,而外展天数一个月也就三五天,每次两三个小时。在这种情况下,其工作场所并未达到33℃以上。因此,徐闯并不符合领取高温津贴的条件和要求。退一步讲,就算符合领取高温津贴的条件,该期间深圳市气象局发布的天气预报表明,在2016年7月3日、15日、17日、21日、31日和8月6日6天中,只有7月17日、31日和8月6日3天超过33℃以上,其他时间并未达到33℃以上。就算徐闯符合领取条件,也只能够享受到以上3天的高温津贴,其他时间不具备领取条件。而3天的高温津贴为18元,并非41.38元。

由于该案案值小,虽然存在裁决不公,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走一审和二审程序,但春风服务部认为没有必要再继续走程序。所以,该案尚未提起诉讼,现已生效。但春风服务部明确告知徐闯,在其工作电脑未返还之前,春风服务部不会履行任何裁决和判决。

在本案中,春风服务部提交了以下证据:



第三个仲裁案:加班费
    又是两个月后,即2016年12月,春风服务部收到了徐闯的第三个仲裁案件资料。本次仲裁的请求是要求春风服务部支付2016年4月至7月期间正常工作时间和节假日的加班费4530.5元。具体情况见深宝劳人仲(石岩)案〔2016〕1959号仲裁裁决书。






春风服务部对该案的辩护意见:

徐闯入职春风服务部后,工作岗位为法务。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其中第三条在工作时间和工资待遇方面有明确约定:1、标准工作时间:每日工作7小时,每周工作6天,每周至少休息一日;2、值班和加班时间:因考虑到甲方业务开展的特殊性,乙方愿意配合甲方根据工作需要调整或延长乙方的工作时间。其中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已包含在本合同约定的工资待遇之内。3、根据甲方的实际情况及工作特点,为了方便乙方,双方约定除缺勤外,乙方无需考勤记录,月工作时间以工资单中记录的工作天数为准(1天折算为7小时)。第四条:乙方月工资以基本工资、绩效工资(浮动)、加班工资等项组成,预计月综合工资3500元左右。

徐闯在2016年4月至7月期间,都是按照双方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出勤,春风服务部每月按照徐闯的实际出勤天数发放工资。因此,根据双方认可的工资单中记录的工作天数,折算春风服务部的月工作总时间为175小时(25天×7小时),仅比法定月工作时间174小时多1小时。而徐闯月综合工资超过3500元,并未低于深圳市同期最低工资标准,春风服务部已足额支付了其工资及加班费。

因春风服务部属微小企业,总共才6名职员,其中徐闯所在的办公点才2个人。考虑到春风服务部业务开展的特点,以及方便双方,双方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日常工作无需记录考勤。月工作时间以工资单中记录的天数为准,每工作7小时折算为1天。徐闯从未对工资单中的工作天数提出异议,春风服务部在仲裁庭审中提交了徐闯4月至7月份的工资单,徐闯也对该工资单中的工作天数予以认可。而该期间徐闯的工作天数每月为25天,根据双方劳动合同中对工作时间的约定及折算方法,1天折算为7小时,月工作25天即为175小时。实际上徐闯月延长工作时间仅为1小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根据以上司法解释,劳动者举张加班费的,首先应当就加班存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如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才由用人单位提供。而本案中,双方在劳动合同约定,除缺勤外,其他工作时间无需考勤,月工作时间以工资单中记录的天数为准,每工作7小时折算为1天。该约定经协商一致,双方同意不建立日常考勤制度,属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并未违反国家法律强制性规定。因此,春风服务部作为用人单位并未掌握徐闯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即日常考勤记录)。依照以上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由劳动者即徐闯就加班的事实负举证责任。虽然,徐闯提供了自制的考勤记录及值班表,但并不真实,且存在相互矛盾之处,证据之间也不能形成证据链(该考勤记录上的出勤时间与此前的两次仲裁申请及裁决的出勤时间存在冲突,同时也与徐闯认可的每月25天,每天7小时的工作总时间相冲突)。再者,其自制的考勤表也未征得春风服务部的确认,不具有真实性、客观性和合法性(徐闯承认该考勤表是发生争议后凭记忆一次性记录)

另,春风服务部是一家通过工商注册的劳工公益维权机构,工作内容主要是免费向工人提供劳动争议咨询、法律培训、法律援助和文化娱乐活动。在组织工人开展法律培训和文化娱乐活动中因工作开展需要,规定所有的活动应有影像记录并公布在机构的博客及相关联的工人QQ群。因此,如果徐闯在休息日或节假日(如清明节、劳动节和端午节)开展活动,一般都会有活动现场视频或相片等影像记录。因此,如果春风服务部有安排徐闯在节假日参加或组织活动,徐闯很容易取得影像记录以举证证明在休息日或节假日工作。但在本案中,徐闯仅仅以其单方一次性制作的未得到春风服务部确认的考勤表,且该考勤表跟前两个案件及相关证据存在明显冲突(实际并未存在有考勤表),不具有证据效力。另在春风服务部提交的同事微信群聊天记录中,可以证明春风服务部在清明节、劳动节和端午节期间均依法放假。因此,徐闯在以上法定节假日期间,并未有加班。

本案中双方对工作时间,值班和加班时间及综合工资在劳动合同中有明确的约定,徐闯也在仲裁庭审中认可春风服务部提交的工资单中的工作天数。因此,徐闯庭审质证时认可春风服务部提供的工资单中的月工作天数(即其月工作25天,每天7小时,月工作175小时),实际上春风服务部已完成对徐闯是否加班的举证责任。因此,本案中徐闯是否有加班,事实简单,清楚明了。但仲裁庭却无视该事实和春风服务部提供的证据,仍然认定春风服务部未举证证明徐闯的加班时间。枉法裁决春风服务部仍需支付徐闯加班费2413.79元。

在本案中,春风服务部提交了以下关键证据:


春风服务部与徐闯的劳动合同,其中明确约定了工作时间和工资待遇,每日工作7小时,每周6天。无需考勤,月工作时间以工资单中的记录为准,每7小时折算为1天。


徐闯2016年4月-7月份工资单。因是通过银行转账,因此没签名,但徐闯在仲裁庭审中承认了每月工作25天,每天7小时。

春风服务部劳动节和端午节放假通知截图


2016年4月14日春风服务部职员微信群创建


2016年4月30日通知,5月1日至3日,劳动节期间放假三天。


2016年6月7日通知,端午节期间放假两或三天由各同事自由安排。


2016年6月9日,春风服务部负责人张治余发放端午节红包400元。


2016年6月9日,春风服务部负责人张治余发放端午节红包400元。


2016年6月9日,春风服务部职员领取端午节红包记录。其中徐闯两次红包共计60.87元

附:
春风服务部与徐闯三个仲裁案件的过程和证据以及裁决结果大致如上。我相信熟悉劳动争议案件及有一定社会经验的人都会知道以上三个案件的裁决是否符合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是非曲直由大家评价。
另外,有人怀疑徐闯的身份,以及其是否受人指使或被人利用,在这方面现在尚未有确凿证据。但以下几个问题值得各位注意:
一、徐闯在春风服务部期间的工作表现故意为之的可能性非常大;
二、徐闯在虚报交通费中的日期、地点和金额跟其他同事高度一致,这种非常愚蠢和弱智的做法让人费解。凡有一点智商的人都会知道,这样做会立即暴露。因此,很难排除其故意为之的嫌疑;
三、徐闯是春风服务部松岗办公室职员,但其却多次随春风服务部负责人张治儒不在时到石岩的办公室电脑中下载春风服务部的有关资料(其后有广州某劳工人士提醒说徐闯将该资料提交给了有关部门);
四、徐闯离职后,拒不返还春风服务部配备的手提电脑,经多次催要未果后,春风服务部已向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其返还该工作电脑。该案由宝安区人民法院按速裁程序受理并已开庭审理(速裁程序一般1个月内出判决),但至今已过去半年,宝安区人民法院仍未做出判决(而徐闯在该期间提起的三个仲裁案件都已全部结案)。

关于为什么不执行生效的裁决,一是因为对恶势力对春风服务部的设局陷害和打击报复表示不满。二是春风服务部诉徐闯返还办公电脑案尚未判决,徐闯尚未返还电脑。如支付徐闯钱款,春风服务部诉徐闯返还电脑案将可能无法执行。因此,春风服务部向法院提交了执行异议,但未得到法院的许可。三、从事实和法律上讲,春风服务部并不欠徐闯所谓的“血汗钱”。仲裁裁决要求春风服务部给予徐闯的钱是恶势力设局陷害春风服务部而造成的经济损失。

另,春风服务部考虑到各方原因,在终止徐闯试用期劳动合同时曾主动告知可给予徐闯适当的补偿金。因此,春风服务部在庭审中愿意调解,同意适当支付补偿金。但徐闯在三个案件中全部拒绝调解,称就是春风服务部全额支付其赔偿请求,也不会调解。其对案件结果的预知信心十足及后续意图明显。
春风服务部与徐闯案暂披露到此,稍后春风服务部在调查结束及其他相关案件结案后还会就此案有一个更加详细和完整的披露。

2017年4月20日 张治儒


阅读(459)┊ 评论 (0)┊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7-4-20 15:21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