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全俄肃反委员会考略(1917-1922)

全俄肃反委员会考略(1917-1922)

彼得格勒十月起义胜利之后,彼得格勒的政权转入布尔什维克领导起义的指挥机关----“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军事革命委员会”的掌握之中。当时,创建新的革命秩序的任务----改造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新的国家机器、肃清一切与新政权为敌的反革命分子,怠工分子----主要便由其承担。后来的全俄肃反委员会主席----费•埃•捷尔任斯基此时也是“军事革命委员会”委员之一,在他的建议之下,“军事革命委员会”在1917.12.4设置了专门的从属于“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军事革命委员会”的肃反委员会。但这个肃反委员会存在的时间很短,2周之后(即1917.12.18)军事革命委员会宣告自行解散,其下属的所有机构(包括肃反委员会)同时撤消。
     也就在“军事革命委员会”宣告自行解散的次日----1917.12.19----人民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决议委托捷尔任斯基成立一个专门与反革命怠工行为作斗争的特别委员会,后两日(1917.12.20~1917.12.21)全俄肃反委员会即告正式成立。这样的时序排列以及相似的名称往往会使人们产生一个错觉,即全俄肃反委员会直接源于军事革命委员会下的肃反委员会。军事革命委员会撤消之后,这个肃反委员会便转归人民委员会领导。但笔者认为“全俄肃反委员会”与军事革命委员会下的肃反委员会并无渊源。军事革命委员会下的肃反委员会虽由捷尔任斯基倡议建立,但捷尔任斯基本人并未领导参预这个委员会的工作,捷尔任斯基在后来被任命为契卡的主席与此也毫无关系。军事革命委员会下的肃反委员会的成员无一进入新的全俄肃反委员会。[1]
捷尔任斯基在十月革命之后实际负责的职务是内务人委员部部务委员。所以,当捷尔任斯基委命组织全俄肃反委员会时,委员会成员大多来自内务人民委员部。[2]但也不能凭契卡的人员与内务人民委员部间的渊源,推断全俄肃反委员会源自内务人民委员部。
从现有的史料考索,可以说,契卡组织则完全是一个紧急情况下临时设立的新机构。
     契卡的源起是因为在1917.12.18----也就是军事革命委员会宣布自行救撤消的那一天----苏俄政府截获了前临时政府"小部长会议"号召全体官吏举行全俄规模怠工的电报。于是人民委员会在次日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对,会上决议委托捷尔任斯基组织一个专门的委员会与怠工行为作斗争。[3](可见契卡后来一般被称为全俄肃反委员会,但其设立之初是专门为针对怠工行为而紧急建立的)20日列宁给了捷尔任斯基一张短笺,并附关于同反革命分子和怠工分子作斗争的法令草案。较之前日会议,列宁的短笺将反革命分子与怠工分子并列,但其所拟定措施主要仍是针对怠工分子的。[4]同日人民委员会再开会议,在听取了捷尔任斯基的报告之后,正式决议成立人民委员会全俄肃反革命和怠工非常委员会,同时规定了它的人员任务和组织机构。会上未及讨论列宁草拟以与反革命分子与怠工分子作斗争的法案。[5]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12.18截获小部长会议策动全俄总怠工电报与军事革命委员会及其下的肃反委员会撤销在同日,军事革命委员会的清理委员会也刚开始工作,人民委员会完全可以保留那个肃反委员会,但它没有这样做,而成立了一个新机构----契卡。
二 、               
     苏俄政权建立之初,为了稳定混乱的社会秩序,巩固新取得的政权,组建了不少具有专政职能的(临时)委员会。譬如反抢劫委员会,反酗酒暴行委员会,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调查委员会,陆海军调查委员会,革命法庭调查委员会等等,也包括全俄肃反委员会。   
   全俄委员会创立之初,同其他各种委员会一样,其工作要受到司法人民委员部,内务人民委员部,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团密切监督,尤其是它的逮捕须经司法人民委员的签署。[6]但全俄肃反委员会很快突破了这道限制。1917.12.30当契卡的一次逮捕受到司法人民委员部的干预后,契卡向人民委员会提出申诉。次日1918.1.1人民委员部即批评了司法人民委员部,[7]并修改了司法人民委员部的权限。虽然原则上人民委员会仍肯定逮捕须由司法人民委员部批准,但实际上又允许在紧急情况下先斩后奏,便宜行事。[8]两天之后人民委员会专门对契卡和司法人民委员部职能作了区分,契卡的逮捕从此不必再报司法人民委员批准,只须通知司法人民委员部和内务人民委员部。[9] 这次事件最直接的结果是契卡获得了独立的不受干涉的逮捕权,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人民委员会在1918就所有有逮捕权的委员会(包括契卡)和司法人民委员部之间的关系作了决议之后,又专门对契卡与司法人民委员部的职能作了区分,赋予契卡较之其他委员会更大的权力,从中我们不难感觉到契卡地位的凸显以及苏维埃政权对其的倚重(的确后来随着国内局势变化,一些委员会逐渐已没有存在的必要,如反抢劫委员会,反酗酒及暴行委员会纯粹是为了应对革命胜利初期混乱异常的无政府状态而设立的。还有一些委员会,譬如各类调查委员会,则先后被纳入了正常的国家机关序列,只有肃反委员会由于其特殊任务,所以在国内战争的危害情势下,权力急速膨胀,地位亦日益彰显。)此外这一系列决议是还一再强调委员会与各部门间冲突(包括司法人民委员部,内务人民委员部,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团)全交人民委员会仲裁。各部门不得中止委员会的工作,这实际上将委员会提到了与它们相平行的地位。
    在此事件之后,全俄肃反委员会名义上仍然受着司法人民委员部和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监督,这两个部门还要向契卡派遣相当级别的代表,但事实证明这种监督是软弱无力的。1918年12月司法人民委员部部务委员,司法人民委员部驻契卡的代表美•尤•柯兹洛夫斯基 认为契卡进行了非法镇丫而与契卡全务委员会其他成员发生冲突时。俄共(布)中央在得到捷尔任斯基报告后随即解除了柯兰洛夫斯基的职务,[10]可见此时的契卡只对俄共(布)中央和人民委员会负责,舍此之外,谁也无法对其进行任何的制约和监督。
    1918.1.28人民委员会决议成立革命出版法庭,此前在1918.1.26日人民委员会会议上还就革命出版法庭和肃反委员会间关系作了讨论,并通过一项决议:"革命法庭只能惩处出版机关,不能直接处罚人,但这并不否定肃反委员会和其他政权机关有权逮捕那些在报刊上发表言论证明他们积极从事反革命活动的人。"3天之后----1918.1.31---人民委员会进一步就侦缉制止机关同侦查审判机关间权限作了划分,决议一切侦缉、制止和预防犯罪的工作,集中于肃反委员会,而案件的进一步侦查和起诉,则均由法庭调查委员会负责[11]
很快一切关于契卡权限和职能的讨论和决议都变得异常无聊乃至可笑。
    随着1918.2德军在前线恢复了军事行动,尚未在俄国建立起稳固统治的苏维埃政权顿时岌岌可危,在这种紧张的情势下,苏俄政权先后发表了《人民委员会告会俄国劳动人民书》,[12] 颁布了《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的法令。列宁在法令中亲手加入了这样几条----"资产阶级中有劳动能力的男女,均应编入挖壕营,受赤卫队负监视;反抗者枪毙。……所有敌方奸细、投机商人,暴徒,流氓,反革命煽动者,德国间谍,一律就地枪决。" [13]根据此项法令,契卡在1918.2.23公布了一项通告。认为全俄肃反委员会以前是太宽大,太仁慈了,现在值此危急时刻"对于反革命分子、间谍、投机商人,暴徒、流氓、怠工者和其他寄生虫,除了在犯罪地点就地无情消灭以外,没有别的斗争办法……" [14] 全俄委员会拥有了这项不经审判便可执行枪决的恐怖权力之后,它的权力从此摆脱了一切制约和羁束,犹如脱缰之野马一发而不可收。
它可以无须任何手续逮捕它所认为的敌人,并且往往不送交革命法庭而自行处置。[15](而契卡在成立之初时权力是极有限的,它所能采取的措施只是"没收,捍走,没收卡片,公布人民敌人名单",虽然它也有逮捕权。但逮捕之后,契卡只能对敌人进行预审,然后必须送交革命法庭审判。)[16]契卡近乎随意的逮捕与制裁常常使苏维埃机关和企业的正常运程也受到干扰,乃至国防委员会还专门就契卡逮捕苏维埃机关和企业工作人员的程序形成决议。[17]列宁本人有时也不得不对契卡的逮捕亲自作出干预。
     1918年年底,随着国内形势好转,党内出现了取消契卡的呼声。1918.11.8召开的全俄苏维埃六大提出了巩固革命法制的任务。1918.11.8党内温和派加米涅夫向列宁提交了一份取消肃反委员会,将与反革命斗争的任务 转交革命法庭的建议草案。契卡针锋相对地在1919.1.20提出了一份《全俄肃反委员会和省肃反委员会条例》,党中央委员会讨论了这两份草案并在1919.2.4决定委托捷尔任斯基,斯大林,加米涅夫三人组织一个专门委员会,起草关于肃反委员会和革命法庭的条例,并为条例规定了四点基础。[18](后来条例的确遵循这四点)
1919.2.17《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关于全俄肃反委员会和革命法庭判决权的决议》正式发表。决议第一条即要求肃反委员会中一切案件作出判决的权利均移交给改组后的革命法庭,对一切案件的侦查均应在一月内结束。这条规定如果切实施的话,就意味着契卡的权力将被压缩到它初创时的范围。但后来的历史证明这条根本没有做到。决议同时允许契卡向苏维埃提出申请延长侦查期限,允许契卡武装在戒严地区保留直接镇丫权力。决议甚至还允许契卡把犯人送进集中营。这些内容使得决议第一条内容的实际意义大打折扣。[19]尽管如此契卡的权力还是很快越出了决议规定的范畴。1919.10.24成立了隶属契卡编制的特别革命法庭。1920.5.28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和劳动国防委员会给予了契卡机关以革命军事法庭的权力。[20]这就意味着很多情况下(实际上几乎在契卡所有的管辖范围内),契卡不必将犯人移交革命法庭,因为它已被赋予了革命军事法庭的权力,所以它可以直接审判它所逮捕的人犯并作出最终的裁定。此外,契卡会务委员会也有权不经审判而作出直至死刑的判决,并且这项权力为后来的国家政治保卫局局务委员会所继承。由此可见,191.2.17的决议事实上并未对契卡的权力形成多大程度上的约束。
三、
进入1918年以后,曾经作为契卡最重要的任务(同时也是人民委员会决议成立契卡的原因)----与怠工分子的斗争逐渐降到次要的地位。与此同时,契卡的其它职能----肃反,打击投机倒把,同渎职行为斗争----则日益凸现。而且在此过程中,反革命、投机倒把、渎职行为其原先的具体指代渐趋模糊,一个抽象了,泛化了的反革命----它泛指一切与苏维埃政权对立的人和事以及一切有可能危害到苏维国家的行为----概括了契卡所有的重要职能。契卡由此从一个专门委员会演变为一个无所不说的万能机关,权力无限延伸。
    其实早在 1917年底-1918年初,契卡之下就增添了两个新机构,--打击投机倒把处和同渎职行为斗争处。打击投机倒把处和同渎职行为斗争处的设立意味着办维埃政权最初仅将契卡作为一个与政治性怠工作斗争的专门机关的意图已经发生改变。
1918.4.29捷尔任斯基白俄共(布)中央提出申请,要求给全俄肃反委员会补充一批新的可靠的工作人员。其原因是"由于国内外形势的需要,我们的工作是和工作紧张程度都将大大增加……"人民委员会很快满足了他的要求。[21]
1918.6.11~6.14契卡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确立契卡机构如下:主席团,主席,副主席,书记;处;处埠处,肃反处,打击投机倒把处,同渎职行为斗争处,军事指挥部;辅助处;经济处,警卫处,车队,较之初创时的简陋,契卡的组织机构此时已可谓初具规模。
    1918.7.16人民委员会成立了捷克斯洛伐克战线肃清反革命非常委员会,并决定由其领导前线地带苏维埃所属的一切肃清反革命和怠工委员会。[22] 这成为契卡势力渗入军队的滥觞。此后,战线和集团军中的肃反委员会在其他战线和集团军也建立起来,[23]1918.7.29契卡下增设了军事处,以指导战线,集团军来反委员会的活动。这样,在红军中除军队系统的军事监察机关外又多了一套与之平行的契卡系统。但这种状况并没有接续多久1918.12.19俄共(布)中央常务通过了关于将全俄肃反委员会和军事委员会军事监察处合并为一的决定,新的军事监察处中全俄肃反委员会领导。1919.1.1军事监察处各机关又与各集团军事肃反委员会再合并后改组为特别处。
7.15为加强契卡及其地方机关实际力量,成立了直隶于契卡的全俄肃反委员会军。
    1918.8.7由人民委员会亲自决定在契卡之下成立铁道处,[24]以同铁路上的反革命、投机倒把、怠工行为作斗争。1919.5.10铁道处改称运输处。因其管辖范围实际上已扩展到水运部门。[25]
9.1契卡又成立了登记处,或称登记核查处,专事行动登记,包括对缴获来的白军档案材料及其服役人员档案卡的研究。
9.3人民委员会决定的羁押犯人的中心监狱(布特尔监狱)转交契卡管理。
11.22契卡成立了一个统一的全俄肃反委员会侦查处,以统筹协调从前各处分散进行的侦查工作。
12.23全俄肃反委员会会务委员会决议成立行动处,行动处的任务是根据委员会其他处所提供的情况进行搜查、逮捕、拘禁和取证。
早在1918.10.2俄共(布)中央就委托捷尔任斯基起草新的全俄肃反委员会条例草案。10.28俄共(布)中央会议通过了条例草案,较之1917.12.20人民委员会关于成立全俄肃反委员会决议的内容,这份新条例对契卡的地位,任务,契卡与其他苏维埃机关间相互关系都作了较大的调整。此外还确定了全俄肃反委员会新的机构设置,大幅度地增加了他的人员编制。[26]更引人注目的是此条例首次用法令形式对全俄肃反委员会和地方肃反委员会间的关系作了规定
    在苏俄政权成立之初,各地苏维埃享有极大自治权力。乌克兰,白俄罗斯,以及外高加索和波罗的海地区更是如此。各地肃反委员会多在地方苏维埃的指导下成立,成立时间有早有晚,一开始形式与名称也互有差异。全俄委员会对他们的统辖力是有限的。[27]甚至在苏俄政府统治的核心区域--彼得格勒和莫斯科,全俄委员会与地方肃反机构关系也不仅仅是简单的上下级统属关系,而要比我们想像的复杂得多。
    1918.9.16俄共(布)中央的一次会议要求"彼得格勒和莫斯科在全俄肃反委员会和彼得格勒肃反委员会中进行最紧密的合作。"[28]按常理,彼得格勒肃反委员会应与莫斯科肃反委员会进行紧密的合作,但文件中却把彼得格勒肃反委员会与全俄肃反委员会并列。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没有莫斯科肃反委员会这个机构,莫斯科肃反委员会迟至1918.12方才建立,而且首任主席亦由全俄委员会主席捷尔任斯基兼任。可见在很长一段时间,(从1917底~1918底)全俄肃反委员会并非是一个高高在上,统揽全局的机构;它主要负责首都肃反工作同时督导各地委员会。
    1918年春夏间,人民委员会还在一些局势紧张的地区成立特别机构。譬如4.19任命  潘友新为图拉省肃反特别军事委员。8•7成立捷克斯洛伐克战线肃反非常委员会。这些特别机构一般拥有统辖当地肃反机构的权力,而且人员往往也由全俄委员会派出,但在组织关系上,它们却与全俄委员会一样直辖于人民委员会而不从属于全俄委员会。
    1918.12.28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的《全俄肃反委员会条例》,其中对全俄委员会与地方委员会关系作了如下规定:地方委员会由地方苏维埃组织,人员由其任命,但人员任命须交全俄委员会批准,契卡上级机关有权下下级机关派出有表决权的代表,地方委员会的决议可以被上级机关取消;地方委员会的预算并入全俄委员会预算内执行;全俄委员会为地方委员会制订工作计划。这份文件大致反映了当时地方机关与全俄委员会间的关系,以及全俄委员会试图对这样关系加以调整的努力。
    此后,全俄委员会与地位机关的关系仍不确定。在全俄苏维埃第七次代表大会《关于苏维埃建设》的决议中明确了各人民委员部对其下级各地方机关的垂直领导关系但没有提及契卡机关。不过在21.9.17《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契卡及其地方机关工作人员相当于红军作战部队决议》的最后一条规定:契卡地方机关只服从契卡上级机关和中央机关。
     经过1918年的发展,契卡大大完善了其内部组织机构,充实了自身力量,它的势力渗入了交通运输、军队等要害部门。同时,经过一系列机构变动,契卡内部在1919年初大致形成了这样一个框架:一般案件(地方肃反委员会);运输案件(运输处),军事案件(特别处)。
1918年的机构大扩张后,1919契卡机关机构变动相对较小。(1919.6.1-3契卡第三次全国代表会决议成立秘密行动处,以"维护革命秩序,预防和制止正在酝酿或业已发生的反革命事件。9月5日成立了关押和监禁条件制订委员会,即"集中营管理局")    但从1918年下半年开始,人民委员会(包括后来的劳动国防委员会)通过一项项决议和法令将他们所认为是紧要、机密或者是棘手的任务交由契卡处置,[29]契卡权力扩张没有停止。
    1919.5.28国防委员会决议,"凡归粮食人民委员部,水运总管理局,制糖总委员会,石油总委员会,中央纺织工业委员会等个别部门,机关和组织管辖的辅助兵部队,除铁路警卫部队和边防警卫部队以外,从今年十月一日起一律归全俄肃反委员会部队司令部指挥(全俄肃反委员会司令部同时改名为国内警卫部队司令部改属内务人民委员部)"。[30]
    20.5劳动国防委员会扩大了共和国国内警卫部队任务,也责成它保卫国内交通线上各种设施,保卫军用物资和货物,维护车站码头和车船的秩序。
    20.9全俄总参谋部和司法人民委员部警卫部队并入国内警卫部队,同时国内警卫部队改称内务部队仍归内务人民委员部领导。
    21.1.19因内务部队将归军事部领导,于是成立了一支由所有全俄肃反委员会管辖的部队合编而成的特种部队----全俄肃反委员会部队。它接管了内务部队最重要的职能----保卫苏俄边界、铁路车站码头,军用粮仓、货物、桥梁、发电站等。[31]同时,原内务部队司令瓦•斯•科尔涅夫转任肃反委员会部队司令。其实无论是内务人民委员部内务部以还是全俄肃反委员会部队,它们都直接间接地从属于契卡机关,契卡始终包揽着国内警备的大权。
    到了1920年年底,契卡原有机构框架已难与日益扩张的权限相互适应,于是在1921初契卡对其组织机构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调整。这次调整的影响深远,以至此后多年还制约着国家安全机关的组织建设。
较大规模的调整从20年下半年就开始了,1920.9.13全俄肃反委员会办公厅成立。[32] 9.21合并原行政处和组织处,成立行政组织处,12.1行政组织处升格为行政组织局。11.26成立专门部取代原契卡主席团直属行动部,负责保卫党和国家领导人及政府部门。12.1改组全俄肃反委员会办公厅,原行动处,运输处办公厅并入。同日行政组织局也进行了改组,原特别处,运输处行政科并入,[33]12.20原特别处外事科被升格为外事处,成为直属肃反委员会的对外侦查机关。
    1921.1.14契卡成立秘密行动局。秘密行动局下辖三处:行动处、特别处、保密处。其中特别处下辖5科专门从事对外谍报工作,保密处下辖9科主要侦伺各种国内反对势力。[34]
    1921﹒1﹒22全俄委员经济管理局成立,经济管理局最重要的机关是其所辖的15个专门科,这15个专门科每个科分管监督一个人民委员部级别的苏维埃机关的工作。[35]
    1921.4.1契卡成立部队管理局,负责21.1.19根据劳动国防委员会指令合编了所有由契卡管辖的部队的一支新部队--全俄肃反委员会部队的管理与协调。[36]
1921.1.28,成立全俄肃反委员会直属专门处,下辖5个后来是7个科,主要从事密码联络和秘密文件。[37]
经过此次调整,全俄肃反委员会中央机关基本形成如下格局:5个主要局(秘密行动局,经济管理局,办公厅,行政组织局,部队管理局),3个独立处(运输处,专门处,供应处),两个独立部门(侦查部,专门部)。
    这套最重要的机构及其所涵盖的权限在1922年契卡被改组时,被新成立的国家政治保卫局令其接收。
四、
    随着国内战争的结束,改组作为特别机关而建立的契卡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1921.12.1列宁在俄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肃反委员会改组问题提出了一份提案,主要内容包括"缩小职权","逮捕权还要缩小""加强法院或只经过法院"等。这份提案在当日的会议上获得通过。列宁所提出的几条原则后来成为了改组全俄肃反委员会和成立“国家政治保卫局”的一些党的文件和标准法令的基础。[38]会议同时还指定加米涅夫、库尔斯基和捷尔任斯基组成一个专门委员会起草关于"缩小全俄肃反委员会的"权限"和改其名称的决定。[39]
    1921.12.23在全俄苏维埃九大关于国内外政策报告中列宁再次谈到了这个问题。列宁明确指出:"必须改革全俄肃反委员会,规定它的职能和权限,使他的工作只限于政治任务。……我们的政权愈巩固,民事流转愈发展,就愈迫切需要提出实施更多革命法制的坚决口号,就愈要缩小那个能够以牙还牙回答阴谋者任何打击的机关的活动范围。" [40]
    1921.12.28全俄苏维埃九大通过决议:"要本着改组,缩小职权和加强革命法制的精神,在最短期内重新审议关于全俄肃反委员会及其各种机关的条例。" [41]
    1922.1.23俄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撤消全俄肃反委员会并在其基础上成立隶属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国家政治保卫局。决定除了在依照缩小职权,加强革命法制的精神指导下规定了国家政治保存的权力和任务后,[42]还专门通过一项决议规定责成国家政治保卫局"最大限度地保持全俄肃反委员会的作战机构,以便在内战尖锐时能迅速而坚决地予以扩展。"并"鉴于过去全俄肃反委员会拥有的惩办职能已转交法院,必须大力加强审判机构,办法是向审判机构派入全俄肃反委员会专门推荐的人员。
    这中间有一段插曲,当时契卡的副主席约•斯•温希利赫特在1922.1.26专门致信列宁坚持保留契卡的惩办职能。列宁对他的回复非常耐人寻味:"革命法庭不是永远都公开审判,用你们的人加强革命法庭,加强它们同契卡的一切联系;加强它们的镇丫速度和效力,加强中央对此的重视。土匪活动一猖獗,就应在当地宣布戒严和采用枪决。如果你们不贻误,这一点人民委员会很快就会做到,甚至打个电话就行。" [43]

    1922.2.6俄共中央局1.23决议提交全俄中央执委会主席团并获通过。基本上以1.23决议内容为基础形成的"关于撤消全俄肃反委员会和实行检查,没收与逮捕条例"的法令。但有一点区别,俄共中央政治局决议案中规定,国家政治保卫局地方机关不隶属保卫局各处,而直接隶属于省执行委员会和自治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但在随后全俄苏维埃通过法令中则明确:各自治共和国和自治州中央执行委员会下政治保卫处,仍直隶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政治保卫局。由此可见新成立的国家政治保卫局与地方机关究竟应该是怎样一种关系在苏俄高层中仍存在分歧。
     此前1922 2.2政治局委托约•斯•涅什利赫特起草国家政治保卫局的章程。1922.2.9政治局批准了这份章程。同月全俄肃反委员会发布64号令,宣布撤消全俄肃反委员会。
注释:      
  [1]军事革命肃反委员会的成员有: 恩•阿•斯克雷普尼克, 伊•普•弗列罗夫斯基,格•伊•勃拉冈拉沃夫,阿•弗•加尔金,弗•阿•特里佛诺夫。《彼得格勒军事革命委员会》莫斯科1967,3卷,569页,转引《列宁与全俄肃反委员会》,北京群众出版社,1981,26页。
全俄肃反委员会成员,(依据1917年12月7日(20日)人民委员会会议21号记录摘录),色诺芬托夫、热季烈夫、阿韦林、彼得森、彼得斯、叶夫谢也夫、特里佛诺夫(瓦•阿•特里佛诺夫)、捷尔任斯基、谢尔哥(即奥尔忠尼奇则)瓦西里也夫斯基,依原文后两人名字也被打上了问号,因此他们最终未得到任命。次日,又增加了明仁斯基、雅柯夫列夫、斯米尔诺夫。
马列主义研究院中央党务档案馆19号,全宗1号目录,21号卷宗第2张,转引《列宁与肃反委员会》30页。
[2]其中著名者如 马•康•穆拉诺夫、约•斯•涅什利赫得、费•埃•捷尔任斯基、马•扬•拉齐斯、莫•索•乌里茨帕、帕•叶•拉济米尔。
[3]依据人民委员会会议20号记录摘录(1917.12.6(19))《全俄肃反委员会历史》文集72页。
人民委员会会议第20号记录摘录
1917年12月6日(19日)
主持者:弗•伊•列宁
听取事项:
关于全俄规模的政府机关职员罢工的可能性。
决议事项:
委托捷尔任斯基同志组成一个特别委员会来弄清采用最有力的革命措施与这种罢工作斗争的可能性,弄清镇丫恶意怠工的方法。
[4]参看《列宁全集》26卷,351~352页,《给费•埃•捷尔任斯基短笺,附关于同反革命分子社会分子作斗争法令草案》。
《……给费•埃•捷尔任斯基的短笺,附关于同反革命分子和怠工分子作斗争的法令草案》1917年12月7日(20日)
捷尔任斯基同志:
想谈谈您今天做的关于同怠工分子和反革命分子作斗争的措施的报告,
能不能提出这样一个法令:
关于同反革命分子和怠工分子作斗争
资产阶级、地主以及一切富有阶级,正在拚命破坏保障工人和被剥削劳动群众利益的革命。
资产阶级正在进行极其恶毒的罪恶活动,收买社会渣滓和堕落分子,纠集他们去进行屠杀。资产阶级的拥护者,特别是高级职员、银行官吏等等正在实行怠工,组织罢工,来破坏政府为实现社会主义改造而采取的各种措施。他们甚至对粮食工作也实行怠工,使千百万人面临着饥饿的威胁。
必须采取紧急措施同反革命分子和怠工分子作斗争。人民委员会有鉴于此,特规定。
1.凡属富有阶级者(即每月收入在500卢布以上者,拥有城市不动产、股票和现款达1000卢布以上者),以及银行、股份企业、国家机关和社会团体的职员,都要在三天以内向户口委员会递交三份登记表,上面须有本人签名,并注明地址、收入、职务和职业。
2.经户口委员会调查属实签字以后,登记表一份归户口委员会保存,其余两份分送城市行政机关和内务人民委员部。
3.凡属不执行本法律者(不交登记表或提供假材料等等),以及户口委员会人员不遵守关于保存、收集登记表和将登记表送交上述机关的规定者,得视其错误程度,每次罚5000卢布以下现金,处一年以下徒刑或押送前线去工作。
4.凡在银行、国家机关和社会团体、股份企业、铁路等部门实行怠工或逃避工作者,也应受到同样处罚。
5.作为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的第一个步骤,特规定:第一,凡合乎第1条规定者,必须经常随身携带上述登记表副本,该副本必须有户口委员会以及机关首长或由选举产生的机关(工厂委员会、粮食委员会、铁路员工委员会、职员联合会等等)的证明,在证明中必须写明本人担任何种社会职务或做何种工作,是否因为没有工作能力而在家闲住,等等。
[5]人民委员会会议第21号记录摘录
1917年12月7日(20日)
主持者:弗•伊•列宁
听取事项:
……
9.捷尔任斯基关于反怠工委员会的组织及其成员的报告。
1)成员(不全):
1)色诺芬托夫2)热季烈夫3)阿韦林4)彼得森5)彼得斯6)叶夫谢也夫7)特里佛诺夫,弗•8)捷尔任斯基9)谢尔哥? 10)瓦西里也夫斯基?
委员会的任务:1)在全俄国范围内制止和肃清一切反革命的和怠工的企图和行动,不论这些企图和行动来自何人。
2)将一切怠工分子和反革命分子送并革命法庭审判,并制定与他们进行斗争的措施。
3)委员会只进行预审,因为这对于制止是必要的。
委员会分为三个局:1)情报局2)组织局(组织全俄国的肃反斗争和分支机构)3)肃反局。委员会将于明天完全组成。军事革命委员会清理委员会暂时仍起作用。委员会首先注意的是报刊、怠工、立宪民主党、右派社会革命党、怠工分子和罢工者。措施--没收,撵走,没收卡片,公布人民敌人名单,等等。
决议事项:
将委员会命名为人民委员会全俄肃肖反革命和怠工非常委员会,并予批准。
予以公布。
[6]依据1918.1.1经修改的司法人民委员部的权限和1918.1.3对契卡和司法人民委员部职能重新区分,可知在此之前他们之间的关系。详参注8、9。
[7]《人民委员会关于司法人民委员伊•扎•施泰固尔格和司法人民委员中部务委员弗•亚•卡列林不正确行为决议草案》 《列宁全集》俄文5版,54卷,384~385页,转引《列宁论肃反委员会》34页。
[8]《对人民委员会关于司法人民委员部权限的决议草案的修改》,《列宁文集》21卷112页。
《对人民委员会关于司法人民委员部权限的决议草案的修改》
1917年12月19日(1918年1月1日)
1)一切现有的各种名称的调查委员会(包括捷尔任斯基、邦契-布鲁也维奇、柯兹洛夫斯基的委员会及陆海军委员会)应该系统化,<这此,委托司法人民委员立即和各委员会主席达成协议>为此司法人民委员、内务人民委员以及领导这些委员会的其他人民委员应该相互协商一致,以相应的建议提交人民委员会。
2)上述调查委员会的活动,应当在司法人民委员的直接参加下进行,他有权检查调查委员会的工作是否 符合手续。
3)在司法人民委员、其他人民委员和调查委员会之间发生的一切冲突,均由人民委员会作最后裁决。
4)凡涉及立宪会议议员及其他国内政界要人的逮捕和其他侦讯行为的证书,以及其他有突出政治意义的逮捕,应由司法人民委员签署。(在不容耽误的情况下,委员会可以独立行动,但必须立即将自己的行动报请司法人民委员批准。)
[9]《对人民委员会关于区分司法人民委员部和全俄肃反委员会职能的决议草案的修改》《列宁文集》21卷,113页~114页。
《对人民委员会关于区分司法人民委员部和全俄肃反委员会的职能的决议草案的修改》
1917年12月21日(1918年1月3日)
1.人民委员会附设的全俄委员会,是为了与反革命、怠工和投机倒把作无情的斗争而设立的。
2.它把自己工作的<总结>结果交给革命法庭调查委员会处理或者停止对案件的桢查。
3.这个委员会的工作,应在司法人民委员部、内务人民委员部,和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团的密切监督下进行。革命法庭的调查委员会则受到司法人民委员部和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团的密切监督。
4.两种委员会的成员都应予以公布。
5.为"全俄委员会"的工作制定工作细则,由它和司法人民委员部、内务人民委员部起草。
6.对立宪会议议员及其他对他们的拘押具有突出政治意义的人进行逮捕或起诉,只有在得到司法人民委员部和内务人民委员部同意的情况下进行。关于有突出政治意义的逮捕,委员会应通知司法人民委员部和内务人民委员部。
7.一切拘押之后都必须提交法庭审判或者中止拘押。
8.司法人民委员部、内务人民委员部和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团与委员会之间没有通过协议得到解决的冲突,应提交人民委员会作最后裁决,同时不停止各有关委员会的日常活动<及有关委员会的有争议措施>。
[10]俄共(布)中央执行局会议记录摘录,党务档案馆17号令,2号目录7号卷宗第1张。
[11]人民委员会61号令
[12]《人民委员会告令俄国劳动人民书》1918.2.21
《苏维埃政权法令汇编》1卷492~494页
《列宁论肃反委员会》55页。
[13]《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列宁选集》3卷,436~437页。
[14]1918.2.23《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消息报》32号,《列宁论肃反委员会》57页。
[15]1919.2.17《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关于俄肃反委员会和革命法庭判决权的决议》由此可以推知此前契卡所拥有的权力   《苏维埃政权法令汇编》4 卷400~402页,《列宁论肃反委员会》166~168页。
《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关于全俄肃反委员会和革命法庭判决权的决议》
1919年2月17日
作为对全俄中央招待委员会10月28日批准的全俄肃反委员会条例的补充和发展,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决定:
1)对肃反委员会中的一切案件作出判决的权利均移交给改组后的革命法庭,对一切案件的桢查均应在一个月内结束。
注:在必须延长桢查期限的时候,各级肃反委员会有权向地方苏维埃提出特别申请,全俄肃反委员会有权向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提出申请。
2)在存在(反干革命、匪徒等的)武装行为的情况下,肃反委员会有权进行直接镇丫来制止犯罪行为。
3)宣布戒严的地区的肃反委员会,对实行戒严的决议中所指出的罪行也有进行直接镇丫的权利。
关于集中营问题作出决议如下:
“授予全俄肃反委员会把犯人关进集中营的权利,同时全俄肃反委员会应遵守关于关进集中营的程序的准确规定(细则),这一细则由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批准。
授权全俄肃反委员会协同司法人民委员部和内务人民委员部同军事部、全俄肃反委员会地方机关一起,加强对军事目标、军用武器弹药仓库等的警卫工作,并对上述目标进行突击检查。”
[16]参注释5
[17]《国防委员会关于全俄肃反委员会机关逮捕苏维埃机关和企业工作人员的决议》,1918.12.11《苏维埃法令汇编》4卷208~209。
[18]俄共(布)中央委员会会议记录,摘录:
1919.2.4,党务档案馆17号全宗,2号目录,9号卷宗第1张,
《列宁论肃反委员会》153页。
四点基础(1)判决权由肃反委员会移交革命法庭
        (2)肃反委员会机构仍应是一侦查机关二直接和匪徒以及反革命等等武装行为作斗争的机关
        (3)肃反委员会保留在戒严地区开枪的权利
        (4)工作应在最短时间内完成
[19]参注16
[20]《全俄中央执委会和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建立实施戒严委员会和给予全俄肃反委员会机关以革命军事法庭权力的决议》1920.5.28。1920.5.29《全俄中央委员会消息报》115号,    《列宁论肃反委员会》427页。
《全俄中央执委会和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建立实施戒严委员会和给予全俄肃反委员会机关以革命军事法庭权力的决议》1920.5.28。
……
赋予全俄肃反委员会以及为上述委员会专门授权去实施戒严的那些全俄肃反委员会机关以处理一切危害共和国军事安全罪(爆破、纵火、叛变、从事间谍活动、倒卖军用器材、保卫军用仓库和执行其他军事措施时玩忽职守)的革命军事法庭的权力。
[21]人民委员会61号会议纪要
[22] 《人民委员会关于成立托克斯洛伐克战线肃反非常委员会决议》
《苏维埃法令汇编》3卷37~38页,
《列宁论肃反委员会》94页。
[23]其战线肃反委员会下辖四处,组织指导处、行政处、侦查处、保密处,集团军肃反委员会下辖两处,肃反处、反渎职处。
[24]《人民委员会关于在全俄肃反委员会中设立铁道处的决议》,
《苏维埃法令汇编》3卷,187~188页,
《列宁论肃反委员会》101页。
[25 ] 据全俄肃反委员会5.10 1号令公布《全俄肃反委员会运输处章程》铁道处一称遂不再使用。
[26] <<全俄肃反委员会条例草案 >>  
1)全俄肃清反革命、投机倒把和渎职行为非常委员会,是统一各地方肃反委员会的活动,有计划地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全境与反革命、投机倒把和渎职行为作直接斗争的中央机构。
2)全俄肃反委员会是人民委员会的一个机构,它在工作中与内务人民委员部和司法人民委员部保持密切接触。
3)全俄肃反委员会委员由人民委员会任命。
4)全俄肃反委员会主席为内务人民委员部部务委员会当然成员。
5)内务人民委员部和司法人民委员部向全俄肃反委员会派出自己的代表。
6)全俄肃反委员会预算由人民委员会批准。
7)人俄肃反委员会和所有地方肃反委员会,均有组织自己特殊武装分队的权利。在地方上,分队的规模由地方执行委员会与全俄肃反委员会协商确定。地方肃反委员会分队的预算款额,一般由地方执行委员会拨付。
全俄肃反委员会和地方肃反委员会的所有分队,均受共和国革命委员会的监督和统计。
8)地方苏维埃或它们的执行委员会,根据同它们的其他下属部门的同等权利,组成地方肃反委员会;与反革命、投机倒把和渎职行为进行直接斗争的一切事务,在地方上均归这些地方肃反委员会负责。
9)地方肃反委员会委员由地方执行委员会任免。
10)地方肃反委员会主席由地方执行委员会选举产生,并由全俄肃反委员会批准。
11)肃反委员会的上级机关,有权向下级机关派出有表决权的代表。
12)地方肃反委员会的决议,可以被上级肃反委员会中止和取消。
13)地方肃反委员会的一切预算,由地方执行委员会预先批准,一般纳入全俄肃反委员会预算内执行。拨给地方肃反委员会的所有未项,一律由肃反委员会通过地方执行委员会转拨。
14)全俄肃反委员会为地方肃反委员会制定工作细则。  
《苏维埃政权法令汇编》第3卷第458-459页)。
[27]详参《苏维埃国家建设史》,商务1993,P20~P25
[28]俄共(布)中央委员会会议记录摘录1918.9.16,《全俄肃反委员会历史》
[29]这些任务包括保护文物,打击走私,监督地方执行委员会,清扫铁路积雪,防火防汛,保卫仓贮,吸收休假工人参加收?脱粒,向居民征集军大衣,征收文献,协助处理难民,俘虏,体检,责成林业工人伐木,征粮,改善红军居住和生活条件,干预一般刑事侦查等等等。
1918
人民委员会关于禁止把有特殊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的物品运出国外和向国外出售的法令   9月19日
1919
  给列•波•加米涅夫的短笺  1月下半月
  国防委员会关于惩办破坏清扫铁路者的决议  2月15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惩办破坏清扫铁路积雪者的决议  2月24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加强各肃反委员会主席执行国防委员会关于清除积雪决议的责任的决议  3月17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防汛措施的决议摘录  3月31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对住在莫斯科及其近郊的前军官和军事官员进行重新体检的决议       4月7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对住在莫斯科及其近郊的医师、医助、牙医和药剂师进行重新体检的决议  4月7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采取措施防止损坏铁路、机车、车辆与各种技术设施和建筑的决议摘录   4月8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把对莫斯科医务人员进行重新体检的工作暂时移交全俄肃反委员会特别局的决议   
5月3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从德国归来的俄国俘虏入境问题的决议  6月6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征用现属莫斯科苏维埃各机关使用的马匹的决议  6月6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前军官登记特别委员会的条例摘录  7月2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吸收休假工人参加收割和脱粒工作的决议  8月13日
  人民委员会关于在奥卡河流域为莫斯科采购燃料的法令摘录  8月14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向居民临时征收军大衣的决议  9月24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征收平民军大衣的规定  10月1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征用苏维埃机关及其职员使用的马匹的规定摘录  10月1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兵车必须迅速开行以及责成全俄肃反委员会采取措施使医生尽快到达指定地点的决议  10月31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整顿国家采购燃料机关的工作的决议  11月12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清除铁路积雪的决议摘录  11月29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从仓库领取和发放物品的基本指示条例摘录  12月6日
  人民委员会关于采取措施改善铁路交通工作以利军事运输的法令 12月12日
1920
  人民委员会关于征集和利用从白卫分子手中没收的文献的决议  1月17日
  人民委员会关于卸马铃薯和清扫莫斯科街道及铁路上积雪的决议草案  1月27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同盗窃冷藏车厢设备作斗争的措施的决议  2月20日
  人民委员会关于商品储备问题的决议草案  3月2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责成全俄肃反委员会对吸收护林人员参加伐木工作的法令执行情况进行监督的决议  
  3月12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特别快车运行办法的决议  3月12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提高铁路运输能力的指示  3月15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客轮和客货轮使用办法的决议  3月28日
  国防委员会关于拨给水运部门的燃料使用办法的决议  3月28日
  
1921
  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建立各省改善红军部队居住和生活条件委员会的决议  1月5日
  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向顿巴斯职工供应煤炭和同盗窃燃料作斗争的措施的决议  2月9日   
  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在劳动国防委员会下设立反燃料危机临时委员会的决议  2月11日
  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防火措施的决议  4月23日
  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制止难民流窜的决议  6月1日
  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成立金属丝贮备清查委员会的决议摘录  6月1日
  关于国家珍宝库案写给格•伊•博基的信  8月9日
  人民委员会关于把外国人驱逐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境的法令  8月29日
  人民委员会关于外国商船人员检查办法的法令摘录  10月6日
[30]《国防委员会关于辅助兵部队决议》《苏维埃法令汇编》5卷,508~500。
[31]《劳动国防委员会关于改组共和国内务部队决议》,   《列宁论肃反委员会》232页。中央党务档案馆2号令,1号目录16890号卷,《列宁论肃反委员会》483页。
[32]全俄肃反委员会1920年9月13日122号令  
[33]全俄肃反委员会1920年12月1日149号令
[34]全俄肃反委员会1921年1月4日9号令
特别处
13科针对波罗的海各国、芬兰、波兰、罗马尼亚
14科针对东方国家
15科针对大协约国各国
16科针对军队内部反间谍机关
保密处
1科针对无政府主义者   
2科针对孟舍维克
3科针对右派社会革命党
4科针对右派政党
5科针对左派社会革命党
6科针对宗教?
7科针对各类派
8科针对情报科
9科针对犹太反苏维埃
[35]全俄肃反委员会1921年1月25日19号令
经济管理局
1科交通人民委员部
2科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
3科外贸人民委员部,租让委员会
4科陆海军特命令权代表机关
5科邮电部门
6科黄金、外汇、贵重物品
7科教育人民委员部,中央出版发行处
8科粮食人民委员部
9科陆海军粮食供应总部
10科中央消费合作总社
11科卫生人民委员部
12科农业人民委员部
13科财政人民委员部
14科陆军人民委员部
[36]全俄肃反委员会1921年4月1日91号令
[37]全俄肃反委员会1921年1月28日22号令
[38]〈〈俄共(布)中央政治局关于全俄肃反委员会的决议草案大纲〉〉
1921年12月1日
第一,缩小职权。
第二,逮捕权还要缩小。
第三,期限少于一个月。
第四,加强法院或只经过法院。
第五,名称。
第六,经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使情况大大缓和一下。
[39]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下午会议82号记录,1921.1
   听取事项:
   关于全俄肃反委员会(加米涅夫、捷尔任斯基同志)。
    决议事项:
    指定由加米涅夫、库尔斯基和捷尔任斯基同志组成委员会,在5天期限内讨论这一问题。
    给予委员会的指示是:
甲)缩小全俄肃反委员会职权;
乙)缩小逮捕权;
丙)一般案件审理规定为一个月;
丁)加强法院;
戊)讨论关于改变名称问题;
己)起草并经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一个关于改变做法使情况大大缓和的总规定。
[40]《列宁全集》33卷147~149页
[41]1921.12.30《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消息报》295号,《列宁论肃反委员会》633页。
[42] 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第91号――记录摘录
为了执行第九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决议],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决定:
1)撤销全俄肃清反革命、投机倒把和渎职行为非常委员会。
2)一切反对苏维埃制度的犯罪案件或要求苏维埃法律解决的案件,均分别由革命法庭或人民法院经过审判程序予以解决。
3)在内务人民委员部编制内设立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政治保卫局。国家政治保卫局在内务人民委员及其由人民委员会委任的副职主持下,按照特别条例进行工作。
4)国家政治保卫局地方机关不隶属于保卫局各处,而直接隶属于省执行委员会,在自治共和国则隶属于中央执行委员会。
5)内民人民委员部委托国家政治保局:
甲)进行反间谍、反土匪的特殊斗争,并镇丫公开的反革命暴乱;
乙)保卫铁路和水路交通线以及沿线运输的货物;
丙)对于共和国边界实行政治保卫,同走私作斗争。
6)为了完成自己所担负的各项任务,国家政治保卫局应拥有一支国家政治保卫局部队。为了同样目的,国家政治保卫局有权按照国家政治保卫局制定并经司法人民委员部批准的专门规定实行搜查、没收和逮捕,但逮捕时必须遵守下列规定:
甲)自逮捕之日起两周内提出起诉;乙)移交审判前有权拘留的时间,不得超过两个月。两月期满后,国家政治保卫局如有特殊需要,必须请求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授权延长这一期限,或将案件移交法院,或予释放。
7)除本条例中列举的上述案件外,人民委员会和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还可以给予国家政治保卫局一些专门委托。
[43]
《给约•斯•涅什利赫特的信摘录》,
《列宁全集》俄文5版,54卷,144页,
《列宁论肃反委员会》639页。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