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翻译] 托洛茨基: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6月23日更新0

托洛茨基: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6月23日更新0

I

力量的对比



对俄国苏维埃的批评之声,嗡嗡不已的一大根据是「力量对比」。别国建立工人政权的革命努力 ,更让类似痛批围得风雨不透。苏维埃是乌托邦,它「不符合力量对比」。属于先进德国的阶级任务,落伍「北极熊」不能硬扛在肩上。但假设德国无产者想夺权,那也是违背「当前」力量对比的疯癫症。国联不完美,但符合力量对比。颠覆帝国主义统治是乌托邦,向凡尔赛和约提交边边角角的修正案符合力量对比。当法国社会党领袖与美国总统一唱一和,这无关领袖先生的政治衰朽 ,而是一曲力量对比法则的颂歌。奥地利社会党领袖眼中,战后上台的总统及总理在有产共和国的显赫官位上应尽显市侩本色 ,否则力量对比不保。欧战爆发前两年,未来的奥地利总理(时为主流左翼骑墙路线的「马克思主义」辩护律师) 向我阐明一条真理:一九零五革命之后的政变独裁 ——喜受皇室加冕赐福的地主资本家同盟——必定挺立整整一个时代。缘由何在?无它,符合力量对比。

「力量对比」到底何方神圣?莫非它是批发零售包治万病的神圣公式,肩负辨别、引导和阐明整个历史进程的重任 ?今日的考茨基学派,为何以「力量对比」充当犹豫、暮气、胆怯、变解与卖友求荣的万金油开脱词?

「力量对比」大肚能容包罗万象:既有生产水平、阶级分化度、有组织工人总量、工会金库的存额;时而是选举的最新议席、时而是官僚部门的退让分寸或金融寡头的嚣张指数。归根结底,「力量对比」多为「马克思主义」半盲冬烘或左翼政客的总印象 。那班政客学得一口红色辞藻,做事却永受龌龊「操作」、市侩偏见与议会世界的「兆头」左右…… 战前岁月,与警局长官嘀咕过后,奥地利社民党大佬向来精确了解能否「按力量对比」举行维也纳的五一和平游行。对德国社民党头目来说 ,国会见面时诸权贵与自己的握手力度,不久前仍堪称「力量对比」最优测量仪 。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08-6-24 12:20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