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录入] 列宁:给印涅萨•阿尔曼德

列宁:给印涅萨•阿尔曼德

给印涅萨•阿尔曼德

Dear friend![1]建议您最好把小册子的提纲尽量写得详细些[2]。不然很多地方意思不明确。
有一个意见现在就应该提出来。
建议把第三节“(妇女)要求恋爱自由”全部删掉。
这的确不是无产阶级的要求,而是资产阶级的要求。
实际上,您是怎样理解这个要求的呢?这个要求可以理解成什么呢?
1.        在爱情上摆脱物质(钱财的)要求?
2.        摆脱物质上的操心?
3.        摆脱宗教偏见?
4.        摆脱父母之命etc.?
5.        摆脱“社会”的偏见?
6.        摆脱(农民或者小市民或者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小天地?
7.        摆脱法律、法院和警察的束缚?
8.        摆脱爱情上的严肃态度?
9.        摆脱生育子女的义务?
10.        通奸的自由?等等。

我列举了许多(当然不是全部)不同的解释。您所理解的当然不是第8-10点,而是1-7点,或者类似第1-7点的东西。
但是,如果是指第1-7,那就应当选择另一种说法,因为恋爱自由这种说法不能确切地表达这个意思。
而您这本小册子的广大读者,必然会把“恋爱自由”理解为类似第8-10点的东西,以至违背您的本意。
正因为在现代社会里那些能说会道、爱吵爱闹、“高高在上的”阶级所理解的“恋爱自由”是第8-10点,所以这不是无产阶级的要求,而是资产阶级的要求。
对于无产阶级来说,最重要的是第1点和第2点,其次是第1-7点;其实这并不是“恋爱自由”。
问题不在于您对这种要求的主观“理解”,而在于爱情上的阶级关系客观逻辑。

                                                                                        Friendly shaks hands!
                                                                                                                                W.I.[3]

                                                                                        1915年1月17日写于伯尔尼

[1]亲爱的朋友!——编者注
[2]指印涅萨•阿尔曼德打算为女工写的小册子。这本小册子没有写成。
[3]亲切握手!弗•伊•——编者注


给印涅萨•阿尔曼德

亲爱的朋友!恕我回信迟了,昨天想写,但因事耽误,未能如愿。
关于您的那本小册子的提纲,我说过,“要求恋爱自由”这句话是不明确的,而且,不管您的主观愿望怎样(我曾强调:问题在于客观的阶级关系,而不在于您的主观愿望),在现代的社会环境里,这种要求毕竟是资产阶级的,而不是无产阶级的。
您不同意。
好吧,让我们来谈谈。
为了把不明确的弄明确,我曾列举了十点可能的(在有阶级差别的环境下也是必然的)不同解释,同时指出:在我看来,第1-7点的解释是无产阶级妇女的典型特点,而第8-10点则是资产阶级妇女的典型特点。
要反驳这种看法,就必须指出(1)这些解释都是错误的(那末必须代之以其他的解释,或者指明错处);或者(2)这些解释是不全面的(那末就应补充不足的地方);或者(3)不应把这些解释分为无产阶级的和资产阶级的。
可是不论第一、第二或第三,您都没有指出。
第1-7点,您根本没有提到。这就是说,您承认它们(总的来说)是正确的了?(关于无产阶级妇女的卖淫和她们的依赖性,您曾写道:“不能说没有可能”,这句话完全适合于第1-7点。这里丝毫也看不出我们有什么分歧。)
您也没有否认这是无产阶级的解释
现在剩下第8-10点了。
对这几点您“还不大了解”就“反驳”说:“我不了解怎么能够(您是这样写的!)把恋爱自由和”第10点……“混为一谈(!!??)”。
结果倒是我“混为一谈”,而您想要责备 我,驳斥我,是吗?
为什么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资产阶级妇女所理解的恋爱自由就是8-10点——这是我的看法。
您否认这种看法吗?那末请谈谈资产阶级太太们所了解的恋爱自由究竟是什么?
您没有谈到这一点。难道文学著作和实际生活没有证明资产阶级妇女正是这样了解恋爱自由的吗?完全证明了!您也默认了这一点。
既然如此,那末问题就在于她们的阶级地位,因为“反驳”她们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未免显得太幼稚了。
必须把无产阶级的观点同她们的观点截然分开,并与之对立。必须考虑这样的客观事实,如果不这样做,她们就会抓住您这本小册子里的适合她们口味的东西,按照她们自己的看法加以解释,利用您的小册子助长她们的声势,在工人面前歪曲您的本意,使工人“困惑莫解”(这会在工人的内心引起忧虑,您是不是在向他们灌输异己的思想)。何况她们手里还掌握了许多报纸等等。
但是您却完全忘却了客观的阶级的观点,竟反过来“攻击”我,好象我把恋爱自由和第8-10点“混为一谈”了……怪哉,真是怪哉……
“甚至片刻的情欲和暧昧关系”都比(庸俗不堪的)夫妇间“没有爱情的接吻”“还富有诗意些,还纯洁些”。您是这样写的,而且打算这样写在小册子里。妙哉!
请问这是合乎逻辑的对比吗?庸俗的夫妇的没有爱情的接吻是低级的。我同意。但和这种接吻对比的应该是……什么呢?……看来应该是有爱情的接吻吧?但是您用“片刻的”(为什么是片刻的呢?)“情欲”(为什么不是爱情呢?)同它对比,结果从逻辑上看来,似乎是把没有爱情的(片刻的)接吻同夫妇间没有爱情的接吻相对比……真奇怪。对一本通俗的小册子来说,把小市民—知识分子-农民(似乎是我心里第6点或第5点)的没有爱情的、卑俗的婚姻同无产阶级的有爱情的、公正的婚姻(如果你一定要加的话,还可加上一句:甚至片刻的情欲和暧昧关系,可能是低级的,也可能是高尚的)加以对比,岂不是更好吗?而您所谈到的并不是阶级典型的对比,而是某种当然可能发生的“偶然事件”。但是问题难道在于偶然事件吗?如果您要把婚姻中的低级的接吻和片刻的暧昧关系中的纯洁的接吻这种偶然事件、个别情况作为您的主题,那末这个主题应当放在小说里驱发挥(因为小说的整个主题包括于个别的情节中,包含于对一定典型的性格和心理的分析中)。难道在小册子里可以这样做吗?
您是很好地了解了我从凯[1]的著作中摘出那个不恰当的引证的用意的,比如您说扮演“恋爱教授”的角色是“荒谬”的。的确如此。但是难道扮演片刻的、其他等等的教授的角色,就不“荒谬”了吗?
其实,我根本不想进行争论。我本不想写这封信,留待以后面谈。但是我希望这本小册子成为一本好书,谁也不能从中摘出令您不愉快的语句(有时仅仅一句话就能成为毁坏一桶蜜的一勺泊油),谁也不能曲解您的本意。我断定您在这里写的是“违背本意”的,而且我写这封信给您,纯粹因为信件或许比面谈更能使您把提纲思考得周密些,而提纲确实是很重要的。
您有熟悉的法国女社会主义者吗?请把我提的1-10点以及您的“片刻的”等等的话翻译给她听(听起来要象从英文翻译过来的那种),留心观察她,注意地倾听她。这是一个小小的试验,从中可以看到旁人对这本小册有什么反应,印象和期望。

                        握手,并祝您头痛好转,早日恢复健康。 弗•乌•
P.S.关于鲍日,我不知道……可能,my friend[2]作了过多的应许……不过应许了些什么?——我不知道。事情搁下了,就是说,冲突搁下了,但没有消除。必须斗争,再斗争!!能劝阻他们吗?您的意见怎样?


                                                                                        1915年1月24日写于伯尔尼
                                                                                       
[1]凯•艾伦是瑞典资产阶级女作家,曾写了一些有关妇女运动和儿童教育问题的文章。
[2]我的朋友——编者注。

[ 本帖最后由 姜晴信 于 2008-6-15 14:39 编辑 ]

TOP

关于排版

晕,word里格式什么的处理好好的,搬到这全乱了……
问两个问题:
1、为什么列宁署名为“尼·列宁”?
2、鲍日这个具体怎么回事?

TOP

你大概是从一个臭气熏天的毛修版录入的。注释很有特色。

布哈林的事不知道。当时这类派内小团体、临时性的编辑部很频繁。出版自己的杂志报纸,阐发自己的某种主张。

TOP

你大概是从一个臭气熏天的毛修版录入的

没错。省图书管里翻出来的书。我看了觉得大概又是瞎掰了……

TOP

省略号都是编者自己删的?

顺便说句,写小东西根本没必要用word,text就很好,足够用了。

TOP

关于省略号

1\原文如此
2\行。就用word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