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全球工运] 纠察线的经验:洛杉矶教师联合会教师罢工

纠察线的经验:洛杉矶教师联合会教师罢工

参与到社区动员以支持罢工以及作为UTLA一份子的洛杉矶黑玫瑰组织的成员,提供他们的概述与分析。本文强调罢工诉求的社区工作者性质,协定的情况,工会领导与劳动法律的缺陷,以及规划接下来的斗争。


在六天的罢工之后,洛杉矶的师生或到学校。本次罢工是最近几十年洛杉矶所经历的最大斗争之一。有超过三万老师以及数千更多的学生家长以及邻居走上街头抗议学校董事会将公立学校出售给大资本企业的意向。本次罢工延伸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影响到数百万计的人并启发了每一个工人,看到集体行动的可能。罢工带来的基本成功的协定伴随着一股来自左翼各方面的思靠与回应,多数是落入二分的支持或反对工会领导的视角。其它人则分散于对罢工影响的支持或者批评。但是,真正缺乏的是关于从本次罢工中普通工人能采取什么现实步骤以行动的建议。为了推进一个指向建立工人力量的实践视角,我们需要审视洛杉矶的工会与我们劳动阶级社区的基础。还有,我们要知道我们一起能做什么,无论是否同意工会的领导,来建立我们的自组织。


为了整个阶级而战斗


教师们从罢工中最大的实在获得是新的并具有强制力的班级规模限制。它们是如此居于中心地位以至于结束罢工的动议仅仅在总监Austin Beutner在此问题上让步后才有所进展。即便新标准将会立即影响800个班级,39人教师的最大班级规模仍然是过高的。

另一个工会提出的主要诉求是每个学校配备以为护工和助理,还有更多的图书馆。在新协议中,街区同意多招募300个护士,保证每个学校足额编制,以及所有的中学都拥有一个全职图书馆老师。至于助理,街区同意增加17个—一个改善—但是只针对于每所中学,学生—助理比从750:1变为500:1。


协议在减少考试,保护移民学生,校园增加绿色空间以及支持族群的课程方面表现出了进步。多达28所学校被排除在对学生的随机搜查,一项学生组织Students Deserve一直在反对的,失败的由警察推动的造成针对于非白人学生骚扰的控枪措施,之外。30所学校将被指定为社区学校。这意味着它们将获得额外的资金以及更多的当地管理权,由此他们可以为周围地区提供一揽子服务。社区学校是工会领导们眼中公立学校应有的样子,他们也希望通过建立这些第一批典型,显示出不同于许可证学校的另一种选择。

突破国家的压迫制度并发动工人的力量需要通过寻常工人的主动性,组织与信心来实现,而不是领导的决定。

在工资方面,工会弱化了诉求,仅仅要求6.5%的增加—还不到生活开支的变化—最终达成的是6%。大部分教师似乎现在满足于此,策略地将其它诉求为改善工作环境让步。不过,教师报酬持续被低估,其它传统女性与关照类服务也是一样。随着最早在2020年一月进一步关于增薪的谈判,未来斗争可以为职工提供改善的机会。

接下来是班级规模,一个罢工用以限制许可制学校扩张的关键诉求。不幸的是,新的协议几乎没有强调这个,没有切实提及关于许可制学校。协议明确的是截取将会给工会事先告知,如果它计划拿走公立学校用地用于许可制学校—实践上叫“合办”。截取还将允许工会代表加入董事会监督合办计划的实施。然而,这将工会置于合办计划的同犯角色—一种将公共资源转到私人控制中—而这整个过程都应该被叫停。

工会还从校董事会中赢得了对全国性的许可制学校扩张上限的支持。但是,这是一场正在进行的战斗,全加州教师都需要坚持斗争,利用本次罢工中所建立的一切力量与组织。

教师们通过罢工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理应为之骄傲。因为他们在纠察线上的牺牲与时间教师,家长,学生以及其它教工重塑了对于公立教育的希望。但还有将本次罢工走向更远的可能。将罢工进行了不到西弗吉尼亚教师们所进行的一半时间—以及掌握着强大的社区支持—如果将试探性的协议拒绝并且延长罢工,很有可能赢得更多的。

我们不认为对于协议的拒绝票是因为承诺不够而被合理化,但是因为,鉴于当时力量的对比,继续斗争是完全现实的。事实是,许多教师即便他们最终投下协议的赞成票,也感到没有满足。这种不满情绪被教师们只有投票前短短几小时阅览40页长的协议然后在第二天返校这一事实所强化。教师们只感到他们的声音被排除了。

工人们需要感受到他们的斗争是值得的以及他们是在宣称他们自己力量所得的胜利。签订协议既低于预期,又事实上可能导致贬低力量认知以及打击将来的斗争。

但是,成功地进行对协议的反对并不简单。去年的UPS协议投票就是很好的例子。它需要一个拥有独立于工会领导,并组织的强大民主的普通工人领导的组织,可以描画自己眼中的最低可接受协议,协调反对,并在领导不愿意的情况下准备工人们继续行动。建立这样的组织是一个漫长又艰难的过程,但这样的情况显示了这样为何重要。

TOP

UTLA(洛杉矶教师联合会)与左翼领导


当现在的领导者“Union Power”初次被选举并进行2015年的协议谈判时,我们对其组织意愿持怀疑态度。当时看起来工会领导并不在乎发动一次真正的斗争或者组织起工会基层,而如我们说过的,“挥舞起罢工的威胁当作空洞的言语武器”。在此之后,我们见识了工会领导确实有实在的组织的承诺。它清楚地知道它这时需要促成一次罢工来在协议上取得胜利—更加重要的是—来强化工会。


UTLA比起它之前很长一段时间要更加有组织,更激进,也在政治上更加自觉。现在的领导已经成功地实现这个。但是即使我们几年前低估了他们,早在我们在2015年协议谈判期间所指出的同样的结构性问题在今天依然存在。


现在的Union Power机构在2014年初次当选为UTLA的工会改革领导者。新的主席Alex Caputo-Pearl来自与联合行动的进步教育者(PEAC)。即使他们将自己定位为新的斗争的领导者,Alex与PEAC已经助力挫败了一项在2009年预算压缩期间针对裁减600名教工的罢工运动。在Union Power机构与2014年当选不久之后,令他们当选的核心小组出让自己的空间给独立的普通工人的组织,致使领导机构的大规模扩张,最终在相互平衡时停下来。一种普遍的趋势出现,取代了曾经左倾的教师活动者成功使他们的候选人当选,他们转而支持并守卫这些位置。


这是一个关于进入工会领导层的循环陷阱。许多其它成功的改革组织也有相似的情况:普通工人的组织萎缩,由上而下的指挥的工会策略依然如故。我们评价过上一次协议谈判时的这种倾向,在这一次中,也以相同的方式显露出来。2015与2019,工会领导宣布了协定达成与罢工结束,当现实中教师们与其支持者准备推进斗争。在关于是否接受罢工期间提出的协议这一辩论中,来自认为工会领导层处于风险中的政治组织的成员们将提供工会领导层所希望的支持视作他们的首要任务。


我们并不反对参与工会选举。但是大部分为赢得选举工会改革的工会改革仅仅是伎俩而不是经过长期必要的重组与民主化工会的自下而上进程。我们看到的左翼与领导层以及工会的其它大多数的脱节是由于在民主化工会前夺取领导地位所产生的。


跨工会的团结


罢工中同时最振奋人心却又令人沮丧的方面就是跨工会的团结。尽管许多公立学校的SEIU(服务型雇员国际工会)成员勇敢地举行了同情罢工,他们的行动却没有得到来自工会的多少支持。在罢工之前,SEIU生命他们将会支持其成员加强纠察线前提是他们满足一项苛刻的条件—24小时内,所有学校的SEIU成员都需要有八成签订同意罢工的请愿。一开始,超过800所学校中只有十所达到这些要求。即便如此,他们推开工会,最终43所学校的职工们举行了同情罢工。


IBEW(国际电力行业工人联合会)与Teamsters(卡车司机工会)工人们被发现在警察的护送下穿越纠察线。还有,就我们所知,加利福尼亚学校职工协会,另一个工会组织,没有对罢工采取任何支持的措施。如果有更多UTLA之外的工人出现在纠察线,罢工会更加强大。但是要做到这一点需要跨工会的组织,突破工会与工种间的阻碍,建立独立于既有工会之外的组织空间。必须有能够能使在学校/在邻里/在学校社区的所有工人联合的组织空间。IWW是一个既有的组织工具,工人们凭借其创立了这样的组织空间,但是取决于环境,我们有许多选择来做到这一点。


秘密 vs. 公开谈判


罢工的协议谈判一进入最终阶段,UTLA就接受了Garcetti市长的条件,关于他们保守秘密。这也意味着工会的谈判效组被封闭在市政厅里,与来自城市以及州政府结束罢工的压力下,又没有工会其它部分的反馈或是联系。


IWW的在波特兰的Burgerville工会,OR一直在使用一种公开谈判的策略,不仅向其整个群员公开,也对更大的群体公开。社区群体与其它的工会,可以参与谈判过程。即便公开谈判会带来挑战,它很好地使得教师的谈判进程更加民主,打破了政府强制的孤立谈判组,也加强了罢工的力量。


民主党人不是我们的朋友


在那些发生教师罢工的共和党主导的州里,民主党人一直把他们声称为公立教育支持者,致力于将力量转移到他们的中期竞选中去。但是在类似加州的民主党控制政府绝大多数席位的州,应该作为对于国内其它地方的警示。


在洛杉矶,共和党相对熵基本没有官员岗位,工会一直在与全民主党人的学校董事会进行斗争。致力于私有化与裁剪公立教育的努力在这里则由民主党人领导。而且,经常地,工人们正是在教师工会助力送进职位的民主党人手中经历这些。关于前洛杉矶市长Antonio Villaraigosa的政治起点就是UTLA组织者的例子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个。现实就是当权的“进步的”民主党人不仅没能保卫公立教育,而且贯彻了针对它的进攻。


保卫公立教育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将权力交予民主党政客手中,而是让教师们通过集体的组织与罢工使用自己的力量。组织有广泛社会支持的有力的强大罢工,洛杉矶的教师们甚至迫使臭名昭著的诸如Cory Booker这样的持支持私有化反工会立场的民主党人发声支持教师们的诉求。


UTLA将会投入资源到Jackie Goldberg在校董会的特殊竞选活动。即使许多工会成员对她的活动感到激动,教师们应该当心,不让焦点被这个决定从直接的行动组织转移走。


打破法律的限制


这次罢工显示了工人的力量,但它也展示了力量被限制与遏制之处。工人同资本家几十年的斗争中,国家创造了一个极其复杂的劳工法律体系,致力于保持经济顺利运转与削减工人的战斗性。这个法律体系限制了罢工的力量与可能。


首先,工会,尤其是公共领域工会,大部分时候不能合法地按自己的步调罢工,只能代之以越过重重的法律门槛直到被允许罢工。即使在UTLA的协议失效时,仍然花费了20个月经历了各个阶段的谈判,协调与事实认定他们才能合法开始罢工。一旦UTLA最终确定了罢工日期,他们会被迫在最后关头推迟因为LAUSD(洛杉矶联合学区)翻出一条法律生成工会未能合规填写通知官员关于罢工日期的告知。


如果工会拥有根据自己日程进行罢工的权利,这将给他们在感到必要时采取行动的主动性,而非法庭与上司们感到合适时。UTLA本可以将他们的罢工与去年红州的教师罢工潮进行协调。或者洛杉矶的教师本可以与奥克兰以及其他城市的教师们配合,向着全州规模的教师罢工。


整个协议谈判进程都是严格合法并设计为约束工人斗争的,限制其以至于成为专家与律师小组间的关门议程。LAUSD一直使用这个法律体系以宣布许多UTLA社团的合理诉求是“超出谈判范围的”并应被抛弃。UTLA决定正式放弃这些诉求以此他们才能尽快得到罢工而不是为之在法庭上与律师斗争。一旦他们引出了罢工的力量,UTLA就能非官方地重新引入这些诉求并使LAUSD在某些方面让步。但在UTLA显示了其如何在协议谈判框架限制下巧妙工作的同时,工人们需要左手建立力量以彻底地突破这个框架并从上司们与法庭手中夺回主动性。


这一位着,首先,工会需要越过法律。公共领域工会是在60至70年代的不合法罢工中建立的。还有,正如Joe Burns提醒我们的“没有什么非法罢工,只有未成功的”,2018西弗吉尼亚的教师罢工就是没有任何正式法律途径发起的。劳工运动中最大的收获一直是通过大量突破法律取得的。


然而,我们对于UTLA或者其他工会领导层将会很快举行不合法罢工或者推动强力纠察线不抱任何指望,突破这一国家的压制体系并发动工人的力量需要通过普通工人的主动性,组织与信心,而不是领导层的决定。这一次,几乎没有独立的普通工人组织的独立性,在工会内或是非工会的岗位。激进者现在的焦点应该在于开始通过一对一会议和建立委员会,来建立组织并发展工人们的激进性。


除了劳工斗争中推动突破法律以外,工人们也可以组织促使工会采取扩大工人行动能力的改革。这些包括反击塔夫脱—哈特莱法案在团结罢工以及其他工会行动的禁令,以及消除协议中的禁止罢工条款。

TOP

继续战斗


洛杉矶的教师罢工不是为公立教育斗争的高潮,仅仅是很可能的长期斗争的第一炮。教师们如何使用权力,组织,以及罢工中产生的势头以升级罢工,比起罢工本身更值得关注。


罢工是极为重要的,因为它们发动工人们的自我组织与阶级意识。在这一次中,洛杉矶的教师罢工也推动了教师/家长/学生以及其他教职工在斗争中的新关系。这些应当被保持作为未来斗争的持续基础。


在每一个学校都建立的合同行动小组可以被投入于关于本地特别议题的斗争,也作为动员泉州斗争的基础。在我们罢工前对Kevin,一个South Central的教师,的采访中,他给出了一些关于他们的委员会可以怎样组织以在当地普通工人中建立领导力与授权的建议。各处的教师们应当进行工作以建立类似的单位委员会,如果这些委员会还不存在。


和家长/学生以及其它学校职工的关系应该被纳入现在的工作场所以及社区的组织。罢工如此迅速地取得胜利是因为广泛的社区组织与参与。强化这些联盟将会是在未来斗争中取胜与讲教师斗争与全城其它劳工阶级斗争联系的关键。教职工委员会可以囊括各种工会成员的空间(如SEIU与CSEA),并可以支持参与罢工的学生/家长通过建立类似的常设组织空间以继续组织。


即使在地方层面我们都需要开始组织,除此之外,我们有许多机会区域整个州的教师建立联系。奥克兰正准备举行罢工,圣迭戈的教师正开始他们的协议谈判,以及各地的教师都在为更好的工作学习条件而鼓动。建立直接的工人对工人的联系并且不要依赖于工会领导层以及非盈利组织的联合非常重要。


面向未来,随着学校董事会在三月的选举,UTLA将会聚焦于两个月的选战,首先要将加州的学生平均投资提升到20,000美元,其次是一个将会回击臭名昭著的,允许土地持有人可以以地产成交时价格永久支付相同财产税的13号法案的,相关的2020投票倡议。这次罢工也刺激了限制特许学校扩张的努力,这将需要全州范围的协调。与此相关的将是联合更多特许学校的努力,其中少数加入了洛杉矶罢工。在当地,合同将在2020年和2021年重新开放,届时将在薪资和医疗保健方面展开新的斗争。对于所有这些战斗,教师和与之并肩的人都应该做好准备,扩大他们通过这次罢工共同建立的普通组织。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