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左派青年与融工活动 2010年12月7日

左派青年与融工活动 2010年12月7日

关于青年融工活动的倡议


自发性工人抗争与融工现象的出现


中国的工人抗争有多种表现,包括个体法律维权、非理性维权(比如自焚跳楼)、游行集会和罢工。世界经济危机与国内通货膨胀的压力下,中国工人要求加薪已经成为比较明显的集体愿望。这种愿望可能会成为更猛烈罢工的新动力。各地工业区的劳资纠纷,基本属于自发状态。许多自发罢工忽起忽灭,正反经验往往都没得到总结。工人在斗争中通常局限于具体要求,罢工结束就一了百了,没有进一步的结论。境内外改良调研机构和左派圈子虽然相当关注内地工人,但总体说来都算不上这股自发力量的领导者。近一年多来,国家机器明显试图以“调停人”身份介入劳资关系争取工人信任,但高调多、做的少。工人对国家的普遍冷淡,并无改观。可以说,中国工人阶级尽管消极地普遍接受着资产阶级主流意识,但从自卫斗争角度说,还谈不上深受任何一方的政治支配。

近年来,部分左派学生希望了解工人的生存和思想,并进行了较多调查。不少学生参与了假期打工活动,甚至有人休学入厂以加深了解劳资现状,初步形成了入厂谋生的融工(即“靠拢工业区,融入工人阶级”)现象。由于经验不多,以上尝试较为盲目混乱,也使当事人容易失望、困惑而退却。此外,不排除个别人幻想一鸣惊人而搞冒险,比如入厂后大肆从事政治鼓动、拉拢工人参与政治聚会、高调吹嘘自己“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的所谓事迹。有必要尽快澄清融工的意义,避免走无谓弯路。


融工的意义


笔者认为,它有以下几点意义:促进工人和入厂者互相学习;了解工人生存状况,思想和行为倾向,抗争意愿;总结传播抗争经验教训。工人的劳动条件与收入变化,罢工工人的言行及内心波动,劳资关系的种种细微状态,工人中不同群体的生存与斗争态度差异——以上种种,融工青年都有义务观察了解。

同时,融工者也应起到传递作用,把工运先辈、维权老工人与各地劳资对抗的经验教训送进工厂区。也就是说,需要整理经典文献、帮助新老工人加强交流与团结,以及有系统地从事罢工者采访。


为何一定要进厂?


到底为何一定要进厂?通过调查访问、听讲座和阅读,不是一样能接触、了解工人吗?厂里工时很长,业余时间少。融工是否得不偿失?

笔者试答:根本上说,想了解工人的情绪和打算,体会阶级压迫的种种表现,只能现场体验。任何其他替代道路,得来的结论始终隔着一层。有过融工经历的青年,对资本压迫有更实在的领悟,更容易明白工人的斗争言行及倾向。共同的工厂身份,可更快拉近彼此距离。说到底,融工意味着自我改造“换脑筋”,使自己在生活和精神上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到底如何融工?


目前,年轻人要进厂并不难。但进去做什么?是否进厂一定能改变小市民状态,得到脱胎换骨的体验?并非如此。不同的做法、形式和目标,会带来不同的结果。一些满腔热情的青年同志,打工一段时间后只能得出“工人很苦,工人很无奈”的无用结论;也有些企图指导工人“干革命”的青年,发现工人生活很平静,工人态度很冷淡,难免扫兴而归。

熟悉社会化大生产的环境氛围,养成从工人视角看问题的习惯,掌握辨别劳资关系本质与表象的能力,坚持与工人集体一起工作生活,这就是左派青年融工活动的直接目标,也是与工业无产者建立血肉联系的重要一步。

为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供各位有志服务工人的青年参考:

1.多尝试各类企业,即不同规模(人数与生产)、不同资本类型、不同行业的工厂。无论换厂还是在同一厂内,尽量尝试不同工种及岗位。无论什么工种,首选在流水线,其它如仓管、拉料等个人独立操作某工位的工作,是次要选择。身为普通工友,接触面相对狭隘。入厂者不能指望奇迹般得到宽广视野。换工作是多角度了解工厂和劳资关系的现实途径,但又不必频繁换厂。一个厂至少待上三个月,才能了解厂内情况并与工友混熟。原则上说,争取每到一厂,都直到工作环境烂熟再走。
2.对厂内资本主义管理和劳资动态的方方面面,以及假设本厂有罢工历史或工友在别厂有类似经历,都值得详细了解记录。要坚持与其他入厂者、立场接近的工友以及厂外同志,定期讨论观察记录的内容。这类讨论是帮助融工者深化理解工厂生活本质的重要途径。
3.不必一味坚持工人身份,在经历了较长时期的一线生产后,可视情况转为厂内职员、技术员或其他与工人有紧密联系的职位。总之,尽量坚持在工业区谋生。


融工者如何落实广泛协作


显然,远非所有左派都能够或愿意融工。但这不等于入厂者与其他左派无法或不需要合作。从事融工,意味着我们在努力寻找通往工人阶级的道路。这也是广大左派共同寻找的道路。向厂外左派和关心劳工的社会人士介绍工业区的动态,就厂内话题与他们进行交流,共同整理工人当前需要的自卫技巧,充当工人与厂外左派思想沟通的桥梁,是融工者在厂外协作领域的基本任务。

TOP

真是有点恍如隔世


一个阶段已经过去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