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12345
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工厂龙门阵》创刊词(各期全文连载)

主管


作者 马微


我们主管四十来岁,据说在这里做了十多年了。平常都穿着办公室职员统一的蓝色衬衣,身材微胖,比较匀称,皮肤白,一看就是做管理的那种。我去上班的第一天,他就带着我在走廊上转了一圈,介绍部门的基本情况。

  我们部门人员一千多人,其中产线员工九百多,办公室职员一百多。产线分前段组装和后段包装。不过这里的包装不像一般工厂的包装,把成品装进包装或包装盒就行了——还有若干的检测环节,包括产品的外观、画面检测,标签转换(把厂内标签转换为出厂标签),打包等环节。而且如果产量高的话,往往产品会在包装段留很久,因为种种问题不能出货。我的工作就是要管理工单,保证每一个工单都能完成,以便老板看到的数字比较完满。

  主管在给我介绍的时候,时不时冒出一个洋文来,比如说,“我们这几个月产能很高,loading很重……”“来料在这里unpacking,再运到产线……”刚开始都有点不习惯,还暗暗想,这个主管挺有文化……后来又一次,他在给我演示说报表应该怎么做:“要加上owner,把责任落实到人头;还要规定一个due date……对了,due怎么写,是D-U-T-Y吗?”……

  后来在谈工资时,我嫌定的级别太低了,人家跟我同一天进来的一个刚毕业的学生都跟我一样的工资,好歹我工作几年了吧。他解释说“我们定的这个岗位本来就是2~3级的,因为loading并不高,也就是这几个月可能比较忙,等工作理顺了,还需不需要这个职位都是个问题”(够直白)。然后又说,我都工作十几年了,现在也才5级,我们整个部门才一个4级(你满足吧!)。“我在国外的时候”这句话是他的口头禅,也是他吹牛开始的标志词。他之前去国外支援过生产,做的还正是我现在这个职位:“工单管理”。他经常和我说:“我在国外的时候,半年时间,把工单关结率从百分之三十多,提高到百分之九十多。那里的loading重啊,外国人又爱做假,不容易呵……”他知道我对工资不满意,后来又有几次跟我做思想工作:“我在国外的时候,工资比这里高几倍,可我为什么还是要回来?”说到这,他喝了口水,停顿了一下,看我听得很认真,便接着说:“因为这里能做事。……发展的空间肯定是有,看你怎么去创造”。

  我们厂是大厂,做管理都很体面很轻松,平常开开会,看看邮件,回回邮件就好了。一两天下一次车间。最近因为产量高,管理们每天上午都要在一起开“战情会议”,一开就是一个上午。我大概统计了一下,他每天开会的时间大约6-7个小时。回来后就对着电脑工作。无非就是回回邮件,打电话都很少。他在邮件的末尾,经常加上一句话:“只要努力,就一定有好结果。”旁边那位努力扫地的清洁阿姨要是看见那句话,大概会想:“我再努力干,也不过两千多一点!”

  我的工作内容其实很少,也不忙,无非就是做做报表,跟车间、物料和采购部门沟通,保证工单投满、然后能关结就行了。不过这个厂非常重视数字,换着花样做各种报表。他把他在国外用的那个表格也拿来,让我照着做。说这个表格可以反映每条线的生产情况,知道我们的弱点在哪里,并及时进行改善。“把这个表弄出来,受益无穷!”他强调了很多次。不过我看了好多遍,有点不得要领。他每天下午开会都开到四点多,我去找他,他就说,你加点班做完嘛。听得我头大,又要加班!

  他平常对两个大组长(他手下最大的官儿)很不客气,说话都是用教训的口气。不过最“人性”的一点是,中午吃饭,他总是提前十分钟左右就开始吆喝,叫大家去吃饭。


  主管不仅“人性”,而且“理性”。据说多年前他当领班的时候,旁边有几条线因为工资问题发生罢工,他管的产线员工也受到影响,生产无法继续。他立马召集蠢蠢欲动的员工开会,使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手段,让他们保持冷静,最终没给工厂造成任何损失。当时他说到:“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挣点钱不容易,要考虑到你的家庭,老婆孩子,不要看到别人在那里捣乱,也跟着起哄。当然啦,他们也不是捣乱,他们的工资是出了点问题,导致这个月拿到的钱都比较少。但是!——”他顿了一下,更加严肃地说到:“那跟我们都没关系,我们的工资又没少,个别人就不要想着去凑热闹了!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没事做不要紧,都看作业指导书,给我背得滚瓜烂熟!保证这个月绩效奖不会少你们的!当然,如果有个别人本来就不想干了,也可以私下找我,保证批你辞职。”大家都觉得他说的在理,也不好再跟着闹,就回去上班啦。

TOP

我的临时工生活之三


作者 山东二妮


 这次到了通州后,听朋友说最近几天临时工的工资有所提高,最低七十,最高九十。后来一打听,的确涨价了。涨价的原因听说有两个:一是碰上厂子一年里的第一个旺季——8月和9月(春节的前一两个月又是一个旺季);二是因为前段时间有临时工出了车祸,很多人不敢去做临时工了。但不管怎样,大部分临时工并不乐观,因为临时工的工资起伏不断,往往都是起一次,伏下N次。不过对于临时工朋友来说,能多挣一点是一点……

  听朋友说,通过万邦中介去华连印刷厂,一天90元。下午我专门去了一趟万邦,为了保险起见,我都会在头一天摸一下第二天的活,这样我心里才会有数。到了万邦中介后,才知道边上就是X中介,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我跟X中介的李某很熟悉(后来发现不好意思的不止我一个)。可惜X中介没有涨钱,而万邦确实涨钱了。想想还是决定去万邦。

  因为没有去过华连,我开始担心自己的眼睛不好使,到了之后能干吗?先前我坚持去X中介干临时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做熟了,组长对我的眼睛比较照顾,而别的中介就不管。好奇怪?头天夜里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去了华连,可惜的是因为自己的眼睛不好使没能干成,整个夜里都在做这个梦,到了早上梦依然很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因为涨了价,我估计去万邦的人会很多,为了能排上号,一大早就出发了。到了万邦没多久,发现果然很多人来排队。中介负责人宣布上交身份证时,一大帮人哗啦一下子涌了上去,争先恐后地交身份证。为什么中介要压身份证呢?一是怕临时工闹事之后就离开了,找不到人。二是怕有些比较脆弱的临时工干了一半后受不了走人。这样的话,中介跟工厂的关系就会动摇。压了身份证后,假如临时工闹事或干不了,就得用钱去赎身份证。

  第一天我真幸运,成功地去了华连,也就是说很可能一天能挣90元。当然工资没拿到手是不算数的,一天一万都没有用,因为中介说变就变,不需要任何理由。我们坐上中等的面包车去华连,车里挤满了人。车里一路上播放音乐,我没心思去听,脑海里一直浮现临时工出车祸的事情。有时候会想:活着那么累,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到了华连之后,才发现冬天的时候我去过一次,也是跟万邦去的,那个时候听说万邦不是很可靠。这次仔细看了看万邦中介的老板:两个长相差不多很年轻的小伙子。华连印刷厂的一楼全部被万邦中介给包了,有长期工也有临工。此外,万邦跟一个食品厂、一个电子厂有联系,还为周围的厂子保送长期工。因此万邦算是有实力的中介之一。

  到了华连之后,我们先被带到了三楼的办公室等候。万邦的其中一个老板简单地训话,让我们好好干,干到半截离开的没有工资,还有就是华连说计产量其实根本不计产量,不过华连比较人性化,要是真做到产量,早点干完早点离开!中介老板训完话后,厂里就来领人了。领导一进来就说今天来的临时工太多了,原本只要20人,却来了40来人,意思就是让多余的人回去。还好中介的老板跟华连里的人比较熟悉,最后我们40来人都留了下来,分别被派到一至三楼。三楼的领导来要人时,大家都抢着去。领导很好奇地说道:“今天的人怎么那么积极?”我想原因是有三个:一是三楼的活好干;二是听到领导说今天来的人太多,所以都着急确定自己的岗位。三是:工资涨了!

  我跟几个朋友分到了一楼,可能是因为在最底层,整个车间一点都不透气,闷得要死。在华连干了一天,就干两种活,一是拆叶子(把粘在一起的书叶分开),另一个是装书。开始的两个小时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内有一股劲,一股怨劲,一股想麻痹自己的劲。这股劲过后,就全身发软。这样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跟胜通比起来,华连不管是工作还是制度都比较宽松(尤其是在吃饭方面),我去的其它厂子也比胜通宽松,当时我最大的感受:为什么有些厂子只能是小厂子?而胜通为什么被称作大厂子?原因就在制度,也就是说规矩。制度严,就像个大厂的样子。

  下午在装书的时候,遇到几位从万邦进华连的长期工,都是年轻的小姑娘。一位小姑娘说自己刚开始干的时候累得腿都断了,这样时候要是有人惹她,她都会跟人干架,可半个月后就习惯了。还有一位十五六岁的小爆炸头——小姑娘做了个流行的爆炸头型,所以台上的人给这个小姑娘起了个小爆炸头的名字,小姑娘说自己就是嘴上功夫比较厉害,其它的都挺好的。这个小姑娘干活很麻利,性格特别活跃。整个一楼有四个台面负责装书,所有的人都很安静,只有小爆炸头一直说个没完,一刻都没办法安静下来。不过小爆炸头已经准备辞职了,好像要学电脑去!几位小姑娘在一起说的最多的就是逛街买东西的事情!

  第二天原本打算继续去华连,因为头天的确发了90元,可惜没去成。人太多了,没能挤上!在交身份证时,中介的老板上衣兜里都塞满了身份证,这种情况下,压根没指望。奇怪的是,头天晚上我做梦自己去成了,可结果没去成,看来梦和现实岂只有着“距离”,简直就是相反的!

TOP

临时工琐记之二 打工百态


作者 山东二妮



• 现在的工厂领导真的很聪明:员工要求八小时工作日、双休日,工厂就满足员工。可没有拼死拼活的加班,就没有多一些的工资。因此表面上看老板没有强迫员工加班加点干活,可实际上是用钱来逼迫员工自愿加班,这招够狠……

• 今天下午,班长在我干活的对面坐了老大一会。当时我紧张得全身都是汗。也许有朋友会说:“至于吗?”可我这个人好像跟领导(不管是大领导还是小领导)没多少缘分,因为我看到领导就紧张,一紧张就容易出错,搞得领导对我没什么好感。其实我觉得员工和领导之间还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好!

• 俩班长:一个班长经常来车间溜达,视察员工干活;另一个班长没什么大事基本上不来车间。一工友说班长来不来,干活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大伙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

• 一位工友的工资单:基本工资加上这补贴几百块钱,那补贴几百块钱,外加其它补贴几百块钱,最后再加上加班费几百块钱,看起来好多,可总体工资还不到2100元,唉!

• 一位工友说打工根本没有前途,那做什么有前途呢?答案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 流水线上已流走我多少青春和热汗呐!

• 每件消费品的出现,就意味着一个血汗故事被隐藏……

• 一位大姐通过保洁公司进了L食品厂做保洁工,一个月1800元。可保洁公司每个月都要扣中介费500元,大姐只能拿1300元。大姐挺郁闷的。保洁公司也太黑了,每个月都扣。其实这年头不黑怎么挣钱呢?后来大姐辞去了保洁的工作,通过劳务又进了L厂流水线,劳务比中介的好处在哪?我不知道……

• 有些劳务公司挺好的,对找工作的人有着一条龙服务——找工作,包进厂,车接车送进厂面试,去医院体检,甚至帮忙拿体检结果等。这一条龙的背后是什么?俩字——利益,劳务公司和我们打工人之间的关系只有利益。其实工厂、公司也一样,一旦利益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 黑中介依然存在,可让我最想不明白的是:现在找工作为什么非要经过劳务派遣呢?经过劳务这么一派遣,我们就跟劳务签合同,那么我们的身份是什么?劳务工?可我们并没有给劳务公司打工。工厂工人?根本算不上,虽然你在工厂打工,可你没跟工厂签合同,工厂只能承认你是劳务工而不是工人?啥世道……

• 一位朋友说:小时候的一毛钱都是钱,现在的一百块钱都不是钱了,真不知道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在忙什么?是呀!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钱了,但大家还得拼死拼活了为了钱而活着。为钱而活着听起来很俗很没有觉悟吧,可生活就是这么俗,就得靠俗养活着,觉悟再高也得向俗低头……

• 虽然人民币越来越不值钱了,但还是要存些钱的,因为老百姓的日子就是这样:饿不死,但绝对也撑不饱……

• 这几年来不得不承认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但也不得不承认人的幸福率降低了,这是为什么呢?其实我们需要的不是富裕的生活,而是幸福的生活!

• 听说L食品厂去年大罢工,原因是新来的韩国经理不仅控制加班(工人主要是靠加班挣钱)还不给涨基本工资。经过员工罢工,经理也不控制加班了,基本工资涨了百分之四十,变成了今天的1160元(北京的基本工资)。能说员工“闹事”吗?他们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 这周的周六周日都不加班。听到这个消息,有人欢喜有人忧。因为不加班对于一些工友来说,没办法挣加班费(工厂主要靠加班费挣钱);对于特别想休息的人来说,加班没办法休息。不知道其他工友是属于哪种?我属于想挣加班费的流水线员工!

• 我下半年的目标是挣钱、挣钱、再挣钱,因为2012年父母要从新疆回老家,许多地方都会用钱,没办法呀!表面上看大多数人都是拜金主义,其实大家对钱厌恶到了极点,因为钱是个杀人不见血的刀……

TOP

我做拉长那些年


阿平口述 向日葵整理



我94年进到××电子厂。当时这个厂在当地很有名气,工资高,福利好,很多人都想进去工作。我虽然是高中毕业,当时来讲学历已经算是很高的了,但是想做文员一类也很困难。那会就有一些大学生,因为专业不好,再加上是农村出来的,在城市里也没有门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好进厂做普工的情况。这个厂里平时招人不多,我在厂外等了半年多才等到它招普工,而且还要像选美一样经过考试、挑拣,才能进厂。

  厂里有从员工里选拔管理的制度,但是管理的名额毕竟有限,很多人做了好多年还只是个拉长,想往上升职很困难。所以车间里明争暗斗的事情不少。曾经有一个人想做管理却总是没机会升职,有一天发疯了,自己戴着厂牌跑去省政府附近转悠,嘴里念叨着我是××厂拉长一类的昏话。后来派出所打电话到厂里派人去才把她接回来。

  有些老资格拉长一类的管理,知道自己拉上有学历高的员工,都会想办法挤走,省得以后爬到自己头上去。那会邻拉上有一个学语言学的大学生,我们车间主任了解情况后,本来有意思提拔她做文员一类,但是这个想法还没落实,那条拉的拉长就想法逼那个女孩子辞工走了。我那个拉长是中专生,她知道我是高中生,也给我小鞋穿。本来不该我去扫地的,偏偏安排我。我忍着,也没有跟她吵。我想,自己好歹也有些文化,不能一直做普工,好好做总有出头的一天吧。

  进厂没几个月,因为订单多,需要开新拉,厂里放出消息说要从员工里选拔管理。我知道后就去报名。考试题目很多,数学、物理、英语、语文都有。因为我以前文化课学得扎实,所以这些考试并不怕。但是因为厂里选管理也要看身材长相,我对面试很没信心。有人说让我去给领导送条烟什么的,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去。要就要,不要就拉倒,我凭能力升上去,不愿意厚着脸皮去讨好那些领导。后来还好,我们那个车间主任很看重我的能力,让我进入拉长的试用期。

  拉长试用期过得很紧张,就两个月,会在各方面都进行考核,行就要,不行就让你走人了。那些主任、部长的,平时也会时不时问个问题,看看你能不能答得上来。我一直表现不错,最后顺利地过了试用期。

  可是做了拉长也不轻松。我开始几年做得很认真,也很辛苦。上面有什么要求下来都是严格执行,催着赶着下面的员工去做。有些员工都嫌我管得太严了。跟其他拉长之间的关系也很麻烦,互相斗,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厂里搞生产竞赛,每个月都定产量指标,评优秀。我们为了那一点奖金,就使劲做拼命赶,互相比赛,看谁做得多。它那个指标就不断地往上升,最后把大家都累得不行。

  可能和生产压力太大有关系,我们厂疯过几个员工,还有自杀的。第一个自杀的是因为自己未婚先孕,又被男朋友甩了,没心情做事又被拉长骂,想不开就从宿舍楼顶跳下来。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开放,到处都是人流广告,随便就能做了。当时一大清早,楼下的清洁工正在打扫卫生,突然跟前就重重地摔下一个人来,咚的一声,死在眼前。那个清洁工也吓傻了,好几天没来上班。厂里因为这个事特地停产一天,请了一个道士来做法,要驱走厂里的邪气。可是后来这种发疯、跳楼的事情没见少,却是越来越多。

  厂里虽然搞这些考试、选拔一类的,看起来挺公正。但是很多事情还是有关系就能混得好。有一次评优,我辛辛苦苦地做事,明明最后的成绩比别人都好,结果那个和厂长有关系的人奖金比我高了一倍。我当时气不过就去找了车间主任。我脾气直,说话也不会拐弯抹角,当时就跟他拍桌子问:凭什么给我这么点奖金?我有哪一点做的不如那人好?主任也说不出话来。我这么闹过以后总算把奖金加上去。但是我也觉得心灰意冷了,再也不像原来那样认真做事,能做得及格就行。

  这个厂车间里粉尘很大,做了很多年的人好多都得了病,而且往往越是认真、不会偷懒的人病得越重。做了这么多年,钱没挣到多少,却落下一身病,厂里对待我们这些老员工不是骗就是拖,根本没一点诚意想补偿我们。想想这些年受的这些累,遭的这些罪,真是气啊!后来我们很多人和厂里打官司要赔偿,因为我学历高些,又做过管理,敢跟厂里讲话,大家就选我做代表。


  之前我做管理都是按照厂里的要求,催着工人干活,有些工人还嫌我管得严,但是现在却是带着工人和厂里对着干。有人奇怪我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其实我就是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情。之前做管理是站在厂里的角度说话,现在我和其他工人一样,要赔偿,要健康,就站在工人的立场上去做事。

TOP

小莲大姐


访谈者 茶先生



  出来打工之前,我一直在家种地。家里有三个孩子,要上学读书,负担非常重,后来就出来打工。

  九几年我出来打工,先是在老家的城市防城港的一家100多人的塑胶厂上班。老板是广东梅州的,经常让工人加通宵。我们每个月上30天,每天上10多个小时的班,特别的累,却没有加班费,一个月下来只有650元。

  有一次,工厂没事做,老板只发了500元,我觉得工资太低,就没有签字,去找老板理论,老板还算“好说”,补回了差额。但那些签了字的工人就没有补回来。

  直到2005年,我才来深圳,进了现在这家厂,也是塑胶厂。我不会看图纸,每天只管开机器,手套弄得很脏,全是机器油。虽然车间安了排风扇,但没多大作用。车间里一层楼有8个摄像头,就差没在厕所里装摄像头了。

  这个厂老板太抠门了,每个月都扣员工的工资,而且拖着不发。没办法,我就打12345向市长投诉,同时告诉接线员要替我保密。结果工资很快发下来。只有线上的工人知道是我打的电话。有一次,工厂拿双休日调休,我要双倍工资,去找行政主管理论,最后还是补了。

  我们原来的经理还不错,因为老板也拖他的工资(他的工资有5000元左右),他就带头停工,停了1到2个小时,工厂就发工资了。

  我们现在的经理,人一点也不好,喜欢骂人。他骂人特别难听,说傻逼。我就回应你的孩子家人都是傻逼。他就哑了,没有话说啊。他让我辞工,我就不辞,看他怎么办。

  我比较喜欢上夜班,没有太多的老大来管,比较自由,不过也很累。白班老大太多,比较严。

  我的工资一个月下来两三千左右,伙食补助300,工龄补助100。工厂老拖工资,不过我最担心的是没事做,所以想做临工,多赚点钱啊。

TOP

老板的“脸面”


作者 王晓林


9月底,S市的清晨已经能感到初秋的凉意了。一栋5层楼的厂房顶上,十几名员工或站或坐,静静地等待着什么。还有几个员工坐在楼顶的边缘,腿悬在空中,下面是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大福家具厂。这不是一场寻常的“跳楼秀”。实际上,他们在头天晚上就被赶上了楼顶。
  这要从1个月前说起。这批员工都是大福家具厂的保安。虽然他们只是保安,但一直被工厂当作万金油:除了日常执勤外,还要高空清洗工厂大楼的玻璃,偶尔兼职园艺工——给工厂除草。而在8小时工作日之外,他们每天还必须有8小时在工厂“备用”,随时听候工作安排。这8小时的备用班没有任何工资,只偶尔发给不清不楚的10元“补助”意思一下。保安们在8月底开始以各种形式向厂方提出意见,要求停止高空作业、取消备用班和支付高温津贴。部分保安,尤其是几名主要代表,已经在厂里工作了十来年,他们决定采取比较温和的方式,要求厂方出面谈判,但是厂方并没有理会他们。如此拖了两个多星期,保安终于决定来一点“硬”的,写了两份传单,其中一份写明了保安的工作状况和诉求;另一份更像是呼吁书,列举了一些对员工很不公平的地方:工资明升实降、没有高温津贴、工作待遇差等。传单上书:“今天支持我们,就是支持你们自己!”“我们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等。厂方担心保安的行为给员工造成“不良影响”,这才同意谈判,但谈判时不仅没有答应任何要求,还威胁他们“未经公司同意,私自张贴、散发带有煽动或蛊惑之文件”违反了厂规厂纪,接着发出通告,对一部分员工采取“记过”处分。保安一看更生气了,决定罢工。不过罢工期间,为了不跟资方“彻底闹僵”,他们决定白天罢工,晚上还继续值班。又僵持了十来天,资方索性一纸通告解雇所有保安,并要求他们当天下午4点前离开宿舍。到了晚上,保安们并没有离开。厂方叫来当地防暴队,把他们赶出宿舍。此时已是半夜,很多人都没地方可住。在争执中,两名主要代表被抓,其他人被逼爬上了楼顶。他们用报纸垫在楼顶睡了一夜,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始的一幕。
  保安们被逼无奈上了楼顶,期望用这最后一搏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可是这里有一点很值得我们多回味一下:为什么保安们在罢工期间,晚上还要回去上班?后来他们说,一是因为很多人都在这家厂做了许多年,“多少还是有点感情”;二是保安们一开始就想着跟公司“好好谈”,不愿意一下子撕破脸皮。可到最后,还是被迫采取了比较激烈的形式。这跟他们一开始的想法是背道而驰的。
  为什么“我把工厂当我家,工厂把我当傻瓜”?为什么保安的“良好愿望”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为什么老板不愿意好好谈?
  在日常劳资冲突中,工人可损失的不多。在找工作不难的形势下,连开除这一招往往都吓不倒工人。事实上这些保安从一开始罢工,就已经抱着“即便离职也要争到赔偿”的决心,并没有什么后顾之忧。问题是,用什么手段,做到什么样的地步,才能使老板让步?这就必须让老板看到:不让步就很可能惹来麻烦,或招致损失。众所周知,在生产旺季,往往一发生罢工,老板很快就会答应工人的要求。保安不直接创造价值(不生产产品),他们的作用,就是帮助老板保卫财产和维护工厂秩序。假如他们彻底不履行职务,也会触到老板的痛处。但他们白天罢工,晚上继续为老板保卫财产,这种时断时续的罢工,不仅不能让资方感到任何压力,而且让老板一眼看出他们的决心不足。这就决定了老板不会让步。
  在斗争中,保安老想着给资方留些“脸面”,避免给资方压力,可惜这毫无用处。
  保安对工厂、对自己付出了十几年血汗的工作有感情,这很正常,“老工人”同样可能有。一个老实本份的打工者变成抗争者,总要面对和克服层层的心理障碍,才能意识到自己跟老板是两路人,利益根本对立。保安们所采取的非常失败的半吊子策略——时断时续的罢工,跟他们还不能跨过这些障碍有关。
  可是对老板来讲,只有不讲条件的员工,才是好员工。这并不是说老板这种生物没有良心,而是说,老板的良心服从于他自己的利益。老板也不希望起冲突,但条件是,工人拿着微薄工资任劳任怨。假如工人跟他讨价还价,提要求,甚至采取某些对抗行动的时候,对老板来说,工人就已经是“不忠”、“没良心”的了,已经“撕破脸皮”,差不多要列入“刁民”的黑名单了;在对付工人的时候,也不需要顾及什么“脸面”。曾经有一个工友受了工伤住院,他那位非常有良心的老板,让老板娘亲自煲汤送过去,还把自己没穿破的名牌裤子送给工友。后来工友出院了,向老板要赔偿,老板立即变了脸:“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良心!亏我对你这么好,专门煲汤给你送到医院,还送名牌衣服给你!”工友一时语塞。
  在具体利益上,老板和工人总是南辕北辙的:工人希望得到合情合理的待遇,老板则希望待遇越低越好。冲突一旦开启,没有足够压力、不影响到老板的利益,工人就没有任何筹码来让老板“好好谈”,从而做出让步。这也是为什么最初两个多月里保安们诚心诚意要求谈判,厂方则根本不理,甚至还威胁他们“违反厂规、立即开除”。
  保安上楼后,惊动了很多相关部门,还有媒体过来采访。这最终促成了事情的解决,厂方终于考虑到自己的“脸面”,放下身段跟保安们谈判,答应了一部分要求。保安们也因为连日来的劳累和灰心,同意了厂方给的折扣,结束了罢工。

TOP

老板的心


作者 木萧萧


恨不得一小时有100分钟

 一天100小时

 每个月有100天

恨不得把节假日

   统统拉到墙角

   枪毙

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人用

  两个人当六人用

  每个工人当超人用

恨不得女人当男人用

男人当牲口用

……喂,你们这些好吃懒做的牲口!




换厂心情


作者 浪子



A厂管理太苛刻

 天天加班不放假

传说B厂口碑好

 赶紧辞工往那跑

哪知环境太差劲

 时时担心职业病

这次换到C厂做

 管理、环境还不错

就是产量吓死人

 干到手酸腿又疼

到底该留还是走

 纠结纠结真纠结

TOP

工厂龙门阵》第七期

开场白


富厂语录


↘ “工会主席的地位跟我一样大!”、“员工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工会,工会必须给出一个答复!”——郭老板语录

↘ 不管经济如何挑战我们,员工是我们的宝贵资产,所以你们要有信心。 ——郭老板语录

↘ 公司每年赚几百亿,都是一毛、两毛,一块、两块赚起来的……


——郭老板语录

↘ 我找不到管理一百万人的书,在台湾也只有郝柏村带过100万人的部队! ——郭老板语录

↘“如果我们是血汗工厂,为什么每天会有这么多人排着队要进来?” ——富士康新闻发言人

↘ “我曾经咨询过专家,目前富士康仍然处于平均自杀率的下线。”——郭老板语录

女工感言

在富厂,无论是抱着什么希望来的,都会很快失望的;

在富厂,上班是只分白班夜班的,不分白天黑夜的;

在富厂,上班是没有周末的,星期几只是为了记录调休方便的;

在富厂,夜班的厕所是没人打扫的,上厕所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在富厂,员工是没有话语权的,只能是惟命是从的;

在富厂,员工是更像一颗螺丝钉的,哪里需要就往哪里去;

在富厂,第一次涨了工资之后,走与不走就变的很纠结了;

在富厂,东西丢了都是要怪自己的,公司是没有责任的;

在富厂,投诉电话是有的,但是打过去之后是没用的;

在富厂,工会是公司的一个部门而已,至于能做什么事那得看公司怎么安排了;

在富厂,手机大部分时间是摆设,偶尔可以用一下……

TOP

题记:富厂厂训:能者,懂得解决问题——建立能者升迁制,使能者多劳;解决问题是衡量能力的标准;成功没有神通,只有基本功;要老鹰,不要鸭子;老鹰会解决问题,鸭子只会呱呱叫。



富厂皇宫


作者 成成



年底盘点,按生产安排把货赶完之后,已经待料休息两天了。在富厂这么一个对产能精打细算的公司,居然会让我们闲下来,真是太难得了。但想想也不奇怪:这也属于公司的生产安排嘛。公司在纪律和产能方面都严格管控。员工们不需要问为什么,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要坚决服从公司的一切规定就可以。就好像在车间不允许翘二郎腿一样,不需要问原因,这是规定!当然,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富厂员工,具备优秀的服从精神是必需的,但不是唯一,要想真正融入公司,还要更多地了解公司,并接受公司赋予你的一切义务。



东西丢了 自认倒霉



  所谓公寓式的宿舍环境也很一般,臭虫很多,很烦人。同事经常抱怨说被臭虫咬得遍体鳞伤,半夜经常要起来抓臭虫。不仅如此,在宿舍,手机和衣服经常被偷。衣服先不说。即便是手机被偷,你向宿管处、员工关爱中心投诉,他们都不管,顶多提示你注意保管个人财产。丢衣服就更不用说了,公司有一项强制福利——除了贴身衣物之外,衣服必须集中投洗,在宿舍私自洗衣服就要受罚。但集中投洗的衣服都放在一个洗衣机里洗,根本洗不干净。很多工友就偷偷自己洗,特别是女孩子们。但宿舍如果没有阳台,衣服洗了要挂外面,很容易被偷。舍友梅梅说,她来这里不到半年,已经被偷了五六件,有时候内衣都会丢!你还不能投诉,因为是你自己首先违反了公司规定!这么看来,这项福利不仅给公司节约了水电,还有为物业、公司减轻负担——不用去找偷衣贼——的好处了。

  在车间。进更衣室前要脱静电拖鞋,但拖鞋是天天有丢的,特别是鞋柜没上锁,或者鞋子放在柜子外面,一定会不见的;静电衣也是,即便衣服上绣了名字,也会被别人撕掉,拿走,搞得更衣室里,这个人拿了那个人的,那个人拿了另外一个人的,所以天天有人喊衣服又丢了。没有衣服,负责车间工衣、劳保用品的仓管,更衣室管理员,线长都不管。线长说这不是他的职责;管理员说人多管不了那么多,或者让你去把别人衣服上写着名字的布条撕掉;仓管的态度更恶劣,说他们没有工衣,还敷衍你,让你去找管理员!鞋子都会被偷,何况手机呢,即使放在手机柜里再上锁,也可能被偷,更别说有人懒得放手机柜,而放在便鞋柜了。这些事情都是在摄像头下发生的,并将在摄像头下继续发生。



生活、工作中,处处充满着矛盾



  公司宿舍一般住八个人,人员随机分配,因为性格不合,生活习惯不同,以及白夜班等缘故产生的矛盾无处不在。有一次,舍友A上夜班,凌晨五点下班回来,没带钥匙,敲门,可舍友都在熟睡,于是她使劲踹门。大家都被吵醒了,对她很不满意。她跟舍友的关系自然就恶化了。有时上白班的人利用中午、晚上吃饭的一个小时回宿舍小休,很容易打扰准备上夜班,正在睡觉的舍友。

  工作中,产线员工之间,员工与基层管理员、稽核员、QC之间,基层管理之间,基层管理与上级管理、工程部人员、稽核人员、QC等等,都存在矛盾,保安与员工之间也是。稽核员、QC每天巡视产线,稽核不按操作流程作业的员工。而员工在基层管理施加的产量压力下,有时不得不违规作业。结果,员工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像做贼一样地工作!有时,产线不良率过高,工程部会过来查找原因,难免提出产线的作业手法有问题,基层管理员当然很生气:工程部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疼,改变作业手法,产能达不到怎么办?再说,既然要改变作业手法,总要说出个理由吧,可往往工程部的人也是估计、猜测,给不了准话。他们便争执一番,最后不管谁占了上风,都挺不舒服的。保安与员工的矛盾无处不在。因为在富厂,每个员工所属的宿舍、工作车间,都有保安的存在。员工需要刷门禁卡来证明自己属于这里,有时刷卡异常,难免被保安扣住,不让通过,冲突就在所难免了,有时会出现暴动,算是员工不满的发泄吧。



等级鲜明,不许越级



  在富厂,众所周知,从员工到总裁分为二十几级,等级不同,工资不同。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级别——管理级别。无论是入厂培训,还是车间开会,几乎每个讲话的人都会提示你,在公司,无论任何事,都要一级一级上报,不能越级。机器故障了,半小时内报给副线长,一小时报给线长,两个小时报给组长,然后报给主管……员工对什么事情不满意,也必须一级一级投诉,不能一下子投诉到关爱中心或者工会,否则,线长一定给你穿小鞋,直到把你逼走。

  与等级鲜明相称的是:在公司办事,都有一定的规章流程,无论多么复杂,或者多么没必要,也要严格遵守。比如,我申请了外宿,申请单交上去之后,刚好赶上公司宿舍调换,公司有规定,换宿舍,要先退宿舍,再去新宿舍报到,否则就会被宿舍除名,既签不了外宿单,办不了外宿,在公司也没了宿舍。而我刚办好入住手续,申请单就下来了,我还得去没住过的新宿舍办退宿手续,搞得本来简单的一件事情,变得麻烦了很多!再说公司那么大,宿舍之间隔那么远,跑来跑去的,浪费时间。



处罚严厉,又不公平



  公司没有明确的罚款条款,却有一堆的处罚规定,什么警告、小过、大过呀,多到几十上百种可能被处罚的条款。别小看这些处罚,直接跟绩效、年终奖、工资涨幅和升迁挂钩, 其中,一个大过可是值五百块钱呢!

  处罚条款虽多,但实际操作起来,是否处罚包含了不少的人为因素。如果跟管理关系好,当然什么都好说。如果管理看你不顺眼,或故意针对你,那你就惨了。香香有次离岗,差不多二十几分钟才回来(公司有规定,离岗时间不许超过十五分钟),刚好被副线长Q看到,Q就要给她开处罚单。但香香说,有几个男生比她出去得早,回来得晚,怎么不给他们开单。那几个男生跟Q关系不错,Q当时没说什么,给那几个男生一起开了处罚单,大家都签了字之后,Q悄悄把那几个男生的处罚单撕毁了,只有香香的单交了上去。可见,处罚也是根据管理的好恶来确定的。

工作中时常感到压抑

  压抑是种感觉,在公司,很多工友都有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具体什么原因,总之一进车间,那种感觉便油然而生了。在这里工作,上班时间,加班时间,休息时间都由公司安排,员工好像是没有自我意识的高级机器人。特别是调休,总是在别人上班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休息,想找个人说说话,出去玩,都很难。如果在车间偶尔犯个错,迟个到,再顶个嘴,那就完了。管理时不时就能发现你工作的问题,训斥一下你,让你写个检讨,打扫一下产线卫生,偶尔不给加班等等。这种日子,不好过呀!要说管理的做法也不是很过分,但又不合情理,自己又懒得——或者觉得不值得——投诉,最后搞得郁闷、压抑,又无处宣泄,不得已只能选择离厂。


随时做好支援的准备



  支援,顾名思义,就是去别的站位、车间,或事业群帮忙生产。富厂规模宏大,地大人多,光我们这个区就有几十栋楼,几百个车间,每个车间都有几条生产线,每条线的生产安排不同。难免有的线缺人,有的线人多。也许对其他厂来说,人少需要快点招人,人多就要裁员赔偿,但在富厂,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支援”体制帮了富厂大忙,哪里缺人,就从人多的地方调人支援;哪里人过多,就调去缺人的地方支援,反正工厂的工作大部分都是熟能生巧的事,熟悉一下,工人换到哪里都能做事。同时,支援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破坏工人的维权行动。前段时间,我们线上换了新组长和新线长,新线长想来个三把火,结果,我们线上的员工不买账,以怠工的方式抗议他。那个线长找了好多支援员工过来,不仅击败了我们的抗议,还逼走了好几个员工,搞得我们一败涂地。总之,富厂的员工都是流动人口,哪里需要就要去哪里。当然,你可以不去,那就不好意思,辞工喽,或者过一段没有加班的日子,实在没办法了,再辞工。



基层管理大权没有,小权在握



  基层管理应该是个什么样呢?我觉得他们不过是生产过程中执行生产、分配任务的负责人而已,但实际上,他们的权力远高于我的想象。只要他们愿意,你可以在产线上活动自由,心情舒畅;只要他们愿意,也可以剥夺你的加班、升迁和涨薪资格。在公司如此等级鲜明的制度下,即便投诉,上级要做所谓“调查”,也只是形式而已,最后决定权还是在基层管理手上。这就难怪产线员工对厂里的不满全发泄在基层管理的身上了,因为员工都知道,他们的利益直接受基层管理的影响。


  突然觉得富厂就像皇宫,在外面看,高高的围墙,成群的建筑一派富丽堂皇,工资也被描述得天花乱坠,里面却戒备森严,等级分明,员工们像是奴才和宫女一样,线长、副线长是公公,有时宫女、奴才不知怎么回事就死在了公公的手上,偶尔有个大难不死的,那得靠运气!

TOP

 89 12345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