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关于富人民主派的二篇土改文

关于富人民主派的二篇土改文

关于富人民主派的二篇土改文

(一)

第一篇,关于解放区的“土改整党”,作者吴斌。

讲的是党高层为了“解决”农村干群矛盾,派工作组来“清洗”基层干部。49年后的四清社教,也是这样。

但这个党的根子是首先烂在上面的。所以采取的方法,本身就是自上而下的,官僚式的。整党者本身是康生之流的党棍。到最后,那些真正品质好的分子反而遭了厄运。或者不分青红皂白一律“正法”。

四清时也对基层干部大搞逼供信,造成大量冤案。

只有一个党干部是貌似有“罪”的:

“王育堂,中原岗村人,中共党员,县政府秘书。其父王章福,也是党员,在村任工会干部,因翻身团私分地主的浮财,被他反映到县里,翻身团认为他倚仗儿子的势力欺压群众,便把他父子俩一起拉来打得半死。”

整党,也是上级党官来整,群众事实上被压制、控制,只能当应声虫:

“会前就指派好的人上台发言。他们不诉封建剥削之苦,不申地主欺压之冤,专讲党员干部的不是。主持人声震屋宇,问:‘苦不苦?’台下的群众山呼海啸,盲目回应:‘苦!’”

作者以此“警示”:这是后来文革的滥觞,群众运动(或运动群众)的苦果……

文中的农民,是完全被动的,随声附和更上级的领导(中央的钦差),不会主动去保护自己的优秀的基层领袖。这跟文革是不一样的。文革主要是工人的运动,工人有再多偏见,也不会像当时的农民那么蒙昧。不过,农民是否蒙昧到文中所说的那种地步,只能存疑。

实际上,在45年后的解放区,不少地方干群(干部和农民)矛盾很深。文章没有反映出来(只出现一个“坏蛋”)。结果显得“农村干部基本上没有欺压农民”。

(二)

第二篇,写49年后党如何发动土改,“激发阶级仇恨”……农民本来不知“剥削”为何物,经指点调教,“原来这些年下来地主剥削了我十万斤谷子”,于是愤怒得要剥地主的皮……

说到“剥削”,不应忘记众所周知的“剥削有功”论。那是安抚资本家的。

用刘首长自己的话说:在农村,要挖穷根的话,一挖就挖到地主头上了;但在城市,你这样挖的话,就要挖到资本家那里去了……那可不行。

(三)结论

1、富人民主派死盯着“党操控的土改”,对于农民的自发抗租和土改斗争,就避而不谈了。总之,“善良的农民”自己绝不非份地觊觎地主的财产;

2、在富人民主派眼中,地主和资本家是没有分别的……至于为什么党要让农民搞掉地主(而不是党自己没收地主的财产),但又不让工人搞掉资本家呢?这不在民主奸商们的操心范围内。

3、这两篇关于土改的文,反映了富人民主派的五毛(即维稳派)本质——

它痛恨的是那个触犯了地主利益的党,而不是制订《物权法》的党。它埋头苦思的,是怎么杜绝穷鬼们的“仇富”冲动……

穷鬼从这两篇土改文里,能看到什么呢?只能看到:自己是盲目的,要么盲目地服从剥削秩序(富人民主派曰:这是穷鬼天然的本性);要么盲目地服从“要他造反”的势力……那就要酿成天下大祸了!

总之,穷鬼是没有出路的。

但越有文化的穷鬼,大概越喜爱这类文章。因为,据说戒除了仇富恶习,才能拿到民主舞会的入场券。

补充两句:

这些富人(民主派?)当然没想过“消灭贫穷”这样的问题,对邓某人的“先富带后富”的扯淡也毫无兴趣。他们看起来很清楚一点:无论如何,多数穷鬼将继续是穷鬼

所以唯一关心的,就是如何教化穷鬼

(2015-1-11)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