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朱进佳纪念十月革命90周年两篇

朱进佳纪念十月革命90周年两篇

十月的九十年

2007/11/06 15:19 安那琪



稿于2007/11/5

九十年前,当俄国的工人、士兵和水手于11月7日(当时俄国使用的儒略历是10月25日)一夜间接管首都彼得格勒(今圣彼得堡)时,不仅深深震惊了全世界,也冲击了上个世纪的全部历史。眼盲耳聋的作家海伦.凯勒获知十月革命胜利时,说“它就像是照射在我的黑暗上的新光芒……‘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意味着真理、正义和兄弟情谊终于在地球上得以立足。”

几乎兵不血刃的十月革命后(10年后著名大导演爱森斯坦拍摄名片《十月》时受伤的人数,恐怕比真正十月革命的伤亡还要多),工人控制了工厂的生产,农民获得土地,俄国立即退出无意义却牺牲惨重的帝国主义战争,被殖民的人民获得民族自决的权利,苏维埃的新宪法赋予女性投票权,同性恋、离婚和堕胎获得合法化,政教分离的同时宗教自由获得保障……这些都是当时对工人、农民和贫困者来说不可想象改变,在今天看来还有点匪夷所思。

从苏维埃俄罗斯诞生的一刻开始,就激起资本主义势力的恐慌,并千方百计地破坏这个新生工人国家。1918-21年的各国资本主义势力支援俄国的反革命军队,让该国社会经济遭到惨重的破坏。加上同时候欧洲革命在改良派背叛下遭遇失败,百劫余生的苏维埃俄罗斯完全处于孤立,让斯大林官僚层得以在一个年青的工人国家里滋生,导致后来人们所认识超过70年的苏联“怪胎”。

今天,世界上大部分的人民只得到有限的政治民主,其余的连一点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我们每四、五年可以选举人民代议士,但是却没有权利阻止一个政府将我们卷入战争漩涡中。公司财团可以随意裁退大批工人,市场决定了人们住屋、食物,甚至是教育、医疗等基本权益的价钱。工人控制自己所生产的或所提供的服务,现在很多时候都得不到重视。1917年俄国革命时期的苏维埃民主,是以群众参与选出的工厂议会、农民议会、士兵议会和社区议会为基础,而且被选出的代表随时可以被撤换。苏维埃,意指会议,在1905年的俄国革命中诞生,如托洛茨基预言般于1917年的革命中遍地生长出来。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是俄国女性为配合国际妇女节而组织的反饥饿抗议中爆发,结束了沙皇的通知。在接下来的8个月,俄国被自由派和中左派的政党所组成的临时政府所控制。但是资产阶级的临时政府,并无法或者是根本无意解决当时最重大的政治问题—和平问题(俄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参战国)。

彼得格勒的工人阶级要求激进的解决方案。布尔什维克于1917年夏天在一个接一个的苏维埃中中选为多数,党员人数也从1万人增加到25人!

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总是喜欢把十月革命描绘成列宁和布尔什维克所主导的政变。但是,我们要问的是,如果这是一场政变,为何攻陷冬宫是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俄国一年内两次革命的主干,也是当时欧洲最激进且最具创意的工人阶级,会那么容易被人摆布吗?

俄国工人于1917年2月到10月间,期待倡导宪政民主的各个政党,可以为俄国带来和平、给予人民土地并解决经济乱象,但是那些政党完全让工人们大失所望。7月事变中,彼得格勒工人阶级的起义,在没有其他各地工农的相应下,遭到挫败,但是显示着群众对资产阶级统治已经是绝望。

8月的反动政变,企图摧毁正日益壮大的革命力量。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工人阶级组织起来挫败了一个反革命阴谋,并奠定着最后夺取政权的基础。俄国群众要的是面包、土地与和平,但是临时政府对此无能为力。布尔什维克在群众的压力下行动,同时也尽力争取群众对其战略的支持,这是一个双向的相互影响过程。在“一切权力归于苏维埃”的召唤下,十月革命一触即发。

十月革命,是在群众参与决定新社会的基础下进行,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工人国家。国际主义是1917年革命的核心,无论是在原则上还是实践需要上。布尔什维克相信,革命只有扩散到其他国家才有可能存活下来。这并不是布尔什维克的空想,革命浪潮的确在欧洲爆发,但是中欧的革命高潮,却被国际社会民主党(如德国社会民主党)所担任的反革命角色所背叛和镇压,最后致使俄国革命被孤立以及造成最后被斯大林官僚所葬送。

斯大林官僚当政后的苏维埃俄国,并不是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它仍像十月革命刚发生后一样,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过渡社会。资本主义有可能在苏联复辟,途经是通过社会反革命,而苏联的社会反革命迂回走过70年,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资本主义“正式”回到俄罗斯土地。

当柏林围墙倒下,和苏联解体时,全球资本主义势力迫不及待向世人宣布“历史的终结”。但是,重回资本主义“怀抱”的东欧和前苏联工人马上发现,他们不仅没有获得多少自由,连他们之前在官僚专政下还能有一点保障的社会福利,全都典当给贪得无厌的资本财团。

1990年代末开始,世界各地掀起新一波的反资本主义抗争浪潮。90年前,十月革命向世人昭示着一个可能的另类世界—一个由普罗民众决定自己命运的社会。十月革命到今天仍未成功是当时世界工人,也是今天我们的一个悲剧。但是,最大的悲剧,将会是如果我们在资本主义肆虐的年代坐以待毙,等待战争、贫穷和种族主义来宰割我们。我们就只有通过继续地抗争,由下而上地组织起来,才有可能摆脱资本的专政。90年前俄国工人向世人展示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可能,而就有待今天的我们去完成这个仍未完成的革命。

[ 本帖最后由 红草 于 2007-11-16 13:30 编辑 ]
何谓合格的阶级战士?答曰:有很强的忍耐力。愿意做琐事,同时能坚持一个宽广的视野。对马列主义可能读得不是非常多,但对阶级、阶级斗争的内涵有很深的、很牢靠的理解。有一定的阶级对抗实践经验。

TOP

(本文刊载于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出版的《社会主义报》2007年10-12月号)
11月7日:纪念十月革命90周年

2007/11/06 15:13 安那琪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是工人阶级斗争的最大成就,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工人国家。 尽管后来欧洲革命失败导致俄国革命被孤立,加上斯大林主义的官僚化堕落而典当了革命成果,但是十月革命所绽放出来的光芒却不可能被抹杀的。十月革命虽然已是往事,但是革命的启示和教训,在今天还是那么值得我们去发掘的。

“一切革命都是广大人民群众生活中的急剧转变。这种转变如果没有成熟,便不能发生真正的革命。每一个人生活上的任何转变,都会使他学到许多东西,使他体验和感受许多东西,革命也是一样,它能使全体人民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最有内容最宝贵的教训。”(列宁,写于1917年7月底十月革命前夕)


二月革命  

1917年,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导致广大欧洲民众饱受帝国主义摧残,俄国爆发革命浪潮。1917年2月,彼得格勒的工人因长期的战争和饥馑的煎熬而走上街头,掀起革命序幕。俄国二月革命将帝国主义俄国的沙皇政权推翻,建立了一个以资产阶级为主导的临时政府。  

在二月革命中,工人、士兵是反对沙皇统治的主力,资产阶级并没有领导这场革命。一场由工人、士兵发动的革命,却让资产阶级窃取了革命的果实。革命成功后,工人和士兵组织了自己的民主领导机构—苏维埃。苏维埃掌握的实际的权力,但是却有一个临时政府凌驾在他们之上,俄国出现了“双重政权”的局面。  

拥护临时政府的孟什维克成员,相信革命阶段论,他们认为俄国还处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还需要跟资产阶级的临时政府合作,进行土地改革和民主改革。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其实根本就没有诚意解决和平和土地问题,他们选择继续参战,在民主改革上也裹足不前。他们在革命的词藻下,掩饰着反革命的企图。当时俄国所面对的深刻矛盾必须得到解决,在这历史关键时刻,最需要一个能够正确判断的革命政党。由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勇敢地承担了这一历史任务。   


一切权力归于苏维埃  

列宁于4月回到彼得格勒,他在火车站迎接他的群众面前振臂高呼:“世界社会主义革命万岁! ”他的到来改变了布尔什维克原本支持临时政府的政策。布尔什维克政策的改变不仅使自身分裂,同时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的阵营也产生分裂。一部分国际主义的孟什维克党人和左翼社会革命党人加入了布尔什维克的行列。托洛茨基领导的区联派也全体加入布尔什维克。

在二月革命后的俄国,临时政府不能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农民不是追随临时政府,就是支持无产阶级专政,他们没有独立的政治纲领。或者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开始欧洲的社会主义革命;或者是临时政府取得胜利,把二月革命的果实埋葬在血泊中,没有中间道路可走。  

工人和士兵们掌握了真正的权力,但是他们却没有意识到这个权力。列宁在回到彼得格勒后就提出“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这个口号把双重政权的矛盾直接暴露在阳光下。虽然在当时,布尔什维克在苏维埃中只是少数。有些资产阶级史学家声称列宁意图自己的政党掌握政权。这根本就是谎言。列宁曾不只一次向苏维埃提出,希望他们接管国家政权,而布尔什维克是拥护苏维埃的。   


七月起义  

进入7月,彼得格勒的一些工人和士兵们逐渐对临时政府不耐烦了。他们迫切要求推翻临时政府。他们组织的武装游行发展成了起义。布尔什维克在开始的阶段不断劝说工人和士兵人忍耐,不要盲动冒进。但事情的演化逐渐失去了控制。布尔什维克的政策也有所改变。他们主动承担起领导的职责。他们宁愿同工人和士兵和一起失败,也不抛弃这些孤立的先进分子。他们的行动在工人和士兵取得了威望。 由于脱离群众,这场起义很快被临时政府扑灭。列宁等布尔什维克主要领导人遭到通辑。托洛茨基则自己“申请”去了临时政府的监狱。  

9月,前沙皇政府的一名将军—科尼洛夫,带领一群车臣士兵向彼得格勒挺进。科尼洛夫是个保皇派,不仅反对苏维埃,也反对资产阶级临时政府。临时政府不得不把布尔什维克领导人释放,让他们领导工人和士兵去反击科尼洛夫。由于工人和士兵们的宣传,车臣士兵们最后对他们的指挥官反戈一击,活捉科尼洛夫,挫败了一场反革命企图。  

经过7月和9月的事变,布尔什维克在群众间的威望提高了,群众的革命意识也加强了,推翻临时政府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武装起义  

临时政府也多次被替换,最后一任落到克伦斯基头上。克伦斯基政府命令彼得格勒的卫戍武装开赴前线,意图把这样一支革命武装消耗在大战中。托洛茨基亲赴卫戍区,说服他们留下。在这个过程中,布尔什维克领导下的苏维埃建立了军事革命委员会,并以该委员会的名义向卫戍武装下达了命令。命令下达后,得到了卫戍武装的认可。这一事件标志着苏维埃开始接掌政权。军事革命委员会也在后来成为起义的指挥机构。  

11月7日 (儒略历10月25日) ,革命军事委员会下达了攻克冬宫的命令。临时政府所在的冬宫在当晚即被攻克。进攻冬宫的任务由工人纠察队执行。整个过程几乎是兵不血刃。  

在列宁和托洛茨基为首的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俄国的劳动群众终于推翻了克伦斯基领导的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和由马克思主义政党所领导的第一个工人国家。   


革命政权  

俄国工人夺取政权后,工农兵苏维埃大会颁布土地改革纲领及和平法。土地法允许俄国农民将私人土地充公,以重新分配。俄国贫苦农民因此支持了布尔什维克的政权。  

和平法则让俄国立即退出导致无数工农白白送命的一战。俄国首先退出战争,为交战国的人民竖立了一个榜样和提供了动力,促成战后的欧洲革命浪潮。十月革命的领导者们,是以国际主义的眼光来看待俄国革命。他们深深理解,俄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有机组成部分;他们懂得,以革命反对战争是无产阶级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最有力武器。  

其它在革命政权下被通过的法令,还包括将所有银行国有化,工厂控制权交给苏维埃,充公教会财产,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拒绝偿还由沙皇和临时政府欠下的所有外债。   


后话:十月的精神不死  

帝国主义势力为摧毁新兴的工人革命政权,而进行武装干涉,三年的俄国内战,牺牲了不少英勇的工人战士。加上后来斯大林主义官僚阶层对革命的背叛,将这个新兴工人国家变质。无产阶级专政,变成官僚阶层专无产阶级的政。再到更后来,从十月革命诞生的苏联,被斯大林主义的官僚层拱手让给资本主义复辟。  

十月革命过去90年了。世界各地人民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未曾减退。当前风起云涌的反资本主义斗争,都正在追寻一个可以替代资本主义的选择。但是,我们可能的选择,并不是什么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90年前,俄国的工人,通过十月革命让世界的劳动群众找到了出路。十月革命,是普罗民众建立一个真正自由、平等、民主社会的开端。这条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还有待今天世界各地基层人民由下而上的组织起来,继续地行走到底。##

[ 本帖最后由 红草 于 2007-11-16 13:26 编辑 ]
何谓合格的阶级战士?答曰:有很强的忍耐力。愿意做琐事,同时能坚持一个宽广的视野。对马列主义可能读得不是非常多,但对阶级、阶级斗争的内涵有很深的、很牢靠的理解。有一定的阶级对抗实践经验。

TOP

顶一个!
和老朱神交已久!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