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原红色参考编辑柴晓明被指控“颠煽”遭南京国安拘捕

原红色参考编辑柴晓明被指控“颠煽”遭南京国安拘捕

我的简评附后
——————————

https://mp.weixin.qq.com/s/o_1KrYgjYBUGK3xZjWuF9g

原红色参考编辑柴晓明被指控“颠煽”遭南京国安拘捕

原创: 红色参考  红色参考01  2019-3-24

原红色参考编辑柴晓明于三日前,即3月21日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拘捕。



2017年10月8日,切·格瓦拉牺牲50周年之际,柴晓明在北京古巴驻华大使馆参加纪念活动时的留影。

43岁的柴晓明是上海人。1998年毕业于上海理工大学,2002年获得英国普利茅斯大学商务管理学硕士。曾任职瑞典基层协力非政府组织(Solidaritet Underifrån),从事中国项目协调与信息采编工作,为瑞典和欧盟青少年团体提供关于中国国情介绍和组织青年交流项目。在此期间他一直关注并研究欧洲社会运动。2014年回国后曾受聘于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英语和国际贸易专业,同时兼职《红色参考》编辑,为一些国内左翼网站撰写文章。2018年辞去北京的工作,在南京聆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职至今。

柴晓明目前任职的公司是一家以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为主的企业。他作为专职编辑,具体负责公司旗下公众号“政委灿荣”的运营工作。而这个本来每天都会更新文章的公众号从四天前,也就是3月20日发布了最后一篇文章《金灿荣:现代化不是只有一条路,我们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另外的道路选择(视频|音频|香港大学0223讲座III )》之后,再无任何更新。该文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不久前在香港大学的讲座内容。文章里面的讲座视频当前显示已被下架,但文字内容尚在。而他个人的微信朋友圈也于三日前停止更新,手机也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柴晓明失联后,他的朋友经多方联系,直到今天下午才获悉,他已于3月21日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送达的通知书上显示,指控的罪名是柴晓明“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据悉,柴晓明平时在南京工作,有关方面还去上海搜查了他的家,带走了一些他的个人物品。并且要求他75岁的父亲不准对外透露有关柴晓明的消息,但没有说明他到底因什么缘由被采取强制措施。

柴晓明长期从事编辑工作,曾发表过一些有关欧洲各国政治经济方面的研究文章。他还关注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发展,以及性别平权、劳工权利等问题。因其通晓英语、日语,曾为国内读者翻译介绍过国外这些领域的相关著述。

红色参考编辑部十分关切这位前同事目前的状况,在密切关注事态进展的同时,也希望不要因为发布此消息而令其年迈的父母遭受有关方面的责难。

红色参考编辑部
2019年3月24日

TOP

上文的图片版。如果上文原链接被删的话,可参看这个由红色参考文章原文生成的图片版。


TOP

希望柴晓明只是被调查历史问题,查清后能尽快重获人身自由

秋火
2019-3-25(以下均为首发于我微信朋友圈等处的言论,集结发在这里时略有增补)

原红色参考编辑柴晓明被指控“颠煽”遭南京国安拘捕
——伪共针对左翼的白色恐怖正在进行时……
其实我觉得红色参考这条发布不严谨——“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等于“拘捕”,法律意义还是有所区别的。如果是“拘捕”的话,最多37天还不放的话按司法程序就要转为“逮捕”,性质就会更严重些(因为再之后就是移交检察院准备起诉了);但如果是“监视居住”,时间就可能比较灵活,半年都有可能,但司法性质上相对“拘捕”可能稍微轻一点点,也就是未必会起诉、判刑,麻烦在于这“监视居住”时间可灵活变长变短(也就是取决于“人治”而非“法治”),2017年底张云帆就曾经被“监视居住”半年(不太记得了)但很快又取消释放了(显然上层某个层级决策一变他就出来了)。

然而,看了这文章《金灿荣:现代化不是只有一条路,我们给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另外的道路选择(视频|音频|香港大学0223讲座III )》(如果红色参考编辑部的介绍属实的话)真感到悲哀——因为这个洋洋得意的国家主义高参的这篇洋洋得意的文章以及整个以这个高参命名的公众号的运营操作者,我刚刚得知是一个曾经比较熟悉的激进左翼(至少是毛左,很久以前还曾是托派)。尽管他几天前被捕这件事应该反对,他的遭遇值得同情,但是最后却是以这样为国家主义高参做基层苦力的面目出现的,从政治上讲实在太糟糕。

(柴已经毛左了吗?有人问)。就我所知,就观点来说,柴在2012年反日运动时的相关观点与他当时还有很多交流的欧洲托派组织CWI发生很大分歧(cwi认为反日运动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运动,持反对态度),柴的观点当时更像毛左的看法,恰好也是当年,柴就参与了毛派网站红色中国网的编辑工作,与托派组织cwi渐行渐远了。

不过毛派圈子和少数托派好像还长期认为柴算是托派。
但我觉得他2012年之后不再是托派,算是一个曾经极力想混进毛派圈子里的和稀泥派吧。

虽然他的遭遇值得同情(如果有基本正常的言论自由,他根本不应该有任何罪),但他的思想倾向——从2008年我初次见识他的文章和基本观点以来他就一直是很糟糕的爱好和稀泥。

但我还真没想到,他2018年离开北京后去为金灿荣这种狂妄的国家主义高参做文字宣传去了,真可谓思想堕落……

(又有人辩说:他只是为了吃饭啦!)可真只是为了吃饭?还是其实已经有思想倾向了?就像马前卒2008年参与编辑国家主义者研究中日工业发展路径对比的书籍时,也写了文章带有些自称马列主义者的自我辩解,然而又过了三、四年,马前卒干脆就直接鼓吹中国要取代美国做世界领袖了。马前卒早就是中国帝国主义支持者了(虽然他还自认为中国的世界领袖前途恰恰是要否定帝国主义的),他比一般的资产阶级国家主义者更狂。

我刚想起往事,就再说一句也作为提醒:大家与cwi如果有交流务必小心,我觉得有私下思想交流或许没问题(比如单独用个服务器在国外的电邮进行专门只对一个对象的通信交流),但是实际接触甚或涉及组织一定要慎而又慎,因为据我回想cwi至少在2007年就被当局重点调查了,该团体至少06年就在天朝发展人员了……

实际上我并不清楚柴曾经和cwi是什么关系,只是感觉交流比较多,也只是看到一点表面现象,像我这种也就只和他匆匆见过一两次面、谈话从未谈及这些久远历史的人根本上只能是私下联系和猜测,我能确定的只是柴很久以前确实和cwi交流比较多,所以我个人推想如果他主要因此被查,可能问题不大?因为至少我看到的是2012年柴和cwi有很大分歧后就渐行渐远了,那些已经过去六年以上了,都只是历史问题吧。

(还有人说:山巅这个罪名不像是能尽快恢复自由的。。。除非很快妥协招供。。。)

我2005年也被安这个吓人的罪名,并且是拘捕,在看守所和普通刑事犯、经济犯、治安犯之类的呆了近一个月,后来我才发觉其实GA啥都不懂,他们就是乱猜(可能还根据了其他被调查人员的不可靠证词),一下猜我是某境外组织派来的,一下猜我是学生运动领袖。

(有人说:山巅罪不是普通的查一下吧。如果很快就放出来,那就是红色参考在夸大,因为现在只要涉嫌山巅的人都得判刑)

我当年关了一个月就出来了。我还记得我是到第十多天时才被从看守所提审问及“你是不是学生领袖?” 还用“已经有工人指认了”这种话来敲打我,我当时都笑出来了,我说我怎么可能是,我学校都没人关心这事。回想起来我被关一个月,都是GA在查,实在查不出我有什么组织联系,就放了。

但愿只是查一些无关紧要的历史问题……虽说我在政治思想上还是讨厌柴晓明、而且看到他最后的工作(如果红色参考编辑部报道属实的话)感觉他最近政治堕落了,但我仍真心希望他只是被调查多年前的历史问题,调查完之后希望他能尽快重获自由。

毕竟,他的所有言论和思想交流活动(虽然他的圈子确实很活跃,但无非就是这些事)都不至于罪——我希望这个国家有一天一切思想政治言论和交流都不被限制,更不是任何罪名。如果没有这最最起码的基本自由权利,就根本不是什么社会主义,硬要说社会主义那就是假冒伪劣社会主义。

秋火 2019-3-25早上 于广西柳州家中

TOP

发新话题